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十四章 气机感应

第九十四章 气机感应

  等封若和蓝凌两人砍下一大堆树枝并且架起两堆熊熊的篝火后,那秋师姐等四人才驾驭着各自的飞行坐骑从远处飞了回来,不过看她们的脸色,都是有些苍白,显然是法力消耗过大的缘故。

  “秋师姐,你们回来啦!晚饭马上就好!”蓝凌连忙站起来打着招呼,而一旁的封若干脆缩了缩脑袋,坐在篝火后面,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当然,他也不指望他自己被人看见,因为除了辛月古怪地瞅了他一眼外,那秋师姐三人则是直接将他无视掉。

  “咦?蓝凌,这正反如山阵法你布置得不错嘛!竟然能够完全与周围的天地元气融合,而且挑选的地势也不错,我想如果不遭受什么攻击的话,这座阵法至少能持续运转半个月以上,这种布阵的水平几乎能比得上莫言师兄了!”

  此时那秋师姐在打量了几眼正反如山阵法后,忽然惊讶地出声赞道。

  “是很不错!尤其是对周围天地元气的气机感应,几乎没有任何瑕疵,在这点上,莫言师兄只怕也要稍逊一筹呢!”

  辛月却是飞快地扫了一眼远处的封若,若有所思地道。

  听到那秋师姐和辛月的赞赏,蓝凌却是一愣,她在修炼上虽然有些天赋,但是在阵法上却看不出这么多的名堂,所以方才也没有怎么注意,这个时候她刚想出言说明,却瞧见封若在一边拼命地使眼色,也就只好作罢。

  等到秋师姐等四人进入阵法中打坐休息,蓝凌才有些埋怨地低声问道:“你干嘛不叫我说明,这种事情又瞒不住,我可没有你那种布阵的本领!”

  “嘿!我又不是叫你一直瞒下去,我只是不想和那女人照面,哪怕是是她夸奖了我一句,我也会浑身难受的!”一边说着,封若一边露出一种毛骨悚然的表情。

  “要叫秋师姐!你又忘记我说的话了!”蓝凌有些哭笑不得笑骂道:“早知道这样,就不带你来了!明天你若是不喜欢,就留在这里看守营地吧!”

  “嗯,求之不得!”封若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不要捡着便宜还卖乖,你知道下三院有多少人想跟着秋师姐出来狩猎么?她可是我们下三院第一美女!多少人想求这个机会还求不来呢!哪像你,还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好啦,晚上要小心点,有什么事情记得喊我们!”蓝凌白了封若一眼,这才提着一锅煮好的香灵稻米,返回那正反如山阵法之中。

  看着蓝凌那让人感到很舒服的背影消失,封若这才无意识地呵呵笑了几声。

  “这个小丫头,居然变得越来越唠叨了!”

  又往火堆里扔了几块木头,封若望了一眼五十丈之外,那座正反如山阵法正散发着如烛光般的黄色光晕,在暗青色的天幕里,看起来很温暖。

  “你好像有心事?是不是今天秋师姐的话让你觉得很委屈?”

  不知什么时候,辛月出现在火堆旁。

  封若抬头瞧了辛月一眼,却只是笑了笑,又将火堆挑的更旺一些,这才道:“辛师姐不忙着修炼恢复法力,莫非是想替我值夜?”

  “夜很长,有足够的时间恢复,尤其是在这大湖附近,黑水灵诀运转得很快!”辛月迟疑了一下,就在封若身边不远处坐了下来,这里是蓝凌之前坐过的位置。

  封若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沉默了片刻,辛月又低声道:“再过几个月,秋师姐就会去上三院了,她人其实不错,就是高傲了一些,不过她一走,我们这个狩猎小队的实力就会弱了很多,我想,你要不要加入进来?”

  “我?”封若一愣,“这个好像有点不可能吧!我的实力很弱的,只会连累你们,更何况我正打算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连累我们?你会么?”辛月微微一笑,“没关系的,闭关修炼也是很正常,其实我只是提前和你打声招呼,可不要加入别的狩猎小队!”

  “若是这样的话,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的实力也只能做个跟班,辛师姐你可不要全指望我!”封若也笑道,这样也好,反正也是需要外出狩猎,以便完成各种任务,顺便也好照顾一下蓝凌。

  “跟班也行啊!我正缺个跟班呢!只要你能布置出像今天这座正反如山阵法,我就把收获给你增加一倍!”

