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七十五章 后招

第七十五章 后招

  “封若!你在胡说些什么?”

  封若此言一出,不但唐青和彭越急眼了,就是蓝凌也是杏眼圆睁,低声斥道。

  “蓝师姐!你相信我么?”封若却是没有丝毫解释,只是缓缓转过身来一脸微笑地望着蓝凌道。

  “我——”蓝凌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的封若竟然给她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可要命的是这种感觉她好像并不排斥!

  “蓝师姐,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好了!”封若淡然一笑,就好像拥有着无穷的自信,这让蓝凌和唐青几人在诧异之余也都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转过头来,封若的目光忽然变得如刀锋一般凌厉无比,直接扫过对面那些玉阳门的弟子,一字一顿地道:“该怎么做不需要本人再重复一遍吧?”

  被封若这般凌厉的目光扫过,那些玉阳门弟子都是忍不住心中一惊,这目光中的杀意就好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让人所有的斗志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我——我给你就是!”那房主的侄儿嗫嚅了一句,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半步,面对封若那经历过尸山血海的杀气,才有一点修为的他们又如何敢直视?

  六百颗的低品五行石可不是小数目,尤其是对于炼气期修道者来说,那房主的侄儿毫无疑问是拿不出来,所以在同那十几人东挪西凑了好半天之后,才凑足这个数目。

  而这时他胆气似乎壮了一点,直接将装着五行石的乾坤袋扔过来,“数清楚了,这是你们的租金,马上就给我离开!马上!”

  封若冷冷地瞅了他一眼,在数过乾坤袋里的五行石数目后,忽然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才在那小子有些发懵的时候转身走向蓝凌几人。

  “蓝师姐,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就马上离开,另外那位行无羁前辈也只好对他说声抱歉了,那颗下品五行石就退给他好了!”

  封若故意大声说道,这番话不但玉阳门那些人听得一清二楚,就连远处机关洞府内的行无羁也应该能听的清楚!

  说心里话,封若还真是得要衷心感谢房主那急功近利,人品无下限的侄儿,他还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借口离开这里,因为他总是觉得行无羁这老头很古怪,有这样一个邻居在侧,还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当然,那所谓的灵木对于封若来讲也只是小事一桩,他想让那灵木活过来,就能活过来,想让那灵木死,就能死个透心凉!

  此时听到封若这故意提高声音的话,蓝凌眼中不由露出一抹思索的神色,随即就命令仍旧满心不乐意的唐青和彭越两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把我们自己盖的那两件房子全部给我拆掉!”蓝凌此时也露出了那种彪悍霸道之气,既然是收拾东西,那么当然要把与自己有关的一切全部收拾掉!

  而封若听到此话,却是乐得不行,于是趁着唐青和彭越风风火火拆房子的时候,不动声色地从院落中的那棵灵木旁边走过,然后在刹那间向里面释放了两道木煞剑气,估计只需要两三天,那房主的侄儿就该痛哭流涕,要死要活了!而更妙的是,他还为此欠了一屁股债!

  对于唐青两人拆除木屋的行为,那房主的侄儿却并没有过多理会,只是带着一众玉阳门弟子团团将那棵灵木防护起来,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标,三百年树龄的灵木啊!就算是在玉阳门都没有几棵,而且也绝对没有这么茂盛,灵气散发的也没有这么充沛!

  “祖宗显灵啊!这次真的发达了!”仰望着那庞大的树冠,感受着那前所未有的充沛灵气,房主的侄儿差一点就要热泪盈眶,有了这样一棵堪称奇迹般的灵木,他的修炼将是一路坦途!

  “不不不!这样的宝贝应该献给掌门,这样一来自己肯定能成为内门弟子,不但有更好的修炼功法,说不定能一亲师妹的芳泽!啧啧!师妹的身材是越来越好了!”

  在房主侄儿的美妙意银中,封若几人看似灰溜溜地离开了。

  “封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走出不远,蓝凌就再也忍不住怒吼道。

  “是啊!封若,我的修炼可正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了这么充沛的灵气,你想害死我们啊!”唐青和彭玉也同时抗议道。

  瞅了瞅蓝凌,又瞧了一眼唐青两人,封若这才不紧不慢地道:“其实这几曰有一件事情我正犹豫着该不该和你们说,根据我的观察,那棵灵木最近一段时间开始不间断地掉落叶子,所以我猜测这棵灵木多数就要在短时间内枯死了,既然是这样,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和那些地头蛇发生争执了,这院落让给他们好了!”

  “胡说!那灵木长得那么茂盛,又怎么会枯死?鬼才会相信!”唐青显然是不相信封若所编的谎话。

  “为什么就不能呢?难道你就相信一棵死得不能再死的灵木重新活过来?别忘了在几个月前那棵灵木是什么样子的!”封若笑眯眯地反问道。

  “呃——”这下唐青也无话可说了,本来嘛,那棵灵木之前就是枯死的,那么再枯死一次似乎也很正常。

  众人一下子都沉默了下来,虽然在心里都不认同封若的说法,可是一方面又有点幸灾乐祸,万一封若说的是对的,那么就让那些玉阳门的混蛋痛苦去吧!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蓝凌最终打破沉默道,如今绝谷小镇已经没有空置的院落,这也就是说他们得离开这里了。

  “还是去雁南地域吧!”此时那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叶弘忽然出言道。

  “师父!我们怎么能去寄人篱下?”蓝凌出乎意外地反对道,显然叶弘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提议。

  “凌儿,不要意气用事了!我青云宗不管怎么说,也是镇天宗的分支,如今本宗被歼人把持,如果不能委曲求全,如何能成就大事,更何况,镇天宗修炼的黑水灵诀比本宗的功法更要齐全,尤其是黑水灵诀与青木灵诀乃是同气连枝,你等修炼也不算背叛本宗先祖!”叶弘的言语却是无比坚决。

  “有关青木灵诀的事情,老夫已经分别与你们说过了,本宗因为这一功法被耽搁了近千年,甚至为此付出同室艹戈的悲剧,这青木灵诀已经不能再修炼下去了!现在老夫还活着,还能豁出这一张老脸为你们安置一下,难道你们想靠着这残缺的功法,终生以低微的本事任人欺凌么?那样老夫死也不会瞑目的!”

  说到激动处,叶弘禁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

  “师父!”蓝凌悲呼一声,连忙上前扶住叶弘。

  “去雁南地域,去镇天宗!此事老夫已经决断!”叶弘的语气越发坚定。

  “是!师父!”蓝凌终于还是噙着眼泪点头道。

  “此去雁南地域,何止数万里,途中会经过数十座高山,十几条大河,路途凶险,你等先去做好准备,我们先离开这绝谷,三曰后再出发!”叶弘再次吩咐道。

  “诸位道友且慢!”正当封若几人准备离开之际,那行无羁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老夫近曰也想去雁南地域,奈何身受重伤,自己一人独行没有太多把握,不如我们一道同行如何?”

  听见行无羁的这番话,封若差点就想冲上去掐着他的小细脖子,将他有多远扔出多远,他千方百计想甩掉这老头,可没想到他又主动凑了上来。

  不过还不待封若说什么,叶弘却出声道:“也好,这一路的风险颇多,还是结伴而行安全一些。”

  “呵呵!那就多谢道友了,说实话,本人就是雁南地域的修道者,这般云游四海,已经近百年未曾回去了!”那行无羁颇为感慨地叹道。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鬼话?”封若暗自腹诽道,不过现如今他也没办法明说什么,更何况他也找不到什么把柄。

  “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这老头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