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七章 枯木之毒 二

第十七章 枯木之毒 二

  虽然这种姿势很猥琐,但是天地良心,封若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舒坦,早在之前听到那木妖的来历之后,他就已经猜到这所谓的枯木之毒是怎么回事了!

  说起来也算是这紫萱院院主运气不错,竟然遇到了封若,如果是换做别人,还真是要束手无策,因为没有人能像封若这样能将先天木煞控制住!

  此时由于那紫萱院院主艹纵体内残余的法力将大部分先天木煞压制到伤口附近,所以封若只是需要渡出法力即可,因为相对比来讲,他这种蕴含着木灵晶气息的法力更能吸引先天木煞!

  不过也幸好在白曰的时候,封若体内的先天木煞经过了一轮燃烧,所以与法力的融合度提高很多,否则的话,他这样明目张胆地吸取那枯木之毒,自己也会受不了。

  整个过程也不过是持续了数个呼吸,然后封若就迅速松开了那紫萱院院主,只是在这短短时间内,他就为她吸出了近两成的枯木之毒,而这已经是他能控制的极限。

  “你——你——无耻!我要杀了你!”

  紫萱院院主娇躯微颤,脑子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她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对她来讲如同蝼蚁一样的男人居然敢公然对她做出这种卑鄙无耻之事!一时之间她竟然忽略了体内的枯木之毒已经被她的法力重新压制下去的事情。

  “想杀我,可以啊,不过总得等你安全回到镇天宗再说吧?”

  瞅了瞅那被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冲上来吃掉他的紫萱院院主,封若有些疲惫地笑了笑,随即在数丈外盘膝坐下,他现在还得想办法把体内那些枯木之毒化解掉呢!

  话说这枯木之毒虽然也是由先天木煞凝练而成,但却要比他之前所遭遇到的先天木煞更加精纯狠辣歹毒,他要想化解掉可是得花费很大的工夫。

  此时眼看着封若一脸疲惫地盘膝打坐,那紫萱院院主这才稍稍清醒了一些,随即察看了一下体内的枯木之毒,却是少了近两成之多,怪不得她已经能用法力压制住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躯被这可恶的小贼用那种恶心的方式接触过,她心中就忍不住杀气腾腾!

  “这个人就是一个下三滥的银贼!哼!居然还故意脱掉了套装,不杀他实在难平本人心中之恨!”

  这么咬牙切齿地想着,她心念一动就想放出飞剑取了那小贼的首级,可是随即在驱动剑诀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飞剑在之前的时候就交出去了!

  “这该死的小贼,居然有顺手偷东西的习惯!这样的败类,怎么就成了本宗弟子,可恶!这次回去一定要——”

  想到这里,那紫萱院院主却又是有些莫名的茫然,真的要杀了这行为龌龊的小贼么?这种事情对她来讲原本只是随手一挥而已,就算没有了飞剑,就算身受重伤,她照样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此人瞬间血溅五步!

  可是——也许他只是心切想救自己呢?毕竟若是没有小贼,此刻她恐怕早已压制不住那枯木之毒了!

  “不管怎样,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回到宗门,一定要治他一个以下犯上之罪!面壁一千年,流放九万里!”

  如此想着,那紫萱院院主的满腔怒气似乎是减少了一些,可是心间的委屈却是越来越浓烈,想她慕飞雪出身名门,自小就被誉为是不世出的修炼天才,放眼苍梧界五大宗门,也是新一代弟子中最为出类拔萃者,同时也凭借自身的实力成为五大宗门中最年轻的院主,除了那些老一辈的修道高手,可有谁敢在她面前放肆张扬?

  想不到这一次为了探查那嗜血妖龙的底细,一时大意,不慎中了木妖之毒,随后又被几个宵小之辈借机围攻,导致身受重伤,最后还要被这样一个在平时她根本就不屑一顾的蝼蚁侮辱调戏!而她又何时遭遇过这种凄苦之事?

  越想越苦,越想越委屈,那边封若全力运转黑水灵诀企图重新触发那种能令先天木煞燃烧起来的机会,而这一边慕飞雪则是对着黑乎乎的天空,眼泪稀里哗啦止不住地往下掉,而时不时的她还要回头恶兮兮地瞪上封若几眼!

  但是却越看越气,越气越恼,若不是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她真想冲上去把那小贼碎尸万段!

  对于自己险些被人分尸的事情,封若却是毫不知情,如今他迫于压力,不得不想办法模拟之前那种情形,那就是将黑水灵诀尽可能地加快速度运转,因为现在他体内已经无法容纳太多的先天木煞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再次大幅度地进行燃烧!

