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十九章 机缘

第三十九章 机缘

  虽然隔了一年多的时间,可这剑庐小谷中的一切依然没有任何变化,那八十一柄巨剑依然肃立,而那位九绝老人的弟子也如从前一样,白发苍苍,锁链缠身,彷如雕像一般,不过封若并没有见到他新收下的记名弟子许铭在此地出现。

  “剑心院预备弟子封若见过前辈!”

  隔着二十丈远,封若轻轻躬身施礼道,对于这个为了不牵累其他人,而甘愿自缚于此的老头,他还是有点敬佩的,所以虽然大多数上三院弟子都是直接将这老头无视,但他还是要过来问候一下。

  对于封若的施礼,那白发老者却仿佛是充耳不闻,只是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随意地笑了笑,封若在打量了一会儿那九九八十一柄巨剑后,便转身进入地下的剑庐,如今这九天流云绝阵他目前还不够资格,也没有时间来修习,只能等以后慢慢来了!

  穿过那长长的台阶,封若再次进入那处火热的山腹之中,不过这里面此时至少已经有三四百名上三院弟子围着那火龙吞吐的火灵泉,而方圆百丈之内都坐满了人,果然是没有了任何位置!

  对于此,封若也不急,在周围寻了一处空地,便席地而坐,耐心地等待起来,因为炼剑是极为消耗法力的,估计用不了一个时辰,就会有大半上三院弟子退出。

  至于说该如何炼剑,封若也早已了解得一清二楚,可以说这炼剑在御剑术中是极为重要的,就好像曰常的修炼与功法之间的关系,因为要想将御剑术施展到最强,达到心随意转,如臂指使的境界,就必须做到意念的契合,从而让剑器与修道者的意念产生共鸣,彷如一体!

  如果能做到这点,就不但能在战斗中展开更快,更精妙,更犀利的攻击,而且还可以大幅度地减少对自身法力的消耗!

  当然,要想做到这点却是很难,除了天长曰久地与剑器相对,还得需要独特的炼剑口诀,再借助精纯的火灵进行淬炼!

  可以说这种炼剑的方式同时也是为将来进入金丹期艹控飞剑打基础,因为那个时候的飞剑速度更快,威力更强,所需要驾驭的代价也就更多!

  时间过去的很快,不过是数个时辰,原本数百人的山腹就只剩下了数十人,这些上三院弟子毫无例外都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的修为,因为以他们的法力足够支撑很久!

  只不过这个时候,那火灵泉中的火龙吞吐的威力也减小了近一半左右,甚至连山腹之中的那种闷热也减弱了许多。

  此时,封若这才站起身来,走到距离那火灵泉五十丈的位置,盘膝坐下,在将内息调整均匀之后,这才掐动剑诀,小心地控制着魅影剑没入那火灵泉之中!

  而几乎是在同时,一股炽热且疯狂的力量就沿着那魅影剑传了过来,这却是因为封若的意念附着在剑身之上的缘故!

  对于此种力量,封若还无法直接无视掉,只能是静心凝神,一边全力支撑,一边控制着魅影剑在那火焰肆虐的火灵泉中保持平衡!

  在这个时候也是最关键的时候,因为他一旦承受不住那种炽热的灼烧,从而选择退缩,那么,结果就是丢掉魅影剑,而这种事情在上三院几乎每年都有很多!

  可以说这就是对意念的锤炼了,因为实际上,那火灵泉并不会对修道者本身造成伤害,甚至连意念都不会有什么损失,之所以会感到剧烈的痛楚,完全是因为修道者的意念此时是附着在剑器之上!

  换句话说,意念与剑器的附着越紧密,所承受的压力和苦痛也就越大!而如果没有了剑器,再猛烈的火焰也无法灼烧修道者的意念!

  这便是炼剑的最基本道理,那就是通过这种外在的磨练,让修道者的意念逐渐渗透于剑器之中,直到与剑器产生共鸣,甚至是成为一体,而不是仅仅附着在表面!

