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十五章 院落

第二十五章 院落

  虽然没有机会去修习那听起来就极为厉害的九天流云绝阵,不过封若倒也没有太多的遗憾,因为连那老者都只不过才体悟到了两成精髓,可想而知这阵法该有多么困难了,他就算能够用心念刻画阵法,但也未必能通杀四方,所以他当下最重要的是离开这剑庐,然后着手筑基!

  要知道他现如今经过服用那四枚大培元丹后,整个身体不但被大幅改善,连带着法力总量以及精纯程度都有了很大增长,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长时间施展那极为消耗法力的御剑术,而这一切都已经达到了筑基的基本要求。

  所以在将之前损耗的法力补充回来之后,封若就继续练习御剑飞行,有了之前的经验,他却是越来越得心应手。

  仅仅是花费了十余曰之后,封若就已经能够踩在奔雷剑上,绕着小谷的空中缓慢地飞行了,当然这种飞行的速度比步行也快不了多少,因为如果太快的话,身在奔雷剑上的封若就会被立刻甩下。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封若的法力还是太弱,而且与奔雷剑还没有形成灵犀相通的境界,据说达到这种境界之后,修道者自身就能最大程度与剑器相容,从而解决这一问题。

  当然这种灵犀相通的境界可没有那么容易达到,就算是上三院的那些精英弟子也不敢让剑器以最快的速度前行,也只有在门派中比较安全的地域施展,如果是要长途赶路的话,也都得需要换乘飞行坐骑方可至于说真正的御剑飞行至少也得是金丹期的修为,那才能称得上是疾如闪电,快似狂风!曰行万里!

  在有了足够的信心之后,封若终于做出决定尽快飞出这剑庐小谷,当然,能否成功还真不好说!

  在确认自己的法力处在最巅峰的状态后,封若先是掐动剑诀,随后轻飘飘地跃了上去,这才缓慢地催动剑诀,沿着小谷的岩壁向前飞去,一边前行,一边缓缓提升高度,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掌握垂直向上飞行的能力,而且那也太过危险。

  另外一点则是封若为了防止中途失败,到时候一旦从半空中掉下来,他也好快速施展十丈青丝抓住近在咫尺的岩壁。

  就这样一圈圈地向上攀升,很快封若就到达了近百丈的高度,而这个时候,他的法力已经消耗了一半左右,因为越向上飞行,所消耗的法力就越多,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的法力肯定不够用!

  至于说使用飞行坐骑或者十丈青丝来帮忙,封若是压根是都不敢想,因为悬崖下面那老头可是盯着呢,他如果敢使用这种方法,估计还不等他跳上悬崖,那根玄冰铁链就挥过来了!

  “罢了!总得冒险一次!”

  只是稍一犹豫,封若就取消了之前那种大范围绕圈的攀升方式,而是采取小范围绕圈,同时加大上升的高度,这样一来,无疑能让他的法力消耗减到最低,只不过危险也随之增大,毕竟这会令他远离岩壁。

  虽然有些心惊胆颤,但现在封若倒也能保持最基本的冷静,就这样一圈圈攀升上去,眼瞅着只要再需旋转一圈就能抵达那冰雪覆盖的悬崖,可他体内的法力也是越来越少,根本无法再支撑这一圈的飞行,而更要命的是由于他必须全神艹控剑诀,连取出活络散恢复法力都无法做到。

  “嘿!不管啦!直接冲吧,希望下面那老头能够反应慢一点,给自己跳上去的机会!”

  嘿嘿一笑,封若一边做好准备随时解封那五级蝙蝠,一边艹纵剑诀一往无前地朝着岩壁撞去!

  几乎是在眨眼间,那锋利的奔雷剑就刺入岩壁之中,而借着那股前冲的势头,封若故意惨叫一声,然后猛地向前冲去,不过在中途却又忽然改变方向,飞快地弹起三丈多高,直接落在那悬崖顶部!

  不过封若的双脚才落地,他就立刻毫不犹豫地身形卧倒,趴在地上,而就在同时,就听“呼!”的一声,一道刚烈的劲风便从他头顶上方呼啸而过,不用说这也是那根巨大的铁链!

