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九章 谁才是恶人

第十九章 谁才是恶人

  “快!他往那边逃了!”马远暴喝道,他此刻心中实在是愤恨无比,想他们这三人哪一个不是在青云宗三代弟子中鼎鼎大名?如今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役在眼皮底下耍了,这口恶气如果不发泄出来,肯定会被气疯的。

  “梁实,你去左边,我在右边,奚玉桥你在上面盯着!那小子修为不高,刚才那下肯定摔伤了,跑不远的!”马远虽然看着粗暴,但心思却并不鲁莽,想来也是,青云宗精挑细选出来的弟子怎么可能有头大无脑之辈?

  说话之间,马远和梁实二人已经驾驭秃鹫扑到了方才那发出声响的位置,几乎是在同时,二人将座下的秃鹫封印,随即便如大鸟腾空般没入树林之中,但是下一刻他们才发现,这附近那还有那杂役的身影?

  “可恶!被耍了!该死的杂役!”马远咆哮一声,手中的二品剑器猛然间爆发出无数银色的冰芒,“轰”的一声砍向旁边一棵足有数人怀抱的大树,几乎是没有任何凝滞,那棵大树就被拦腰斩断,而更可怕的是,整棵大树全部被一层厚厚的冰霜所覆盖!

  “好恐怖的攻击!”此刻藏身在百余丈外的封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毫无疑问,马远的二品剑器是用水属姓的五行石精炼过,而且还很有可能是下品五行石,不然是不可能造成如此恐怖的一击的。

  见到马远那强悍的实力,封若想也不想就立刻更改计划,他原来的打算是利用这里的地形将马远三人分开,再暗中偷袭,可是现在,单单一个马远他就不是对手!

  封若不是冲动的人,立刻准备向远处溜去,在这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的东峰,想逃离这三人的追杀还是非常容易的。

  但就在此时,也许是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负,马远和那梁实二人居然分别向周围搜索起来,而那梁实恰恰朝着封若藏身的位置走来。

  见到这一情形,封若心中却是不由一动,这个梁实可是要比马远好对付多了,首先他身上穿的只是雪蚕套装,另外所使用的剑器也仅仅是一品而已,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神色有些不安,很明显是一个怕死的家伙。

  当然,封若并不是要杀掉这梁实,因为他如今根本无法将马远三人完全灭口,而若是单单只杀一人泄愤的话,肯定会惊动青云宗高层,到时候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照样是死路一条,这一点他非常清楚。

  但是,现在马远几人已经认出自己的身份,那么以他们一向嚣张跋扈的作风,不管自己现在逃跑也好,动手也罢,这个梁子是结定了,既然仇恨不可避免,还不如趁此机会挑个软柿子暴打一顿,顺便弄点好东西,比如梁实手中的那柄一品剑器!

  而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青云宗的高层是不可能理会的,就好像之前楚天强行夺去曲云等人发现的低级灵泉一样。

  想到此处,封若禁不住微微一笑,他向来就不是什么怕事的人,既然敢惹到他的头上,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探手入怀,封若直接将那只雪灵蝶取了出来,现在他还无法与其沟通,当然更不要提什么艹纵了,否则这场战斗或许会更加容易一些。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显然那梁实已经逐渐接近,封若甚至能想象到那家伙正紧张地四处张望着,这一点从他那有些稍显凌乱的脚步声中就可以判断出来,他们这些三代弟子,虽然也经常外出狩猎,但基本上全都是数个人甚至十几人通力合作,因此自然欠缺读力作战的经验。

  “嘿!现在就看你的了!”轻轻地对着手中那安安静静的雪灵蝶吹了一口气,封若在心中默念道,而在下一刻,他忽然闪电般地从藏身处跃了出来,但是更快的却是那白色的雪灵蝶,因为那是封若用力掷出去的。

  听到响声,那始终处在紧张状态的梁实立刻闻声望过来,但是看到的只是一道白影,而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白影就狠狠地钉在了他的脸上,那种钻心的剧痛让他忍不住惨嚎起来,同时忍不住丢了那一品剑器,用两只手去乱抓。

  “糟糕!”在梁实的惨叫声响起的时候,封若就知道坏事了,不过好在这家伙竟然主动放弃了一品剑器,没有丝毫犹豫,封若几步冲上前去,飞身一脚,将那惨嚎不止的梁实踹飞出去,然后顺手捡起那柄一品剑器。

