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28. 尘埃落定 1

228. 尘埃落定 1

  黑色的流光突破天穹,直击大地。

  强烈的冲击气流将本就稀薄的地底云层彻底击溃,不断被气流冲击扩散出去的云层倒是渐渐形成了一片肉眼可见的厚实云朵。但是与逐渐明显起来的云层相比,大地的塌陷却也同样清晰可见:那是一个陷心足有百米深的巨坑,塌陷辐射范围遍及近千米之广。

  站在陷坑的中心,伊莫库望着仰躺在地,心脏已被破灭之枪所贯穿的索尔斯莱安。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索尔斯莱安的嘴角有鲜血溢出,但是眼神却依旧明亮。

  “刚才那一枪,你不可能反应不过来的。”伊莫库的目光,落在了索尔斯莱安被破灭之枪刺中的位置,“别明知故问。”

  与一般的兵器不同,破灭之枪是真正的神器之流,而且还是属于比较顶尖的那一类。仅从破坏性——是破坏性,而非破坏力——上而言,十把黑君王都比不上一把破灭之枪。可以说只要被破灭之枪刺中的话,那么就必然会造成极为严重的组织坏死现象。

  而像索尔斯莱安这样,重要部位被破灭之枪刺中的话,那更是必死的结局。除非恰巧附近有极为擅长操纵生命能量和治疗能力的强者在,那么或许还有可能祛除破灭之枪的毁灭之力,从而保住索尔斯莱安的性命。

  但是很可惜,附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

  最多半小时之后,破灭之枪的毁灭之力就会彻底摧毁索尔斯莱安的所有内脏,彻底终结他的生命。

  哪怕就算不知道破灭之枪的底细,一般人也绝对不会暴露自己的弱点和破绽让破灭之枪刺中要害。更何况索尔斯莱安还和伊莫库并肩作战这么久,绝对不会不知道伊莫库的实力以及破灭之枪的特殊能力,因此他只会比其他人更加注意避免被破灭之枪刺中要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被破灭之枪刺中心脏。

  “刚才过来的第三位始祖强者,是你的兄弟吧?”索尔斯莱安笑着开口说道,眼神倒是没有十数天前时那么暴戾,“我感受到了和你极为相似的气息了。”

  “是我的兄弟。”伊莫库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他叫寇基雷。”

  “我不是你的对手,继续打下去最多再有两天,我一样会输。”

  索尔斯莱安的话,显得有些没头没脑,跳跃性思维极大,一般人恐怕很难理解得了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伊莫库却能够听得明白:“你还有选择的。”

  “从我成为血精灵一族的始祖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选择了。”索尔斯莱安突然笑了起来,但是随着他的笑声,有黑色的血液开始从他的嘴里吐出,伊莫库知道,这是破灭之枪的毁灭之力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其实还是有的。”

  “我的高傲并不允许。”索尔斯莱安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我以前已经低过一次头了,那一次之后我就发誓,这一生绝不会再向任何人低头。……更何况,我还是血精灵一族的精神领袖,所以我绝不可能低头。”

  伊莫库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索尔斯莱安。

  良久之后,伊莫库才叹了口气:“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吗?”

  “你欠我的。”索尔斯莱安又一次笑了起来,“不过我的死也不算毫无价值,不是吗?”

  伊莫库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索尔斯莱安的意思。

  但是,对于已经摸熟了肖恩性格的伊莫库而言,事实上如果索尔斯莱安不死的话,他的价值会更大。但是很可惜,索尔斯莱安是一名银月精灵,是自灰烬时代生存至今的古代精灵,是真正将高傲视为高于一切乃至自身生命的正统精灵,所以他绝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除非那个人是远古精灵王庭的王。

  因此,索尔斯莱安选择了这种最符合他身份与荣誉的死亡方式。

  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索尔斯莱安与伊莫库如今两人处于一个对立面所导致的结果。

  “从一开始,你就想好了,是吗?”伊莫库看着索尔斯莱安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黑,他知道索尔斯莱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也不是。”索尔斯莱安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已经感觉到死亡的临近,所以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说话也变得自然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带有怨气和怒气,“最开始我确实非常愤怒,因为你欺骗了我,但是在和你战斗之后我才明白,你也是认真的。不管你当初离开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伊莫库静静的听着索尔斯莱安的话。

  “老伙计,不用多,只要让血脉延续就好了。”索尔斯莱安望着伊莫库,那本是平静的双眸终于有了几分期盼。

  “我知道了。”伊莫库望着索尔斯莱安,看着他的气息渐渐变得微弱,几欲消失时,才终于点了点头。

  听到伊莫库的话,索尔斯莱安终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

  而他的呼吸,也在这一刻,终于彻底停止。

  伊莫库望着宛如陷入沉睡般的索尔斯莱安,如果不是他全身的肤色已经彻底泛黑的话,或许看起来会更安详一些。

  静静的凝视了许久之后,伊莫库才将破灭之枪抽出,然后渐渐悬飞而起。

  随着他的离地,周围有强烈的力量开始散逸而出,很快就开始波及周围的地面环境。不过片刻间的功夫,当伊莫库悬飞到地平面水平时,这个深坑陡然就犹如一个海底漩涡那般开始旋转起来,整个地貌瞬间就开始产生了变化。

