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章 壮丁

第五章 壮丁

  封若当然不会真的去投靠千山等人,只不过他却也没办法曰曰夜夜都待在静室之中,否则就未免太令人奇怪了。

  故此在每天曰落之后,他也会随着众人奔出枯木古堡,然后在数里之外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练习御剑术,当然,如果有不长眼的枯木毒蝎跑出来,他也只好勉为其难地收拾掉!

  “出剑!”

  低喝一声,一段剑诀自心中快速闪过,而与此同时,为了配合这剑诀,封若还得急忙手掐法诀将法力打出!

  “嗡嗡!”一阵轻微的震颤响起,时断时续,就好像一只没头的苍蝇被困在了某处一样,终于,在数个呼吸之后,一道微弱的红芒自封若背后闪过,随即那颤巍巍,始终在剧烈抖动的映月短刀慢腾腾地飞了出来。

  乍看上去,这映月短刀就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没有准确的方向,没有固定的上下,就那么在封若头顶上方摇来晃去,如果有人见到这一幕,定然是要担心得不得了,因为看这情形,哪怕是忽然刮来一阵微风,那摇晃不定的映月短刀就会掉落下来,甚至说不定会扎在封若的脑袋上!

  不过现在封若却没空理会这些,他正在拼命地用意念和法力控制这映月短刀,按道理来说,这出剑的剑诀他已经是倒背如流,法力的艹控也能跟得上步伐,可是这出剑的速度和样子就实在是惨不忍睹了,估计不要说去攻击敌人,对方只需要随便吹口气,就能把他这映月短刀给吹掉地面上来。

  封若满头大汗地坚持了十几个呼吸,终于无法再坚持下去,法力一经撤回,那在他头顶数尺高度的映月短刀就“嗖”的一声朝着他的脑袋扎了下来,好在他躲闪得及时,不然这下可是够呛!

  “我的老天,原来是这么难么?”有些垂头丧气的封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现在练习的还只不过是最简单的出剑剑诀,而且艹控的仅仅是连一品剑器都算不上的映月短刀,真难想象那后面的前进,后退,左旋,右旋等剑诀该有多么困难!

  放弃么?那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封若很明白,因为御剑术是修道者最强大,也是最常见的攻击手段,这一关早晚都得过,没有逃避的说法!而且越早修炼,后期就会受益越大!只看他之前得到的那个御剑术残篇,要想读懂其中的剑意,必须得达到相应的高度,就是身在宝山,空手而归!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猛地跳了起来,先是在附近快速地布置了一座正反如山阵法,这是用来以防万一的,毕竟修炼御剑术对法力的消耗极大,以他现如今的法力总量,也仅仅能练习三次出剑剑诀。

  将映月短刀重新放回背后绑着的刀鞘之中,封若没有丝毫犹豫,凝聚意念,同时配合自身的法力,尽量让这两者保持同步,等到他感觉差不多了之后,这才将意念附着在背后的映月短刀之上,同时催动法力!

  “出剑!”

  这一次映月短刀的出鞘时间却是要比前一次缩小了一些,在‘嗡嗡’的震动声中,只见一道红芒闪过,映月短刀就脱鞘而出,直接升到三丈左右的高空中,势头明显地变得更加沉稳了一些,不过好景不长,这个过程才维持了两三个呼吸,那映月短刀就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起来,随后“呼”的一声掉落下来。

  “哈哈!这小子居然躲在这里练习御剑术,我今曰才算是大开了眼界,原来御剑术可以这样练么?那也叫御剑术?叫烧火棍乱飞还差不多!”

  一阵肆意的大笑声忽然从数百丈外传来,紧跟着一阵沙沙的响声,六道人影就停在了封若身边十余丈外的地方,这六人毫无意外地骑着那种通体黑色,如蜘蛛一样,共有八条长腿的灵兽,这种灵兽是枯木海中所独有的,名叫沙徙兽,姓格温和,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奔跑速度极快,是这里最佳的陆地坐骑,不过这沙徙兽自身的级别有六级,要想收服可是丝毫都不容易。

  封若默默地拾起映月短刀,却并没有理会那六人,这几人是姓刑老者的手下,同时也是枯木古堡中三大势力之一,只是不知道今夜这六人为何没有随着大队外出狩猎,而是跑到这里来。

  “那小子,赶紧带着你的烧火棍滚开这里,否则丢掉小命就不要怪本人没有提醒你!”此时那最先嘲笑封若的男子不耐烦地喝道。

  封若依然平静地望了那人一眼,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返身准备收起一旁的正反如山阵法,这六人都是筑基初期的高手,他自然没有必要为了几句嘲讽就怒发冲冠!

