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灭运图录 > 第七十八章 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全书完)

第七十八章 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全书完)

  云霭大世界,火云山,人皇殿。

  诸多衣饰华丽繁复,举止之间似乎极重礼仪、高下、尊卑的男男女女正齐聚殿中,向着上方一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子朝拜:

  “拜见圣皇陛下!”

  只有十岁左右的郭道成,正是向往憧憬着种种英雄传奇事迹的年龄,故而一边行礼,一边偷偷看着传闻中的圣皇,心中激动忐忑:“这就是带着我等人族,从大妖、神灵、大巫等并立的大千世界中,从危险环绕、极端艰难中,一步步开创出人族盛世的圣皇陛下吗?真是名不虚传!”

  圣皇百里彻虽然长得普普通通,但那一股泽被苍生、润泽万物的气息自然流露,就给人一种璀璨如星光、清澈如河水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就心悦诚服,虔诚膜拜。

  “诸位都是各大王朝的皇族,不必多礼。”

  百里彻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开口道。

  众人行完礼后,一位长眉古拙的老者站了出来:“人皇陛下,您真的要离开本方大千世界吗?这可是您披荆斩棘、呕心沥血才开创出来的伟大基业。”

  对于百里彻,各大王朝的正式尊称是“人皇”,只不过由于他圣德绕身,又常常以圣皇相称罢了。

  百里彻摆了摆手道:“功成自然要身退,而且本皇等这一日已经等很久了。”

  那老者很是不舍,又颇为好奇地道:“不知人皇陛下您在等待什么?离开本方大千世界后,又将去往何处?若我等能突破境界,周游虚空,当前去拜见您。”

  百里彻微笑道:“本皇这番离开,自然是去禹余天拜见恩师天玄道祖。正式于他老人家座下听道。继续修行。”

  众人有点不解地齐声道:“圣皇陛下您文成武德,修为盖世,威压一界。为何还要继续修行?”

  百里彻哈哈一笑:“修行,本皇才刚上路的,后面还有无穷风景。好了。尔等无需多言,本皇到时候离开了。”

  众人虽然不舍,但圣皇陛下积威、积德深重,还是一起恭声道:

  “恭送圣皇陛下!”

  想了想,他们又补了一句:

  “恭送圣皇陛下飞升禹余天!”

  恭贺声中,灿烂星光一闪,百里彻就消失在了人皇殿内。

  …………

  禹余天,蓬莱派。

  百里彻刚刚按下遁光,落到迎客岛上。就看到一位穿着翠绿衣裙的**岁可爱小姑娘,正背对着自己,躲在一颗参天大树之后。双手捧着一颗水灵灵的果子。一脸陶醉、满足模样地啃食着,裙子下面一条黄褐色的猴尾伸出来。一摆一摆,惬意非常。

  感应到百里彻的到来,这翠绿衣裙的小姑娘猛地将果子往嘴里一塞,尾巴一收,跳将起来,转到百里彻身前。

  她笑嘻嘻地道:“我乃掌教大老爷座下青索,奉大老爷法旨,特来迎接百里师弟你,恩,老爷吩咐,你若到了,可直接去拜见他。”

  百里彻这才明白过来,是自家恩师法眼无量,早就算出自己今日会来,于是笑着道:“还请青索师姊您带路。”这位叫青索的小姑娘气息凌厉,看起来修为非凡,恩师作为金仙道祖,果然就连座下童子都如此厉害!

  青索摆着双手,领着百里彻就往蓬莱派深处而去,一路上略略介绍着所见之事物、修士。

  眼见两人已经到了石轩修行静室前,这时,从门中走出来一男两女三位修士。

  男的一头紫发,穿着华丽紫袍,俊秀非常,两位女子中一位青衣素裙,淡雅宜人,姿态妙曼,另外一位则穿着白色纱裙,清秀纯美如水中给人一种惊涛骇浪之感,自有一股气势压人。

  看到他们,青索顿时就笑逐颜开,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后,又上去叽叽喳喳了半天,等待三位修士离开,才省起给百里彻介绍:

  “那位紫发男子是老爷好友剑通慧先生,历经几次转世,总算证道大罗了。”

  “那位素裙女子,是剑通慧先生的夫人孔然姑娘,也是老爷好友,乃五行道人亲生女儿。”

  “那位白裙女子乃五行道人亲传弟子琦思,也是他门下的合道金仙,恩,后天水之道祖,她与孔然姑娘是闺中好友,今日一起来拜访老爷。”