  而只要做到这一点,那么所谓的御剑飞行也只是一点小意思罢了!

  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剑器的品质越高,意念融合的难度也就越高,比如说封若这柄魅影剑,由于刻画了更高级的魅影阵法的缘故,所以才会变得如此难以掌控!

  不过假若封若真的能将意念与这魅影剑融合到一起,那么可以肯定,如果只是单纯比拼御剑飞行的速度,在同阶修道者中能追得上他的将是屈指可数,甚至是没有人能追得上!

  这个原因很简单,因为能够在炼器一道上有极高造诣的修道者,未必就精通阵法,而精通阵法者却又未必精通炼器,所以在炼制五品剑器的时候,通常所刻画的阵法都是基础阵法,很少有人能这上面刻画更高一阶的阵法!

  另外,就算是炼器者同精通阵法的修道者合作也是很难,因为在剑器上刻画高阶阵法可是不容易,以封若心念刻画的能力,也是花费了很大代价才成功的,但是能拥有心念刻画能力的,整个镇天宗数万门人弟子,也不过是才三人而已!

  所以,总得来说,封若对自己将来真正的御剑飞行非常期待!

  但是,如果他想真正将魅影剑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他恐怕至少得在这火灵泉中炼剑百年以上才行!这一点只需看那周宇等人,都已经是筑基后期,只要有时间,每次火灵泉喷发的时候都会如约而至!

  由此就可以知道将剑器达到与自身灵犀相通的境界该有多么困难!

  很快,在大约过去了一盏热茶的时间后,封若终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现在那种剧烈的灼烧苦痛终于缓解了很多,甚至那种巨大的压力也减缓了不少。

  此时虽然封若见不到自己的魅影剑,可是却能准确地掌握魅影剑的一举一动,就好像忽然间他就多了第三只手一样!

  在熟悉了目前的状况之后,封若便缓缓地艹纵魅影剑向火灵泉中央靠近,因为那里才是压力最大的地方!

  当然,他也不必担心在这火灵泉中撞上其他上三院弟子的剑器,因为那些人的剑器都是在火灵泉中的几十丈之下,那地方的压力更加恐怖!而封若目前当然不具备那样的实力!

  不过据说这火灵泉直通地下火脉,深达千万丈,里面所积蓄的力量几乎难以想象,若不是上面有着一座九天流云绝阵压制,说不定这直插云霄的接天峰早就改了其他的模样,想来这也正是为什么这九天流云绝阵几乎要将火灵泉全部压制下去了,镇天宗的高层也不敢去除这座阵法的真正原因吧!

  只是坚持了半个时辰左右,封若体内的法力就基本被消耗光了,所以他连忙就将魅影剑从火灵泉中撤了回来!

  这个时候的魅影剑由于被火灵泉中的火焰灼烧的缘故,却已经是变成了青红色,真是让封若好一阵心疼,这就是没有强化五行石的结果,尽管刚才他一直都在用法力防护,但毕竟还是无法与那精纯的火焰抗衡!

  手忙脚乱地激活两颗下品五行石,然后强化到魅影剑上,这个时候那种青红色才逐渐退却,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样下去可是不行!必须得尽快弄到一颗中品五行石!不然的话,每次炼剑都要消耗两颗下品五行石,可真的是太吃亏!”

  封若很是肉疼地想道,这火灵泉中的火焰都是无比的精纯,几乎已经达到炼制剑器所需要的温度,所以对剑器的损害极大,必须得有五行石强化的效果才能抵抗!

  “这次外出历练,如果还是搞不到中品五行石,就干脆去五行界去巡逻好了!”

  封若心中发狠地道,没办法,现在这魅影剑虽然说是五品剑器,品质也算是非常不错,可是如果不强化中品五行石,在战斗中将会处处受制于人,所以由不得他不去拼命!

  “你叫封若?”

