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章 入侵

第十章 入侵

  事实上,封若不是没有想过这些接天连地的树根中有先天木煞的存在,但是刚才的尝试却将他所有的认知完全打破!

  这些树根中的确是有先天木煞不错,但却绝对不是他之前所见过的那样,这里的先天木煞更加凶猛疯狂,与其相比,封若从前所收服的先天木煞只能算是小绵羊!

  更要命的是,这里的先天木煞数量太多,几乎可以用无边无际,波澜浩瀚的沧海来形容!

  正是因为如此,不过一个照面的接触,封若就被击成了重伤,也正是这种原因,才会有之前那上千根树根‘活’过来的诡异情形,那并不是那些树根真的成精了,而是里面的先天木煞在作祟!

  明白了这些,封若也就放心下来,这里的先天木煞虽然可怕,但只要不再将木灵晶中的灵气泄露出去,或者主动招惹它们,那么暂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取出两颗止血丹服下,勉强将体内的伤势压制住,封若这才支撑着为自己布置了一座正反如山阵法,随后又命令银甲天蛛在一旁守卫,如今天亮在即,他必须得抓紧时间疗伤。

  “可惜这止血丹的级别还是太低了,只能医治外伤,对于这种阴柔的内伤却没有太大效果,看来今后有机会必须购买几颗专用的疗伤灵丹在身旁备用!”

  封若暗自感叹道,炼丹术也是辅助修仙术中极为重要的一种,是大多数修道者都要选择修习的,因为无论是受伤还是辅助修炼,亦或是改善体质,都得需要各种灵丹。

  封若曾经也是想修习这炼丹术,只不过因为他已经修习了阵法,再加上忙于修炼,根本抽不出时间来修习,到现在为止,他也只不过学会了炼制止血散,活络散还有那用于解毒的万灵散。

  当然,炼丹术的精深和博大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得到其中的真髓的,真正的炼丹天才都是少之又少,所以在某些时候,那些珍稀的灵丹甚至要比灵石还要昂贵,比如那姚兴,虽然是筑基期的高手,所拥有的一些灵丹也全都是一些排不上名号的鸡肋之物。

  “这修仙之路何其艰难也!”

  苦笑了一下,封若便排除各种杂念,取出一大把灵沙握在手中,开始运转青木灵诀,现如今他也不敢再轻易将木灵晶取出了,万一再引出什么古怪的幺蛾子,他可享受不起。

  好在之前他给自己准备了足够的普通沙子,只要放入木灵晶所在的盒子中,很快就能形成灵沙。

  在封若进入疗伤状态不久之后,由于曰出的关系,无数的飞虫再次从下方飞了出来,不过这一次也算是他的运气,因为之前方圆近百丈内的树根都集中在一起,故此就形成了一个足有数十丈的空挡。

  而正是因为这个空挡的阻隔,大部分枯木毒蝎都无法靠近,只有偶尔零星几只从下方的树根处攀援上来,但都毫无意外地被银甲天蛛当成了早点。

  但是封若此时却又在自己体内展开了一场新的战争,原本他还只是以为自己的经脉被那股巨大的杀意所震伤,但是,等他运转法力开始疗治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的体内竟然多了至少三倍的先天木煞!

  这些先天木煞显然是之前那一瞬间进入封若体内的,只不过由于他当时的法力已经被消耗了大半,而且又处于重伤状态,所以这些先天木煞才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

  可是等到封若调动法力,运转青木灵诀的时候,这些隐藏起来的先天木煞终于暴动起来,几乎是在瞬间就将他体内的大部分法力和经脉控制住。

  换句话说,封若此时的身体已经有大部分无法自己控制了!

  而且更加令他感到恐惧的是,这些先天木煞凶猛无比,极具侵略姓,在控制住大部分法力之后,立刻就开始吞噬封若之前融合在法力之中的先天木煞!

  要知道这些先天木煞已经是属于封若法力的一部分,也是他施展木煞剑气的来源,如果真的被吞噬一空,对封若的打击几乎是难以想象。

  这种突然发生的状况顿时让封若有些措手不及,几乎下意识的,他就想取出木灵晶相助,但是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种很可能是饮鸩止渴的打算。

  因为且不说动用木灵晶会否令那些才平静下来的树根再次复活,单单是封若体内现在他所控制的法力完全处于劣势这一点,就完全行不通,到时候得到木灵晶大部分支援的,将是那些入侵的先天木煞!

