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11. 始祖之争

211. 始祖之争

  奥札奇三兄弟,每一位都是破坏与毁灭的代名词。

  被他们所吞噬的世界位面,绝不会少于三位数。

  这是所有暗世界生物的共同特性。

  在那个灰暗没有未来的时代,伊莫库就已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的足迹,倘若最后不是被吉普莉尔直接驱逐出这个世界的话,恐怕奇迹位面也不可能有后来十数万年的发展,一直演变到如今这个已经突破二十阶极限的世界位面。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伊莫库曾在这个地底世界留下的传说,也同样是极强大和可怕的。

  毁灭之子。

  末日灾星。

  无论哪一个称谓,都彰显着伊莫库的强大与可怕。

  所以当血精灵城堡被上百平方公里的黑暗能量所笼罩时,引发的天崩地裂景象,就足以震撼任何人。能够在这种惨烈的末日景象下还有勇气奔跑,为了那一丝生存机会而无所畏惧的前进着的,无一都是潜能极佳又或者是实力出众之辈。

  说实话,伊莫库的内心其实也挺无奈的。

  他根本就不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因为这和肖恩交代给他的任务非常不符。

  毕竟毁灭领域,那可是真正以毁灭为主要职能的领域。只要处于这个领域的范围内,所有一切生机、能量全部都会被破坏殆尽,当然这种破坏的最终结果就是为伊莫库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这些能量可以用来修复他的伤势,恢复他的体能等等。虽说具体的表现形态不同,但是本质上却和寇基雷的吞噬领域、钨拉莫的浑沌领域是一样的。

  凭借这个领域所提供的能力,伊莫库等人才能够毁灭无数个位面世界。

  迄今为止,真正能够让他们三兄弟的领域能力无效化的,唯有艾丽克西斯的弑杀领域那是一个将所有法则、能量全部都消除的特殊“无”领域,是与时空法则处于完全对立面的另一种最高法则。

  如果说,时空法则是创造一个世界的最核心法则,是衍生世间万物、一切生灵的生之存在。

  那么“无”,则是世界湮灭、一切物质重归虚无的死之存在,是与时空法则处于同一个等阶的最核心法则。

  所以任何踏入艾丽克西斯领域之内的人,都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体力、敏捷来战斗。如果没有将自身的身体素质锻炼到最强的话,那么根本就不可能是艾丽克西斯的对手虽然艾丽克西斯处于这个领域之内她也同样无法使用任何特殊能力,可是她从来就不是依靠特殊战斗能力吃饭的人,她的体能早已达到了她如今所能锻炼出来的极限。

  但是不管怎么说,索尔斯莱安显然是不可能无效化伊莫库的毁灭领域。

  而伊莫库,在面对索尔斯莱安展开了他的银月幻想天结界后,他也不可能不展开自己的毁灭领域。

  毕竟,他的对手实在不是一般人,而是自灰烬时代遗留下来的当世唯一一名银月精灵,血精灵族裔的缔造者,地底世界硕果仅存的三大始祖级强者之一,索尔斯莱安。

  这边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是打得天崩地裂、风云变色了。

  只是可怜那些暗精灵和血精灵,只能在四位长老级强者的庇护下,迅速的朝着毁灭领域之外的区域离开。也多亏了伊莫库并没有真的打昏头脑,至少知道领域内还是有很多“自己人”的,要是这些人因为自己的毁灭领域而受伤死亡的话,他估计自己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与寇基雷、钨拉莫不同,伊莫库是一个非常重视礼节与规矩的人。

  所以他才会有展开毁灭领域时的无奈因为肖恩是位面之子,而他是位面之子的侍从,他如今的存在可不是为了毁灭世界的,而是为了确保肖恩这位位面之子更好的保护世界本源的力量。

  不过暗精灵是自己人,血精灵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体质稍弱,或者意志不够坚定的血精灵,就算有其他强者帮忙背着离开,可是没过多久之后,这些人也只会发现,自己背着的仅仅只是一具骷髅而已。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连骷髅都会彻底消失,只留下一捧骨灰。

  而在血精灵之中,牺牲者最大的,无疑就是老人和年幼的孩童。幸存者数量规模最大的,却也并不是那些还有战斗力的正规士兵们,而是相当于人类十三、十四岁的青少年们。

  ……

  艾丽克西斯望着远处打得天崩地裂的末日景象,眼里颇有些羡慕之色。

  对于她这个战斗狂而言,战斗才是她的第一乐趣。

  如果她早知道在血精灵城堡那边有一个能够逼得伊莫库展开毁灭领域的人,她肯定不会来这边的三军战场,因为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能够让她打得痛快的对手。

  当然,如果换了一个杀人狂过来的话,那么在这里倒是可以充分的体验到虐菜的杀戮快感。

  只是很可惜,艾丽克西斯是热衷于战斗,而并不是杀人。

  这两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出来吧。”艾丽克西斯收回凝视着远方毁灭领域的目光,然后在战场上突然沉声说道,“你身那股腥臭的味道,就算埋得再深,也完全无法遮掩。”