  此时正当封若准备退到一边打坐恢复法力的时候,附近的一个修为是筑基中期,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忽然转过头来笑着问道。

  “哦!对,师兄是——”封若很好奇地望了那人一眼,此人身上的腰牌却是鹤鸣院的,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人怎么会认识他?貌似之前没有见过此人呢!

  “呵呵!在下冷啸天,鹤鸣院弟子,想来封若师弟应该认得叶落,那是我的表弟,我听他提起过你!”

  “叶落!当然认得,不过我们却是有两三年没有见面了,他还好么?”听到叶落的名字,封若心中的疑虑顿时消散,有些欣喜地问道。

  “叶落他还在冲击筑基期,不过我想用不了半年,他就该筑基了!我们这次历练回来大概就能见到他了!”那冷啸天却是和他的名字很不相符,甚是和善!

  “哦?冷师兄莫非也是参加此次的历练?”封若连忙问道。

  “当然,不然怎会知道你呢!不过封若师弟可是不简单啊!这次历练其实最主要的是去九神宫拜山,所以挑选历练的弟子都是极为严格的,很多上三院的正式弟子都没有资格前往,但是封若师弟却能入选,由此可见封若师弟的实力应该是相当不错!”那冷啸天却是意有所指地道。

  “呃!这个嘛!我只是稀里糊涂就被入选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封若有些含糊地道,心里却是越发好奇,之前是那周宇,现在又是这冷啸天,他们所说的都差不多,似乎是这次历练真的很重要一样。

  想到这里,封若又忍不住问道:“冷师兄,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不就是和九神宫的弟子切磋一次么,值得这么大张旗鼓?”

  “大张旗鼓?嘿!这算什么大张旗鼓啊!这只是一种最简单的试探而已,因为再过九年,就是苍梧界五大宗门所共同举办的灵蕴论道大会,届时,五大宗门的精锐门下弟子将会进行一场比试,从而确定未来百年内在五行界的利益划分,而在过去近千年中,九神宫都是占据最大优势,从而在五行界拥有着最大的利益,正是因为如此,本宗和其他三大门派才会热衷击败九神宫,而这次的试探的重要姓就是可想而知了!”

  那冷啸天淡淡地描述道。

  “原来如此啊!啧啧!居然有这么严重!”封若有些苦笑地道,“看来我有必要退出了,莫要成为本宗的后腿!”

  “哈哈!封若师弟说笑了!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所谓的比试,都是要求境界相同的才能进行,除非是对自己格外有信心才可以越级挑战!而且我想带队的师伯师叔既然能选择封若师弟,肯定是很看好你的!”

  那冷啸天说到此处,却是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封若手中的魅影剑,忽然赞道:“封若师弟手中的这柄剑器却是一柄好剑,应该是属于上佳,不知此剑何名?”

  “嘿嘿,冷师兄谬赞了,此剑名为魅影,其实是入不得高人法眼的!”封若嘿然一笑,随即将魅影剑收入背后的剑鞘之中。

  “魅影?莫非是刻画了魅影阵法?”那冷啸天的神色却是变得非常讶异,要知道在五品剑器上刻画高阶阵法也不算是太难的事情,像他的剑器之中就刻画了正反九星阵法和基础风行阵法,但是魅影阵法却一向很难,基本上很难成功,可是如果一旦刻画成功,那绝对是非常了不得。

  “嗯,不错!正是魅影阵法,不过这却是我在因缘巧合的情况下,由一位不知姓名的前辈高人替我刻画的!”

  封若眼睛也不眨地随口答道,对于他来讲,能少一点麻烦就少一点好了,尽管那用心念刻画阵法的能力并不算是太稀缺!

  “哦!那还真是可惜啊!”冷啸天很遗憾地摇了摇头,如果他能遇到这样的精通阵法刻画的前辈高人,他甚至都愿意舍弃现在的剑器,重新炼制一柄,可惜,这就是机缘啊!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