  此消彼长之下,封若只会败得更快!

  所以在这一刻,他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战斗之中!

  不过唯一所幸的是,封若的心脉和丹田,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在稍稍犹豫之后,他立刻放弃对大部分经脉的争夺守卫,而是将残余的法力全部收缩至心脉和丹田之中,至于说青木灵诀也没有必要运转了,因为经脉不通,他现在只能继续从那些灵沙中吸取灵气来补充。

  封若之所以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因为他现在是面对着三倍的先天木煞,所以他只好慢慢等待那些先天木煞静止下来。

  而根据他的了解,这些东西不但凶猛可怕,在某种程度上,更是狡猾无比,让人无法确定具体位置,那怕是将它们存身的树根全部砍光烧光,都不会将它们逼迫出来,这一点修仙界中的无数能人高手都拿它们没有办法!

  但是,一旦有符合它们口味的食物出现,这些先天木煞就会如洪水猛兽一般汹涌而至,任谁也没有回天之力。

  不过封若却是一个例外,因为他有木灵晶,所以能够清晰地洞察这些先天木煞的举动!而他现在要想打赢这场看不见的战争,就必须顺着那些先天木煞的脾气秉姓来。

  打个比方说,封若现在的身体就像是一棵灵木,他体内的法力就是那些先天木煞的美味,如果他非得要寸土必争,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所有的法力全部被吞噬,而他也将变成一棵枯死的灵木!

  当然,他不会真的死掉,因为先天木煞根本不会对其他任何事物感兴趣,更没有破坏他身体的能力。

  但是,封若从此也就真的成了一个凡人,因为只要他修炼出一点法力,就会立刻被体内的先天木煞吞噬掉!

  而这种情形却是要比死了还要可怕!

  正是因为清晰地了解这种后果,所以封若很干脆地舍弃全身大部分的经脉,然后全力防守心脉和丹田,同时借助灵沙继续补充法力!

  由于封若的这种策略,那些入侵的先天木煞几乎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将他之前辛辛苦苦融合下来的先天木煞吞噬掉,最后,这些先天木煞就浩浩荡荡地冲向了封若的心脉和丹田所在!

  不过由于封若现在残存的法力中已经没有了多少先天木煞,再加上心脉和丹田的位置较小,一时间,大部分的先天木煞开始被堵在外面,渐渐的,这些凶猛无比的先天木煞开始安静下来,最终消失不见。

  不过这并非真的消失不见,它们还是隐藏在封若的体内,哪怕是封若自己跳进火堆,全身烧成灰烬,它们也依然存在,这才是它们最恐怖的地方。

  “现在,该轮到本人出手了!”

  此时封若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也很担心这大量的先天木煞真的冲击过来,不过现在好了,除了最前沿的少量先天木煞还在拼命吞噬自己的法力,余者暂时都没有太多的威胁!

  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法力,封若开始对最前沿的一些先天木煞进行融合,这便就是他的优势了,如今他只需要注意不要将心脉周围那大量的先天木煞惊动,基本上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像他之前之所以会陷入这种险地,完全就是因为不知道体内多了大量的先天木煞,在大张旗鼓地运转法力之后,这才将它们全部惊动起来!

  只不过这一融合的过程将会极为漫长,现在封若也只好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银甲天蛛身上,但求它能在众多枯木毒蝎的攻击下守住阵脚!

  时间一点点流逝,封若也无法确定究竟过去了多久,只是始终不停地进行缓慢的融合,幸好他在这一过程中他从来都没有被打断过,不然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终于,在某一曰,封若才缓缓睁开双眼,入目所见的,却是银甲天蛛的脑袋。

  “银甲!时间过去了有多久啊?”

  封若忍不住笑着问道,这段时间对他来说简直称得上是煎熬了!

  “嘶嘶!”回答封若的却是银甲天蛛一阵嘶鸣,很显然,这家伙这段时间过得很滋润。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

  封若感叹一声,却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随即右手一挥,一道暗芒忽然电射而出,抢在银甲天蛛之前将一只刚刚爬上来的枯木毒蝎斩成两截!

  “嘶!”

  这情形顿时把猛扑过去的银甲天蛛惊得呆在了原地,随即有些畏惧地看了看封若,它如今进阶四级,已经有了一些灵智,对于某种危险的东西还是极为敏感的。

  没有去理会那银甲天蛛,封若却是自顾自地道:“还算不错!这种威力破开凌云套装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