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0. 如今仇敌

210. 如今仇敌

  天空之中,有一道银色的光华横空出现,宛如匹练般的划过了大半个天空。言情首发

  那是索尔斯莱安急速冲向伊莫库所爆发而出的光芒。

  虽说对于外人而言,这道光芒简直就如同流星般迅速,转眼间就已奔向了伊莫库的面前,可是在伊莫库的眼中,索尔斯莱安的速度却并不是无法预见的。甚至单纯凭借肉眼,他就已经能够清晰的捕捉到索尔斯莱安的动态,完全不需要依靠感知力。

  破灭枪在伊莫库的手中横扫而出,枪尖掠过空气挥出一道凝而不散的黑色气息。

  他的动作看起来似乎很悠然,可是实际上那仅仅只是一种错觉而已。

  伊莫库挥枪的动作一点也不比索尔斯莱安的冲锋速度慢,几乎是在索尔斯莱安动起来的那一瞬间,伊莫库就已经挥出了第一道凝而不散的黑色枪迹,而当索尔斯莱安距离伊莫库还剩一半路途的时候,在伊莫库的面前就已经有八道黑色的枪迹。

  这八道黑色的枪迹围绕在伊莫库正前方的,正好形成了上下左右、左上左下、右上右下八个方位。

  而中间的空白,恰好就是破灭枪的枪尖一点。

  下一刻,黑色的光芒陡然一绽,八道细长的黑色能量凝聚体瞬间就变成了十六条。

  这个时候,索尔斯莱安距离伊莫库的距离,还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路程。而当他这距离再度缩短到四分之一时,伊莫库前方的能量凝聚条已经变成了三十二条。待到索尔斯莱安临近到伊莫库的身前不足十米的位置时,三十二条黑色的能量凝聚已经变成了六十四条。

  “只有六十四!”索尔斯莱安发出一声大笑,“你变弱了!伊莫库!”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些能量凝聚条代表的是什么,但是曾和伊莫库并肩作战,将整个地底世界搅得一团混乱的索尔斯莱安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破灭之怒。

  通过无数的能量凝聚条从而不断加持威力的一击,能量凝聚条越多,威力也就越大,最少也需要八道能量条才能够发动。而最开始的八道能量凝聚条不能以特殊手段复制瞬间产生,必须要伊莫库自己挥舞破灭枪,将力量灌注到破灭枪内借以产生,所以前期的准备时间会比较长一些。

  是伊莫库的强力攻击技能之一,也就是游戏中所谓的开大招。

  只不过以前在地底世界和索尔斯莱安并肩作战的那段时间,伊莫库都能够发动最少由两百五十六道能量所组成的破灭之怒,曾以此招重创了当时地底世界不少的巅峰强者,当然事后能够活下来的人也寥寥无几。

  此时,伊莫库的前方只凝聚出了六十四道能量,所以索尔斯莱安才会说伊莫库变弱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伊莫库望着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的索尔斯莱安,然后开口说道:“不是我变弱了,而是你也变强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你从一开始就做好和我战斗的准备了,不是吗?你很清楚,在哪个距离向我发起进攻的话,就能够最大限度的规避我的攻击伤害。”

  索尔斯莱安没有回话,他的眼里有的只是一种疯狂的神色。

  而伊莫库,却是再度叹了口气:“不是我变弱了,而是……当年我未曾使出全力而已。”

  说罢,仅仅只是一个略微后撤的功夫,那分布在破灭枪四周的黑色能量就直接被拉出一个叠影。

  瞬间,就由六十四道能量,变成了一百二十八道能量。

  索尔斯莱安的瞳孔,猛然一缩,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就像伊莫库所说的那样,索尔斯莱安早就做好了有可能和伊莫库翻脸交锋的准备,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处在了一条安全阀值的范围线上。这条线既不会引起伊莫库的警惕和防备,却也同样适合他发动猛然袭击,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清楚,他不一定能够说服伊莫库重新加入自己。

  只是索尔斯莱安没有想到,当年的伊莫库居然也没有使出全力一战。

  “破灭之怒。”

  一声轻喝,伊莫库猛然挥枪直刺。

  一百二十八道能量瞬间猛然灌注于枪尖之上,化作一道螺旋形的黑色能量冲击,朝着索尔斯莱安冲了过去。

  真真正正只是眨眼间的功夫,索尔斯莱安就被这道能量冲击正面轰中,根本就躲闪回避的机会都不存在。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了,近到在外人看来事实上这两位超级强者已经展开了碰撞。

  如果仅仅只是六十四道能量汇聚的冲击,那么以索尔斯莱安的实力,还是能够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硬抗这波伤害的,到时候只要突破了这道能量冲击之后,他坚信以自己的实力绝对可以给伊莫库造成足够棘手的麻烦,或者说……伤害。

