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章 云山归处

第一章 云山归处

  明晃晃的阳光,让封若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他记得他一向很喜欢在这样安静的上午,倚着坚硬的城墙,对着远方天际里那连绵不绝的万仞高山出神,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仅仅是喜欢而已。

  尘封的记忆有些凌乱,就像那金色阳光的光晕,很模糊,或许,这是因为封若的生命中没有什么值得去记忆的。

  这里是青云山后山,距离封若当初晒太阳的地方很近,但又很远,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半年前那场惨烈的大战依然历历在目,但不知不觉间,那一切都似乎与那金色的光晕一样,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封若是被一个名叫风尘子的修道者从战场上救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坐骑穿云雕被战场上那冲天的血腥味吸引,然后抓了还未断气的封若当美餐,只不过恰好被风尘子发现然后救过来罢了。

  现在,封若已经是青云宗的一个杂役,连外围弟子都不算,他每曰的任务就是照料十亩香灵稻田,然后为九条雪灵蚕采集足够的灵桑叶。

  这个差事还得感谢那风尘子,因为青云宗作为这附近地域数一数二的修仙门派,根本不允许有凡人在青云山停留,而封若也完全不符合青云宗招收门人弟子的条件,若不是那风尘子和那青云宗的一位长老很熟悉,他连这个杂役差事都混不上。

  当然,虽然说是杂役,但实际上封若过得倒是比凡世中的大多数人还要滋润,那些修道者自视甚高,根本没有太多的心思为难他这个蝼蚁,像这十亩香灵稻田,他只需上缴一半产量即可,剩下来的足够他敞开肚皮,吃上很久很久了!

  既然能够填饱肚子,那也自然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比如现在,封若在忙碌了数个时辰之后,就懒洋洋地躺在一块巨石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擦拭着手中那柄满是豁口的长刀。

  这柄长刀是封若十五岁那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后的唯一战利品,从此就始终不离左右,就连之前陷入昏迷,被那穿云雕抓走时也未曾丢下。

  可惜,这柄能接连砍下十几颗头颅依旧能保持锋利的长刀现在却是很可怜,之前封若曾为自己搭建了一个简陋的竹棚,但没想到,这后山的青竹竟是坚硬无比,连砍数十刀才会断掉,至于那些颜色更深的竹子,一刀砍上去居然连刀痕都无法留下。

  所以最后这柄据说是融合了精钢的长刀就变成了这个倒霉的模样。

  这个时候,一阵“嘶嘶”的古怪声音忽然从远处的树林中传了出来,听到这种声音,封若不由很是苦恼地皱了皱眉头,低声咒骂了一声,随即身形一挺,便灵活无比地从那巨石上跳了下来,至于那柄满是豁口的长刀则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后背上。

  奔进那树林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九个巨大的平台,在这平台之上,是九条通体雪白,足有数丈长的巨大怪物,这便是需要封若照料的九条雪灵蚕。

  在这平台周围都布有禁制,所以倒不用担心那身形巨大的雪灵蚕会跑出来,事实上也根本不用担心此事,因为这雪灵蚕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姓格却是极为温和,只要能有足够的灵桑叶,它们就会一直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

  对于这雪灵蚕,封若倒是已经在过去的数月中了解得很详细,此物只能算是修仙界中最普通的一种驯养灵兽,姓格温和,只要能保证充足的灵桑叶,每隔一季就会吐出一条长度不等的雪蚕丝,这雪蚕丝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用其制作成的雪蚕衣更是能达到低级法器的水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封若对这雪灵蚕还是很感兴趣的,只不过可惜的是,每一季雪灵蚕所吐出来的雪蚕丝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而是直接被青云宗收走。

  这雪灵蚕每曰所需要食用的灵桑叶极多,所以封若一天中倒是有大半的时间花在那采集灵桑叶上。

  这灵桑叶自然不是凡世间的桑树上所产,而是从一种名叫灵桑木的树木上摘取,这种灵桑木的树龄大多都在数百年乃至数千年以上,故此每棵灵桑木都是高大无比,

  那九条雪灵蚕似乎是能察觉到封若的到来,纷纷嘶鸣起来,如果不是看那庞大的体型,倒是和几只摇着尾巴的小巴狗差不多。

  “好了好了,吵什么吵!有本事自己爬到灵桑木上去吃啊!”封若有些头疼地敲了敲额头,这些雪灵蚕的胃口实在是让人佩服、

  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青色口袋,封若随即探手进去,将大把大把的灵桑叶平均地扔进那九座平台内。

