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战神领主 > 229. 尘埃落定 2

229. 尘埃落定 2

  血红色的光芒爆耀而出,一种极为特殊的磁场共振伴随着血红色的光芒散发而出,顷刻间就将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空间都染成了一片浅红色,一种腥臭的气息迅速的弥漫而出。

  血毒。

  这是大部分血族成员最喜欢也是最擅长利用的一种战斗技巧。

  而且用来对付所有具有生命体特征的生物时,往往都带有非常明显的奇效——在地底世界,血族的战斗力水准普遍较高并不是说笑的,虽说很大程度是依赖着这种与生俱来的血毒能力,但是也确实曾一度让地底世界无数族群都感到异常的头痛。

  而由血族的始祖强者图尔特.勒森巴所散发出来的血毒,其威力自然是可想而知。

  可是现在……

  一股狂暴的气流陡然在这无风的环境中狂卷而出,将那原本就具有特殊粘性、不可能被气流吹散的血毒直接荡开,显露出一条直通图尔特面前的通道。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瞬间便出现在了图尔特的面前,手中的战戟仿佛化作了一条咆哮的狂蟒,直直的朝着图尔特扑了过去。

  面对这一击,强如血族始祖、拥有特殊恢复能力的图尔特也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后背上那一条血肉翻卷的伤痕不断传递出来的阵阵刺痛感就在提醒着他,稍有大意的下场是什么。

  鲜红色的粘稠血液飞快的从周围的浅红色雾气中抽离而出,然后在图尔特面前形成一面光滑的镜面。

  几乎是在镜面形成的瞬间,图尔特就迅速抽身后撤,根本不敢在这面鲜血屏障后面多呆哪怕一秒。

  一声玻璃破碎的清脆声在图尔特后撤的那一瞬间响起。

  带着一抹狂傲之色的身影如同图尔特所预料的那般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这面鲜血屏障,手中的战戟直袭屏障之后的位置。那狂猛的声势甚至引起了整个局部空间的震动,无数的裂痕陡然浮现在半空之中,其中不少区域已经开始裸露出背后的虚空黑洞——若是图尔特刚才稍微有一丝的犹豫而慢了半步的话,此刻就算不死也得掉上一层皮最少。

  “反应不错嘛。”

  艾丽克西斯缓缓的将刺入虚空之中,被当成锚点的战戟.墟收回,那半空中破裂的位面壁垒也开始逐渐自动修复起来。

  兴许是因为破坏度并不算太大,因此这位面壁垒的修复速度极快,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完成修复,前后不过短短数秒的时间而已,那本来浮现在空气里的裂痕就消失得一干二净,宛如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图尔特一脸凝重的望着脸上浮现着狂傲笑意的艾丽克西斯,哪怕就算他内心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但是此刻他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是真的被眼前这个疯女子压着打,而且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那种。以至于,他不得不借着这种被对方嘲讽的时间换取艰难的喘息时间。

  他甚至无法想象,如果对方一直这么穷追猛打的话,那么他是否还能坚持这么多天。

  “不过,这应该就是你的极限了吧?”艾丽克西斯的态度非常嚣张,但是这十多天来她一直都是如此的嚣张,以至于图尔特已经习惯了艾丽克西斯的态度和这种蔑视般的说话口气,“说实话,我很尽兴。真的,非常尽兴,以至于我都差不多快要失控了……所以我不得不每次到临界点时,都要强迫自己停下来和你说些废话。”

  很久以前,图尔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去习惯他本来绝不认为会习惯的事情。

  但是这十多天的经历,却是让图尔特明白了一件事。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印象。

  默默的望着艾丽克西斯,图尔特并未开口回答。

  他知道,自己在这一战上已经输得一败涂地,甚至可以说连一点情面都没有。这种惨败的经历,甚至比起当年被伊莫库所击败时都要让他更觉耻辱,只是与当年被伊莫库所击败的情况不对,至少在重新感受到伊莫库的气息时,他还想着苏醒过来准备一雪前耻。

