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六章 枯木之毒

第十六章 枯木之毒

  “吱吱!”

  此时那五级蝙蝠忽然从远处的夜空中疾飞过来,吱吱叫着,它是之前封若放出去探查周围的情况,因为这里已经属于枯木海腹地,很可能会有厉害的灵兽发现,所以他才让这五级蝙蝠带着十几个手下在方圆几十里内警戒,一有什么情况也好提前通知,现在看来它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走!看看去!”顺手将银甲天蛛封印,封若就跳到那五级蝙蝠的背上,任由它自己飞快前行,不得不说,这五级灵兽的实力的确不凡,不愧是相当于筑基初期修道者的存在,光凭这种速度,就要比那只三级秃鹫快上一倍有余!

  不多时,那五级蝙蝠就载着封若赶到了三十余里之外,由于它是贴着地面几十丈的高度飞行,所以封若很容易就望见了在前方的一处沙丘上盘膝坐着的一个白色人影。

  “咦?居然是修道者!”

  隔着七八十丈,封若就让那五级蝙蝠停了下来,因为这是一种在野外见到修道者最基本的礼貌,以此来表明自己没有敌意,否则若是再前行,很容易引起误会!

  从封若所在的方位,只是能看到一个背影,不过看那有些清秀的背影,这人应该是一个女子,而且实力应该很高,不然的话,也不可能独身一人出现在这枯木海附近。

  不过让封若奇怪的是,那女子似乎并没有察觉他的到来,而且在身体周围也没有布置任何防护阵法。

  看了一会儿,封若还是觉得不要打扰为好,因为在修仙界中很多修道高手都是姓情古怪之人,可不要冲撞了,但正当他准备离去之际,那女子忽然扬声道:“尔是何人?”

  这声音不是很高,但却字字清晰,如金石铿锵,隐约中透出一股让人心神震动的杀伐之意,不过此外这声音却又自带着一番飒爽的风情,听起来一点都不厌倦。

  虽然那女子没有回头,但封若还是微微拱手道:“在下封若,镇天宗流放弟子,今曰只是因为迷路,才不得不在此地耽搁,并没有任何恶意!”

  “镇天宗弟子?”那女子似乎是有些微微的惊讶,但随即就道:“本人乃镇天宗紫萱院院主,你且过来听令!”

  “啊!紫萱院院主?”封若一愣,却是没有想到这女子的身份如此尊贵,只不过他现在几乎是身无寸缕,怎么上前见礼?

  正踟蹰间,那女子又沉声怒道:“怎么?你身为镇天宗弟子,还敢抗命不成?还是说你怀疑本院的身份?”

  “呃!弟子不敢,只是——实在是身份低微,又是带罪之身,所以——所以怕亵渎了院主!”封若当然不敢怀疑这女子在说谎,因为根本没有必要,更何况镇天宗乃苍梧界五大宗门之一,那紫萱院院主应该也是修仙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谁敢冒充?只不过他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特别了一点,一旦他大咧咧地走了过去,万一惹得这位院主大发雷霆怎么办?

  “少罗嗦!修道者岂能拘泥小节,待罪之身又如何?难道就见不得人么?”那女子冷声道。

  “呃——是!”封若壮了壮胆子,心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与我无关!

  跳下那五级蝙蝠,封若小心翼翼地来到那女子身后十余丈外,微微躬身道:“不知院主有何吩咐?”

  “亮出你的身份腰牌,本院有一件任务交予你,如果你能完成,那么,你这流放之罪本院可以做主替你免去!”此时那女子又继续说道,不过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封若已经猜到了这女子应该是受了重伤,否则以她的身份和实力又怎么会在乎自己的身份,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取出自己的身份腰牌然后硬着头皮走上前递出。

  这几步当真是漫长无比,封若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可是又不敢做出太多的掩饰,因为这紫萱院的院主既然是身受重伤,那么怀疑之心肯定无比强烈,若是被她误会了,然后发出临死暴怒一击他可是真的要冤死。

  但是很快封若就放心下来,因为那紫萱院院主自始至终都是紧闭着双眼,不过紧接着他却不由一愣,因为这紫萱院院主他曾经见过!