  这个青色的口袋是青云宗发下来的,名为乾坤袋,里面的空间大约有小半个房子大小,封若平时都是将采摘下来的灵桑叶放在乾坤袋里面,然后不定时地喂食那九条雪灵蚕。

  喂完那九条雪灵蚕,乾坤袋中的灵桑叶也见了底,封若不得已,还得继续采摘灵桑叶,不然的话,饿坏了雪灵蚕,最终导致吐出的雪蚕丝大大缩水,他可承担不起那个责任。

  走出树林,封若一边向四周看着一边寻找,这后山中的灵桑木倒是非常多,灵桑叶的生长速度也很快,但问题是那雪灵蚕吃得也多啊!所以他必须采取一点保护措施,确保不会一下子把某棵灵桑木上的叶子采光了。

  很快,封若便挑选到了一个合适的目标,使劲地在手心吐了几口唾沫,他“蹭蹭蹭”地就爬上那棵足有十数丈高的灵桑木,对于他来说爬树倒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是采摘灵桑叶就很不愉快了,要想将乾坤袋填满,没有两三个时辰是根本做不到的。

  就在封若骑在高高的树干上,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快速飞舞之际,一道白影从远处的半空中优雅无比地飞过来,在金色的阳光下,再衬着下方如绿色波浪一般的灵桑林,这白影还真的有点飘飘欲仙的出尘味道。

  不过封若只是扫了一眼,就埋头不再理会,来人是青云宗三代弟子孔非,到这后山来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采摘灵桑叶,因为青云宗的三代弟子也都种植着香灵稻,或者是豢养着雪灵蚕等,毕竟他们也需要吃饭,而那雪蚕丝更是门派中必须储存的重要物资。

  只是每次见到孔非这些前来采摘灵桑叶的青云宗三代弟子,封若心中就嫉妒得要命,这不是嫉妒他们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他们的态度有多么嚣张,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全都骑着白羽鹤前来采摘灵桑叶,这和不得不像猴子一样在灵桑木上跳来窜去的封若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要知道在灵桑木的最顶端和最外围,往往是灵桑叶质量最好和最密集的地方,但是封若就算再擅长爬树,也是弄不到那些灵桑叶的,可孔非等人却不同,他们有白羽鹤帮助,自然可以随心所欲地采摘灵桑叶,通常只需小半个时辰就能采摘完毕,这如何能让封若心中保持平静?

  “嘿!封若,挺忙啊!”孔非笑呵呵地打着招呼,他今年不过十四五岁,但却已经是炼气中期的修为,一身精美的雪蚕套装,背负一柄流光溢彩的一品剑器,剑眉星目,蜂腰猿背,假以时曰,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再加上坐下那如冰雪一样精神的白羽鹤,怎么看都像是神仙中人。

  “马马虎虎吧!”封若抬起头来看了半空中的孔非一眼,目光却是落在孔非背后那随风飘动的披风上。

  “孔师兄,恭喜恭喜啊!竟然将雪蚕套装收集齐全了!”封若忍不住感叹道,在青云宗,那些三代弟子的待遇还是非常不错的,比如那坐骑白羽鹤,一品剑器,储物腰带和雪蚕套装便都是由门派免费发放,不过那雪蚕套装里只包括雪蚕上衣和雪蚕护腿,这两件衣服主要是能够增加防御的作用。

  至于那雪蚕披风,却是要更加珍贵一些,因为此物可以起到保持平衡的作用,可以说有了这保持平衡的雪蚕披风,驾驭灵兽飞行的速度将会提升很大一截,尤其是在战斗之中,作用将更加明显。

  由于这些衣物在制作时都加入了一个基础阵法,所以这雪蚕套装一旦集齐,就等于是一件低级法器了,只要发动套装上的阵法,不论是保命还是攻击,都会有极大的好处。

  “嘿嘿!也没什么,和曲师兄的凌云套装一比,我这实在是差得远了!”孔非毕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忍不住沾沾自喜起来,同时很慷慨地道:“等什么时候我集齐了凌云套装,这雪蚕套装就送给你好了!”

  但此话才说完,孔非却又是话音一转,很是惋惜地道:“不过给你也没用,你那点法力太过弱小,恐怕连三成的威力也发挥不出来!”

  听到此处,封若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这个小孔师兄什么都好,唯一一个缺点就是喜欢装大方,可实际上却是无比的吝啬。

  (嘿!懒鸟新书,请大家多多关照,点击推荐收藏什么的别客气哈!)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