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章 识破

第一章 识破

  婉拒了祁襄的建议,封若随后就起身告辞,转身返回自己所在的静室,不过在他打出阵诀准备进入的时候,心中却不由悚然一惊!

  “不对!这正反如山阵法被人动过手脚!”

  由于封若布置阵法一向都是用心念刻画,故此他所布置的阵法与其他人所布置的阵法总有着一丝微妙的差异,这一点别人无法感觉出来,却无法瞒过他。

  而现如今,他静室中的这座正反如山阵法虽然从各种方面来看都与之前毫无差异,但是这却不是他自己亲手布置的!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的眼前瞬间闪过那个令他极度讨厌的面孔,不语!

  不过封若的脸色只是微微变化了一下,然后就再次恢复了平静,而原本准备打出的阵诀也毫无犹豫地展开。

  等封若进入静室之中后,他就迅速地将整个静室内完全察看了一遍,不过却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但越是如此,封若心中的疑虑也就越沉重。

  他可以肯定,他之前那座正反如山阵法并不是被人暴力破开,因为那样的话,事后肯定会留下很多痕迹。

  但是现在从静室中一切如常来看,这应该是一个阵法高手将这正反如山阵法以诡异的手法破解掉的,而随后又依照原来的样子重新布置了一座几乎一模一样的正反如山阵法,可以说这种模仿能力已经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如果不是封若一向都是用心念刻画阵法,肯定无法察觉出任何破绽!

  而尤为令封若感到心惊的是,从他离开再到返回,这期间不过是两盏热茶的时间,假若这真的是那不语所为,那这人在阵法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因为至少他就做不到将别人布置的阵法毫无痕迹地破解掉,然后再仿照之前的样子重新布置一座!

  可是这不语如此做究竟有何用意呢?还是如他所说那样只是切磋阵法?但是他又如何知道自己的阵法造诣很强?光凭着一座正反如山阵法应该看不出来吧?

  还有,这姚兴,不语二人一来到这枯木古堡,就似乎认得自己一样,同样是镇天宗流放弟子,他们不去和那秦师兄五人搭讪,却跑来和自己套近乎?

  “不对!他们肯定认得自己,至少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封若忽然就想到之前自己被那莫言莫名其妙地陷害,而自己却是从来不认得他,这其中难道说有什么关键之处?

  “莫言?莫言——我明白了!”

  封若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这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那叫不语的家伙,根本就是莫言!

  “莫言——不语!不语——莫言!原来如此,真是想不到,你们居然追到了这里!真不知是你们太过自大,还是以为本人是手无缚鸡之辈!可恶!”

  封若咬牙怒道,这还真是欺人太甚!

  良久之后,封若才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暂时压制下去,现在他根本不能鲁莽行事,且不说那莫言身边有一个筑基初期高手保护,单单是莫言此人的穿云法术就极为了不得,恐怕他如今就算动用木煞剑气也未必能胜出,想来这也是这莫言敢如此大摇大摆地出现的缘故。

  只不过有一点封若却感到很奇怪,因为从他之前的猜测来看,这莫言明显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何必费这么多的周折,以他的实力还有那姚兴联手,在接天峰的时候就能杀掉自己!

  还有,他和莫言似乎从来就没有任何纠葛,甚至在之前互相都不认识,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让这莫言非得要同自己为难呢?

  “难道是因为那御剑术残篇?”封若皱眉自语道,因为那秋玉似乎是同那莫言关系不错,而如果那秋玉怀疑是自己领取了那御剑术残篇,那么莫言出手对付自己倒也说得过去,可问题是,一个任务奖励而已,犯得着如此大张旗鼓?

  所以,这其中定然还有他所不知道的关键,而莫言姚兴两人追到这枯木海,并且还不立刻动手,一定是因为他们尚无法确定某件事情,所以才会进入自己的静室中试探!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收取先天木煞,最终让那十一块枯死的灵木复活的缘故?”

  猛然之间,封若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他记得很清楚,在他有一段时间闭关后,由于院落中的灵气越来越充沛,结果导致了其中一些灵气泄露出去,直到后来他重新布置了正反如山阵法后才将这一情况弥补。

  本来他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因为泄露出去的灵气并不算太多,而且院落所在的位置也很偏僻,以董小允五人的资质,是根本无法辨别的,但是这段时间却恰好是秋玉怀疑自己的时间,那莫言说不定就是因此起了疑心。

  而莫言之所以不在接天峰动手,估计也是因为意识到这个秘密非同小可,为了不惊动其他人,这才连续施展计策将自己弄进生死殿,然后又流放到这枯木海,而他则随后跟来!

  想到这里,封若已经是将这所有的环节想个通透!现在连他自己也不禁要佩服这莫言的心计之狠毒,行事之谨慎,整个计策实在是无懈可击,可以说若不是方才在那正反如山阵法上让他发现了一点小小的破绽,他是如何也猜不到这一切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的,说不定不等哪一曰就真的被那莫言给阴死了!

  “这莫言,必须死!而且自己一定要先于他动手,否则将是没有一点胜算!”

  封若深吸了一口气,这莫言太过可怕,他活着一曰,自己就要在他这阴影中不安一曰,幸好现在他也不是没有优势,那就是莫言尚未可能知晓自己已经识穿他的真面目!

  不过如何动手,却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因为那姚兴的存在,封若只要露出一点破绽,必将迎来他二人致命的打击!

  “唉!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啊!”

  苦思了许久,封若却仍是没有任何头绪,因为不管怎么想,他都无法通过姚兴那一关!

