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九十一章 便宜师父

第九十一章 便宜师父

  听到宁远的话,韦驮虽然不甘心,也只能迅速退下,因为封若所艹控的龙卷狂风根本就不是筑基期这个级别能够施展出来的,只需看看那种飞沙走石的狂暴气势,便可知道其中的可怕程度,之前他的上品法器乱云飞几乎是没来得及丝毫反抗,就被截断了与他联系。

  眼见韦驮退下,封若也停下了脚步,顺便将白毛鬼蝠和银甲天蛛召唤回来,刚才他和韦驮交锋的时间不过二十余个呼吸,但是白毛鬼蝠它们两个却牢牢地将韦驮的那两只豢养灵兽压制住,如果再继续战斗片刻,保证能完全胜利!

  此时随着那龙卷狂风消逝,封若的身影也显现出来,不过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远处那宁远和他身边那个筑基中期修道者并没有因为韦驮输掉比试而不悦,相反他们的神色却分外古怪!

  “封若,你方才所施展的是什么?”宁远有些激动地问道,这和他之前的沉稳完全不符合!

  “是什么很重要么?重要的是你得遵守承诺!”封若淡淡地说了句,随手将青鸟的那支本命翎羽收回储物腰带之中,但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去之际,宁远身边的那个筑基中期修道者忽然激动地叫了起来!

  “少宗主,我想起来那是什么了,那是寒山——”

  “闭嘴!”宁远冷喝一声将他的声音打断,这才面露微笑地冲着封若道:“等等,你手里那个东西,我很有兴趣,你开个价吧!”

  听到此话,封若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寒山?什么意思?指的是寒山地域么?难道说那只青鸟来自寒山地域?

  如此想着,封若却是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

  “封若,我的话你没有听清楚么?那东西,我要了!”眼见封若并不理会自己,宁远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杀机!

  “怎么?你想违约?难道堂堂千幻宗少宗主只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卑鄙小人?”封若冷笑一声,转身不屑地瞧了那宁远一眼道。

  “哼!随你怎么说,我给过你机会,就是现在,要么你开出一个价来,要么我自己来取!”宁远的声音越发冷厉,而听到他的话,周围数百千幻宗弟子纷纷放出剑器将封若等人团团围住!

  “封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东西根本不是你能拥有的,交出来,咱们以往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不然的话,你的这些朋友就统统随着你陪葬!怎么选择,你应该懂得!”宁远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显然是胜券在握!

  “是么?你就这么有把握?”封若忽然笑了笑,目光扫过远处的曲云等人,心中却是一黯,他们如今已经在石戈的带领下聚拢在一起,至于李旦和自己,则被孤立在外!

  “哈哈哈!把握?我当然对自己有把握,你呢?”宁远仰天长笑一声,却是霸气无比地一指石戈等人,冷声喝道:“石戈,曲云,还有那位沧月商行的朋友,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这是我和封若之间的个人恩怨,只要你们马上离去,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们!”

  宁远的话语落下,整个天地都在瞬间变得寂静无比,那石戈等人都是有些心动,又有些为难。

  “走吧!何必难为情呢?当年你们已经背叛过一次天机院,然后又背叛了青云宗,现在又要背叛御兽门,你们身上已经被铭刻了叛徒两个字,再背叛一次又如何?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宁远那充满诱惑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宁远的话语声中,紧密的包围圈闪现出一条通道,那些原本是青云宗弟子,现在是御兽门的弟子中终于有人心动了,就好像当年田暮威胁天机院众多弟子时的情形一样,一个人走过去了,两个人走过去了!

  “石戈师兄,我们不能这样!”曲云几乎是泪流满面地哀求道,当年他们舍弃了天机院,后来又舍弃了青云宗,但是这一次不能再犯错了!

  “曲师弟,面对现实吧!我们进入修仙界,修习仙家功法,不就是为了能更久地活下去,既然已经背叛了两次,何妨再背叛一次!”石戈叹息了一声,转身就带着大部分人从那处通道离开,剩下的只有曲云,严铭和孔非,连方幻也跟着离开!

  “方幻,你不能走,我们是一个狩猎小队的!”

  “曲云,封若,抱歉了,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的!”方幻只是摇了摇头,脚步却没有丝毫停留!

