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十二章 木妖

第三十二章 木妖

  说到此处,那云师兄再次微微一笑道:“本店的规矩,就是需要来者自备炼器材料,本人可以保证物尽其用,不知道友带来的是何种材料呢?”

  “哦,原来是这样!”封若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这才从储物腰带中取出一具颇为完整,透着淡淡紫光的灵兽骸骨,这具骸骨是他从那处洞窟中捡来的最好的一具,当然,在品质上依然没有办法与那具最大的灵兽骸骨相提并论!

  不料,封若才将这具透着淡淡紫光的灵兽骸骨取出,那云师兄与那大汉都顿时被惊得后退数步,甚至连面色都变得有些惨白起来。

  “呃!两位道友,你们没事吧?”封若却是有些好奇,因为就算这具骸骨曾经是八级灵兽,他们也没有必要这么惊慌吧?

  “锵锵!”

  那云师兄和那大汉听见封若的话,却是又再次退后数步,甚至将剑器都唤了出来,完全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此时就算封若再不明白,也知道自己手中的这具骸骨很有问题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让一个筑基后期的修道者如此恐惧,所以他连忙将这具骸骨收了起来,这才摊了摊手,以示没有敌意。

  “两位道友,你们为何会如此,那具灵兽骸骨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么?还请多多指教!”

  “灵兽骸骨?”那云师兄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却仍然无比戒备地问道:“阁下难道不知那东西究竟是何物么?”

  “呃,抱歉,在下的确是不知,这具灵兽骸骨是在下之前无意间从某一个灵兽洞穴中获得,一直以来都是觉得此物应该能炼制一柄不错的剑器,故此这才来到二位这地火堂,看二位道友的神情,莫非这灵兽骸骨生前曾是什么可怕的凶兽不成?”

  封若一脸疑惑地道。

  “你真是不知?还是在戏弄我师兄弟二人?”那云师兄却是依然不放心。

  “呃,天地可鉴,在下镇天宗剑心院预备弟子封若,来此只是为了炼制剑器,绝无戏弄两位道友之意!”封若不得不郑重解释道。

  “好吧!那东西不要再取出来了,而且最好也不要被其他修道者知晓,否则道友必将有大难临头!”那云师兄的面色终于恢复了一点正常,“还有一点,这东西阁下从哪里得来的,最好还是送回到哪里去吧,因为此物是活的!”

  “活的!”

  听到此话,封若的头发根都是一阵阵的发麻,浑身上下顿时冷汗直流!差点就要被这云师兄的话给吓死!亏他之前还细心把玩过,但却没有想到这灵兽骨骸居然是活的!

  “道友此话怎讲?那明明是一具灵兽骨骸嘛,而且如果它是活的,怎么不攻击本人呢?”镇定了一下心神,封若还是有些不能置信地道。

  “这原因本人就不知道了,不过道友应该听说过枯木海的木妖吧!此物就是一只木妖!而且很可能是活的,因为那骨骸还非常完整,按照修仙界中的传说,只有将那木妖的骨骸击碎,它才会真正死掉!”那云师兄一脸凝重地道。

  “木妖!”封若一愣,脸上的神色却是一阵阵的古怪,关于木妖他当然不会陌生,之前慕飞雪之所以会重伤,完全是拜一只木妖所赐,所以当时他还以为这木妖该有多么可怕,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随手就捡回来一只令修仙界闻声色变的木妖!

  可是这只极有可能还活着的木妖为何没有攻击自己呢?难道说是因为先天木煞的缘故?

  心头疑惑之下,封若真想再将那木妖取出来察看一番,不过看到云师兄二人那始终警惕的目光,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吧!多谢二位提醒,这骨骸的确是在下从枯木海带回来的,不过我敢肯定这木妖一定是死掉的,不然也不可能容我捡回来啊!当然,为了谨慎计,这东西将来有机会我还是得扔回枯木海,至于说现在,我们还是重回旧题,烦请二位道友给在下炼制一柄五品剑器!”