  可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图尔特却兴不起任何雪耻的念头。

  此时此刻他唯一存在着的念头,就是赶紧结束这场噩梦。

  若是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的话,图尔特发誓,自己是绝对不会从血池里苏醒过来的。

  “我真的,很怕自己会不小心把你杀了。”艾丽克西斯继续自言自语的说着。

  她所说的话,在别人看来,根本就是一种狂言。

  可是作为面对面,和艾丽克西斯有着切身交锋体会的图尔特而言,他并不认为对方说的话是狂言。他知道,眼前这个仿佛有着无穷无尽体能的疯女人,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只不过她所阐述的事实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一种无稽之谈,所以才会让人觉得这是一种狂妄的失心疯闲话。

  图尔特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女人拥有如此出众的体能,甚至拥有如此高超和可怕的枪术。

  当然,图尔特更想知道的,是艾丽克西斯所掌握的法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能够让他的能力都彻底失效。甚至就连他身为血族所独有的强大恢复能力,都被彻底封印起来——图尔特背后那道从颈部直达腰盘的伤疤,已经存在了近十天,可无论图尔特如何调集体内的鲜血之力,也仅仅只能做到防止伤势的进一步恶化而已。

  想要彻底恢复,根本就无从下手。

  当然,若是这道伤疤再深入那么一寸的话,那么图尔特的颈椎就会被彻底摧毁——以艾丽克西斯的实力,若是图尔特的颈椎被摧毁的话,恐怕早在十天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而图尔特,一开始则认为是自己及时闪避的功劳。但是随着这些天的交锋战斗,他也渐渐明白了一个事实,并不是自己多么的厉害,又或者说是运气好,而是这一切就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她还不想杀了自己。

  但也正因为这一点,所以他才能够坚持这么多天。

  生擒、击败,这些战果要远比击杀更难。

  尤其是两个实力相差不大的位面强者——至少,图尔特依旧认为,自己虽然不如艾丽克西斯厉害,但是实际上两人的实力应该是相差无几的。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打了这么多天,对方都没办法将自己彻底生擒。

  似乎是看出了图尔特的想法,艾丽克西斯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一刻的她竟有一种明艳万里的感觉:“生擒你或许有点难度,但是击败你对我来说和击杀你没什么区别。……我之所以没这么做,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反抗,到时候我说不定就会打得兴起,失手把你杀了,这不是我……或者说,不是那个现在拥有命令我资格的人想要的结果。”

  “居然,有人能够命令像你这样的强者。”图尔特,自八天前就已经不再开口说话,但是此刻艾丽克西斯的情报实在太让他感到震惊了,以至于他开口接了一句。

  “当然。”艾丽克西斯点了点头,“不止是我,伊莫库,乃至寇基雷……我们目前都要听命于他。”

  图尔特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他的表情依旧平静,但是眼神深处所潜藏着的震撼还是出卖了他此刻的真实想法。许久之后,图尔特才开口说道:“地表世界……已经被统一了吗?”

  “统一?”艾丽克西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一般,发出了一阵大笑声,“不,还没有。……唔,或者说不是还没有,而是他无法做到,比他更强大的意志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一旦他这么做了的话,那么他就必须从这个位面离开。就像……唔,这种事跟你说了你也无法理解的。”

  艾丽克西斯本来是想说“就像上一位涉世者一样”,只是这种涉及到位面秘辛的话题,并不能从她的口中说出,否则的话就会干扰到整个位面的法则运转。

  图尔特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或者说他想说的话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就在这时,一道呼啸雷音由远而近的冲了过来。

  艾丽克西斯和图尔特两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雷音呼啸的方向。

  相比起图尔特面露凝重之色的模样,艾丽克西斯的嘴角却是微微一撇,显得无趣之极。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亲手埋葬了昔年故友的伊莫库。

  望着只是伤重却并未危急性命的图尔特,伊莫库望了一眼艾丽克西斯:“不像你的风格啊。”

  “他的运气比较好。”艾丽克西斯淡淡的说道。

  只有图尔特,眼神里有几分茫然,显然未能理解伊莫库和艾丽克西斯两人对话的含义。只是,在眼下这种局面,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当年他就败在了伊莫库的手上,如今也不见得就能够取胜。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能够彻底压着他打的艾丽克西斯,所以别说同时面对这两个人了,仅其中一位就足以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没死就好。”伊莫库开口说道,“肖恩大人还在担心需要我来唤醒你呢。”

