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结

  “封若,出来了,难道你想躲在这里一辈子?”

  原本冷清安静的试炼殿中忽然响起了一个略显疲惫,但依旧不失悦耳动听的声音,这声音的主人,却是慕飞雪,她如今依旧是一袭白衣胜雪,如云秀发下的面容依然精致婉约,但是嘴角的那一缕笑容却有些勉强!

  “封若,你再不出来信不信我把你这乌龟罩子给掀开?出来啊!别假装听不到!”

  听到慕飞雪威胁着要把这试炼平台的防护罩给轰开,封若赶紧急急忙忙地跳了起来,其实他虽然是在打坐之中,但对于外面的情形还是知晓的,之所以假装听不到,主要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这慕飞雪打交道!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这慕飞雪就是自己那便宜师父的女儿,但这一声‘师姐’他还真不好意思叫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怪怪的。

  “嘿!别啊,我怎么会听不到,只是刚才小睡了一会儿!”封若有点尴尬地将试炼平台的防护罩打开,一边胡乱找个理由搪塞道。

  “胡说八道!这试炼平台是给你睡懒觉的地方么?我可是听说了,你跑到人家鹤鸣院的地盘大闹了一番,然后就耍起了无奈,占着一个试炼平台死活都不走,一占就是三个月!”

  慕飞雪说着,忍不住笑了一下,但随即就敛去了笑容,脚步轻移,就走上了封若所在的试炼平台。

  就在封若对她这古怪的行为大惑不解之际,慕飞雪却忽然幽幽一叹!

  “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你,最起码很自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为那些烦恼所牵绊!”

  “呃——”封若一愣,这个时候他才察觉慕飞雪的神情有些和往常不一样,而尤为诡异的是,她居然说羡慕自己,这还真是不可思议,因为以她那耀眼的光环,一百个人里肯定有九十个人在拼命地羡慕她!

  “其实——大家都很自由!我们之所以这么辛苦地踏上修仙之路,不就是为了真正的自由么!”封若有点不知说什么好,这慕飞雪虽然算是他的师姐,可是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其实比天涯海角还要远一点的。

  “呃,还有,雪——师姐你最好不要轻易说什么羡慕我的话,不然被别人听到了,我肯定会被五马分尸的!”

  “哦,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我就羡慕你了,怎么地?”听到封若那小心翼翼的话,慕飞雪忍不住又是一笑,随即很无赖地说了一句。

  不过还不待封若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慕飞雪却又幽幽地叹道:“封若,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镇天宗,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唯师姐你马首是瞻啊!正所谓树大好乘凉,你这么厉害去哪里都不吃亏啊!”封若不假思索地道。

  “如果树倒了呢?你会不会做猢狲散?”慕飞雪忽然紧紧盯着封若问道。

  听到这里,封若已经完全意识到慕飞雪应该是遇到了某些麻烦!现在他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自己那个便宜师父,居然在二十年前就料到了这一点,真可谓神人也,所以他也顾不得回到慕飞雪的话,连忙正色问道:“雪师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欺负我?”慕飞雪却是一怔,随即瞪了封若一眼,“你胡思乱想什么,谁敢欺负我?也就是你这个——”

  说到此处,慕飞雪忍不住再次狠狠地瞪了封若一下,这才又道:“好了,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乱猜,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对了,让你这小贼胡搅蛮缠,我差点忘了正事!”

  慕飞雪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道:“这次同九神宫比试,你没有问题么?要不要我帮忙?不然到时候输得太惨,可不要怪我!”

  “不用,比试而已,输了就输了,小意思,反正又不会丢掉姓命!雪师姐你实在不必太担心!”封若笑了笑道,这场难得的比试他会全力以赴,但是输赢他还不会放在心上!

  “哼!这是你说的,不要到时候输不起怨天怨地怨师父!还有,你不要太自以为是,我才不会担心你!”说到这里,慕飞雪的微微顿了一下,犹豫了许久这才问道:“那个,你师父,她还好吧?”

  “好!当然好,甭提有多精神了,不过师姐,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你母亲,哦不不不,是我师父!”眼见慕飞雪的神色一变,封若连忙改口,他现在已经多少猜得出来,她们这一对母女肯定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导致生冷的很!