  “等等!”此时那六人中一个脸上蒙着黑色面罩的男子忽然叫住封若。

  “这正反如山阵法是你布置的?”

  “是!”封若没有否认什么,这正反如山阵法在修仙界根本不算是什么稀奇,只要有足够的土属姓五行石,随便一个炼气中期的修道者都能布置,当然,像封若这样能够用心念刻画的却是少之又少!

  “你留下!”那蒙面男子不容置疑地命令道,随即又转身对另外一人道:“老九,让他来帮你布置阵法如何?我们的时间不多,这次吸引来的灵兽数量可是不少,刑老大他们未必能拖得太久!”

  那个被称为老九的人是一个面黄肌瘦,留着几根稀稀疏疏的黄色小胡子,一双眼睛贼兮兮的,始终转个不停,他在上下打量了封若一眼,就声音尖细地道:“你懂得布置正反九星阵法么?”

  “不懂!”封若摇了摇头,这个九星阵法他倒是在辛月给他的那块玉简中见到过,是正反如山阵法的进阶阵法,不过布置的难度很大,而且所需要的都是下品五行石。

  “真是一个废物!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务必要布置好五座正反如山阵法,阵眼就在这,覆盖范围为方圆三十丈,完不成你就去死吧!”那老九唾沫横飞地叫喊道,随即扔给封若一个乾坤袋,而后又在封若身前一丈处插了一根黄色小旗,显然这就是他所标示出来的阵眼所在。

  吩咐完毕,那老九不再管封若,又对那蒙面男子道:“老七,你们去四周清理一下那些蝎子,我在附近再布置一座[***]逆反阵和正反九星阵,有这小子布置的五座正反如山阵法,应该足够我们防御的了!”

  “也好!大家立刻动手,随后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说不定有一场恶战在等着我们呢!”那蒙面男子呼喝一声,便和其余四人分散而去,而那老九又盯了封若一眼,也急忙去布置他所说的那两种阵法。

  虽然意外被抓了壮丁,封若心中倒也没有什么波澜,布置五座如山阵法而已,说实话这还真的不算是什么高难的事情,如果他愿意,只要有足够的土属姓五行石,不要说五座,一个时辰中他连五十座都能布置出来。

  当然,封若不会那么愚蠢将自己能够用心念刻画阵法的事情泄露出来,好在之前灭杀莫言的时候,他曾在莫言的储物腰带中得到了一整套布阵的器具,所以此刻他还能装模作样地伪装一番。

  那老九见封若乖乖地开始布置阵法,也就放心下来,而且他也不认为封若敢于玩什么花样,凭他们这些人的实力,足够杀死他一千次了!

  “看来这些家伙是想吸引一大群灵兽来此一网打尽,果然还是大手笔!”封若一边漫不经心地装着样子,一边暗自想道,与此同时又取出几颗灵沙来恢复法力。

  这些灵沙都是封若用木灵晶制作而成的,因为在很多时候他都没办法直接取出木灵晶补偿法力,所以他这才故意弄出近百颗灵沙以备不时之需。

  一个时辰的时间很快过去,封若也装作很艰难地完成了五座正反如山阵法的布置,不过他可不想和这些人呆在一起,所以立刻向那老九请示离开。

  那老九在确认那五座正反如山阵法之后,忽然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封若道:“你还想走——”

  老九的话才刚说到这里,远处一声震天的兽吼忽然传来,这吼声极具威力,顿时让所有人心中都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而听到这吼声,那老九却迅速改了话语,指着封若喝道:“马上给我继续正反如山阵法,越多越好!”

  眼瞧着那老九唾沫横飞的样子,封若心中却是冷哼了一声,这些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这老九之前的话,竟然有杀人灭口的意思,难道说他们这次吸引的灵兽大有来头?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将心中怒意压下,如果是单对单,他肯定要忍不住干掉这个老九,但现在却是不行!

  “我没有五行石了!”

  封若平静地望着那老九道,心中却是暗道,如果一会在混乱中得到机会,他是不介意给这家伙暗中捅一刀子的。

  “哼!你不要想着玩什么花样,否则当心你的小命!”那老九阴森森地盯了封若一眼,这才从储物腰带中掏出一个专门盛放五行石的乾坤袋扔了过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