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十一章 血色

第七十一章 血色

  见到那马远,封若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此刻他也来不及多想,转身就逃,因为现如今加上空中那可能是梁实的家伙,对方是整整六人,尤其那马远,更是楚天手下第一悍将,他可真没有一点把握。

  幸好如今双方还隔着七八十丈远,只要封若逃出如今这处林木稀少的小山岗,甩掉马远等人也是容易。

  “抓住那小子!可以随便动手,就算杀了他也没什么!”此时那马远暴喝一声,就带着身后那四人分散着追上来,速度竟是丝毫不慢,而天空中那梁实更是驾驭着秃鹫急追上来!

  封若此时也懒得同马远等人叫骂,双足微微用力,转眼间就窜出六七丈远,可就在此时,他隐约听到一个女子低喝一声。

  “青丝缠!”

  封若只见到眼前绿色光芒闪过,随即地面上就闪电般地钻出两根青色藤蔓,直接就将他的双脚缠住,饶是他反应很快,仍是止不住地向前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而他的逃跑大计顿时落空。

  更要命的是,那两条青色藤蔓还在疯狂地成长,就是这一转眼间就将缠到了封若的腰部。

  “糟糕!”暗自咒骂了一声,封若“唰”的一声抽出映月短刀将这些可恶的藤蔓斩断,可就是因为这一下耽搁,马远几人已经冲到三十丈之内!

  “小子!再尝尝本大爷的火球!”此时又有一人扬手释放出一颗火球法术,“呼呼”地朝着封若砸来!

  也多亏了过去一段时间蓝凌的训练,封若的身形呈之字形连晃数下,就将这颗火球闪躲开去。

  “青丝缠!”那天枢院的女弟子竟是相当了得,在短短时间内就接连释放了两次束缚法术,不过此时封若早领教这青丝缠法术的厉害,待那绿光闪现,左手的映月短刀就直接放出一道火焰,将那藤蔓烧掉。

  但在这连番耽搁下,在空中的梁志已经冲到了封若的前面,不过这次他没有明目张胆地从飞行坐骑上落下,而是下降到十二三丈的高度,狞笑着取出一个模样古怪的东西,对准狂奔而来的封若。

  “哈哈!姓封的小子,我看你今曰还能逃到哪里去?看本大爷的火雷神弩!”

  梁实狂笑着,只见他手中一动,随即三支被火焰包裹着的火箭就朝着封若激射而来,那威力虽然比不上火球法术,但只要挨上一下,也绝不会好受。

  “竟然是下品法器!”封若心中一凛,也不闪不避,反而迎头朝着那三道激射而来的火箭冲去,就在他即将被那三支火箭贯穿之际,他的整个身体忽然诡异地腾空而起,足尖恰好踏到一支火箭之上!

  借着那一点力量,封若迅疾无比地向战靴中输入两道法力,然后如一只大鸟般再次腾空跃起四丈多高!紧跟着左手的映月短刀就闪电般地飞向梁实!

  “木煞剑气!”就在梁实侧身躲过映月短刀的攻击后,封若的真正杀招才无声无息地杀至,不过目标却是梁实坐下的二级秃鹫!

  “咻”这一声轻响几乎无人能听得见,但是那二级秃鹫最薄弱的腹部却被划了一道口子,梁实刚要准备再次释放那火雷神弩,就听见自己的坐骑一声悲鸣,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坠落下去,而毫无准备的他也跟着大叫着落下来。

  可还未待他真正掉落到地面,一道难以辨认的木煞剑气就从他颈间穿过,刹那间尸首两分,鲜血纷飞如雨!

  “砰”的一声,梁实的尸身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面上,而那颗还带着不能置信神情的头颅则被封若一脚踢向那已经追到二十余丈外的马远!

  这所有一连串的变化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以至于马远等人还没有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梁实那恐怖的头颅飞了过来,而不由自主的,即便以马远的凶悍,全速飞奔的身形也滞了一下!

  至于说马远身后的几个天枢院弟子,何时又见过如此凶残血腥的场面,尤其是那梁实血淋淋的人头,更是被骇得面无人色。

  如此良机,封若又怎么可能错过!

  右手的一品剑器斜指地面,整个人如疾风一般直取天枢院众人之中最强的马远!

  “你该死!”

  马远不愧为楚天手下第一悍将,只是稍稍一滞就立刻反应过来,暴吼一声,手中的三品剑器寒光大盛,同时一股冷冽的气息将方圆五六丈的范围内完全笼罩,而他本人就好像一头巨像,大踏步地迎着封若轰然杀来,毫无疑问,只要封若一旦进入他的气场之内,唯一下场就是变成一堆被冰冻起来的肉酱!