  眼见这一幕,封若脸上的神情却依然如故,这种事情他经历的多了,在当年的生死战场上,他见过无数次视死如归的壮烈,也见过无数贪生怕死的懦弱,他早已习惯了,因为人姓皆如此,谁也不能奢求别人改变,唯一能做的,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这才是真正能值得信任的!

  “李旦,你现在也可以滚了!”

  “大爷的,叫我滚?你是存心想害死我么?”

  一直是神色轻松,仿佛是在看一场热闹的李旦这才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笑嘻嘻地凑到封若面前。

  “不好意思,还是得借你那柄奔雷剑一用啊!哎!话说我的运气还真是衰,连趁手的剑器都没有,你看要不——”

  李旦的话还未待说完,远处的天际忽然传来一声如同龙吟般的剑啸声,与此同时还伴着滚滚的天雷,只是这声音的气势就足以令人骇然失色!

  这一刻不但是宁远等一众千幻宗弟子,就连封若等人也忍不住回头望去,但是所有人却是在瞬间惊呆了!

  只见在长空之上,一道长达近百丈的金色剑光如腾云驾雾的金龙瞬间破开云层,直接就将之前背弃封若的石戈等二十三人在瞬间灭为齑粉!

  不过这威势惊人的金色剑光却没有丝毫停止,而是朝着众人所站立的位置猛扑过来!

  “快退!”

  堪堪反应过来的宁远早已被吓得面无人色,因为在这一刻他竟然有种被那金色剑光完全锁定的感觉,他敢肯定,就算他身上的紫陌飞殇套装的防御能力已经达到了某种高度,可在这强势的金色剑光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

  还好宁远的手下颇为忠心,眼见他在发呆,就急忙奋不顾身地将他拉出十几丈!

  几乎是在同时,只听“轰”的一声,宁远之前所站立的位置就多出了一个足有十几丈深的大坑!

  而见到如此的威力,宁远的双腿几乎都要被吓软了,不过还好那如同神龙一般的金色剑光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闪电般地收了回去!

  “南岭宁家的人都是如此的没有教养么?”

  此时一个无比苍老的声音忽然在众多千幻宗弟子后面响起,这声音给人的感觉极为古怪,简直能让人立刻联想到那难吃之极的米饼!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看起来极为凶恶的老太婆颤颤巍巍地从几百丈之外走了过来,明明她走得很慢,但是实际上,等她来到众人面前才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

  毫无疑问,这便是那道金色剑光的主人,此刻千幻宗众人哪敢阻拦她,甚至都顾不得包围封若了,纷纷如潮水般向后退去!

  而当封若见到这凶恶丑陋的老太婆之际,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这不正是自己那个没有一点做师父觉悟的便宜师父么?

  不过她怎么这么巧在这里出现?

  “师父,怎么是您老人家?”回过神来之后,封若这才有些兴奋地叫道。

  “怎么?凭什么就不能是我老人家?你以为除了为师,还有谁会辛辛苦苦地跑来救你?嗯?”慕寒烟上下打量了封若一番,这才转头冲着那宁远喝道:“看在你爷爷的份上,这次老身就不为难你,滚吧!”

  “是!多谢前辈宽宏大量!”宁远有些惊诧莫名地看了封若一眼,这才带着一众千幻宗弟子仓惶离开。

  看着宁远那惊慌失措,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封若还真是有点解气,叫他再装深沉,这下原形毕露了吧!不过随即他就想起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嘿!师父,你的法力恢复了?不过也不对啊?还是您的修为提升了?”

  “说什么呢!为师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法力也没有损耗过,封若,你不会被吓傻了吧?”慕寒烟却很是严肃地道。

  “哼!那才怪!”封若撇了撇嘴,却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敢断定,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当年肯定在骗自己,还说什么被青云宗的掌门给关了禁闭,那简直是开玩笑!以她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青云宗那个小掌门能关的了她的禁闭?

  还有!最令封若凄苦的是,当年自己拜师之后,这便宜师父竟然只是拿出一件可怜巴巴的上品法器来糊弄自己,还说什么她已经穷困潦倒,身上只剩下这一样值钱的东西了,结果害得自己一直感动了很久!但是现在看她那强悍的实力,不要说法器了,就算是法宝都不是问题!

  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更加可气的是,她居然让自己独身一人从雁南地域跑到雁北地域,万一自己挂掉怎么办?

  有这样一个师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