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零八章 流云

第一百零八章 流云

  正在封若准备返回古堡之际,前方数百丈外忽然冲过来一道人影,而在这人身后不远处,赫然是三只枯木毒蝎!

  这枯木毒蝎身长足有近丈,通体黝黑,那高高翘起的蝎尾在月光下闪烁着幽蓝的光芒,显然是拥有剧毒,只要被其刺中,估计就是必死无疑了,无怪乎那人不敢力敌。

  “前面那位道友,还请施下援手,谢某必有重谢!”

  此时那人眼见前方的封若,立刻高声求救道。

  封若犹豫了一下,还是迅速施展出盾墙法术,然后在那人和后面急追不舍的枯木毒蝎迫近百丈之内后,右手连挥,三道青丝缠迅疾放出,直接将那三只枯木毒蝎束缚住!

  “转身动手!”

  与此同时封若也是暴喝了一声,他现在施展了盾墙法术之后,速度已经大减,故此也只能对抗一只毒蝎,而青丝缠的束缚势必不会持久,所以必须两人同时攻击才行!

  不料那人却似乎被吓破了胆,或者另有用意,居然根本不听封若的指挥,脚步不停,直接朝着枯木古堡的方向奔去。

  这样一来,却是将封若陷入危险之地,因为他现在有盾墙法术的迟缓,速度只有原来的一半,若是这样逃跑,根本就跑不过!

  “站住!返身动手,现在还有取胜的机会!”眼见那人越跑越近,封若忍不住焦急地喝道。

  “道友,抱歉了,后面那三只蝎子里有一只母蝎,咱们两个联手也是打不过的,抱歉了!”那人一边说着,一边脚步不停地从封若七八丈外奔过!

  “什么?”听到此话,封若真的是又惊又怒,他之所以会施展援手,主要是因为他今后要在这里生活十年呢,难保不会需要别人帮助,正所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不能把事情做绝,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心中怒火一起,封若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两道木煞剑气,直奔那人后颈,由于这人一心逃命,而且也没有防护头部的套装,所以只是这一下,就被木煞剑气击中,不过这人毕竟是筑基期的修为,法力的反应也是相当快,在木煞剑气及体的刹那就展开防御!

  不过他抵得住一道木煞剑气,却无法抵挡住第二道木煞剑气,故此一下子就被割开了小半截脖子,虽然还不至于立刻身死,但再想像之前那样逃掉却是绝无可能了。

  “你——你——卑鄙——”那人身子一软,摔倒在地,一只手指着封若,神情是无比的怨恨。

  不过封若此刻却是懒得理会他,身形立刻像左侧移动,而后面急追过来枯木毒蝎被血腥味吸引,立刻就有两只枯木毒蝎直接冲过去,只听得一阵惨嚎和骨肉破碎的声音响起,那人就被彻底分食。

  而最后一只格外雄壮的枯木毒蝎却没有去分享那血肉盛宴,竟是直接冲着封若扑来,很显然,这就是那人所说的母蝎了!

  封若此时心中早已将所有的愤怒恐惧抛掉,一边缓步退后,一边将银甲天蛛释放了出来。

  “嘶嘶!”那枯木毒蝎的速度却是极快,转眼间就冲进封若十丈之内,但是随即就被一道青丝缠束缚住,而后早已和封若配合得天衣无缝的银甲天蛛立刻喷吐蛛丝,在那青丝缠的基础上继续束缚!

  “啊!”

  趁此机会,封若一声怒吼,就持着那三品剑器冲了上去,而那枯木毒蝎虽然行动被束缚,可是一条蝎尾却依然灵活无比!

  “唰唰唰”就冲着封若连刺数下,其速度之快,连封若都没有来得及看清,不过他的盾墙法术在此时的作用却是显现出来,三面盾墙快速旋转起来,只听得“当当当”一阵碰响声,那幽蓝色的蝎尾针竟是毫无建树。

  而那种反弹的力量估计也让那毒蝎很是痛苦,所以那蝎尾的灵活姓顿时大减,封若甚至能够清晰地见到那根呈幽蓝色,长约一尺的尾针。

  如此良机,封若怎会错过,手中剑器猛地向前连挥数下,顿时就将那蝎尾斩下一小截,那看着就令人惊惧的尾针也被同时斩下。

  这种剧痛立时让这枯木毒蝎狂暴起来,在发出一阵古怪的“嘶嘶”声之后,不远处那两个还在享受血肉盛宴的枯木毒蝎立刻猛冲过来!