  封若一边说着,一边从储物腰带中挑选了一具还算可以的灵兽骸骨出来,按照之前的经验,他估摸着这一具灵兽骸骨的级别怎么也得有七级左右吧!

  此时那还担心封若取出什么诡异之物的云师兄二人终于松了口气,在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这才再次动容道:“这竟然是七级虎麝的骸骨,道友你的身家还真是丰厚无比,只是这一具骸骨,就能价值一百颗下品五行石了!”

  “哦,不知可否炼制成五品剑器呢?”

  听到那云师兄如此说,封若总算是放下心来,他还真担心再冒出一只什么木妖来,他本人倒是无所谓,可那绝对会把这一对师兄弟吓坏的。

  “当然,这七级虎麝乃是一种极为凶猛的异兽,在修仙界中甚少见到,据传说若是化形之后,甚至能呼风唤雨,强大无比,其天赋神通为龙卷狂风,只要其所过之处,无不是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在平常的情况下,普通的筑基后期修道者根本不是其对手,也只有组成狩猎团队才能猎取,可惜这七级虎麝身上最珍贵的材料是那虎麝心,那是用来炼制狂风法戒的最关键之物!”

  那云师兄侃侃而谈地说着,同时一双灵巧的双手快速地在那虎麝骨骸上抚过,“这七级虎麝骸骨总重三百九十一斤七两六钱,其中一半可用于炼制一柄五品剑器,再加入软银五斤七钱,紫金三两六钱,风疾石九钱!然后用六十四道地火轮番炼制,二十四个时辰可成,剑身长约三尺七寸,刃宽三指,通体为青蓝色,法力过处,应有一道狂风追随,上面可以刻画如山阵法,风行阵法!”

  “至于说精炼的五行石最低品阶不能低于下品,最佳选择是中品,不过那就要看道友的身家如何了!不知道友可有其他建议?若是没有,本人这就可以着手去开始炼制,不过炼制后所余下的材料却是需要当做报酬!”

  “当然没有问题,就依道友所言就是!”封若连忙道,他对炼器是完全不懂,又哪里有什么意见,不过他随即却是想到了一个问题,“哦,对了,敢问云道友,那剑器上所需要刻画的阵法能不能由我自己来刻画?”

  “刻画阵法?”那云师兄抬头看了封若一眼,却是笑道:“看来道友在阵法一道应该很有自信,这个没关系,刻画阵法通常都是需要在剑器炼制成功之后才会进行,你想怎样刻画都无所谓,但是千万不要刻画成青阳阵法!”

  说完此话,那云师兄随手就将那虎麝骸骨递给另一边的大汉,显然是要由他来炼制。

  这却是让封若有些不甘,因为这云师兄炼器的水平无疑要远远高于他的那个师弟,所以想了想之后,他才又道:“呃,云道友,能不能请您亲自出手炼制呢?我可以多出一些珍稀的材料做报酬!”

  “呵呵!道友不必如此!”那云师兄微微一笑,“其实我师弟的炼器水平也是丝毫不差,而且刚才我已经说过,在炼器一道中,最为简单的,便是炼制剑器了,哪怕是五品剑器,也不会太复杂,反倒是那些套装和法器法宝最困难,比如说道友身上的这套栈雪套装,炼制的手法便相当高明,远远超出我的水准太多,可以说这件套装在市面上是根本都见不到的!”

  “哦,是么?我感觉也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封若却是不以为然地道,这件栈雪套装是由慕飞雪所炼制,以她的实力当然要比这云师兄强上许多,不过栈雪套装便是栈雪套装,品阶在那里,再强还能强到那里去?

  “呵呵!道友此言差矣!你身上这栈雪套装却是大为不同呢!别的且不说,单单是使用银轮鬼母丝这一材料,恐怕就令不知多少人艳羡不已,此物与雪蚕丝相差无几,一般人根本无法辨别,尤其重要的是,银轮鬼母丝是五行界的特产,我们这苍梧界却是很少见到,我若不是涉猎广些,恐怕也无法辨认出来!”