  百里彻一边默默听着,一边点头,这些应该都是叱咤诸天万界的大人物。

  一一介绍完,青索领着百里彻往石轩修行静室而去。

  刚一进入静室,百里彻就有眼前一亮之感,云波微渺,白雾飘然,整个静室似乎自成一界,宏大浩然,无边无际。

  在白云正中,坐落着一间不大的石室,石室之前,长着诸多参天大树,树下则摆着石桌、石凳等物。

  而此时,面向百里彻的石桌后,坐着一位青袍年轻修士,其风姿出尘,潇洒随意,背后有黑白阴阳鱼首尾相接,缓缓转动,连成了一副虚幻而巨大的玄奥太极图。

  百里彻一见,心神差点沉浸入那副太极图,强自摄住念头,上前一步拜倒,行三拜九叩之大礼:

  “弟子百里彻拜见恩师。”

  石轩轻轻颌首:“起来吧。你能够成为一代圣皇,为师很是欣慰,今日就算正式入我门墙。”

  “多谢师父恩典。”百里彻起身,规规矩矩站在一旁。

  见状,石轩微笑道:“为师其实很随和的,彻儿你不必如此拘谨,你绾儿师姐这一点就做得很好。”

  “是,师父。”百里彻毕恭毕敬地回答。

  石轩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多言,直接让百里彻坐到石桌对面,然后吩咐青索倒茶:“你这些年,一共凝聚了多少大千世界的圣德?”

  百里彻明白师父这既是闲聊,又是考校自家的功课,不敢怠慢地回答:“弟子历经几次转世。一共凝聚了六个大千世界的圣德。有三个大千世界是带领刚刚诞生的人族,在天庭的自然神灵,山川河泽的大妖。平原大地的巫族环绕中,传下了鱼牧农耕、修行健体之法,然后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花费不知多少年的工夫,才将强大敌人一一战胜,开创诸部合一的王朝。”

  “另外有两个大千世界,由于到来的迟了,人族已经全灭,因此带领节节败退的巫族,挫败了无数进攻和阴谋,将天庭推翻,将大妖除掉。”

  “还有一个大千世界。人族气势已成,但由于某个意外,天地运行出现了混乱。必须有神灵主持才能平复。所以弟子自开王朝,行封神之战。总算使得神灵齐全,天地运行恢复正常。”

  石轩端起茶杯,抿着茶,悠然道:“你做了这么多年圣皇,想必也经历过不少王朝更迭之事?”

  百里彻闻言,苦笑起来,喝了口茶道:“师父法眼无差。本来有弟子这圣皇在,应该不至于出现王朝更迭之事,但随着流逝,整个王朝内部渐渐变得腐朽不堪,又由于弟子的存在,威慑了所有想反抗之人,故而百姓、普通修士过得苦不堪言,直到一点星火点燃一切。”

  “整个过程里,弟子一直辣手拯治,可往往一次过后,仅是两三千年的安宁,除非弟子全身心投入到维持中,才会有无数年不易之盛世王朝,但这样一来,又会耽误到自家修行,真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弟子最后深思熟虑,宣布不再管这些事情,任由其发展。”

  “自此,弟子方明白何为无为之治,何为流水不腐。”

  “万事万物,有开始,就有终结,而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的,则是事物本身的蓬勃、繁盛、衰败之过程,不证大道,就无法摆脱这‘生死’无常之意。”石轩将王朝更迭与修行勾连起来,用百里彻最为熟悉的事物讲着最普通但却最玄奥的道理,“而要证道大道,就得明了这‘生死’无常、开始终结的过程。”

  百里彻静静思索着师父的话语时,石轩继续笑着问道:“这些年,王朝更迭中,应该也出现过不少趣事。”

  随着对话、闲谈渐多,百里彻已经放下了心中拘谨,一边品茶,一边淡笑着向师父讲述种种有趣之事:

  “有一次王朝末年,蛮族入侵,京师被克,有一位西疆的少年将军,提兵十万,反攻回来,大小百余战,未尝一败,最后更是十荡十决,登上宝座。”

  “有一位大家闺秀,喜欢上了一位书生,所以与其私奔,但后来书生得了荣华富贵,却将她抛弃,一生感情、心血是付诸流水,于是她呆坐三日后,一把火将院子、财物烧得干干净净,接着凭借家传的一门低阶功法,苦修十余载,将书生连同他的一家杀得鸡犬不留。”

  “有一个叫做月牙河的地方,乃烟花繁盛之地,从其初建开始,每隔几百年就会被乱兵、斗法等损毁一次,可要不了多久,又会重新繁华,到目前为止其已经七荣七毁了,中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代人。”

  ……

  白云皑皑,清风送爽,言笑晏晏中,百里彻将自身经历过或者旁观过的趣事娓娓道来,真有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末了,百里彻问起刚才师父所讲的那番道理:“师父,有生便有死,有开始便有终结的无常之意,弟子已经明白,但这如何与得证大道联系起来?”

