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八章 惊魂

第十八章 惊魂

  只是片刻时间,封若就驾驭着白羽鹤飞到了东峰的上空,这速度却是要比步行快了数倍还要多,尤其是可以随意欣赏远处和近处的风光,别提有多么惬意了。

  而这还是封若第一次用大范围的视野观察东峰,所以他也没有忘记在脑海中记下整个东峰的地形地貌,当然,这纯粹是习惯使然。

  整个东峰很大,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封若也只不过是探索了一小部分而已,这还不包括峡谷下方的谷底,那里才是真正危险的地方,即便是三级灵兽也是寻常可见,像上一季曲云等人狩猎的地方就是西峰谷地。

  除了西峰谷地,还有北峰谷地,东峰谷地,南峰谷地,这四大谷地已经算是七十二峰的边缘地带,是青云宗三代弟子目前最喜欢狩猎的地方。

  封若围着东峰转了一圈,却没敢下到东峰谷地,因为那里说不定有飞行灵兽,遇上一只他基本上就已经是死翘翘了。

  至于说其他地方,封若所能看到的也只有青云山主峰和北峰,剩下的方向,在视线中完全是茫茫的云海。

  在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封若开始有意识地艹控白羽鹤做出一些较为复杂的飞行动作,之前他一直都让白羽鹤保持着最平稳的飞行,但是这样是完全不够的,因为外出狩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而白羽鹤又不是战斗坐骑,所以必须掌握灵活的驾驭技巧。

  封若就曾见过孔非几人艹纵着白羽鹤做出各种极为惊险的高难动作,只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有着十余年的驾驭经验,尤其是身上的雪蚕披风,能让他们更好地保持平衡。

  所以就不要指望白羽鹤能多么完美地发挥,一切都要靠驾驭者自行来承担。

  就在封若不亦乐乎地艹控着白羽鹤不断盘旋上升或下降的时候,数道黑影忽然从远处的云层中冲了出来,向着青云山主峰飞去,恰好是封若这个方向。

  这数道黑影飞行的速度很快,至少要比白羽鹤快上一截,只是片刻间就飞到了封若千丈之外。

  “咦?竟然是天枢院的人!”这个时候封若已经能够看清楚那数道黑影,那竟然是三只秃鹫坐骑,这种飞行坐骑是属于最低级的战斗坐骑,尽管是最低级的,但也不是白羽鹤所能比的,尤其是那三只秃鹫上的人居然是楚天的几个臭名昭著的手下,所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封若立刻艹纵白羽鹤向旁边避让开去。

  “嘿!这小子是谁?看着有点眼生啊!是天机院的么?”此时那三只秃鹫上的一个黑衣男子肆意地大笑道,对于此人,封若倒是认得,是楚天的头号手下马远,据说他天生神力,尽管只是炼气中期,却能和三级灵兽抗衡。

  而马远旁边的两人,一个名叫奚玉桥,另一个名叫梁实,同样都属于楚天的手下,只是不知道他们三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应该不是天机院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半年前天机院院主收下的那个杂役!”那奚玉桥忽然出言道。

  “哈!一个杂役,怎么会有白羽鹤?那小子,抓住他!”马远怪笑一声,立刻就催动坐下的秃鹫坐骑快速朝着封若追来,而奚玉桥和梁实二人也驾驭着各自的秃鹫从两侧包抄!

  这突然出现的变化让封若大感不妙,不过此时他已经来不及愤怒,连忙艹纵白羽鹤向前方逃去,如果在地面上他或者还可以反抗一下,但是在这高空之中,没有战斗坐骑的他根本无法与马远三人对抗,甚至只要那三只秃鹫一阵惊吓,就能吓坏白羽鹤,到时候他可就惨了。

  虽然封若拼命艹纵白羽鹤向前飞行,但由于双方的距离本来就不远,再加上秃鹫是二级战斗灵兽,飞行的速度本来就比白羽鹤快上许多,所以只是转眼之间,双方的距离就被拉短至几百丈。

  见此情形,封若连忙控制白羽鹤向下方直接飞去,如今之计他也只好先逃到地面上再说,而有那茂密的树林遮挡,马远三人的空中优势也就失去了作用。

  可惜,封若终究是第一次驾驭这白羽鹤,在很多方面根本没法与马远这些有着十几年驾驭经验的人相比,因此他才不过下降了二十余丈,后面的奚玉桥和梁实已经艹控各自的秃鹫下降了五六十丈,然后飞快地向他飞来!

  毫无疑问,若是按照这种情况,封若非得被他们抓住不可!可是此时封若距离地面还有五十余丈,就算是去掉那高大的树林,也还有二十余丈的高度。

  心念急转之下,封若猛的一咬牙,竟是直接坐下的白羽鹤封印起来,因为他实在是无法承受这只白羽鹤被惊吓的后果,那基本上就等于这只飞行坐骑被废掉了!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杂役,根本没有人会为他出头!

  在白羽鹤被封印的瞬间,封若的身体就仿佛一块石头一样直接掉了下去!然后在转眼间砸到那茂密的树冠之上,在“咔嚓咔嚓!”一连砸断不知多少树枝后,最后才“砰”的一声掉在地上。

  好在那些茂密的树枝替封若卸去了大量的下坠力量,不然的话,五十余丈的高度,足以把他摔成肉酱了,但即便是这样,封若现在也是被摔得头晕眼花,气血上涌,而这还是因为他如今法力大增,身体比从前强壮了两倍有余的缘故。

  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封若迅速地从乾坤袋中取出两包止血散吞下,如今还真的要感谢从前的未雨绸缪,否则这种情况可就有点糟糕了。

  随着两道暖流在腹中升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在全身上下蔓延开来,只是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封若那头晕眼花的症状就减轻很多,甚至连身上的疼痛也消失了大半。

  “可恶!那小子应该就在这附近,给我搜!一个小小的杂役也敢逃!”此时马远那狂躁的声音从树冠上方传来。

  听到这声音,封若却只是残忍地冷笑了一声,眼中更是闪过一道杀机,几个狂妄的家伙,还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在天空中也就罢了,居然敢跑到地面上来找死?

  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封若立刻从地上捡了块石头,远远地朝着一个方向扔去,随后“啪”的一声穿过重重枝叶,最后掉落在地上,而做完这些后,他却朝着相反的方向潜行过去,转眼间就完全消失在这树林之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