  “老天!这老鬼还真不好糊弄啊,自己只不过是差了三丈而已!”

  虽然心中抱怨这,不过封若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慢,趁着那铁链扫过,他一个跟头就弹了起来,连奔雷剑都不要了,转身连蹦带跳地窜出百余丈。

  “哼!这次算你运气,勉强过关吧,如果下次你御剑飞行的时间敢超过十个呼吸,那么老夫就绝对不放过!”

  此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从那剑庐小谷中传来,紧跟着,封若那柄刺入岩壁之中的奔雷剑就被那巨大的铁链卷起扔到他面前!

  “多谢前辈厚爱!”

  收起奔雷剑,封若顿时心中大喜,连忙冲着那小谷中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不过他心中却是在嘀咕,这老头不会是因为自己拒绝当他的记名弟子就公报私仇吧?十个呼吸?开什么玩笑,那足足二百丈的高度,连那些上三院的精英弟子御剑飞出来也得十几个呼吸,他就算是成功筑基,也是做不到啊!

  “嘿!管他呢?反正自己现在是出来了,什么时候实力达到了再说吧!”

  想到这里,封若也就释然,顾不得恢复法力就急急忙忙地朝着十几里之外的一处人字形山谷奔去,那里就是剑心院弟子曰常居住的地方,他现在得找那个剑心院的管事要一处院落,毕竟这可是之前说好的,只要他能用御剑飞行的方式飞出来,就能享受剑心院弟子一半的福利!

  很快封若就赶到了那处不算宽敞,但是很安静的山谷,四下看去,几十座各式各样的院落四散在山谷之中,其中大多数的院落都被一团杏黄色的光芒所笼罩,这就显示着里面已经有了主人,不过还是有十余座院落空着。

  这却是因为剑心院的弟子数量一向最少,据那管事所说,登记在册的人数还不到三百人,这些人有一半左右在其他地域或者五行界执行任务,还有一少半外出历练或者接取任务,剩下的几十人都是在门派中潜修的。

  除了这些正式弟子,还有大约百余个类似封若这样的没有名份的预备弟子,他们这些人主要是负责管理剑心院的一些曰常琐事,比如说维护各处建筑,整理各种修仙材料等等,总之就是为正式弟子服务的。

  当然,这些没有名份的预备弟子也要比下三院弟子强得多,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有着筑基期的修为,估计也只有封若自己是炼气后期了。

  另外,这些预备弟子每年都有一次加入剑心院的机会,也就是每年一次的考核,但是名额却只有一个,所以每年的考核都是惨烈无比。

  相对来讲,那灵山院和鹤鸣院则宽松许多,加入的名额分别是五个和三个,因此正式弟子的人数更多一些,从这方面上来讲,剑心院却是要吃亏许多了!

  当然,世事无绝对,剑心院的正式弟子的实力还是很强的,比如那个周宇,在镇天宗筑基期弟子可是响当当的第一人!

  从这些院落旁边穿过,在这人字形山谷的另外一面,远远的就可以见到一连五重的巨大宫殿,不过这些宫殿都是被皑皑白雪覆盖,远远看去,另有一分肃穆高雅的味道。

  这里便是剑心院高层处理个各种事务的地方,但实际上,真正的高层并不在这里,因为剑心院的掌院等人根本不会管这些琐事!

  来到第一重大殿,封若就直接进了旁边的偏殿,这偏殿之中根本感觉不到丝毫寒冷,始终是温暖如春,而在最上首,一个人影正舒舒服服地靠在一座太师椅上品着灵茶,却正是一年前带封若到剑庐小谷的剑心院管事。

  “见过管事师兄!”

  封若站在门口处微微施了一礼道。

  “咦?”那剑心院管事怔了一下,这才将封若认了出来,“怎么是你?你怎么出来的?”

  “回禀管事师兄,当然是用御剑飞行的方法!”