  艾丽克西斯没有接话,只是打量了一下图尔特,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肖恩的担心不无道理,你要是再晚来一会的话,下一次动手我恐怕就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艾丽克西斯这平静的语气时,图尔特的身体却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而几乎是在这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刚刚出现的瞬间,他的身体就莫名的陡然一松,就如同有一副枷锁从他的身上卸下了一样——直到这一刻,图尔特才惊觉,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已经被艾丽克西斯的杀机锁定住了。

  “反正他还活着就好。”伊莫库明显是知道艾丽克西斯的可怕,尤其是这种打到兴头上又被人打扰的时刻,明显是艾丽克西斯的忌讳,所以伊莫库也不废话,“肖恩大人想要见他,我能带他走了吗?”

  “啊啊,随便你吧。”艾丽克西斯有些赌气的说道。

  看着艾丽克西斯身上明显散发出来的越来越危险的气息,伊莫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些距离,然后才开口说道:“图尔特,我们之间的叙旧一会再说吧,现在你还是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图尔特作为一名位面强者,自然也是能够感觉到艾丽克西斯身上那越来越危险的气息,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眼下并没有任何选择,所以很是顺从的选择了飞向伊莫库的身边。

  当然,这一过程中,图尔特的举动也和伊莫库一样,都是选择绕开艾丽克西斯的身边,避免自己误入了对方的打击范围中。

  “对了,还有一件事。”伊莫库开口说道。

  “什么事?”艾丽克西斯望向伊莫库,不过她的双眸此刻却是有些泛红,这个神色让伊莫库都下意识的感到汗毛颤栗。

  “狼人部落还有一位位面强者,叫埃洛姆.沃夫。”伊莫库开口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大概再过半天功夫就会抵达这里,肖恩大人希望你能够帮忙带下路。”

  “我稍微用点手段,没问题吧。”艾丽克西斯的眉头一挑,眼眸中的血色很快就消失了。

  “肖恩大人不希望耽搁太久,而且……只要你能够好好的控制住自己的理智。”

  “没问题。”艾丽克西斯喜逐颜开的说道。

  之后,伊莫库便望了一眼图尔特,然后转身在前方带路。

  一路上,图尔特都显得非常沉默,而伊莫库大概是因为刚刚埋葬了故友的缘故,因此也没有说话的兴致,两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的朝着传送门的方向疾飞而去。

  一直到临近传送门还有数公里的位置时,图尔特才开口说道:“索尔斯莱安死了?”

  “死了。”伊莫库沉默了片刻,然后还是开口说道,“他最后是笑着离开的。”

  “我和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对手,也和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对手,我从来就没有正面战胜过他,同样也没有正面战胜过你。”图尔特沉吟了片刻,然后才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很好奇……你效忠的那个人是谁?”

  “一位未来注定辉煌的真正强者。”伊莫库淡淡的说道。

  “未来?”图尔特很敏锐的注意到了关键点,“你们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吗?”

  “我奉劝你不要打他的主意。”伊莫库回头望了一眼图尔特,那眼神冰冷至极,“如果他出了事,那么艾丽克西斯绝对会让整个地底世界给他陪葬。”

  听到“艾丽克西斯”的名字,图尔特也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那个女人……很强。”

  “很强?”伊莫库嗤笑一声,“现在还不是她的全盛时期。……全盛时期的她,宰杀虚空魔鲸只需要一击。”

  图尔特的瞳孔猛然一缩:“虚空魔鲸?……一击?”

  “你只要记住,别打肖恩大人的主意就行了。”伊莫库淡淡的说着。

  “那头老狼……不会死吧?”图尔特再度开口问道。

  伊莫库叹了口气,对于图尔特的问题他同样感到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如果埃洛姆死了的话,大概你也就活不成了。所以……你最好祈祷他不会被艾丽克西斯杀死。”(未完待续。)

看过《战神领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