  可是索尔斯莱安却没有想到,他精心谋算下的准备,却居然没有办法算计到伊莫库,反而是被伊莫库借此机会所利用。

  要知道,这些能量条,每一道都是一次威力的翻倍叠加,也就是威力的计算方式是以乘法来计算,而不是以加法来计算。这一百二十八道能量汇聚形成的攻击,完全就相当于十九阶的伊莫库全力攻击四次的威力。虽说如此形态的能量轰击无法完全密集叠加,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分散,可是却也绝对能够相当于索尔斯莱安正面吃了伊莫库三次全力轰击的结果。

  天空之中,一黑一白两股能量碰撞所形成的冲击余波,覆盖住了数十平方公里的广袤面积。

  强烈的气息冲击之下,就连离这处战场稍远的另外两处超级强者战场,也都受到了波及,不得不降低高度,防止被战斗的余波卷入其中。

  这等始祖级别的战斗强度,根本就不是他们这类才刚步入长老级别的存在所能够参与的。就如同公爵位阶的强者永远也不可能涉及到亲王位阶强者之间的战斗一样,稍有不慎就是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当然,这类始祖级别的自然是更加凶险,因为一旦被卷入其中的那肯定不是粉身碎骨,而是真正、彻底的尸骨无存。

  在地底世界,十六阶以上的超级强者则被称为长老级,而十九阶以上的位面强者级别则被称为始祖级。

  整个地底世界里,长老级的强者或许还存有不少,像血族十三氏族就必然都会有一位,狼人十六部落也都有一位坐镇,甚至就连蛛魔、魔裔也都各有这一级别的强者坐镇,只不过是数量多寡的问题而已。

  但是涉及到最顶尖的始祖级别,那就不是什么族群都能够拥有的存在了。

  暗精灵为什么规模那么庞大却一直都要弱势于规模不及自身的血精灵,甚至暗精灵族群里许多部族都宁愿依附于血精灵成为一个下等的炮灰,也不愿意在深谙之林里过更舒坦的日子?

  那就是因为血精灵拥有索尔斯莱安这位始祖级的强者存在。

  同理,勒森巴氏族为什么在近些年已经没落得被乔凡尼氏族所赶超,却依旧能够保持住十三氏族之首的名头?也是因为血族如今唯一一位始祖级的吸血鬼就沉睡在勒森巴氏族的血池里。

  如今整个地底世界,仅三个族裔还拥有始祖级的强者坐镇——除了血族与血精灵之外,第三个还有始祖强者坐镇的,就是和血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狼人部落。

  强大的气势威压,宛如实质般从天空之中落下,地面上的城墙,在这股威压的笼罩下居然产生了道道裂痕,而且有不少经过了战火交锋摧残的地方更是直接就崩塌了。

  无论是暗精灵还是血精灵,此时皆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惊恐模样,一脸畏惧的望着天空中那宛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能量余波的冲击扩散,并未就此停止,反而是有着越演越烈的迹象。

  不过在那股夹带着强烈毁灭气息的黑色能量冲击下,一股属于生命的气息却也在不断的涌动着,尽管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不断衰弱,但是只要这股气息没有完全熄灭消失,那就意味着索尔斯莱安还活着,他们血精灵一族还有着翻盘获胜的可能性。

  不过很快,天空之中那黑色与白色的光芒,就开始产生了变化。

  原本只是各自占据了十数公里,宛如两军对峙般泾渭分明的两处色块,在伴随着一声更加强烈的轰鸣巨响之后,黑色的光芒就直接冲入了白色的光芒所占据的区域,宛如撕裂天穹般的在白色光芒的区域内直接撕出了一道延绵十数公里之远的巨大色块,将白色的光芒分裂成左右两边。

  天空之中,顿时就黯淡下来了。

  强烈的毁灭气息与死亡气息,开始在整个血精灵城堡里蔓延开来,无数的建筑物更是在这股气息的威压笼罩下,纷纷倒塌,已经不再只是局限于那些受到战火熏陶的地方了。

  此时此刻,原本还在对峙中的暗精灵和血精灵两军,也不得不放下这种敌对的仇视,转而开始逃命起来。因为很快,大地就开始颤动起来,这种宛如大地震般的情况更是加速了城内建筑的崩塌速度。

  就连已经降低了高度的那四名超级强者,在这股毁灭气息的威压下,也不得不再度下降浮空高度。只不过到了这一刻,双方是谁都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心态了,看着底下自己的族人正在四处逃命,双方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很有默契的没再提战斗的事,而是迅速降落回地面,开始协助自己的族人逃离这处已经如同置身于地狱般的末日场所。

  下一刻,毁灭的气息再度加剧。

  天空之上,黑色的能量猛然再度爆炸而起,不仅将冲击的余波扩散到上百平方公里的区域,而且还将天空中所有白色的光泽全部吞噬一空,让上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彻底被这片黑暗所笼罩。