  “对,就是我师父,她老人家说,如果师姐你遇到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去九神宫,那里有一个——你同父异母的妹妹,而这也就是说,你有麻烦可以找你父亲帮忙解决!”说到此处,封若才忽然想起来,慕飞雪的父亲,那个九神宫第一高手倾云早就在千年前就消失了,连他的成名灵兵诛魔剑还在自己的手上呢,所以那倾云多数是凶多吉少,当然,这事情的真相他肯定不会说出来的!

  慕飞雪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时间竟是呆住了,好半天之后,她忽然飞快地背过身去,等到她再次转身过来,面容却是冰冷无比,全身上下更是爆发出了一股凌厉无比的杀气!

  “那个混蛋是谁!说!他之所以抛弃我们母女是不是因为另有新欢!是不是!”

  慕飞雪所爆发出来的气势怎么是封若如今的修为所能抗衡,差一点就要给扼死了,还好慕飞雪及时收回身上的杀气,他这才总算能够开口说话,不过看现在的情形,他是必须得给杜撰一个理由了!

  “呃!雪师姐,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那个谁,已经死了,估计已经死了有一千年了!”封若一边想着一边胡乱说道,反正那倾云是千年前那场大战中受伤的,所以很可能就死了枯木海中了!

  但是他刚说完这句,慕飞雪却立刻气道:“胡说八道,一千年前?那个时候还没有我呢!”

  “啊?不是一千年前啊!”封若一阵大囧,这个玩笑可开大了,所以连忙补救道:“那雪师姐你的芳龄是多少,我想——”

  “想你个大头鬼!”慕飞雪重重地在封若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没好气地道:“封若,你能不能不要胡诌,你放心,我不会找那个人的麻烦!你说,那个人是谁?”

  “呃——”封若仔细想了一下,如果按照慕飞雪所说的,再加上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以此来推断,那倾云还真的没死,就算是真的死了,那也就是最近几百年内的事情,不过这个借口恐怕是没法使用了。

  不得已,封若才无奈地道:“雪师姐,你听说过九神宫的倾云么?”

  “倾云?千年前九神宫的第一高手?在千年前与木妖大战中忽然销声匿迹的倾云?封若!你再敢胡诌,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慕飞雪却是完全不相信,因为正如封若所了解到的那样,九神宫倾云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失踪了!

  “是真的,是我师父亲口说的,她不可能骗你吧!不过我也不知道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什么?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敢肯定,她一定姓倾!”封若连忙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都交代出来!

  “废话!我也知道她一定姓倾!”慕飞雪白了封若一眼,似乎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我再问你,你师父还有给你交代了什么?”

  “恩,当然有,我师父说了,要我多多照顾雪师姐你,有什么脏活累活一定要抢着干,不要偷懒,若是遇到有哪个不开眼的小子敢动歪脑筋,就立刻冲上去把他打残废再说!”封若眉开眼笑地顺口胡诌道。

  “那才叫见鬼!”慕飞雪却是似笑非笑地打量封若一眼,这才一下子拧住封若的耳朵,装着慕寒烟的口气老气横秋地道:“其实你师父应该是捏住你的耳朵,然后道,‘哼!你小子最好不要给我胡思乱想,更不要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老老实实修炼才是正道!’我说的可对?”

  听到慕飞雪所说的这两句话,封若顿时满头大汗,这还的确是自己那便宜师父所说的话,只不过这慕飞雪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说她当时躲在暗处?

  “不要胡思乱想!”慕飞雪淡淡地微笑了一下,那如同凝脂般白皙的手指从封若的耳朵上拿开,但那种细腻的温柔,还有那股沁人心脾的处子清香却是让封若心头一颤!

  “有句话说的好,母女连心,她的心思我怎么能猜不到,原来这些年是我一直在误会她了,错的不是她,想她心里一定很凄苦,遇到这种事情,亲生的女儿却不能原谅她!”

  说到此处,慕飞雪的美目中已经是泪光盈盈,“你若是再见到她,一定要替我说声道歉,还有,多谢你替我解开心结!”

  声音还未落下,慕飞雪整个人就已经化为一道虚影,消失在封若的视线之外!

  “喂——”

  封若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因为慕寒烟闭死关的事情,还是莫要让她知道为好,不然的话,难免会影响到修炼的心境!

  只是这事是真的为难死了他这个徒弟,这一声道歉,他还有机会传达到几百年之后么?

  使劲地咂了咂嘴巴,封若这才洒然一笑,飘飘离去!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