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流云

第一百一十八章 流云

  整整两曰的时间,封若才将那最后的两个步骤完成,而这个时候,那根龙息木芯已经彻底被转化为一柄长约二尺七寸,宽约两指,通体晶莹如玉的剑器。

  “嘿!不错!”

  封若很满意地啧啧感叹了两声,这柄特制的剑器与普通的剑器有很大区别,不但长度和宽度都小了很多,而且还不能御剑飞行,它唯一的功用,就是攻击!

  手掌微微拂过剑身,所感受到的不是那冷冽的锋利,而是细润无声的温顺,恐怕所有见到这剑器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没有任何杀气之物,却是最名副其实的杀人利器。

  心念微动,封若体内的先天木煞快速涌入那剑器之中,同时将过去三个月间所勉强掌握的青木流云斩施展出来!

  刹那间,整个炼室之中流光飞转,竟是在瞬间凝结成三道足有近丈长剑气,向周围如闪电般切割而去!

  这一情形却完全出乎封若的意料之外,因为那三道看起来威势惊人的剑气一旦脱离了本体就不受他的控制!

  “不!”

  在封若痛苦的大叫声中,那三道近丈长,形如月牙的剑气就将他的整间炼室切割成一堆废墟,而这还不止,这三道剑气在将他的炼室彻底粉碎之后,竟然一分为二,化为六道剑气朝着封若所在的位置反弹回来!

  虽然说这六道剑气的规模已经变小,但那威力和速度也是不容置疑的!

  眼看着这六道剑气从周围六个方向朝着自己切割过来,封若顿时被吓得魂飞天外,也顾不得去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连忙催动踏云战靴,直接从原地跃起**丈高!

  但此时让封若更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六道剑气依旧向前冲击,然后竟然是准确无比地撞在了一个位置上,而后这六道剑气居然再次一分为二,化为十二道剑气向着周围汹涌无比地冲击开来!

  眼见这一幕,封若简直要崩溃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青木流云斩配合先天木煞再加上他如今的这柄特制的剑器,居然会产生这么大的威力!

  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去想这原因了,只能在空中扯着嗓子大叫道:“银甲,白毛,快逃!”

  在封若的喊叫声中,他的另外两间静室就在那剑气中跟着崩塌,至于银甲天蛛和白毛鬼蝠似乎也是被这漫天飞舞的剑气给弄懵了,好在它们还算灵活,一阵乱蹦乱跳,总算躲了过去!

  但是整个院落,包括那正反九星阵法都被漫天飞舞的剑器给彻底夷为平地,还好这在冲击开那防护阵法之后,那些剑气总算是销声匿迹了,不然的话,靠近附近的可是有三座院落,万一被攻击到,他绝对会有一大堆麻烦!

  看着这满目疮痍的院落,还有那很茫然,很无辜的银甲天蛛和白毛鬼蝠,封若真是欲哭无泪!

  这就是青木流云斩的威力么?倒是足够强大了,但问题是这东西好像是敌我不分,通通灭杀啊!如果用来和敌人同归于尽,倒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那九绝老头果真是变态,竟然研究出这么可怕的剑诀!”

  封若有些头疼地想道,如果是这个样子,他可不敢使用,不过好像也不对,自己似乎遗漏了一些关键的东西。

  看了看手中那晶莹如玉,温润无比的剑器,封若就一屁股坐在自己院落中的废墟上仔细回想起方才的过程!

  在刚才,他刚刚发现那三道剑气不受自己控制的时候,似乎立刻就停止了青木流云斩的运转,莫非是因为这个原因?

  还有,这青木流云斩的攻击方式显然是一种大范围的攻击,似乎在其中还包含了阵法的味道,所以,他如果能控制那些不断扩散的剑气轨迹,岂不就是让对手无处可逃?

  可是该如何控制呢?毕竟那些剑气一旦被反弹,必定会一分为二,然后越变越多!

  就这么在废墟中灰头土脸地想了足有一个时辰,封若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刚才那些剑气看似混乱,但其实还是遵循两个规律!

  第一,遇到反弹,也就是遇到攻击目标后,在给予目标重创的同时,还会借力生成为两道剑气!

  第二,这些剑气在遇到反弹后必定会全部返回原来的出发点,相互之间再次反弹一次,从而让剑气的数量再次增长一倍!

  而在方才那场混乱中,那些剑气所返回去的出发点始终没有变,也就是始终在封若站立的位置!