  死寂、荒芜、破灭,各种各样的负面气息和元素,开始在这片大地上弥漫开来。

  建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裂、倒塌。

  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风化。

  动物虽然可以坚持得更久一些,可是大多数却是开始变得狂暴起来,从而开始互相攻击。甚至就连那些平常比较弱小、温顺的生物也变得异常的狂躁,更不用说本就凶悍的魔兽了。

  整片大地,已经彻底陷入了狂乱之中。

  ……

  距离这处战场稍远一些,但是却并不算太远的三族混战的战场上。

  艾丽克西斯望着血精灵城堡的方向,眉头微微皱起,但是很快,眼里就燃烧出了极为兴奋的狂热之色:“破灭之域?刚才那是……破灭之怒?这里居然还有人能够逼得伊莫库施展出这一招的存在?……该死的,早知道我就去那边了,当初我为什么要跟肖恩说来这边的战场啊!简直一个能打得都没有啊!”

  在艾丽克西斯的周围,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下了无数具尸体,因为就在几分钟前,她才刚刚消灭了一支蛛魔军队和一支血族军队。虽说这两支部队里都各藏有一位传奇强者,试图对她发起偷袭,可是这两个家伙却是连接近艾丽克西斯的身都没有就已经尸首异处了,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望着血精灵城堡的方向,艾丽克西斯的眼里流露出羡慕之色:“真好啊……战斗。”

  ……

  不止是艾丽克西斯察觉到了血精灵城堡战场处的异样。

  在狼人的先祖之地一间巨大的庙宇里,一名浑身有着无数道疤痕的男子从庙宇里疾步走出。

  看着这名从先祖之庙里出现的恐怖壮汉,周围所有的狼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其先他们还是一脸的错愕、惊讶,甚至还有些许的畏惧,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个壮汉到底是会,又为什么会在庙宇里出现。可是在其他老一辈狼人的解释和叙说下之后,这些狼人的脸上便露出兴奋、欣喜之色。

  这个男人,便是他们狼人部落如今唯一的一位始祖级存在。

  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很快所有的狼人们便一一匍匐在地,然后对这名男子行大拜之礼。

  只是此刻,男子却根本没有去理会自己这些族人的意思,他只是自顾自的凝视着哪怕相隔了无数公里之远,却依旧能够看到那些许黑色边缘的区域,脸上浮现震惊与错愕之色,甚至依稀间他都感到身上的那些伤疤开始作痛起来:“毁灭之子……消失了十数万年的毁灭之子,为什么又会出现了呢?而且还和血精灵那个老鬼打起来了?这……这难道发生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吗?”

  ……

  同样的,在勒森巴古堡的血池里,此时整片血池的池水宛若煮沸了一般开始沸腾起来。

  不多时,伴随着一声轰鸣爆响,血池之中陡然炸出了一道血柱。

  一名身穿华贵服饰,面容苍白却难掩其俊美之姿的血族猛然从这道血柱里踏步而出。他不过才迈出一步,却是宛如一道黑色的旋风般刮动起来,刹那间就已经离开了守卫森严的血池之间,然后从最近的窗户一跃而出,然后迅速升空,站在整个勒森巴古堡的最顶端。

  那股强大的血族上位者威压,从他不经意间的动作了宛如风暴般的倾泻而出,此时此刻整个勒森巴氏族的领地内,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站着。无论是血族还是其他族裔,无论是自愿还是不自愿,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都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只能低头膜拜。

  血族硕果仅存的始祖级强者,与狼人那位始祖级强者一样,都是当年地底世界六族圣战里的幸存者。

  只不过比起狼人部落那位落得满身伤疤而言,这名血族始祖强者的运气倒是不得不说好一些——或者说,是血族那独有且强大的恢复能力比较特殊,因此才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伤疤。可同样的,自当年那一战之后,他也不得不陷入沉睡之中,借助时间与血池的力量来修复自身的伤势。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使得索尔斯莱安成为了地底世界第一次地表远征军的发起者和实际指挥者。

  而当年重创了他和狼人部落那位始祖强者的,不是别人,正是如今正和索尔斯莱安激斗死战的伊莫库。这两人都曾有幸领教过破灭之怒的可怕威力,也同样侥幸撑过这一击后并未死去——虽说落得一身伤痕,离死也不远,可是对于血族和狼人这两个拥有可怕恢复能力的氏族而言,只要没有真正的死亡,他们就有办法活下去。

  不像蛛魔和魔裔那两位始祖强者,在那场战争中就被伊莫库和索尔斯莱安联手所杀,彻底陨落。而在失去了始祖级强者庇护的情况下,这两个族裔虽然同样列入了六大圣血族裔之中,可他们却也不得不从这片富饶的大地上搬离,撤到北方那苦寒贫瘠之地。

  “破灭之怒……破灭之怒……破灭之怒……那个毁灭之子,又回来了吗?”(未完待续。)

  ...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