  索尔斯莱安的尸体渐渐沉入到地底,而周围的地裂痕迹也逐渐开始被修补起来,无数的沙石倾泻而落,逐渐的堆满、填平,最终形成一个新的平地。只不过这个平地比起周围的地面则明显要塌陷了一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凹地一样,只是当悬浮到一定的高度时,却是可以看到这个凹地的地面上有一个非常独特的纹理。

  若是有懂得精灵族历史或者是纹章学的资深学者在这的话,就能够看出,这个纹理实际上就是银月精灵一族的皇室纹章。

  索尔斯莱安,即是最后一名银月精灵,也是古代精灵王庭皇室血脉的最后一位血脉者。

  伊莫库更是清楚,为什么索尔斯莱安会对自己说出那样的请求。

  血精灵的诞生,实际上他也是有份策划与参与的。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血精灵的始祖一共有两人,即索尔斯莱安与他自己。只是后来因为自己遭到了位面之子的驱逐,所以关于他的资料才渐渐消失在地底世界,毕竟哪怕就算是始祖级这种位面强者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活几万年之久的,想要活如此之久必然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

  例如血族的血池、狼人部落的时光之庙、血精灵古堡的生命之池等等,据说魔裔和蛛魔同样也有特殊的手段可以让一个寿命将近再存活一段时间。但是无论是哪一种特殊手段,如果不是始祖级强者的话,最多也就只能活个一万年之久,只有真正达到始祖这一级别,并且减少乃至少几乎不再活动,才有可能存活数万年之久。

  伊莫库不忍索尔斯莱安的遗骸遭到破坏,所以才以这种方式将其安葬。当然,也算是正式从索尔斯莱安的手上接过了照顾血精灵这个任务,至少伊莫库知道,肖恩肯定不会介意自己的手上多了一支血精灵的部队,哪怕如今这个族群已经濒临灭绝,但是肖恩的帝国也拥有足够的时间让这个族群重新恢复元气。

  最重要的是,当年是他将血精灵带入到地底世界,如今或许也是时候将这个失落的族群重新带回地表了。

  遥远了一眼地面的精灵王庭纹章,伊莫库最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开始联系起肖恩:“我这边的事……解决了。”

  “你受伤了?”肖恩的声音,很快就响起。

  伊莫库的内心微微有些感动,虽然他刚才联系肖恩的时候,声音装得非常的正常,但是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微妙不自然。只是他没想到,这么一点不自然的语气都会被肖恩所捕捉到,当然更多的是,对于肖恩并没有将其当成工具或者奴仆的态度让伊莫库的内心有很大的感触。

  “没事。”伊莫库回答道,虽说和同为位面强者这一级别的索尔斯莱安交锋不可能不受伤,但是这种伤对于伊莫库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一点小伤而已,很快就会恢复的。……肖恩大人,您目前的处境是否足够安全?”

  “你有事?”肖恩的声音再度响起,“如果你现在还有什么未解决的麻烦,就先去解决吧。我这边很快就可以和寇基雷汇合了,我已经和他取得联系了。……不过艾丽克西斯那边还没有回应,你们这一次的战斗比我预料的都要长得多,如果你这边的问题解决了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尽快赶过去看看艾丽克西斯的情况。”

  “如果是那个女人的话,我觉得不需要担心。”伊莫库笑了起来,“就算是我们三兄弟联手也只能给她制造足够难度的麻烦而已,想要杀了她的话除非是幸运女神的垂青。……所以,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杀得了她。”

  “不,我担心的不是谁杀了她,而是担心她把那个血族始祖给杀了。”肖恩无奈的说道,“艾丽克西斯一旦打出真火的话,我想她肯定不会介意把那只老吸血鬼给搓成粉末。……但是现在的地底世界,血族那位始祖是不能死的,否则的话我就不得不想办法去把狼人部落给解决了。”

  “平衡之道啊。”伊莫库立即就明白了肖恩的顾虑,“我知道了,等我去把血精灵部族接走后,我会去找艾丽克西斯的。”

  “血精灵部族?”肖恩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肖恩的这个问题,伊莫库不得不开口把自己和索尔斯莱安之间的关系解释了一遍。而事实,也正如伊莫库所预料的那样,肖恩对于有一个血精灵部族即将加入到自己的帝国之中,自然是非常的欢迎。虽说最开始移民的时候,血精灵那种仇恨人类的态度恐怕很难改变,但是只要经过几百年的培养和洗脑政策,很快就可以将血精灵部族的观念矫正。

  毕竟,血精灵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算是银月精灵的分支。

  “对了,你找到血精灵之后,顺便把凯恩也接过来,我这边的事情,应该是全部都解决了。”

  “我知道了。”伊莫库回答道。(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