  “哦!果然还是瞒不过辛师姐你的慧眼!”封若没有太多吃惊,这辛月貌似和蓝凌关系很近,那么理应就知道蓝凌的布阵水平,所以能猜出来也很正常。

  辛月摇了摇头,却是感叹道:“封若,如果我说你布阵的水平已经超过了很多筑基期的师兄,你相信么?”

  “呃?”封若有些一怔,心中却是有些古怪,说实话,他自己也没有给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你也许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布置阵法几乎大多数修道者都能做到,但是能让整座阵法与天地元气相契合,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可以不夸张的说,在整个镇天宗筑基期以下的弟子中,能做到这般气机感应的,你是第一个!”

  辛月说到此处,一双秀目紧紧地盯着封若,在这目光中却有一种很奇怪的炽热。

  “呃——辛师姐,我想这一定有什么误会,如果再重新布置一遍的话,我肯定布置不出这种水平的阵法,真的,这真的是误会!”封若连忙向后缩了缩身体,他承认他对阵法一道很感兴趣,甚至是有点自得,但他还不至于自大地认为整个镇天宗筑基期弟子无人可比,这也太夸张了一点。

  “也罢,那就这样,这块玉简你拿着,里面是本宗一些前辈高手在布阵一道的心得,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辛月没有再说什么让封若心惊胆跳的话,便站起身来离去,只是才走出几步之后,她忽然转身笑道:“不管怎样,你这个跟班,我要定了!”

  “呃——”听到这话,封若也只能是一阵目瞪口呆,这算什么和什么?

  ————————

  “气机感应么?”

  封若负着双手立在整座山岗最高处,远处天际,一轮红曰正冉冉升起,金色的阳光照射在青蓝湖上那森森雾气上,竟然把那种阴暗的气息冲淡了许多。

  蓝凌,辛月等人天一亮就已经离开这处营地继续去猎杀那四级乌蛇,看起来那颗乌蛇青胆所能换取的奖励很丰厚,以至于那秋师姐说什么也要弄到。

  不过封若是不可能把那颗乌蛇青胆送出去的,哪怕那秋师姐是什么下三院第一美女,如果有可能,他倒是很想这就返回镇天宗提前把这任务交上去,看那高傲自大的女人会不会因此而崩溃疯狂?

  当然,这种阴损的想法封若也只是想想而已,他还没有那么无聊,只是若最后那秋师姐真的无法猎杀到一条雌姓乌蛇的话,那么他就不算背后阴人了。

  现在,封若所有的注意力却是集中在昨晚辛月所送给他的那块玉简上,这块玉简中的内容很多,也很繁琐,称得上是艰涩难懂。

  他昨晚看了大半夜,结果看得是头晕脑胀,四肢发麻,差一点就要疯狂掉!最后他才弄明白,原来这辛月所谓的前辈高手都是习惯用各种器具来刻画阵法的,这和他用心念刻画完全是两码事!

  要知道封若哪里接受过如此复杂,如此条理慎密,如此恐怖的理论?当初也只不过是青云宗那传功长老和叶弘将布阵口诀传授给他罢了,其余的东西都是靠他自己一点点地摸索出来,当然,这整个过程,他都是以兴趣为主,如果碰到不好解决的,他就直接绕过去!

  所以,那块玉简上的东西对封若而言简直和毒药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价值的话,就是玉简最后面记载的数种中阶阵法,但是现在封若没有下品和中品的五行石,故此也没有兴趣尝试。

  “呼!看来自己是没办法做到这玉简中所说的境界了!”封若洒脱地笑了笑,在这玉简里,对于气机感应的描述很是玄妙,甚至说如果能达到某种程度,就算是以阵法窥天道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关键的问题是,封若无法从中借鉴什么,因为他习惯了用心念刻画,这样既省事还又方便快捷。

  而且他昨曰所布置的那正反如山阵法,他不认为会有多复杂,他只不过让这阵法的运转不会与天地元气的流转发生碰撞罢了,但这可不算是什么气机感应,而是他修炼青木灵诀和黑水灵诀后,或者说在融合了先天木煞后,对天地元气的流转能够做到很清晰地感应罢了。

  如果说这就是气机感应,可是与那玉简中的描述大相径庭了!

  但是,有一点封若的确感到很奇怪,那就是在整个正反如山阵法布置成功的刹那,他作为阵眼居然会出现那种很玄妙,很舒服的感觉,甚至能随意加快阵法的运转,若不是他警醒过来,立刻将阵眼从自己身上转移出去,那些五行石精华说不定就能在片刻间挥发一空!

  “看来有机会自己定要集齐六十四颗土属姓五行石来尝试一下,看看到底会有什么效果!”

  (哈哈!感谢大家支持!)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