  而与此同时,马远的怒吼声也从远处传来,在半空中警戒的奚玉桥也飞速地赶来。

  封若不敢怠慢,直接扑到梁实身上,强行将他那两只手掰到一边,这才把雪灵蝶收回来,不过这个时候,这家伙的一张脸已经是鲜血淋漓了,也幸好雪灵蝶不像彩云蝶那样拥有剧毒,否则后果还真是麻烦。

  “唰!”封若抽出映月短刀,直接刺向梁实的眼睛,随后在梁实的惨叫声中,在眼皮上方停了下来。

  “说吧!你想怎样死?”封若冷冰冰地问道。

  “啊不!我不想死!”梁实的惨嚎几乎已经变了味道,一双眼睛更是紧紧地闭了起来,浑身上下抖得像筛子一样。

  “把你储物腰带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封若直接命令道,这是他刚才临时兴起的念头,因为储物腰带必须佩戴者自身才能打开。

  “好好!你——你不要乱来啊!”梁实哆哆嗦嗦地道,同时急忙将储物腰带里的物品一股脑地取了出来。

  就在这片刻的时间里,马远和奚玉桥两人已经冲了过来。

  “不想他死的话,立刻给我站住!”封若暴喝一声,一脚踩住梁实的脖子,一手拿着映月短刀直指梁实的左眼。

  听见封若的暴喝,再见到梁实的惨状,马远和奚玉桥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停下身形,毕竟梁实也是他们相处了十几年的师兄弟,自然不能让他去死!

  “混蛋!你到底想怎么样?马上放开他!不然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马远攥着拳头,青筋暴露地怒吼道,看他的样子,甚至是想地把封若生吞活剥了!

  “很简单,把你们身上的所有五行石都装在乾坤袋里扔过来,少一颗的话,我就用他的眼珠子顶数!”封若无比平静地道,马远的威胁对他来讲根本什么都不是。

  “你想得美!”马远立刻暴跳如雷地吼道!

  “呵呵!是么?梁实,你认为呢?”封若冷笑一声,手中的映月短刀却是擦着梁实的鼻梁轻轻划过。

  “啊别!马师兄,奚师兄,算师弟我借你们的行不行!”梁实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道。

  “快一点,本人的时间有限,耐心有限!把所有的五行石都装在乾坤袋里扔过来!”封若沉声喝道。

  马远和奚玉桥两人无比恶毒地盯了封若片刻,这才不情愿地将身上的五行石装在一个储物袋中扔了过来。

  “你们两个,立刻退后百丈,还有,把你们的飞行坐骑封印起来!”封若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马上喝斥道,毕竟这两个家伙的实力可是不弱,如果不拉开一点距离,他根本逃不掉。

  此时此刻,马远两人也只能照着封若的吩咐去做,但在心里却是恨不得将封若拆骨扒皮,吸血熬髓!

  而趁着马远两人退后,封若也迅速地将那个乾坤袋里的五行石全部倒进自己的乾坤袋中,随后又将梁实身上的五行石全部收起来,至于其他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他却没有动。

  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被一块墨绿色的玉简吸引住,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里面记载的应该就是青云诀第二层至第五层的心法!

  有那么一刹那间,封若真想将那玉简收起来,不过理智还是告诉他,那是自取灭亡,青云宗对于修炼的功法控制之严格他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他敢拿走这玉简,只要马远几人向上汇报一声,自然就有青云宗的高层亲自来收拾他。

  可是,如果就这么当面错过,也实在是遗憾!

  想了想之后,封若反手一记手刀将梁实砍晕,这才抓紧时间默记那玉简上的心法内容。

  幸好由于隔着距离太远,马远二人无法看清楚封若的动作,而且也不敢冒失地冲过来。

  不过封若也不敢耽搁太久,所以当他将青云诀第二层心法默记下来之后,就果断地把那玉简扔下,转身就朝着东峰深处逃去。

  如此一来,马远三人也只会认为他贪婪五行石,毕竟一个杂役能有多大见识,虽然这件事情之后,楚天那一群人将会恨他入骨,但只要青云宗的高层不参与,他还是有着回旋的余地的。

  但恐怕马远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已经将青云诀第二层的心法掌握,只要他能进阶炼气中期,再面对他们的时候,也未必会落在下风!

  在封若逃离之后,马远两人立刻就冲了上来,只不过由于相距太远,而在这密林中又无法利用飞行坐骑,所以他两人只得放弃追杀,当然,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封若方才的狠历手段让他们不敢再轻易冒险!

  (求推荐收藏点击!)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