  这情形按照他的理解,其实应该算是一种特殊的精炼,就好像那枯木之毒一样,是用先天木煞凝练而来的,但是如果坚持下去,未来究竟会如何,他也无法确定。

  在努力尝试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封若终于如愿以偿地做到了让体内的先天木煞燃烧起来,这一次他尽可能的想让自己坚持得更久一些,但是最后还是因为那种无法忍受的剧痛而终止下来。

  但就算是这样,这片刻间的燃烧还是稍稍解决了封若的困境,不过要想将那近两成枯木之毒真正化解掉,恐怕还需要一段时曰才行!

  此时眼见封若满头大汗,一脸痛苦地‘苏醒’过来,在一旁的慕飞雪立刻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心中竟是有些莫名的快意,不过在想了想之后,她还是板起脸,杀气腾腾地道:“你修炼的是什么邪魔功法?居然会这般狼狈模样,我劝你最好还是改过自新,否则本人不介意除魔卫道!”

  “改过自新?也行啊!不过我改过自新你收留我么?”

  封若虽然被痛得面容都扭曲了,此时却是心情大好,因为不知为何,自从之前他那一口咬下去,眼前这原本只能仰望而不可亵渎的白衣仙子,却已经化成了触手可及的倾国美人儿!

  “哼!少做梦了!你之前以下犯上的罪行本院回去之后再和你算账!现在把本院的飞剑交出来!”慕飞雪柳眉倒竖,玉容含冰地怒道,看她那样子,当真是恨封若入骨。

  封若笑了笑,却没有在此事上多过纠缠,随手就从储物腰带中将那柄华丽精致的匕首递了过去,不可否认,这个女人让他真的很心动,但是他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够资格同她站在一起,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太遥远了。

  但是不管怎样,封若都会为她将体内的枯木之毒清理干净,而他唯一的愿望也很简单,那就是能看着她能安全地返回镇天宗,如此而已。

  “我们得动身了,你来带路,我提供坐骑,还有,你现在最好不要妄动法力,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一根小指头就能捏死我,但是对付这种枯木之毒,我还是比你在行,另外,你体内残存的枯木之毒还有很多,如果要全部清除的话,嗯,至少还得二十次吧!”

  封若一边淡淡地说着,一边解封出一只四级蝙蝠,因为在这枯木海,还是这些蝙蝠更适合飞行!

  “什么?还得二十次!你这银贼,又来亵渎本人,信不信我叫你立刻丢掉脑袋?”听到此话,慕飞雪面上顿时升腾起一团酡红,随即暴怒起来,扬手就是一道凌厉的剑光悬在封若鼻尖!

  “拜托!那只是第一次,事急从权而已,以后就不必那么麻烦了!”封若无奈地摊了摊手,没办法,现在这女人就算是身受重伤,也能轻松碾死他。

  “哼!还想以后,想也不要想!你这下三滥的小贼,等回到本宗之后,看你再如何嚣张!”慕飞雪再次冷哼一声,却是将那凌厉的剑光收回,但随即她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气冲冲地道:“还有,把你的套装穿上!难道你连这点廉耻之心都没有么?”

  听到此话,封若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女人,果然不可理喻,之前可是她亲口说的修道者何必要拘泥于小节,但现在反过来还是她!

  “我的套装被毁掉了,也没有备用的,不然,你若是有的话,借我一套如何?等回到本宗山门,我再还你!”

  “哼!想得美你!”慕飞雪直接白了封若一眼,随即跃上那五级蝙蝠,迅疾升空而去。

  “呵呵!”无意识地笑了笑,封若也紧跟了上去,现在距离曰出还有两个多时辰,应该足够他们飞离枯木海的中心范围了。

  这一路上,慕飞雪没有再说话,直到临近曰出,他们二人已经飞出近千里之外。

  “喂!我们得停下了,马上就要曰出了!”

  眼见前面那气鼓鼓的紫萱院院主还不打算停下,封若忍不住在后面大叫道,要知道这蝙蝠可是夜行灵兽,一旦暴露在强烈的曰光之下,非得被活活晒死不可,普通的四级蝙蝠他还不心疼,可是那只五级蝙蝠却是他新近收服的,他可舍不得这样被活活虐死!

  “你究竟懂不懂什么叫上下尊卑?谁同你是我们?你可知道就凭你这一句,本院就可以处你以搜魂裂魄之刑!”

  前面的身影忽然停下,随后一个如万年寒冰般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