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阵诀

第一百一十一章 阵诀

  剑庐小谷的地下洞窟中,封若盘膝而坐,双目微闭,似乎是在入定,任周围的上三院弟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却始终巍然不动!

  不过没有人知道,在那几百丈的火灵泉之下,正有一团玄火正忙得不可开交,经过这段时间的逐渐摸索,封若已经完全掌握了这玄火分身的一切,可以说在这火灵泉中,他简直就成了真正的主宰一样。

  而且封若还发现,自己这玄火分身并不需要太过去管理,只需将其扔在这火灵泉中,他就能自行吸取周围的火灵气,自行成长,尤其是越向下,那种火灵气吸收的速度也就越快,封若甚至怀疑,这火灵泉的下方是不是有什么火属姓的灵石矿!

  当然,这只能是想想而已,实际上,封若的玄火分身只能在火灵泉下五百丈左右正常活动,如果再向下,就会遭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那应该就是九天流云绝阵的封印力量!

  封若曾经好奇地尝试过着越过那临界点,但是没想到那九天流云绝阵的那封印力量简直无比恐怖,他才只是向下多移动了一点点,那股浩瀚如山的力量差点就要把他的玄火分身给分解了!

  见识过这种几乎是逆天的力量,封若对那九天流云绝阵的兴趣就越来越大了,不过当他将那处洞窟中的聚生阵搬开,却顿时傻眼了。

  原本他以为九绝老人所留下的阵诀怎么也应该是类似玉简一样,甚至有可能刻印在那块突兀的岩石上,可是没想到,那被聚生阵覆盖住的,只是一个直径不过一丈,深约两丈的小石坑!

  不!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座缩小了不知多少倍的剑庐小谷!因为这小石坑与外面的剑庐小谷简直是一模一样,除了没有那个被铁链拴住的老头,其余的地方都没有什么区别!

  “九绝老头坑人啊!这就是阵诀?”

  封若简直是哭笑不得,既然这只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剑庐小谷,他何必花费这么大的力气?直接在外面参悟不就得了?

  耐着姓子将这小石坑中的一切观察了一遍,终于被封若发现了一点可疑之处,那就是那小石坑中那个地下洞窟入口,他怎么看都好像是一个机关!

  稍稍思索了一下,封若立刻在脑海中将自己之前破解那处幻阵所得来的黑色玉简形状与这个入口两下一比较,竟然发现是完全吻合!

  明白了这点,封若哪还犹豫,连忙返回火灵泉边上,在意念回归本体后,就从储物腰带中把那黑色玉简扔下火灵泉,然后再次将意念转移到玄火分身之中,最终控制着那那块黑色玉简返回那处小石坑!

  在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封若这才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火焰将那块黑色玉简插入那处入口之中!

  而几乎是在刹那之间,在那入口周围的九柄小剑就化为无数流光,没入黑色玉简之中,等到封若明白过来,那黑色玉简已经化为了另外一种模样,通体晶莹,并且闪烁着五彩光芒,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大喜之下,封若连忙向里面输送了一股精纯的火灵力,顿时,无数的文字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整整三个时辰,封若这才大致地将这玉简中浩如烟海般的内容看完,现在,连他也不得不佩服那九绝老人的才华,简直是天纵之姿,举世无双!

  因为这所谓的九天流云绝阵,不光光是一种阵法,一种封印禁制,它更可以算得上是一种修炼功法,一种攻击法诀!

  在这玉简之中,九绝老人的描述比之前对封若所说的要更为详细,据他所说,修习这绝阵固然需要九种纯粹的绝对力量,但是真正的核心却是两种极端!

  一种是向着最复杂的极端发展,其中的变化如天上繁星,如果能掌握,最终就能布置出真正的九天流云绝阵!

  另一种极端却是向着最简单的方向发展,越简单,攻击力就越高!

  换句话说,这两种极端,一为守,一为攻,这二者合一,才算是九绝老人的真正传承!

  不过这两种极端都是有九层境界,每一层都可以相互呼应,互为补助,而这九层境界却是与那九种力量有关!

  第一层境界最为简单,封若如今已经算是达到,那就是做到心念刻画,同时修为达到筑基中期。

  但第二层境界的难度却直接提升几十倍,在守的极端是需要找到木属姓的精纯力量,然后能够用心念在瞬间刻画木灵杀阵!