  说到此处,那云师兄又叹道:“除此之外,这栈雪套装上的青阳阵法同样精妙,道友身在镇天宗应该能有体会,那就是穿着这件栈雪套装,可以大幅减弱那接天峰上的严寒,我想至少可以接近距离峰顶五百丈左右的位置,这一点普通的栈雪套装是完全做不到的,所以如果本人没有猜错的话,这件栈雪套装应该是有位高人为道友亲自量身订做的!”

  “呃!量身订做?”封若的神色却是现出一丝尴尬,他可不相信这是那慕飞雪为他量身订做的,因为那一路上他可没见到过慕飞雪动手,不想就这个话题谈论下去,他便又问道,“对了,云道友,你这里也能炼制法器?”

  “当然!只要封道友能拿得出材料,本人保证不会令道友失望!”那云师兄却是有些期待地道,因为从刚才一系列的接触中,除了那木妖那个意外,他早已看出这个叫封若的修道者可是十足的身家丰厚,先是那几乎是暴敛天物的奔雷剑,然后又随手拿出一具罕见的七级异兽骸骨,再加上他身上那件非比寻常的栈雪套装,都表明此人来历不凡!

  “好啊!那就麻烦云道友了!”封若也同样很兴奋,对于法器的厉害之处他当然清楚,不过这东西实在是太贵了,就算是一件普通的中品法器都动辄需要上百颗下品五行石,他当曰曾在执事右殿见到过几种上品法器,可是那价格居然高达上千颗下品五行石,恐怕不要说是他,就算是那些背景深厚的上三院弟子都买不起,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就连大部分的筑基期修道者身上所装备的都是中品法器,能拥有上品法器的几乎是寥寥无几!

  而现在这云师兄的炼器水平看起来是非常厉害,如果能用几具捡来的骸骨换一件上品法器,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所以封若直接就取出来两具不错的灵兽骸骨!

  “就这点么?”但那云师兄看到之后却是一脸惊愕,“道友难道只有两具灵兽骸骨?”

  “呃,这些还不够么?”封若心中暗觉不妙,自己不会是又弄了一个大乌龙吧!

  “唉!道友看来真是对炼器一窍不通啊!”那云师兄有些哭笑不得地道,“道友可知,为何炼制法器法宝向来都是最困难的?因为此道实在是太过复杂,就好比一件最低级的下品法器,也得需要至少数十种材料,历时数曰才能炼制出来,若是中品法器,所需要的材料就会更多,炼制的过程也会更加复杂,以我现在的水平,炼制一件中品法器,至少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至于说上品法器,所需要的材料更是多达数百种,炼制过程更是复杂无比,我现在炼制的成功几率还不到两成!”

  “这么困难!”封若忍不住暗自咋舌,怪不得那些中品以上的法器动辄都要百余颗,甚至上千颗下品五行石,原来是因为所需要的材料太多,炼制太困难所致!

  “嘿嘿!让云道友见笑了,我还真没有想到会如此困难!”

  封若讪讪地将那两具灵兽骸骨收回,他的这两具骸骨虽然能买到两件中品法器,但是却“连一件最低级的法器都无法制作出来。

  “看来这炼器一道果然是博大精深,一件上品法器就如此复杂,真不知那种传说中的法宝又当是如何?”

  想到此处,封若也就绝了炼制法器的念头,因为这炼器一道可真的是要身家足够丰厚才能修习的,想来这也是为什么这一对师兄弟会在这万仙城中开一家店铺的缘故了!

  “哦!对了,云道友可能修复受损的法器?”

  此时封若忽然又想到自己那被损坏的青鸾手镯,这东西是自己那便宜师父慕寒烟送给蓝凌的,后来他用金凤手镯和她换了一下,如今也不知道自己那师父跑到哪里去了,想找她修复也没办法!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