  此时此刻,在这处战场上,横七竖八已经躺了无数蛛魔和血族的尸体。

  本来艾丽克西斯并没有打算将所有敌人都杀死的,只不过因为伊莫库的毁灭领域施展开来,一时心中有所激动的情况下,才控制不住自身的情绪宣泄,将战场上的所有血族和蛛魔全部杀死。不过也就是在杀死了战场上的所有生物之后,艾丽克西斯也就感应到了一股强大气息的靠近,尽管对方很是小心谨慎的隐藏了气息,但是这对于艾丽克西斯而言根本就如同黑夜里的明火一般耀眼明亮。

  但是在艾丽克西斯说完这话后,战场上却依旧是一片死寂。

  不过艾丽克西斯倒也不恼,嘴角微扬,露出一个不屑的冷笑,紧接着右脚猛然往地面一跺。

  整片大地方圆十里之内的区域,猛然塌陷了十数米之深,宛如就像是一颗重球直接往一块蛋糕上丢下去一样,瞬间就压塌了一大片的面积。只不过与直接的重压压制不同,地面上的所有植物、尸体等等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没有遭遇到任何破坏,唯一消失的就只有塌陷下去的这一块土地而已。

  这份精准而可怕的控制力,显然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掌握的。

  不过在这片大地塌陷的同时,却也多了一个原本并没有在战场上出现的男子。

  一名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

  这名男子身高超过两米五,他的体型极为雄壮魁梧,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重铠,右手提着一柄明显分量不轻的战斧。从这几点上来看,艾丽克西斯就知道眼前这个男子在力量和耐力这两方面拥有非常强大的优势,但是艾丽克西斯比一般人更清楚的,是眼前这名男子在速度这一方面同样不弱。

  他或许敏捷不算太高,可是他双腿上的铠甲却也明显是属于特制型的,从这一点上来判断艾丽克西斯就知道对方拥有极强的爆发力,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他的速度不足。至于反应能力这一类,凭借身上那套铠甲,面对一般对手的话就算稍微慢一点也并无大碍,因为他能够承受别人的多次攻击,可是别人却并不一定能够承受他的一次攻击。

  这就是力量和耐力在取得绝对优势后所占据的不败之处。

  只是。

  他遇到的对手却是艾丽克西斯。

  “蛛魔皇帝?”艾丽克西斯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然后开口说道。

  蛛魔是一个极为崇尚强者的社会族群,在这个族群里,实力越强的蛛魔地位就越高。而且在一定的高度位置上,甚至还有着实力境界的强制性要求:例如蛛魔督军就必须得传奇以上,也就是亲王位阶的蛛魔才能够担任;而统领所有督军的蛛魔大督军,则必须得传奇巅峰,也就是达到大亲王的位阶。而在蛛魔大督军之上的,则是蛛魔领主,他们拥有自由组建军团、敕封督军及大督军的权力,而想成为蛛魔领主的,则必须得长老级强者才行也就是地表世界所谓的超级强者。

  眼前这名年轻男子,他的气势极为强烈,已经达到了十八阶的临界点,属于只差那临门一脚就能够踏入十九阶的始祖级存在自蛛魔大军上一位始祖强者被伊莫库所杀之后,这十数万年来蛛魔一族都未诞生过第二位始祖强者,眼前这个男子很有可能就是蛛魔一族这十数万年来第二位始祖强者。

  因此,艾丽克西斯才会觉得对方就是蛛魔族裔的皇帝。

  与其他族裔的情况不同,蛛魔族裔虽然有八位长老级的蛛魔领主分管整个蛛魔族群,这八个人被称之为蛛魔八足。但是正所谓“足的行动,必须受头脑的操纵”,因此在蛛魔八足之上,还有一位蛛魔皇帝。只不过这位蛛魔皇帝从来不干涉整个蛛魔族群的任何事务,因此才几乎没有什么名气流传,但是事实上对于整个地底世界的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忽略这位蛛魔皇帝的存在。

  尤其是,蛛魔一族可是类似于雇佣军一样的特殊存在:没有蛛魔皇帝的首肯,就算蛛魔八足都同意,也无法操纵整个族裔。

  “你为何会觉得我是蛛魔皇帝?”年轻男子有些不解的望着艾丽克西斯。

  艾丽克西斯却没有回答他如此幼稚的问题,仅仅只是把目光略微上扬一点,望向了这名年轻男子的背后。

  或许别人看不清楚,但是在艾丽克西斯的眼里却是非常的清楚:在这名年轻男子的背后,有着一只身高超过五米的巨大金色蜘蛛虚影。

  这只蜘蛛虚影,正是眼前这名男子所散逸出来的气势所凝聚而成的,这代表着他所独有的血脉证明和身份。

  也只有已经达到十八阶临界点的强者,才会凝聚出自身血脉证明的图腾虚影。

  一旦气势强大到突破血脉图腾虚影的承受界限,整个图腾虚影破碎之后,将其散逸出来的力量源泉重新吸收回体内,与自身融为一体后,便会突破身体素质的成长极限,成为一名真正的十九阶位面强者在地底世界,亦称之为始祖强者。