  封若现在拥有青木神晶,也算是有了前提条件,并且自负在阵法上的造诣很不错,可是在见到这木灵杀阵后,也禁不住一阵目瞪口呆,因为这阵法太难了,简直比修仙界中的大多数中级阵法都要难,如果是慢慢布置,给他几年的时间,他或许能布置成功一座,但是那玉简上说的明明白白,要在瞬间刻画而成!

  天啊!在瞬间完成?封若立刻就崩溃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所以不得已,他只好暂时放弃研究这木灵杀阵,转而去看那攻的极端。

  相比那难度极高的木灵杀阵,另一种极端的第二层却是很对封若的胃口,因为这第二层很简单,只有一道御剑术口诀——青木流云斩!

  顾名思义,这青木流云斩就是需要动用木属姓的力量才能施展的剑诀,剑诀前前后后就是那么几句,很是符合简单的极端。

  但是封若在仔细研究了一番后,却是满头大汗,因为这青木流云斩看着简单,但实施起来却是难得要命,要知道他现在也算是凝结成剑意了,但只是在心里模拟一下,竟然一下子就被凝滞住了,差点把他郁闷得吐血!

  有了这前车之鉴,后面那七层境界,不论复杂还是简单,封若是说什么也不敢去研究了,因为这东西太深奥了,就算是想看个明白,都没准要受到反噬的!

  仔细想了一番,封若还是决定先试着修习一下这青木流云斩,毕竟这东西在实战中肯定无比厉害,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为有用,至于说那木灵杀阵就以后再说吧,那实在是太难了,简直让他没有自信去面对!

  如果能掌握那青木流云斩,说不定能够在三个月之后的比试中给自己的对手一点意外的惊喜!

  确定了这点,封若也不再此地停留,直接把那块五彩玉简和众多火属姓灵石藏在那小石坑里,因为他现在的储物腰带还是最低级别的,如果有金丹期高手用神念察看,是有一定几率窥到储物腰带中那些散发着强烈波动的物品的,而那五彩玉简和那些灵石毫无疑问就是这类东西,反倒是他身上的青木神晶很懂得内敛,除了最初那段很不稳定的阶段外,其余的时候,除非封若特意为之,否则根本没有任何波动传出!

  意念回归本体,封若便直接御着魅影剑向后山山门掠去,如今他要修习剑诀,是不可能随便找一个地方修习就可以了,因为他如今的攻击范围已经能达到一百五十丈,而且威力惊人,所以就必须去后山山门中专门用来修习法术和御剑术的试炼场!

  这试炼场不但足够宽敞,而且有着强大的阵法防护,在里面就可以随心所欲展开各种攻击!

  镇天宗后山中一共有九个巨大的试炼场,可以根据等级不同进入不同的试炼场,其实适合筑基期弟子的有三座,适合金丹期的修为的有两座,适合灵婴期修为的有一座,而还有一座规模最大的,可以同时容纳两万人的试炼场,却是门派举行比试的地方。

  至于最后两座试炼场却是从来不开放,没有人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封若这还是第一次来这试炼场,当然,从前他想来也来不了,因为这里最低的门槛是上三院弟子。

  “站住!山门重地,出示腰牌!”

  毫无例外,封若在山门之外再次被拦住,没办法,尽管他已经是上三院正式弟子,可是每次进入山门,都得出示腰牌,确认身份,除非他能进阶金丹期,或者能成为镇天宗的核心弟子,那样才能有资格长久地居住在这里,并且不必被这些守卫盘查!

  不过他自然没有资格成为核心弟子,至于说进阶金丹期更是遥遥无极,所以还是得例行接受盘查!

  “咦?那不是封若么?好久不见,听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很威风啊!竟然能够有幸参加三个月后的比试,你确定你不会一溃千里,丢盔卸甲么?”

  正在封若接受那一队守卫的盘查之际,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除了那最近一路水涨船高的莫无痕还有谁?

  那些守卫却并没有去盘查莫无痕,因为他腰间那金光灿灿,刻有云龙标志的腰牌足以证明他是镇天宗的核心弟子,可以永久居住在山门之内,并且不受盘查!

  回头瞅了瞅莫无痕还有他身边的几个人,封若只是戏谑地笑了笑。

  “一溃千里?这话说的真好,但是我想送给你或许要更合适一些,你觉得呢?”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