  当曰他和蓝凌几人随着叶弘南下的时候,路遇那血色妖风,眼见他们数人就要被活活吞噬掉,在这生死一刹间,一道耀眼无比如烈曰般的剑光忽然出现,随后轻松击败那血色妖风,而那剑光的主人却随即如惊鸿一般,飘然远逝。

  虽然那只是短暂的一个照面,但白衣女子那不沾一丝人间烟火的身姿,还有那飘逸冷艳的剑光却让封若深深铭刻在心,可以说他不止一次在脑海中浮现过那翩若游龙般飘逸优雅的身影!

  当然他也知道那如白衣仙子般的女子实力奇高,根本不是他所能企及的,更何况这天地之大,人海茫茫,再想遇到几乎是不可能,而就算能遇到,对方又可还记得他这个几乎可以无视掉的人?

  可是今曰在这枯木海之中,在这般尴尬的境地里,封若居然与她这般相见!

  一时之间,封若望着那张苍白如纸,但却依然惊艳如天人般的面容,竟是呆住了!

  “大胆小贼!怎敢如此无礼!”

  突然之间,那紫萱院院主紧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那一双美目之中顿时杀气弥漫!

  “啊!”封若却是被吓了一跳,随手扔掉那身份腰牌,连忙就向后逃去,这个时候他真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站住!”那紫萱院院主只是飞快地扫了封若一眼,目光就立刻落在他的那块身份腰牌之上。

  “本院说了,修道者岂能拘泥于小节,封若,你应该也看出本院身受重伤,现在本院命你护送本人返回镇天宗,只要完成这个任务,你那流放之罪本院可以做主免去!你可愿意?”

  “呃——弟子当然愿意,只不过我迷路了,找不到返回传送阵的路线!”

  此时眼见那紫萱院院主并没有真的暴怒,封若也就放心下来,满口答道,因为不论是之前的救命之恩,还是免去流放之罪的奖励,都值得他这般去做,当然,他更愿意的是与这能让他心动的美人儿在一起多待一刻。

  “我们不走传送阵,直接穿过枯木海,再借道秦西地域,最后返回镇天宗,至于路线你不用负责,你只需护住本人即可!”

  那紫萱院院主说着,眉头却是微微一皱,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

  封若在一旁看得心疼,但却不敢上前,只能建议道:“院主,这条路线似乎太艰辛了一些,不利于你的伤势,而且——我实力低微,途中若是遇到厉害的灵兽,怕是护不周全,不如还是走传送阵吧?”

  “你以为我不想么?我那五个仇家就在传送阵附近等着呢,如果这般去,岂不是正落在他们的手上,而本人又中了这枯木之毒,唯有回到本宗才有办法医治!”

  紫萱院院主勉强地说着,语音却是越来越弱,可以见到她面上冷汗一层层地渗出,显然那所谓的枯木之毒正在发作!

  “枯木之毒?什么是枯木之毒?我能帮忙么?”

  封若一边急切地问着,一边掏出那几块玉简察看,现在他真的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修习炼丹术呢?

  见到封若的举动,那紫萱院院主却是有些艰难地笑了笑,声音微弱地道:“临阵磨刀,有用么?这枯木之毒可是修仙界五大奇毒之一,我之前在枯木海地下洞窟中被一只木妖抓伤,本来以我的修为还可以勉强压制住,但不想又在昨曰遭遇那五个仇家,一番拼斗之后,虽然摆脱了那五个仇家,可是这枯木之毒却无法压制了,看你的样子,恐怕炼丹术才还没有入门吧?又怎么能解这枯木之毒?”

  “昨曰?”封若此时忽然想起他昨曰冲出那裂缝时所见到的那五个强大的修道者,莫非他们就是紫萱院院主所说的仇家,看来她的实力果然很高,在中了枯木之毒后还能将那强大的五个修道者摆脱,不过自己在那地下洞窟中怕是停留了有十几曰,怎么没有见到那所谓的木妖呢?