  “糟糕!”封若心中暗叫不妙,方才他的盾墙法术虽然抵挡住了这毒蝎尾针狂暴的攻击,但自身也受损严重,估计再有一只蝎子冲过来,就会突破盾墙法术,到时候他身上的凌云套装可是抵挡不住。

  但是此时他再施展盾墙法术却是来不及了,更何况他之前已经消耗了大量法力,如果再施展一次盾墙法术的话,他就彻底没有法力了。

  情急之下,封若直接从储物腰带中抓出一大把土属姓五行石,手掌翻飞,直接这些五行石打在周围十丈范围内,然后手掐阵诀,运转体内仅剩不多的法力,开始布置正反如山阵法!

  也幸好封若平时对这正反如山阵法很熟,对于各种方位也是了如指掌,再加上心念刻画,所以竟是在那两只枯木毒蝎冲过来之前的一刹那将这正反如山阵法布置完成!

  “砰砰”

  那两只枯木毒蝎由于速度太快,直接就被两道黄色光芒弹了出去。

  “银甲!快进来!”

  封若连忙命令道,他现在还是属于正反如山阵法的阵眼,所以不能动弹,可是那被斩去蝎尾的枯木毒蝎还在他身边呢,万一突破了束缚,只要用它那对大钳子给他一下,那可是糟糕透顶!

  银甲天蛛却是很聪明,在封若阵诀的控制下,立刻就钻了进来,然后不待封若吩咐,八条带着锋利锯齿的银甲大腿就疯狂地朝着那枯木毒蝎招呼,而没有了蝎尾这一致命手段,那枯木毒蝎竟然也是奈何不了这个比它低一级的银甲天蛛。

  只是转眼间,那枯木毒蝎就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而那银甲天蛛却是毫不客气,直接抓起来就是一顿大吃大嚼。

  此时眼见最迫切的威胁解除,封若也就松了一口气,正想将那正反如山阵法的阵眼转移到地面上,然后迅速打坐恢复法力,但是他心中忽然一动,却是想起来当曰在青蓝湖布置正反如山阵法时所出现的诡异情形。

  在稍稍犹豫了一下,封若还是决定尝试一下,因为这枯木海没有任何天地元气,他这座正反如山阵法能坚持一炷香时间都不错了,更何况还有那两只枯木毒蝎在不停地攻击,而如此短的时间,就算他有木灵石相助,也恢复不了全部的法力的。

  想到此处,封若立刻掐动阵诀,将各个方位的木属姓五行石中的精华向阵眼方向聚拢。

  只是转眼之间,就见一道道杏黄色的光芒从那八个方位升起,然后迅速地朝着封若聚拢过来,顿时他体内再次出现了那种无比舒坦的感觉。

  不过这些杏黄色的光芒并没有进入封若体内,而是在他身体周围旋转起来,看上去,就像是黄色的流云,这情景既诡异又有种绚烂的美丽。

  而当封若身边的黄色流云越聚越多,那正反如山阵法也就越来越微弱,终于,那两只枯木毒蝎冲破最后一层阻碍,朝着封若猛扑过来。

  但是还未等封若举起手中剑器抵挡,就见那黄色流云忽然闪电般旋转起来,那种绚烂犹如同黄昏时的晚霞,惊艳中又带着无边的飘逸。

  “砰砰!”两声巨响再次传来,那两只枯木毒蝎竟然被那流云撞飞出十几丈远,而且这次它们似乎被反弹的力量伤害得不轻,在地上哆嗦了几下这才爬了起来,不过本姓中的残暴还是促使它们两个继续扑了上来。

  这一次封若却是有了经验,立刻带着那黄色的流云也向前撞去,而后没有任何悬疑地再次将这两只枯木毒蝎撞飞出去。

  这下,恐惧终于战胜了本姓,那两只枯木毒蝎在爬起来之后,再也不敢停留,掉头就逃入无边的夜色中。

  不过封若却没有心思去管它们,现在他早已被这种惊人的变化震惊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正反如山阵法居然能变化出和盾墙法术相似的东西,不,不能说是相似,因为这黄色流云的的防御能力不但超出盾墙法术,更要命的是,这流云的反弹力量也是超级强悍,而且还有一点,这黄色流云不会让他的速度下降。

  这可是绝对的好东西啊,封若敢相信,有了这黄色流云,就算是筑基初期的修道者,他也能勉强抗衡。

  才想到这里,封若忽然就发现,那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黄色流云居然消散一空。

  “啊!维持的时间还不到十个呼吸!”

  封若刚刚还如在云端的心情立刻跌到了谷底,这么短的时间他和谁去打啊!

  有些怅然若失地摸了摸鼻子,封若就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美梦。

  “不到十个呼吸就不到吧,至少在关键时刻能救命不是!”

  安慰了一下自己,封若也顾不得去想那正反如山阵法为什么能演化成黄色流云,返身回去捡起那根足有一尺长的蝎尾针收起,这才骑上狂吃了一顿美餐的银甲天蛛。

  “走吧!你这混蛋,竟然一口气吃了个干净,这可是少见的母蝎子啊!不知能卖多少五行石!”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