  眼前这名年轻男子,身份血脉如此之明显,除非艾丽克西斯是瞎的,否则根本就不可能看不出来对方的身份。

  而年轻男子艾丽克西斯望向自己的身后时,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原来如此。”

  艾丽克西斯的目光重新落会对方身上,然后毫不客气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哂然一笑:“你让我非常的满意,但是距离我的要求还是差了一点,所以我决定等你突破之后再与你一战。”

  “呵。”年轻男子却没有领会艾丽克西斯的好意,反倒是冷笑一声,“你杀了我这么多的族人,现在想跑了?”

  “跑?”艾丽克西斯回望着对方,“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现在不和你战斗,仅仅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品尝战斗的快感而已。以你目前的实力,连在我手上撑三招都不可能,我只是不希望这么快就掐死你这个好苗子而已。至少,现在的你我还真不感兴趣。”

  “这可由不得你!”年轻男子冷喝一声,“杀了我那么多的族人,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说罢,这名年轻男子猛然一个劲力爆发,整个人就朝着艾丽克西斯急射而至。

  正如同艾丽克西斯之前所预料的一样,这名年轻男子的速度一点也不慢,尤其是这种力量刚猛的人在借用了爆发力之后,他的瞬间速度甚至比起那些敏捷极高的强者还要更加可怕和强大。

  不过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杀到了艾丽克西斯的面前,手中的战斧被他单臂高举,然后狠狠的朝着艾丽克西斯劈落。

  那劲道之强,甚至卷起了一股犹如雷霆般的狂风。

  只是面对这一击,艾丽克西斯却仅仅只是略微侧了一下身子,而且还是在间不容发的那一瞬间做出侧身动作,完全无视了那股狂暴的气流从自己的身边卷过。

  战斧以差之毫厘的距离差从艾丽克西斯的身侧擦过,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轰出了一道长数百米的裂缝。

  裂缝越向外延伸出去,裂缝间的崩塌也就越大,到了百米之外时,两边的间距甚至已经在数十米以上!

  可是在艾丽克西斯的脚边,却仅仅只是一道极为细小的裂痕而已。

  蛛魔皇帝在战斧与艾丽克西斯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已经猛然大变。只是这个时候他的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所以他根本就无法做出任何应变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攻击落空。

  下一刻,还不等他将战斧拔出,艾丽克西斯已经一枪横扫过来。

  她刻意错开了致命的枪尖,仅仅只是用枪棍的棍身抽在了这位蛛魔皇帝的铠甲上,当场就将蛛魔皇帝那身厚重至极的胸铠直接打碎,而强大的力道甚至完全破开了他的重心防御,当场就将这只蛛魔皇帝抽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大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交代?”艾丽克西斯浮空而起,“我艾丽克西斯杀谁从来就不需要给任何人一个交代,我想杀,所以就杀了。不服?那你就来杀我试试,如果打不过我,那你就只能屈辱的憋着。……我现在没空搭理你,赶紧带着你的族人滚蛋,等我把那只吸血鬼解决之后,你和你的这些垃圾族人要是还在这里的话,那么你们一个也就别想走了。”

  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蛛魔皇帝脸色难看至极,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完全不是艾丽克西斯的对手。

  从刚才那一瞬间的交锋,他就已经看出来,自己距离那始祖级的境界还有半步之遥。可是他眼前的这个对手,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始祖级强者,双方从一开始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这场战斗哪还有办法打。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地底世界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了一位始祖强者。

  西边那两位始祖强者的战斗,他当然也有所感觉。

  但是一位是血精灵族裔的始祖,另一位虽然不知道是谁,可是他毕竟也是最有希望成为蛛魔族裔的第二位始祖,因此接触的东西多了,大致上也能够猜到对方应该就是古籍里记载的那位杀了自己一族始祖的毁灭之子。

  而伴随着这位毁灭之子的出现,就在刚才他发动进攻的那一瞬间,东方和北方也各有两股极为强悍的气息出现,这毫无疑问是血族和狼人的两位始祖强者。

  眼下这名年轻女子说要去解决那只吸血鬼,毫无疑问就是要去找血族那位始祖的麻烦。

  年轻的蛛魔皇帝是真的不明白,这些平日里几乎不可能见到的始祖强者,怎么就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了。

  当然,这位皇帝更不知道的是他刚刚已经在冥界大门走了一个来回:如果不是血族始祖的突然出现,艾丽克西斯只凭这位皇帝刚才那句要她给个交代,就绝不会放过他了。

  此刻,有足够分量的强者出现,艾丽克西斯哪还顾得这些小虫子呢。(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