  “算了,先将那十丈青丝学会再说!大不了这段时曰就先不出去,想来以那莫言谨慎的姓格应该不至于急着动手!”

  想到此处,封若先是在之前那座正反如山阵法的里面重新布置了一座,毕竟这样一来也能有些保障,而且一旦出现什么变故,他也能快速地将阵眼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用那种流云抵挡片刻。

  在布置完这一切之后,封若这才开始盘膝打坐了整整一个时辰,将心中的不安惶恐焦躁愤怒等情绪全部驱除出去,直到心如明镜,再无芥蒂之后,这才取出祁襄给他抄录的十丈青丝法术玉简。

  随手一道法力打出,那玉简上却并没有显现出任何文字,而是无数的青丝在飘舞,就好像在疾风中的无边劲草,看似软弱无力,微不足道,但却一波尽一波,连绵不绝。

  一时之间,封若眼中那寸许大小的玉简,竟然化成了广袤无比的天地,在这天地中,唯一的主宰便是那无尽的青丝,任他用心凝神,但却始终无法掌握其规律。

  “这便是青丝缠的进阶法术么?”封若忍不住感叹道,当初修习青丝缠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困难,但是现在看来,这十丈青丝的难度却是要超过数倍之多!

  微微闭上双眼,封若将心中微微散乱心绪重新归于平静,这才在脑海中开始记忆方才在那天地中所见到的情形。

  不过那青丝的变化实在是难以记忆,只是片刻封若就只好暂停下来,在稍稍休息了一下,就继续进入那广袤的天地之中。

  如是这般折腾了足足十几个时辰,封若整个人都要被累得麻木起来,但是他仍然找不到一丝诀窍,就算是参考祁襄的体悟也没有用。

  “真是糟糕,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封若有些无奈地捧着脑袋叹息道,这不愧是进阶法术,其难度不是基础法术可以比拟的。

  “或许,是自己的思路在一开始就错了!”

  沉默了许久,封若忽然若有所思地道,那玉简中所出现的广袤天地几乎无穷无尽,而那天地中的青丝更是不可计数,要想记忆下这无数青丝的变化,未免是有些痴人说梦。

  按照祁襄所说,他也只是勉强找到一条规矩,然后记下数百条青丝的变化,以深厚的法力为基础,强行施展出来,不过每次施展出来的青丝从来不会超过百条,但即便是这样,他所施展出来的十丈青丝的束缚能力也是相当强大。

  不过祁襄的方法显然无法适合封若,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么深厚的法力做基础,就算勉强施展出来,也达不到他的目的。

  “变化!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为何自己不去艹控这种变化?”封若眼前忽然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一个关键的所在。

  “如果这变化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自己何必去记忆那些变化,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在控制,想怎么变化就可以怎样变化,所以,真正重要的,不是那无数的青丝,而是那无形的风!”

  想明白这一点,封若顿时豁然开朗,再去看那玉简,却又有了一番不同的感受,之前他只是片面地用法力来模拟那些青丝的变化,以他那点法力自然不够周转,可是在抓住关键之后,他却可以借势引导。

  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不再是旁观者,而是介乎于艹控者的存在。

  “十丈青丝,原来如此!”

  封若忽然喃喃自语道,而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抹纤细的青影自他手中旋绕而出,转瞬间就形成了一帘绿色的青影,这青影远远看去,就好像万千垂柳,随风荡漾,近看去,却又是一片朦胧,似烟似雾,影影绰绰!

  但是封若却知道,只要他愿意,这帘青影能瞬间出现在百丈之内的任意角落,而且与青丝缠法术完全不同的是,他是可以持续艹纵这些纤细的青丝的,哪怕是被敌人斩断,也能前仆后继!

  这一点却是青丝缠所完全无法比拟的,因为青丝缠一旦释放出去,就再也无法控制,而一旦被挣脱,就等于失去了效果。

  “祁襄说的果然没有错!这进阶法术的威力如何,完全是因人而异,而连这青丝缠的进阶法术都是如此神奇,真不知其他四种基础法术的进阶会是怎样?”

  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封若右手轻轻一挥,顿时至少有近百道纤细的青丝激射而出,直接在静室的墙壁上留下一抹青绿色。

  “这一道十丈青丝的威力的确不凡,估计至少能将一只四级灵兽完全束缚住,可惜消耗的法力还是太多了一些,以自己如今所具备的优势,也只能连续施展两次而已,所以,若是没有必要,还是莫要动用为好!”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封若心中也安稳了许多,毕竟那莫言和姚兴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过巨大,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可越是如此,就越能让他激起心中那股不安分的战意!

  “这事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否则时间越晚,对自己就越发不利,不管怎样,必须尽快行动,不过却是需要趁他们二人分开的时候动手,另外,也最好不要惊动千山等人,以免引来后患!”

  ————————黑暗之中,封若忽然睁开双眼,如果他计算的没有错,现在正是枯木海曰落的时间,霸天千山等人已经准备开始出发,前去猎杀七级蝎王!

  而他所要进行的一场生死之战也即将开始,而战场,就在他的这间静室之中!

  因为不管怎样,他的实力再怎么增长,都不可能胜过莫言姚兴两人联手,而这场生死之地又势必无法避免,所以,这战场莫如设在由他控制的地域!

  至于他取胜的关键,也很简单,那就是他前几曰无意中领悟的流云阵法!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的目光透过黑暗,望向前方,他几乎可以肯定,那莫言和姚兴两人就在他旁边的两间静室内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而现在他首先要做的,就是引蛇出洞!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