  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所以封若大胆猜测,这些剑气不是在攻击他,而是为了返回他手中的剑器,如果他的青木流云斩没有中断的话,又将会出现怎样的情形呢?

  想到此处,封若心中顿时豁然开朗,原来关键的地方在于他的这柄特制的剑器!

  深吸了一口气,封若这才笑着对手中的剑器自语道:“既然你如此威风,便叫流云吧!行云无羁,自由自在!”

  给这龙息木芯所制成的剑器起了名字,封若也顾不得去管满是废墟的院落,就放出魅影剑,一路朝着接天峰半山腰处的执事右殿飞掠而去!

  如今他这流云剑成,可还得需要一只相匹配的剑鞘,不过这剑鞘的炼制就不是他现在的炼器水平所能把握的了,所以最方便的办法就是去买一只!

  赶到执事右殿,封若这次却没有去苍月商行的平台,而是直接去了灵山院所在的平台,因为灵山院的前任掌院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炼器高手,故此对炼器方面的要求也是很高,所以在这种环境之下,灵山院的弟子大多数都有着不凡的炼器水平!

  而封若不是购买剑鞘,是订做剑鞘,因为他这流云剑太过特殊了,普通的剑鞘只怕根本适用不了!

  “几位师弟好!”

  封若先是冲着灵山院的那几个筑基初期的弟子打了声招呼,他们都是执事预备弟子,是专门负责灵山院的大小事务,虽然官不大,但油水却是丰厚的很!

  “嘿!师兄好!”那几个灵山院弟子连忙受宠若惊地回道,毕竟封若的修为足够他们仰望了,像平曰里这些高高在上的正式弟子哪里会同他们这么客气过?

  “师兄是想要购买什么材料还是想出售一些修仙物品?”其中一个灵山院弟子很客气地问道。

  “不!我想订做一只剑鞘,不知可否?”封若微笑着摇头道。

  “剑鞘?订做?”

  那几个灵山院弟子有些诧异地互相看了一眼,却是不明白封若在说什么,因为在修仙界中,只有筑基期以下的修道者才会使用剑器,故此不但剑器的品阶最高只有五品,就连剑鞘也是有数的那几种,除非是那些身家极为丰厚,纯粹为了好看威风的修道者才会花心思在剑鞘上做工夫,但是那真的与战力没有半点关系!

  “不错!就是订做剑鞘,这就当我发布的一个任务,报酬是一千颗下品五行石,时间是三曰,不知可不可以呢?”

  封若笑着说道。

  “一千颗下品五行石?”那几个灵山院弟子一愣,但随即就连忙答应下来,因为一只品质不错的剑鞘的价值只有两三百颗下品五行石而已,如今这人居然给出一千颗的高价,不答应那才是怪事!

  “听好了,我的要求是,整个剑鞘必须是由三百年以上的铁木炼制而成,在整个炼制过程中,必须要做到不接触金属姓的灵气,同时也不能掺进其他材料,至于尺寸样式,就按照这柄剑器的大小来处理好了!”

  封若淡淡地说着,然后将流云剑放到那几个灵山院弟子面前!

  而看到这柄通体晶莹如玉,纯粹的不沾染一丝俗气的剑器,那几个灵山院弟子顿时自以为是地明白过来,怪不得订做的要求这么古怪啊!原来这柄剑器就是看着把玩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位的兴趣还真是雅致,这种通体上下都透着玲珑精致的剑器可不好炼制,而且平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材料!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这几个灵山院弟子的面上依旧笑容满满。

  封若自然不会去理会他们心中的想法,在留下定金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他现在还得去试炼场去研究一下那青木流云斩的问题,最起码得做到不会攻击到自己,不然的话,那笑话可就大了!

  刚走出执事右殿,就见叶落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冲了过来!

  封若还未等同他打招呼,叶落就一把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天见可怜,我总算抓到你了,我容易么我!”

  “喂喂!不要这样拉拉扯扯好不好?我又不会飞走,有事说事,还有,我好像也不欠你五行石的样子!”

  封若很无奈地抖开叶落。

  “你还说!你鹤鸣院的试炼场躲在那乌龟壳子里整整三个月,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你又钻进你的院子里死活不出来,我刚才又去找你,却发现你把整个院落都夷为平地,我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叶落很是愤怒地道。

  “错,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想干什么?你不是陪你妹妹去历练么?干嘛整天找我?”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