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十九章 上三院

第十九章 上三院

  此言一出,那景三等人顿时弃了唐青彭越二人,转而迅速将封若团团围住!

  “大胆封若!你竟然敢藐视门规,私自从流放之地逃了回来,实在是罪该万死,人人得而诛之!”

  此人那景三排开众人,站了出来,他说的话虽然听着是慷慨激昂,但是目光中却满是狂热的残暴血色!

  封若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在望了不远处有些惊喜和担忧的唐青二人后,这才迎着那景三淡然地道:“说得好,人人得而诛之,那你有本事来抓我啊!”

  “哼!姓封的小子,这大半年不见,你的口气不小!上一次被你用卑鄙手段暗算了,你以为就可以张口说大话了么?今曰,本人就堂堂正正地将你击败,再擒你去刑律殿受罚!”

  那景三说着,“锵啷”一声就抽出一柄青红色的三品剑器,直指封若,那气势却是要比从前凌厉了许多,显然在经过大半年前那场惨败,他是痛定思痛,苦下了一番功夫!

  “唐青,借你的剑器一用!”

  封若的语气依然云淡风轻,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能使用奔雷剑,因为那会坐实了他击杀莫言的罪名,不过就算没有奔雷剑,这景三也同样不是他的对手。

  “封若!接着!”

  唐青却是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剑器扔了过来,对于封若,他和彭越反而更加有信心,因为在半年前,封若还是炼气中期的时候就能击败景三,并且赤手空拳地击败他们十几个人,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是炼气后期。

  那一边景三却开始有些忐忑,封若虽然现在仍是平平静静,但这种平静却给他一种仿若山岳般的压力,而原本对自己那无比的信心也不由弱了几分。

  此时眼看着唐青那抛过来的剑器就要落在封若手中,景三忽然暴喝一声,猛地向前冲来,同时手中剑器飞快地向前一挥,顿时一道凛冽的剑气就呼啸而出,如果封若还是如常去接那柄剑器,就必然会被那剑气所伤,可如果不接,那剑器就会坠落到地面上,等他再捡起来时就已经失了先机!

  不过让包括景三在内的所有人惊讶不已的是,封若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去接那柄剑器的意图,只是冷冷地盯着如一只猛兽般冲上来的景三,任那道凛冽的剑气从身旁擦肩而过,同时唐青所扔过来的剑器向地面坠落!

  如此明显的机会景三岂会错过,低吼了一声,身形便陡然加速,手中的剑器再次挥过,现在他至少有八成的机会在瞬间将封若斩成重伤,一雪前辱!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柄几乎要坠落到地面上的剑器忽然无比诡异地停了下来,微微一颤,随即就爆发出一抹冷芒,以极快的速度瞬间向前冲出,直接扫过景三那刚刚抬起来的右腿!

  “咻!”

  尽管景三身上有套装的防护,但是那剑器的速度太快了,只是发出了一声清啸,就毫无阻碍地飞了出去,而同时飞出的,还有景三的一条断腿!

  这一过程实在是太快,以至于周围那些以为封若必败无疑的众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直到景三一声惨呼,前冲的势头失控,一头栽倒地上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那柄剑器则是在飞出几十丈之外,这才有些笨拙地旋转回来落到唐青身边。

  “还是差了一点火候啊!其实我想割下来的,是另外一个位置!”

  封若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但是他此时目光所过之处,周围众人皆是面色如土,谁也没有料到,他居然已经掌握了御剑术,而这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已经在另一个更高的层面了,根本不是他们这种依靠近身战斗的方式所能比拟的!

  “我们走!”

  封若没有理会这些人,招呼了唐青彭越一声,就朝着接天峰的方向走去。

  “封若,你还是你么?”在走出一段距离后,有些兴奋的唐青才在后面问道。

  “这是什么话,我不是我自己,难道还是什么?”封若笑了笑,心中却是有些温暖。

  “嘿嘿!那就好,看你方才那冷酷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又被女妖附体了呢!不过你被流放一回竟然掌握了御剑术,不行,明曰我也去流放!”唐青又是一脸向外地道。

  此时彭越忽然道:“封若,你现在逃了出来,就不要回镇天宗了,不然的话被抓起来可是死罪!”

  “对,我们也不回去了,我们一块去做散修!”唐青也有些泄气地道。

  听到唐青二人的话,封若却是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岔开话题道:“蓝师姐现在怎么样?你们被欺负她难道不知道么?”

  “呃——蓝师姐现在还在闭关之中,而且紫萱院也不给我们传递消息,所以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我想,只要蓝师姐筑基成功,应该也没有人能为难她,所以,我们还是去做散修吧,这样也不会给她拖后腿,这话不是你说的么,封若!”唐青犹豫了一下,这才有些不自然地道。

  听到唐青的话,封若却是不由一笑,这两个家伙还是太嫩了点,刚受了些打击就开始自卑,不过想来也是,自己这个原本的杂役竟然后来者居上,在修为上超过了他们,再加上辛辛苦苦组建的势力被人一股脑地轰散,说不心灰意懒,那才是怪事!

  “不要胡思乱想了,做散修虽然自由一些,可是哪里比得上做修仙大派的弟子,你们两个先抓紧时间把修为提升到炼气后期,然后再努力为筑基做准备,你们还不到二十岁,有的是机会!”

  说完此话,封若又取出两颗下品灵石和两千颗低品五行石分给唐青二人,这才示意他们二人先行返回镇天宗!

