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章 首战

第五章 首战

  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在这顷刻之间下降了许多,而周围的一切也都被隔绝开来,封若甚至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黑灵狸,不过是这青云山上最为普通的一些灵兽之一,或许对于孔非那样的青云宗三代弟子来说,黑灵狸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但是相对于封若,这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这黑灵狸通体黝黑,毛色发亮,外形与狐狸有些类似,但是四只爪子却要强壮得多,尤其是它的那双眼睛,竟是诡异妖魅的蓝色。

  一人一兽对峙了不过刹那时间,只听得“嗖”的一声,封若眼前随即一花,竟是不见了那黑灵狸的踪影!

  “好快的速度!”不敢怠慢,封若只能就地向旁边一滚,但几乎是在同时,一股火辣辣的剧痛便从肩膀上传来,他竟是没有避开,故此被那黑灵狸一爪伤了后背!

  “啊!”暴喝一声,封若反手便是一刀,却是劈了一空,那黑灵狸的反应速度实在是超出他许多!

  “吼”有点低沉的吼声从封若对面传来,那黑灵狸不知何时落到地面,再看它那妖异的眼睛中,竟是带着一抹嘲弄!

  “可恶!”封若禁不住握紧了映月短刀,背上的伤口也只是让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这点小伤他还能忍得住,只不过这畜生的速度太快了,根本让他来不及施展火焰刀攻击,以他的估计,就算是凡世间的虎豹等凶猛的野兽,都未必是这黑灵狸的对手,怪不得被称为灵兽!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忽然将映月短刀横在胸前,然后朝着那黑灵狸冲撞过去,就好像要同归于尽一样,但是在暗中,他却保留了一点余力,同时飞快地将法力输入映月短刀之中。

  黑灵狸的动作却是更快,在封若向前冲锋的时候,只是轻轻一跃,便是数丈之高,随后那小巧的身体在半空中一个转折,依旧是故技重施偷袭封若的背后!

  虽然封若无法凭借眼睛观察到黑灵狸的动作,不过他却是从刚才黑灵狸的偷袭方式中猜想到了它的攻击轨迹,因此他才冒险赌上一把,那就是这黑灵狸应该还是会按照方才的攻击轨迹展开攻击!

  “去死吧!”当黑灵狸的身影在眼前消失的时候,封若稍稍计算了一下时间,便暴喝一声,立刻止住前冲的势头,并且借力回旋跃起,同时那灌注了法力的火焰刀“呼!”的一声朝着后方砍去!

  而这个时候,那黑灵狸也正好俯冲下来,只听得“轰”的一声爆响,火光连闪,那黑灵狸正好被火焰刀劈中,它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劈出数丈之外!

  不过这威力巨大的一刀并没有直接将那黑灵狸杀掉,它跌落到地上,只是打了一个滚,便挣扎着跳起来向远处逃去,显然是被封若这一刀吓得胆寒了,但因为受伤颇重的缘故,它的速度再也无法发挥出来。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封若猛地咬牙,大步地冲上前去,几刀便将那已经重伤的黑灵狸杀掉!

  直到确定这黑灵狸早已死得不能再死,封若才一屁股跌坐了下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大半力气都消耗光了,刚才那两轮交锋虽然短暂,但实在是凶险之极!

  说实话,若以实力来论,那黑灵狸绝对要高过封若很多,若不是他冒险一赌,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稍稍喘息了一会儿,封若不敢在这里太多停留,直接将那黑灵狸的尸体收入乾坤袋中,又迅速地把那两棵甘露枝采集完毕,就急匆匆地赶回主峰。

  直到攀爬过那铁链,来到悬崖的另一端,封若这才彻底放心下来,在这个范围之内,是有青云宗的巡山弟子巡逻的,根本不会有什么灵兽出现。

  他背后的伤口并不算很严重,故此封若也没有理会,当然,他也没办法理会,这个位置他想包扎都没办法,至于说找其他青云宗的弟子帮忙,更是想都不要想。

  “看来自己也得想办法抓紧时间炼制一些止血散了,正好用来治愈这些不算严重的伤势!”封若暗自想到,幸而这止血散,活络散,万灵散由于是最低级的的丹方,故此并不需要炼丹专用的丹鼎,只需使用法力进行焙制即可,不然的话,他可真的没法去寻那丹鼎。

  封若曾经在那位炼丹师兄那里见到一座足有一人多高,表面刻有繁复无比的花纹,机关重重的丹鼎,据说那只不过是最低级的丹鼎,但让封若估计,此物若是折算成五行石的话,怕是得需要极多的五行石吧!

  虽然想着要炼制止血散,但封若并没有立即动手,刚才由于施展了一次火焰刀的缘故,他体内那少得可怜的法力被消耗了一半,所以必须等待一番打坐之后,才能进行。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呀处理一下那黑灵狸的尸体,之前他早已从孔非等人的口中得知,那些低级灵兽都是可以拿到集市上贩卖的,这也是曲云孔非等人的生财之道。

  只是封若如今根本不晓得那所谓的集市究竟在何方,更何况,没有飞行坐骑,他连青云山都下不去,所以这黑灵狸的尸体也只好由他自己享用了。

  肉自然是要被吃掉,早已受够了那可怕米饼的摧残,封若很盼望着能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至于那毛皮,刚好制作成皮衣,虽然防御力没法跟那雪蚕套装相比,但至少要比他现在这破破烂烂的布衣要强得多。

  回到自己的居住之处,封若便立刻将那黑灵狸的尸体取了出来,但随即他就郁闷不已起来,之前在杀死这黑灵狸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太多,所以砍过去的位置完全不同,而这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他再也无法凑成一张完整的兽皮了。

  “好吧!其实烤肉也不错!”封若这样安慰着自己道。

  (嘿!成绩惨淡啊!票票呢?拿来换米饼了啊!)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