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六章 蝎王

第六章 蝎王

  虽然装着去布置那正反如山阵法,但封若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那老九等人和远处即将冲过来的灵兽。

  此时蒙面男子等六人也都全部如临大敌地聚拢过来,而那老九则是迅速地掐动阵诀将那逆反[***]阵和正反九星阵开启。

  这还是封若第一次见到这两种高级阵法的开启,首先在最外围的是逆反[***]阵法,这个阵法的覆盖范围居然有方圆三百丈,而且整个阵法都被黑色烟雾所笼罩,在那黑雾之中,隐约可以听到各种古怪的声音,看上去邪气冲天。

  而在逆反[***]阵的里面则是正反九星阵法,这个阵法的覆盖范围却是只有方圆六十丈,在阵法开启之后,周围的九个方位就迅速升腾起一片淡淡银色光芒,远远看去,倒是有些类似星空。

  这些银色光芒交汇在一起,最终化成一座极为精致好看的银色光阵!

  不过令封若感到相当不妙的是,这两座阵法的正中心便是自己现在布置正反如山阵法的位置,而这也就意味着,他想悄悄离开根本不可能,如果这些人打不过那追来的灵兽,他也要跟着倒霉,但是如果这些人干掉那追来的灵兽,他似乎还是要倒霉。

  就在封若心中无比纠结的时候,十余道人影驾轻就熟地从外面冲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那刑姓老者,只不过现在的他早已没有了那雍容气度,白发纷乱,面色难看,很是狼狈,显然在之前的战斗中吃了不小的亏。

  至于在他身后的众人也是个个带伤,甚至其中有二人才冲进阵法中就力竭倒地。

  “刑老大!怎么会是这样?梁希他们呢?”此时那蒙面男子忍不住惊呼道。

  “莫要提了,这蝎王居然是快要进阶八级的存在,我们冲过去时,那霸天等人已经快要坚持不住,所以他们立刻就退了出去,而不明就里的我们却被这蝎王紧紧咬住,梁希等人只是一个照面就葬身蝎口,我们也只好先行撤退,可就算是如此,这一路上也折损五六人!”

  那刑姓老者刚说到此处,外面就忽然传来一声古怪之极的嘶吼声,紧跟着那逆反[***]阵法就是一阵黑烟滚滚,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搅动了一样。

  “不行!这两座阵法挡不住这蝎王的,而且这东西可以随时随地召集枯木毒蝎,我们必须马上撤退回古堡之中,否则一旦被围住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嘶吼声,那刑姓老者等人脸色顿时再次一变,忙不迭地道,然后纷纷就准备冲出这两座阵法。

  “等等!这里距离古堡还有数里之遥,我们或许根本逃不过那蝎王的追杀,所以必须有人来留在这两座阵法中来拖延住那蝎王,否则若是这里没有人气,很难骗过那蝎王的!”此时那蒙面男子忽然出言道。

  “老九,你留下!”那刑姓老者想也不想地命令道。

  “刑老大!不要啊!”那老九顿时痛哭流涕地瘫在地上,不过他随即就歇斯底里地叫喊道:“刑老大,那还有一个不是我们的人,可以让他留下!”

  说着,那老九直接一指躲在一边的封若。

  “你大爷的!”封若现在真恨不得把这老九抽筋扒皮,眼看着众人的目光望过来,他立刻向后急退!

  但是刑姓老者的速度却是更快,随手一挥,就扔出一张散发着灰蒙蒙雾气的符篆,封若想躲开,却终是没有来得及,立刻就被这符篆所释放出来的两股灰气将全身上下束缚住!

  “用一张珍稀的禁锢灵符,换你一条命,你应该知足了!”那刑姓老者冷然一笑,就带着众人匆匆离去,一时之间这阵法之中就只剩下封若一人。

  被这禁锢灵符困住,封若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连张口大骂都办不到!

  “糟糕!怎么办?”眼看着外面那逆反[***]阵法一阵阵翻腾,封若也急眼了,这要是被那蝎王破掉这两座阵法,自己岂不是死翘翘?

  可是自己现在被那什么狗屁禁锢灵符困在这里,就算是想解封银甲天蛛和青鸟来帮忙都是做不到!

  不行!一定要冲出去!

  封若心中不甘心地怒吼道,可是该用什么办法呢?

  在万般绝望之中,封若忽然想到了自己那刚刚开始修炼的御剑术!因为这御剑术是完全用意念和法力来控制,根本不需要动用手脚的。

  大喜之下,封若连忙收摄心神,将一切都排斥在外,一心集中意念,同时默运法力进行呼应!

  也许是危急之下,命在旦夕的缘故,封若竟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清醒和超脱,在这一刹那时间里,他感到自己似乎是超脱了自己,这种意念很轻松,很自然地寻找到了他背后的映月短刀!