  石轩点头笑道:“具体得证大道,为师不能给你讲,否则是害了你,今日给你讲讲得证大道之后的事情。”

  百里彻的脸色凝重起来,专心致志谛听。

  “所谓合道,即万物归道的过程,凝结道种则是大道已成,道生一。”石轩言简意赅地开始讲了起来。

  “而合相反道种,则是一生二。”

  “若两条大道,一为开始,一为终结,那对应生死无常的过程,是少了本身的蓬勃、繁盛、衰败的过程,少了从开始转变为终结的过程,或者,可以逆向而来,少了终结转变为开始的过程。”

  “走了这条道路,要想另成造化,就要以这一开始、一终结两大道种为根基,生出这蓬勃、繁盛、衰败过程的大道,或者由终结转变为开始的大道,此为二生三,之后,三生万物,得证永恒。”

  “蓬勃、繁盛、衰败的大道可以是五行、太虚,终结转变为开始的大道可以是涅槃,但亦能两者齐备,比如……”

  在百里彻和青索惊讶震撼的眼神中,石轩的声音渐渐变得飘渺起来,泥丸宫内飞出黑白分明而流转的“上清禹余大阴阳庆云”,庆云之上则开着两朵莲花,一朵是黑白交缠、阴阳变化不休的清新莲花,一朵是仿佛万事万物注定终结的恐怖幽暗莲花。

  两朵莲花齐齐飞出,落入石轩背后那轮虚幻的太极图内,恰好在阴阳鱼的双眼内,顿时,开辟、分化、衍生万物之意,与穷途末路、未来断绝之意在太极图内弥漫起来,并渐渐交融。

  由开始到终结,再由终结到开始,即为太极!

  这是属于石轩自己的大道!

  石轩只觉自身独立于宇宙,静静立在虚空,脚下是那一条奔流不休的时光长河。

  时光长河内,关于石轩的一切渐渐分明:

  有刚刚穿越而来、小心谨慎的石轩;有与徐锦衣、方氏、徐天奇等初初认识的石轩;有结识丁明德、燕巨剑的石轩;有带着楚绾儿北上的石轩;有回龙观中,听盗泉子讲古的石轩;

  有认识明轻月,初涉修真界的石轩;有拜入蓬莱,与余若水、周蝶兰等交好的石轩;有成为莫渊弟子的石轩;

  有历经千辛万苦和危险,总算神与魂合的石轩;

  有初见威严自露、娥眉淡扫玉婆婆的石轩;

  有坚定道路,龙虎交汇,成就上品金丹的石轩;

  有七仙大世界中,收集七门功法并竹山讲道的石轩;

  有也斩他人也斩我,斩破执念、虚妄,成就元神的石轩;

  有万仙殿内,第一次见到清冷孟霓裳的石轩;

  有渡过四次天劫,成就天人的石轩;

  有竹山再次讲道,问夏景一句可持否的石轩;

  有冰雪寒光界内与孟霓裳一起对付施景仁等人的石轩;有太虚法会上大放异彩的石轩;有时光秘洞内险死还生,和孟霓裳默契非常的石轩;有打断了先天灵宝衍化的石轩;

  有恶趣味浓重,扮过老爷爷,当过系统,帮人重生过的石轩;

  有宇极鼎内,与墨景秋一起冒险,初次接触五行道祖、太虚道祖隐秘的石轩;

  有面对末运道胎,不动本心的石轩;

  有引发几次金仙大战的石轩;

  有坚守本心,渡过天人五衰,得证大罗的石轩;

  有目睹合道失败与成功,得本心誓言反馈,找到自家合道之路的石轩;

  有杀掉寂灭道祖的石轩;

  这所有的石轩,齐齐望向半空,望着静静立在时光长河上的石轩,然后一起化为点点光芒,投入石轩体内,与其相合为一。

  留在时光长河内的则只是虚影,哪怕破碎也会复原。

  时光长河咆哮奔涌起来,石轩再无过去现在未来之分。

  (全书完)

  ps:写完之后,有一种精疲力尽的感觉,过两天再写完本感言。

  ps2:关于其他人的结局,用文青一点的说法是,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命运,我不想再干涉,用正常一点的说法是,无论怎么写,都肯定会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满意,所以不如开放式结局。

看过《灭运图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