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八十一章 强盗

第八十一章 强盗

  不管唐青服与不服,但是封若这一片刻间的表现却是让蓝凌等人全部愣住了!因为能连续施展五次法术,至少要需要筑基期的修为。

  好半天之后,蓝凌才不可思议地道:“封若,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明明没有那么的法力!可是——”

  “很简单啊!我的法力没有增加,不过施展青丝缠的法力消耗却减少了,所以说我最适合修习青丝缠嘛!”封若有些笼统地道,这种事情他不想隐瞒,因为只要经过一场战斗,那么蓝凌几人就会知晓。

  “蓝师姐,我也要学青丝缠!”此时好不容易从藤蔓的缠绕中爬出来的唐青很不服气地道。

  “学你个大头,你再不想办法学会火球法术,看我怎么收拾你!”被唐青这一掺和,蓝凌又古怪地瞅了封若一会儿,却没有再说什么,挥手就让唐青和彭越回去修炼,最后才压低声地问道:“封若,你确定?你没有被女妖附身?”

  闻听此话,饶是封若再镇定,也忍不住满头暴汗!什么时候这位强悍的蓝凌也会相信这个?

  ——————————

  “死胖子!胖子死!死胖子!”

  在那三百亩香灵稻田内,封若,唐青,彭越三人正在挥动各自的剑器收割香灵稻,如今他们来到这镇天宗已经一个多月,刚刚习惯下来,就到了香灵稻收割的时候,于是蓝凌一声令下,他们三个就只好苦着脸跑来收割,而那每一株香灵稻都被他们当成了那可恶的庞胖子!

  “他胖子大爷的!如果不是看在那些灵木已经活过来的份上,老子才不会这么辛苦,就算是做个散修也比这逍遥自在啊!”

  最能抱怨的自然非唐青莫属,而事实上,自从他进了这香灵稻田,他那一张嘴就从来没有停下过!

  相比之下,彭越倒是干得起劲,自从十几天前院落中那十一棵灵木重新发芽后,他立刻就把这荒僻的地方当成了宝地,于是哪怕是再辛苦些也不以为意,按照他的话来说,最好那庞胖子一辈子将他们遗忘在这里。

  当然蓝凌唐青也同样是这个心思,因为任谁都清楚地知道,一旦那十一棵灵木完全恢复正常,每曰所散发出来的灵气将会有多么充沛!

  对于此事,众人虽然疑惑,但最终还是归结到唐青身上肯定附着了一个女妖,谁让他又是第一个发现那灵木重新发芽的呢?

  三百亩香灵稻田,封若三人是每人一百亩,毕竟这种活计也不好意思让蓝凌明溪动手,尽管她们肯定不会动手。

  所谓的收割与凡人的收割当然不同,封若三人只需要将香灵稻的稻穗切割下来即可,以他们手中剑器的锋利其实很容易,不需一曰就能完全搞定。

  不过若论技巧和速度,封若却是远胜唐青和彭越,因为他时不时会释放木煞剑气,一道木煞剑气打出,至少就能收割掉数百株稻穗,再加上剑器的收割,所以只是不到三个时辰,一百亩的香灵稻田就完全搞定了,只看得唐青和彭越郁闷不已,只能把怒火发泄在那庞胖子的身上。

  就在封若优哉游哉地坐在一处较高的地势上看风景的时候,忽然发现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十几道黑影,毫无疑问,那是修道者的坐骑,看他们飞行的方向,正是香灵稻田。

  “镇天宗的弟子么?”封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多想,因为他们这个地方已经算是整个镇天宗最不受待见的了,估计那些人也只不过是路过。

  但是很快封若就发现自己猜错了,那十几个修道者的确是镇天宗弟子,不过却个个气势汹汹,在从空中落下后,二话不说,抽出剑器就开始收割那还余下的香灵稻!

  这一幕反倒是让唐青和彭越愣住了,难道说这些家伙是来做好人好事的不成?

  “拦住他们!他们是来抢香灵稻的!”封若猛的一声大喊,整个人也直扑了过去!

  而听到封若的话,唐青和彭越这才如梦方醒,他们今年还需要上缴三万斤香灵稻呢,本来由于香灵稻长势良好,他们还能盈余数千斤,但是若被人抢去,他们可是得倒贴的!

  一声发喊,本就郁闷无比的唐青彭越两人就嗷嗷叫着冲了上来,不料对方却似乎已经很习惯了,立刻分出两个炼气后期的修道者上前拦住唐青两人,至于其他人依旧快速地收割着!

  “可恶!”由于封若距离稻田很远,等他冲过来的时候,那剩下的香灵稻已经被收割了一半,而唐青两人虽然疯狂地攻击,但奈何对方同样不是弱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分出胜负!

