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四十二章 风行坐骑

第四十二章 风行坐骑

  那玄衣老者也不再多说,直接用那只暗金笔在那纸上迅速地刻画起来,而下面封若几人更是眼也不眨地紧盯着,生怕错过一点小小的细节。

  很快,风行阵法就被刻画完毕,那玄衣老者又演示了一下如何叠成纸鹤,这才平静地望了封若等人一眼,随即取出一沓淡蓝色的纸张分发给众人。

  “这是十张青鹤纸,你等可自行练习,若是能刻画成功,并且能镶嵌五行石,质量最佳者,老夫会奖励一只风行坐骑!”

  说完此话,那玄衣老者长袖一挥,便坐着他那青玉仙鹤飘然离去!

  “哈!风行坐骑!非我莫属啦!”此时一个十**岁的天机院弟子得意地大笑起来,显然他是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的。

  “嘿!许师兄是本院的阵法天才,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是不知道那风行坐骑究竟是什么?要是青玉仙鹤的话,许师兄你可就是赚大了!”另一个天机院弟子有些谄媚地道。

  “哼!想得美你,青玉仙鹤可是属于极品风行坐骑,师叔祖也不过才制作出这么一只,怎么会赏给我们?不过即便不是青玉仙鹤,应该也不会差得太远!”那许师兄有些沾沾自喜地想道。

  听着这几人的谈话,封若只是默默地收起属于自己的那十张青鹤纸,对于那玄衣老者所说的风行坐骑,他倒是了解,这种坐骑完全是用风行阵法制作而成,飞行速度极快,而且不会疲乏,只要有足够的五行石来消耗,就可以不停地飞行下去,所以修仙界中的修道者若是长途赶路的时候,如果有条件,都会使用这种风行坐骑。

  不过这种风行坐骑的唯一缺陷就是不能战斗,因此一般在危险的地域,修道者还是更喜欢使用飞行灵兽为坐骑。

  此时那许师兄几人眼见封若收起那十张青鹤纸,都不约而同地露出嘲讽的表情,他们虽然惧怕封若之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但是在阵法这方面他们却是有绝对的优势。

  “喂!那个谁,封若是吧?青鹤纸的造价不低,你不要浪费了,我用五颗五行石买下,要说阵法一道,那可是需要讲天分的,你连如山阵法都没有学会,怎么能刻画风行阵法呢?”

  那许师兄很有些权威地说道,而其余几人也跟着连连点头,一副大有道理的样子。

  “哦,是么?”封若淡淡地瞅了他们几人一眼,如果他没有将那风行阵法记下,说不定还真的会把这十张青鹤纸卖给他们,可是现在么,却是另外一回事!

  “抱歉,让你失望了,其实我也想弄一只风行坐骑玩一玩呢!”封若很礼貌地对那许师兄笑了笑,转身便扬长而去。

  “你——”那许师兄用手指了指封若的背影,却是气得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对于这个小插曲封若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刻画成功那风行阵法,这倒不是为了获得那奖励的风行坐骑,而是真的很感兴趣。

  可惜封若如今根本没有刻画的工具,就算是现在跑去天砀山集市也没有用了。

  “不然,自己尝试一下心念刻画?”封若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个念头。

  想了想,他便决定今曰不去东峰,而是返回了自己那新拥有的院落,开启防护阵法之后,他就进入静室之中准备开始刻画。

  对于这心念刻画,连那玄衣老者都表示极难,封若心里也是没有半点把握,幸好他也只是觉得有趣,所以尝试一下,制作不成也无所谓。

  在将那风行阵法的刻画步骤重温了一遍后,封若就心无杂念,将自己的法力一点点地释放出来,然后刻画到那青鹤纸上,这一过程就好像一只无形的笔在那青鹤纸上描绘。

  但是这法力却是没有真正的笔好用,因为精纯度不同,释放的数量不同,所以每一刻这无形的笔都在变化,如果所留下的痕迹能够看见的话,就能见到粗粗细细,歪歪扭扭的古怪样子!

  若只是简单的线条,或者没有太大的问题,但那风行阵法却是很繁复,所以封若只是刻画了一小会儿,那张青鹤纸就“呼”的一声化为灰烬。

  “果然很难!”封若摇头感叹了一下,但却没有丝毫停留,依旧艹控着法力刻画着,很快,第二张青鹤纸也化为了灰烬。

  “这样下去似乎不行,青鹤纸的数量可是不够!”封若想了想,就从储物腰带中翻找出十几块破碎的兽皮,这还都是他之前猎杀一级灵兽时的成果,因为伤口太多,导致兽皮七零八碎的,但是现在刚好能用来刻画风行阵法,反正这种阵法只需要有个载体就行,至于成功与否,他也完全不指望,这么做只是为了提高熟练程度。

  这些破碎的兽皮果然要比青鹤纸坚韧,每一块都能让封若刻画四五次,最后才化为灰烬,等他将这十几块兽皮都消耗一空后,他的法力也彻底见底了,但是也并非没有收获,他现在已经能将那风行阵法成功刻画了一半,想来如果有专用的刻画工具,他早就已经完成了。

  运转青云诀第二层心法口诀,封若在盘膝打坐了数个时辰之后,体内的法力就恢复了大半,不过他也顾不得休息,直接又在那剩下的八张青鹤纸上刻画起来!

  终于,在最后一张青鹤纸上,封若成功地用心念刻画出一个风行阵法!

  没有迟疑,他又按照那玄衣老者的手法将这张青鹤纸叠成一只纸鹤,不过这还只是成功了一半,最后一步,是需要镶嵌五行石!

  所谓的镶嵌,并非那种将两者粗硬地放在一起,而是需要用法力将五行石中的力量转移到纸鹤之上,就好像当初封若将那颗火属姓五行石中的火焰力量精炼到那柄长刀上一样。

  这一环节,却是需要实施者的法力足够多,不但要一面激活五行石,一面还得分出一部分法力保护纸鹤不受损害,这可比精炼兵器困难多了!

  但越是这样,封若就越觉得有挑战姓!在稍稍休息了片刻后,他便开始了五行石的镶嵌!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