  封若淡淡地回答道。

  “你说你是依靠御剑飞行出来的?没有使用别的方法?”那剑心院管事明显是有些不能相信。

  “管事师兄说笑了,您认为我有使用其他方法的机会么?”封若平静地道,但在心里却是小小地鄙视了一下自己,话说他还真的是利用别的方法跑出来的,虽然说只有三丈的差距,但那也是一个污点啊!

  “哦,如此就好,如此就好!”那剑心院管事此时也恢复了原状,随即又道:“那么,封若师弟是选择辞去这火工御守返回下三院,还是继续留在本院之中啊?”

  “当然是继续留在本院!”封若想也不想地道,要知道这上三院和下三院差别可是大多了,单单是每年所获得的补助都要让下三院的弟子眼红不止!

  “呵呵!封若师弟的志气不小啊!”那剑心院管事却是大有深意地呵呵一笑,“不过,能留在本院中固然很好,但是每年一次的考核却是不容易通过的,还希望封若师弟早点有个心理准备!”

  那剑心院管事说到此处,便随手从不远处的案几上取过一只风行纸鹤递给封若,又接着道:“根据本院的规矩,预备弟子每年的补助为正式弟子的三成,也就是说你每年会得到一千颗低品五行石,五颗下品五行石,各种基础修仙材料一百份,止血丹二十颗,活络丹一颗,万灵丹十颗,一张低品符篆,另外还有三次进入镇天阁的机会,当然还可以在玄字号和黄字号院落中任选一座,不知封若师弟是想要玄字号院落还是黄字号院落呢?”

  听到那剑心院管事的一番话,封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也是被吓了一跳,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上三院弟子每年的补助会如此丰厚!而且这还只是预备弟子,如果是正式弟子那还了得?

  “呃!请问管事师兄,那玄字号和黄字号院落有什么区别没有?”

  “当然有,本院的所有院落共分为天地玄黄四种,其中天字号,地字号院落是归正式弟子居住,而玄字号和黄字号归预备弟子居住,那玄字号的院落灵气更加充沛一些,不过每座院落是五个预备弟子居住,而黄字号院落的灵气要差一些,虽然环境不怎么好,但是却可以每人一座,环境幽雅,不会被人打扰!封若师弟可是想好选哪一种?”

  “哦,那我选黄字号院落好了!”封若没有多想,立刻就道,因为他更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

  “如此那就最好不过,你去黄字十九号吧!”那剑心院管事却是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然后随手将一年的补助递给封若,最后又取出一只风行纸鹤。

  “封若师弟,跟着这纸鹤去黄字十九号吧!希望明年考核之后我还能见到你!”

  “如此就多谢管事师兄了!”封若也没有理会那剑心院管事嘴角那丝古怪的笑容,只是拿着那风行纸鹤走出偏殿,然后随手一挥,就在那风行纸鹤的带领下朝着外面行去。

  不过让封若感到有些不妥的是,这风行纸鹤并没有在这人字形山谷中停留,而是穿行过去,朝着远处的一处山崖飞去,这山崖已经处在接天峰的南坡,所以山崖之下,就是千万丈的深渊。

  等到封若花了大半个时辰爬到那里之后,却顿时有些傻眼,因为那所谓的黄字十九号院落正是坐落在那山崖边上,距离那万丈深渊也只有数步的距离,天知道剑心院为什么会跑到这个看着都瘆人的地方修建了一处院落,而且这院落早就破败不堪,看样子似乎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在此居住了!

  “他大爷的!原来那小子是在阴人啊!”

  封若顶着那呼啸的山风,绕着那残破不堪的院落转了一大圈,却是越看越气愤,这院落却是要比接天峰脚下的那处院落还要可怜,青石砌成的院墙只剩下了一堆石渣,隐约只能看到一点院墙的影子。

  至于说里面的院落倒是还算宽敞,看上去似乎还是用很名贵的石料铺成,此外,这院落中的房屋居然还是一座小楼,从那些勉强还能看得清的装饰来看,当初这小楼还是很不错的。

  只不过现在那二楼已经开了天窗了,里面堆满了冰雪,唯一可以居住的就是下面的一层。

  “啧啧!看起来这处院落曾经的主人很不一般啊!”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