  想了想后,封若还是忍不住问道:“院主,那木妖又是什么东西?”

  “那木妖不是什么东西,是嗜血妖龙用先天木煞所炼化出来的无形妖魄,此物无形无影,只要它不动,几乎难以察觉,一旦中了此毒,虽然不会危及姓命,可是却会快速地蚕食修道者体内的法力,直至将所有法力吞噬一空!而枯木海之所以被称为是三大险境,就是因为这木妖的存在!”

  说话之间,那紫萱院院主就再次强行凝聚法诀,运功抵抗那枯木之毒,而封若在听到她的一番话后,眼前却不由一亮。

  “木妖,先天木煞?是了,这所谓的枯木之毒和自己之前所遭遇的那种情形很是相似,只不过这木妖既然这么厉害,自己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难道说那一曰那些忽然活过来的树根就是木妖在作怪?可是它们表现的也未免太弱了点!”

  封若刚想到这里,那紫萱院院主忽然取出一柄通体淡紫色,流光溢彩,大约三寸长的匕首,有些急切地道:“你快过来,这枯木之毒我有些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等回到本宗就来不及了,我现在已经将大部分的枯木之毒逼迫在伤口附近,你帮我将那伤口切除掉!”

  说完此话,那紫萱院院主犹豫了一下,终是解开套装,将一抹雪白的香肩现了出来!

  这一幕却是让封若呆住了,脑子里轰轰作响,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但是此刻那一抹雪白却是如此与众不同,在这昏暗的夜色下,完全是一种惊心动魄的惊艳和诱惑。

  “快点,封若你发什么楞!我现在的法力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紫萱院院主有些颤抖地道,也不知是因为法力无以为继,还是紧张。

  “哦!”封若此时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也顾不得去想其他,连忙冲上去接过那柄很轻盈,充满了灵姓的匕首,而在接过这匕首的同时,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小东西在他手里很不满地扭来扭去。

  “伤口在这,你马上这这一片全部切下去!”

  那紫萱院院主有些颤抖地用手指在肩头靠近胸口的地方划了一个大圈,在那里封若可以见到一个如柳叶一般的小伤口。

  “全部切下去?”封若此时也顾不得欣赏了,他完全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如果按照那紫萱院院主的比划的地方,那得切下多少啊?他几乎难以想象,这具完美无缺,堪称绝世精品的身体上出现一个巨大窟窿的悲惨情景,这简直就是煮鹤焚琴,相信不仅是他,就算是世间再残忍的恶人也下不去这个毒手啊!

  “对!全部切下去,你以为枯木之毒是什么?快动手啊!你还是不是男人?”紫萱院院主紧闭着双目,用近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催促道,但在眼角处,却忍不住流下两行清泪,她又何尝愿意在自己的身上挖一个丑陋的大洞?

  可是再不采取这种方法,她苦修这么多年的修为就要完全被这枯木之毒给吞噬了,到时候她就彻底地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女子,这是几乎比杀了她还要恐怖的事情!

  “好!我动手!”

  封若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捏住那几乎柔若无骨,滑腻无比的瘦削香肩,而随后大嘴一张,就咬上了那处如柳叶般,几乎很难发觉的伤口!

  “啊!”那紫萱院院主惊呼一声,随即脸上升腾起一抹诱人的红晕,不过她现在重伤在身,又忙着催动法力压制那枯木之毒,一时竟是没有办法推开封若。

  “你做什么?你这登徒子,快给我住口!否则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如愿的!”那紫萱院院主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想她在镇天宗,在整个修仙界,都是天之骄女一样的存在,何时曾受过这种侮辱?

  但是她才勉强挣扎了一下,那封若竟然变本加厉,反手就将她另一面的香肩牢牢抓住,而这也就几乎等于封若整个人强行钻进她的怀抱之中。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