  但是在一刹那之间,封若全速冲过来的身形忽然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只是这一眨眼间的差距,便让他轻松地避过了马远那如狂风暴雪般的攻击!

  可就算这样,那股冰霜风暴的余波仍是让封若整个人身上挂满了一层晶莹的冰霜!

  “天枢院三代弟子中的第二高手果然名不虚传!根本不是韦驮那种层次可比的!”封若暗赞了一声,借助自身的速度向后急退,因为这马远的攻击气场足足有五丈,再加上他的三品剑器以及凌云套装,就让封若没办法施展木煞剑气,同时也不能像对付韦驮那样凭借灵巧速度取胜,因为在马远自身的气场之内,任何取巧的行为都会在瞬间被他的冰霜剑气所干掉!

  同马远的冰霜剑气相比,封若之前的冰霜剑气只能算是小孩子的把戏,本来他还想借着梁实的头颅让马远心神剧震,出现空隙,但没想到这人的意志竟是坚韧至此!

  一击不中,同样令马远暴怒不已,忍不住怒吼连连,在封若后面紧追不舍,上一次梁实的姓命被要挟,他无法动手,本来就已经够郁闷了,但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眼睁睁地看着梁实被这条杂鱼给砍下脑袋当球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与马远的暴怒相比,封若却是相当平静,只是凭着速度和马远兜圈子,如今天空中的威胁已经被清除,地面上那两个能施展法术的天枢院弟子也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唯一能战的也就只剩下三人!

  在闪躲开马远再一次攻击后,封若忽然杀向另一边一个还有些懵懵懂懂,不知所措的天枢院弟子。

  “尹飞!快退下”后面的马远虽然陷入狂怒之中,但头脑还是清醒的,立刻出声提醒,可是这个叫尹飞的天枢院弟子似乎是被梁实那血淋淋的头颅刺激到了,眼见封若,居然嗷嗷叫着就挥舞着剑器就冲了上来,可这种胡乱砍杀的招数又怎么能阻拦封若?

  “刷刷”只是干净利落的两剑,封若就将这尹飞的脑袋削了下来,然后身形不停,直接冲向另外一人。

  “啊啊啊!姓封的杂役!有本事你和大爷我单打独斗!”马远简直要被气疯了,在后面破口大骂起来!

  但封若根本不理会马远,开玩笑,难道他这不是在单打独斗么?

  不过剩下的那个天枢院弟子却是学乖了,眼见封若冲来,立刻转头拔腿就向马远的所在的方向逃去,竟是把后背毫无遮挡地亮了出来,结果被封若一道木煞剑气再次将脑袋削下!

  解决了这两人,封若的法力也被耗去了一半,毕竟施展木煞剑气和催动战靴都是需要法力的,不过幸好那马远也不好过,他的法力虽然深厚,但也不可能始终维持那强大的冰霜剑气,尤其还要拼命地追杀封若。

  只是就算这样,封若也没有丝毫把握能干掉马远,只能远远地吊着他,可这种情形却是很不利,因为一旦远处那两个可以释放法术的天枢院弟子恢复过来,只要一道青丝缠,胜负立分!

  再三思索下,封若果断停下身形,迎着马远毫无花假地撞了上去!

  “小贼!去死吧!”眼见封若居然送上门来,马远不由大喜,聚起剩余的法力,挥舞着那三品剑器,带着足有半丈长的冰霜剑气,就朝着封若当头劈下!

  就在马远以为封若必死无疑之际,一道金色光芒忽然从封若手上窜起,轻轻松松地将这狂暴一击拦下!

  就在马远暗叫不好的同时,一道寒芒闪电般出现,直接从他的颈部穿过!

  “这——不可能!”

  马远手中的三品剑器“铛”的一声坠落在地,他不能置信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封若,满脸的不可思议,脑子里完全是一个不可能的念头!

  “没有什么不可能!”封若似乎是能看透他的内心所想,“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剑器抽出,带着一蓬鲜血,马远那强壮如暴熊一般的身体轰然倒下!

  封若默默拾起那柄依然寒光萦绕的三品剑器,转身朝着远处那两个已经耗去了全部法力的天枢院弟子走去。

  如今这两人已经是待宰的羔羊,这便是失去了法力的悲哀。

  “噗!”那个施展火球法术的天枢院弟子最先被封若杀掉,他已经骇得连惨叫都不会发出了。

  “不要杀我!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当封若走到那个施展青丝缠法术的女子跟前时,之前那个威风凛凛的修道者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只是一个不停颤抖的女人。

  封若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停顿,剑光一闪,便一切了结!

  在战场上,没有男人和女人,唯一剩下的——只有敌人!

  这个道理封若很久以前就懂了!

  (嘿!继续无耻地求收藏推荐哈!)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