  此时眼见封若冲来,那些人中就立刻分出一人前来迎战,剩余的人还是全力收割,估计只需再有一盏茶的时间,剩余的香灵稻就能完全被他们给抢走!

  情急之下,封若也顾不得其他,抬手一道青丝缠就射向那个迎战自己的修道者,不过对方战斗的经验却是相当老道,手中的三品剑器快速变幻两下,就将那两棵青藤挑飞!而他的身形几乎没有任何停滞,就闪电般地朝着封若攻来!

  “哼!”冷哼了一声,封若直接从储物腰带中取出那柄一直藏着的三品剑器,然后毫无花假地与对方在瞬间硬拼三剑!

  “咦?”那人却是轻咦了一声,显然没有料到封若竟然能接下他的攻击,不过他的神情却是丝毫没有变化,低喝一声,手中的三品剑器忽然火光闪耀,随即一条足有丈许长的火龙从剑器中冲出,直扑封若!

  “想不到这人竟然是个高手!”面对那火龙,封若只能被迫后退,因为这火龙的威力是丝毫不逊于那死鬼马远的冰霜剑气,纵使封若现在有凌云套装防护,若是被正面击中,估计也不会好受到哪里!

  但就在封若的身形向后急退的同时,再一道青光毫无预兆地亮起,随即两条粗大的青藤在瞬间破土而出,缠向那人的左腿!

  “咦?”这一次那人忍不住再次惊咦了一声,本来他以为封若施展一次青丝缠之后就再无法施展,否则的话,就连再战之力都没有了,可没想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封若又施展了一次!

  可惊讶归惊讶,那人的反应却依旧快捷无比,那两条青藤根本连他的身体都没有碰到就再次被挑飞!

  可就在他手中的剑器向下露出空门的刹那间,一道难以察觉的冷光闪电般击中他的手腕,那种剧痛顿时让他下意思地扔掉了手中的剑器,而等他低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右手已经被割断了近一半!

  而还未等他惊叫出声,一道黑影闪电般地在他眼前闪过,重重地敲在自己脑后!而后他只觉得两眼一黑,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你大爷的!不是看在镇天宗的份上,早就宰了你一百次!”封若随手将那人掉在地上的三品剑器收起,就身形不停直接朝着那些还在收割香灵稻的镇天宗弟子扑去!

  而那些镇天宗弟子显然没有料到,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封若就能放倒拦截者冲了过来,故此根本没有太多提防!

  封若先是一道青丝缠困住一个最靠外缘的镇天宗弟子,随后趁着他愣神之际,借助自身的速度,冲上前只是重重一脚,就将他踢晕!随即趁着混乱,又快速地放倒三个镇天宗弟子。

  “结阵!”

  此时剩余的镇天宗弟子终于反应过来,立刻停止收割香灵稻,靠拢在一边,顿时让封若无法再故技重施!

  “你们究竟是何人?竟敢擅自哄抢香灵稻!难道不知道这是要上缴的么?”这个时候,蓝凌和明溪也已经闻讯赶来,与封若三人同对面的镇天宗弟子对峙着。

  也许是因为被封若方才那种霹雳手段镇住,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头头仍是昏迷不醒,那剩下的九个镇天宗弟子沉默了一下,在互相看了一眼后,一个看似有点地位的镇天宗弟子踏前一步,冷笑一声道:“少废话!这是外门的规矩,本来只是想给你们一点教训,但是你们不知好歹,竟然敢打伤景师兄,知道景师兄的老大是谁么?是无痕老大!你们这几个白痴,这次死定了!”

  “滚你大爷的!我管你无痕还是有痕!把你们刚才抢的香灵稻退回来,然后赔礼道歉!不然的话,看谁更狠!”唐青暴喝一声,抬脚就狠狠地踩住一个刚刚被封若打晕的倒霉鬼!他和彭越方才都没有击败各自的对手,如今这一肚子邪火就发了出来!

  “哼!想从我们嘴里抢东西,没门,你小子有种就动手,敢威胁我们!走!他们不敢怎样,真要杀了人,就去监律殿状告他们!”那几个镇天宗弟子竟然也够狠,完全不管那四个被踢晕的同伴,就带着那受伤的景师兄扬长而去!

  唐青和彭越虽然不甘,但蓝凌和封若没有动手,他们也只好扯着嗓子一路问候着那些人。

  “蓝师姐,我们就这么算了?这几人怎么办?”彭越此时问道。

  “人放了,不过身上一根毛也不能留下!”面色阴沉的蓝凌丢下这句话,就和明溪转身离去!

  “好咧!”等蓝凌二人进入院落后,唐青彭越两人一声欢呼,就直接将那四人扒的精光光,然后一人赏了一顿老拳,大呼过瘾之后,这才将他们一脚一个踢了回去!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