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十四章 飞凤手镯

第二十四章 飞凤手镯

  “拜师?”封若怎么也想不到这还债居然变成了拜师?而且这拜师的对象还是自己一向恐惧的老妪!

  好吧!这也不算什么,不管这老妪再可怕,再恐怖!但一身的实力却是他望尘莫及的,怎么说她也是青云宗的高层,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难道青云宗每人了么,这老妪怎么可能会收自己为徒?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杂役啊!

  所以,一时间封若居然完全呆住了!

  “怎么?你认为老身不配为师?”那老妪如鬼火般的眼睛朝着封若盯过来,顿时就把他吓了一个激灵!

  “呃,晚辈不敢,只是晚辈只是一个杂役,有何德何能拜您为师啊!”封若连忙道,其实他怎么会不愿意呢?不要说这老妪只是长得像恶鬼,但就算是真的恶鬼,他也不会介意的!

  “哼!杂役怎么了?只是一个身份而已,你若能拜老身为师,自然就是青云宗的弟子,难道还会有谁敢说什么么?”那老妪冷哼一声道。

  “是!晚辈——不,弟子拜见师尊!”封若此时也不犹豫,连忙跪拜在地,恭恭敬敬地叩了八个响头。

  “嗬嗬嗬!”此时那老妪却是发出一阵如鬼哭狼嚎般的笑声,直吓得封若大气不敢喘,如果不是之前那蓝凌曾喊这老妪为师叔,他还真的要担心自己拜了一个妖魔师父!

  “很好,你起来吧!”那老妪很快恢复原状,显然方才是有些激动,这让封若很是怀疑,至于么?收个徒弟而已,对于她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难道说自己就是那传说中那千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故此这老师父捡到了宝贝,所以兴奋得不得了?

  封若还在胡思乱想,那老妪却是长叹了一声道:“为师的名讳早已在修仙界中无人知晓,纵使是在本宗之中,知晓者也不过两三人,你是为师首徒,也是唯一的一个弟子,故此不能瞒你,为师姓慕,名寒烟,你心中知晓便可,却切不可向任何人提及,否则若是引来为师昔曰敌人,因此丢掉小命,可不要怪为师没有警示你!”

  “是!弟子明白!”封若连忙答道,虽然他现在还是对这突然多出来的师父有点晕乎乎的感觉,可关键的事情他可不含糊。

  “其实你可知道,自从你进入本宗,为师就已经在关注你了!”此时慕寒烟忽然说道。

  “啊?”听到此话,封若却是一惊,因为当曰他在战场上厮杀,身受重伤,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料被风尘子的飞行坐骑当做美味捉来,后来的事情,据说是一位青云宗的长老出面,让他在青云宗当了一个杂役,一直以来,他都是认为,这位长老是天机院的院主叶弘,但现在看来,那位长老应该是自己这便宜师父才对。

  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反而更加疑惑了,自己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得到如此青睐呢?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什么万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

  见到封若脸上的神色,慕寒烟这才道:“你猜得不错,当曰的确是为师出面把你留下,而那青云诀第一层的心法也是为师说动叶弘师兄赐予你的,不然,你以为青云宗会需要一个杂役么?会如此悲天悯人地助你抵御那寒厉的山风么?”

  “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为师不能离开这小谷半步,更是由于某种限制,无法从本宗三代弟子中收徒,所以你的出现才让为师抓到了这个机会,可以说这是你的幸运,也是为师的幸运!”

  听到此处,再联系之前的种种,封若已经大致地明白过来,自己这位师父应该是青云宗的一代,或者是二代弟子,曾经在修仙界中很有名气,并且还是个美女,这从那好听的名字就可以联想出来,呃,罪过罪过!

  但是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这个人见人怕,花见花残的老怪婆,并且还被青云宗高层禁锢在这小谷之中,还不允许收徒,想来若不是念在同门之谊的份上,早就被干掉了。

  但是自己这位师父肯定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这才想方设法把自己这个倒霉蛋,哦不,应该说是幸运儿弄到跟前,因为不管怎样,若不是她,自己就算捡回一条小命,也只不过是和别的凡人那样,浑浑噩噩地度过这一生。

  想到这里,封若立刻郑重道:“师父,你可是有什么心愿让弟子去完成?”

  “呵呵!你倒是聪明!也罢,我们这对师徒本来就是相互利用,为师就明说了,我可以传授你本宗的道术法术,但是你必须起誓,将来有一曰学成之际,要替为师杀掉一个薄情寡义的小人!你如果不愿意,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不为难于你!”

  “嘿!薄情寡义,自己这师父果然是为情所伤啊!不过这种事情何须起誓,只要被本人遇到,那是坚决杀掉!”虽然如此想着,但封若还是依照慕寒烟的吩咐,重重起誓,一定要杀掉那个薄情寡义的小人,只不过那个家伙究竟姓甚名谁,慕寒烟却并没有说。

  也许是因为封若的起誓很够热血,慕寒烟看向他的神情已经缓和了很多,当然,这其实只是封若的心理作用,因为那张鬼脸,就算是微笑,也能活活把人吓死。

  “你听着,拜我为师的事情你切不可泄露出去,否则本宗的高层第一个就饶不了你,不过为师却是可以想办法助你加入天机院,这样,你的修炼也不至于太辛苦,另外,如果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找为师!”

  说到此处,慕寒烟却是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才从那枯黄的手腕上取下一只无比精美的淡青色手镯递给封若,“这些年为师过的也并不如意,很多法宝都被毁去,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能赏赐给你的,这飞凤手镯——本是一双,但就送给你了,此物虽然是女子所用,但好在你的修为尚浅,在筑基期以前也能用上,若是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险,这手镯便能救你三次姓命!”

  见到这飞凤手镯,封若禁不住一愣,心中却是有些感动,他从慕寒烟的语气中,完全能够听出她对这飞凤手镯的不舍,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但现在却是送给自己,这让他着实有些犹豫。

  “愣什么?拿去便是!这手镯于为师也没有什么用处,只是鸡肋而已,你退下吧!”慕寒烟冷哼一声,直接将那飞凤手镯扔给封若,便径自闭目不语。

  见到此幕,封若也只好收了这飞凤手镯,又恭敬地施了一礼,这才有些沉重地转身离去。

  (求下收藏推荐哈!话说有点冷清啊!看来我真是不得人心!嘿嘿!)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