  “那封若你呢?如果镇天宗不能容你,咱们就一起离开算了!”唐青有些焦急地道。

  “你们回去吧,记得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们,自己的命运还是需要自己来掌握,至于我,我已经不是我了!”

  对于封若的话,唐青和彭越却是一阵愕然,怎么也弄不明白那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封若又再次变得毫无表情的面孔,他们也只好转身默默地离开。

  而封若却是暗叹了一声,随即在原地等待起来,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景三等人就会将消息传递回去,到时候结果如何自然知晓!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左右,一队巡山弟子就如临大敌地出现在封若面前,为首一个巡山弟子在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后,却是很古怪地大笑起来。

  “不会吧?能从枯木海逃出来的居然只是一个炼气后期的弟子,这叫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亏本人还为此大张旗鼓!不过话说回来你还是五百年来的第一个从枯木海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而能在炼气后期就能御剑伤人的,更是少见,佩服佩服!只是现在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听到那巡山弟子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封若却是有点疑惑,再看他们的修为,其中最低的也有筑基中期,余者皆是筑基后期,而且他们那挂在腰间的红色腰牌更是表示他们乃镇天宗上三门的弟子!

  虽然有些好奇自己这样一个小人物怎么可能惊动这些镇天宗最精英的弟子,但封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解封五级蝙蝠,然后随着这队巡山弟子朝着镇天宗刑律殿的方向飞去。

  不过在到达刑律殿那巍峨高大的九重大殿前,那队巡山弟子却是将封若带到那第一重生死大殿门口。

  “你自己进去吧,不过我想你出来的时候,将会是本宗自成立以来第一个以炼气后期的修为进入上三门的弟子!”此时那为首的巡山弟子友善地笑道。

  “多谢!”封若冲着他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更加疑惑,那慕飞雪就算能免去自己的流放之罪,但也没有那个能力把自己弄到上三门去吧?因为这根本就是两码事!

  只是此时封若也不好多问,就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不过等他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生死殿中却是要比上一次进入时更明亮了许多,在大殿上方,端坐着四个灰衣老者,其中一个老者正是上次那疯言疯语,脾气古怪的生死殿殿主,而另外三人却是慈眉善目得多,看过来的目光也是极为友善。

  “弟子封若见过几位前辈!”

  对这四名老者施礼之后,封若就肃立在原地,但是现在他却发糊涂起来。

  “嗯!不错!老夫当曰果然没有看走眼,本来以为还得十年之后才能见到你,但没想到还不到一年你居然逃了出来!哈哈!真是甚对老夫的脾姓,按照本殿的规矩,有实力能从枯木海逃出者,那流放之罪就可以直接取消!”

  此时那生死殿殿主忽然大笑道,但是这话却是听得封若一愣,忍不住问道:“前辈,这难道是生死殿一直以来的规矩,而不是有人为晚辈求情?”

  “求情?求什么情?”那生死殿殿主却是一脸鄙夷,“老夫这生死殿,从来就不会讲什么情面,一切都以实力说话,不管你是罪恶滔天,还是无辜被冤,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能活,否则就是死!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的运气是不是太多了点?那枯木海没有筑基后期的实力根本别想走出来,而且在枯木海边缘还有十八道封锁,你居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溜出来,莫非你发现了什么密道?要知道老夫当年闯那十八道封锁的时候可是差一点就要被干掉了!”

  说到此处,不光是那生死殿殿主,其余三个老者也露出好奇的神色。

  “呃——这个,其实——晚辈并没有想着逃离枯木海!”封若有些费力地辩解道,但是在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滋味,原来那慕飞雪所说的帮助自己解除流放之罪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只要逃出枯木海就行,而当时他是骑乘那七级青雕离开的,再加上慕飞雪带路,不要说十八道封锁,就是再来十八道封锁,也是没用的。

  不过这种情形封若自然不能说出来,所以在支吾了半天后,他才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回禀几位前辈,晚辈当时只是迷了路,本来以为是要必死无疑,不过晚辈侥幸收服了一只五级枯木鬼蝠,这才趁着夜色赶路,结果就不知不觉走了出来!本来晚辈还想回去继续流放,可实在担心找不到那枯木古堡,所以这才想办法返回本宗,希望能通过传送阵前往枯木海继续流放!”

  听完封若这一番话,大殿上方的四个老者都已经是目瞪口呆,满脸的古怪之色!

  好半天之后,那生死殿的殿主才不可思议地盯着封若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回禀前辈,晚辈不敢有半点虚言!”封若随手将那五级蝙蝠解封出来,他是不担心这四个老头会怀疑,因为有五级蝙蝠在,他是真的有很大的把握走出枯木海的,当然前提是,他得避开那十八道封锁!

  “呃——于师兄,你们三个怎么看?我这生死殿的规矩可不能破!”此时那生死殿殿主有些郁闷地转头问道。

  “嘿!章师弟,我们灵山院院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如果他知道本院收了一个这样奇妙的弟子,他恐怕会立刻杀了这位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小子的,这样的惨事我想没人愿意见到吧?”

  那被称为是于师兄的老者连忙摆手道,而在他身边另一个老者也急忙道:“章师弟,我们鹤鸣院院主的脾气虽然很好,但是你也知道,他所制定的九百九十九道考核该有多么严苛!这小子运气就算顶天,也肯定通不过的,所以,你也不要指望我来帮忙!”

  “那你们剑心院呢?你们那一院弟子最少,不要给我找借口!”那生死殿殿主此时瞪着最后一个老者道。

  那老者皱了皱眉头,最后才极为不情愿地道:“本院剑庐还缺一个火工御守,叫他去吧!”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