  旋即,当曰他偶然间所感应到的那种情形再次出现,那映月短刀在这意念连接下,仿佛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锵!”一声轻鸣,封若背后的映月短刀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就脱鞘而出,带着一抹绚丽的红芒悬停在三丈的高空中,稳稳当当,不动如松,而在这一刻,这柄连一品剑器都算不上的兵刃,竟然能给人一种不敢逼视的气势!

  而此时外面的逆反[***]阵法已经化为一道道轻烟消失无踪,这个时候就可以见到一只足有十几丈高,长约数十丈的巨大灵兽被无数四级枯木毒蝎簇拥着,向那正反九星阵法发起猛攻!

  对于这一切,封若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那种很玄妙的状态,然后默念前进和后退剑诀,将映月短刀一点一点地移动到自己身边,然后便毫不犹豫地对着束缚自己的那片灰气展开攻击!

  一次,两次,封若艹纵起来是越发熟练,攻击的力度也是越来越大,但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法力也在急速地消耗着。

  不过封若不敢分心,只是全心地艹纵着映月短刀!

  终于,就在封若体内的法力完全被消耗一空的时候,那片灰气被完全破掉!而与此同时,那正反九星阵法闪过一道银芒,就迅速消失无踪,这阵法竟然是被攻破了,而那成千上万只的枯木毒蝎就如潮水一般猛扑而上,几乎是瞬间就攻破了封若之前布置的第一座正反如山阵法!

  “青鸟,快出来!”

  封若强行支撑着身体,冲着右手上的那枚戒指大喊道,他现在连一丝法力都没有了,根本无法向里面输送法力将那青鸟唤出,在万分焦急之下他只好使用这种看似很可笑的方法了,因为按照他之前的尝试,这戒指并不能束缚那青鸟,而这也就是说,只要那青鸟愿意,随时都可以进出!

  “呼!”

  封若还是赌对了!只听得一阵风声呼啸而过,紧跟着他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快速无比地远离地面,很显然他是被那青鸟抓了起来。

  “万幸啊!万幸!”

  尽管现在封若的姿势很不雅,尽管他被高空中的狂风吹得头晕脑胀,尽管他现在全身乏力,难受得很!

  但是这一切对刚刚死里逃生的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而一直以来对那青鸟的怨气在这一刹那间烟消云散!

  “活着!真好啊!”

  ——————————“喂喂!我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那可是几十丈的高空啊!就这么直接扔下来了!你是想谋杀是怎么着?你看本人不顺眼你可以说啊!我没有封住你的嘴吧,飞错了方向还不承认错误!”

  枯木海中一处不知是何处的沙丘上,封若一边抱怨着,一边使劲地从耳朵里往外掏沙子,就在不久前,那青鸟抓着他逃离出来后,就是一阵不辨方向地乱飞,等他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已经晚了,这茫茫沙海,去哪里找那枯木古堡去?

  而封若只不过是稍稍发了一句牢搔,结果就被这暴脾气的青鸟从几十丈高的空中扔了下来,虽然因为下方都是柔软的沙丘,他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可是鼻子里,耳朵里,嘴巴里全部被灌了一大把沙子!

  “唉!真倒霉!先是碰到刑老鬼那群混蛋,差一点就成了那蝎王的点心,而现在又被这只青鸟虐待!这些也就罢了,偏偏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老天保佑,可千万不要是枯木海的中心地带啊!”

  好不容易将身上的沙子抖掉一大半,封若连忙取出一大把灵沙恢复法力,毕竟在这不知具体位置地方实在是太可怕了,谁知道周围有没有强大的灵兽?万一再出现一只和刚才一样的蝎王,他还怎么活?

  足足一个时辰,封若才将损耗掉的法力恢复了一半左右,不过他却再也不敢耽搁下去了,因为距离天亮只剩下三个时辰了,到时候在那剧烈的光芒下,他们去哪里躲?

  这种痛苦忍受一番倒也罢了,但问题是每天曰落时分都会有一场兽潮的,这可是没法回避,因为根据他之前所见到的,那兽潮所带起来的滚滚黑烟足有近千丈高,谁知道那兽潮里是否会有飞行灵兽?

  到时候就算这青鸟很是神勇,但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喂!鸟兄,听我说,现在是生死攸关啊!马上飞回我们一开始出发的地方!”封若耐着姓子商量道,他相信这该死的笨鸟是完全能听明白他的话的。

  不过让封若大为失望的是,那青鸟根本就不理会他,只是很惬意地在沙丘上走来走去,时不时扇扇翅膀,如果他敢强行靠近,立刻一翅膀把他扇出去!

  “完了完了!你这死鸟,我早晚会被你害死的,如果我没命了,我保证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