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雪宫

第一百二十一章 落雪宫

  剑气纵横的瞬间,叶落整个人就被那犀利无比的剑气完全淹没,他那铜钟法器在爆发出一团绚烂的光芒之后,就在瞬间被切割成无数碎片!

  不过由于此时封若已经硬生生中断了青木流云斩,这铜钟防御法器的阻隔还是非常有效,至少在没有冲击开下面一层的盾墙法术,但是此时叶落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

  直到封若收回流云剑,那些剑气完全消散,他才从之前那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只是紧盯着封若不放。

  良久,他才摇头苦笑道:“我服了!”

  随手捡起之前被弹开的剑器,叶落举步就向外走去,不过在走出试炼平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回头问道:“你所施展的是什么剑诀?本宗好像从来没有这种霸道的剑诀?”

  “青木流云斩,算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

  封若没有实话实说,只是马马虎虎地敷衍了一下。

  “好吧!看来那杯浮云灵茶我是请定了,不过我的无相明钟你可得赔我!”

  说完此话,叶落大笑了一声,便转身急匆匆离开,此次切磋他虽然损失惨重,但却也不是没有收获!

  看着叶落的身影消失,封若只是随意笑了笑,这才重新将试炼平台的防护罩开启,经过方才和叶落短暂的切磋,足以证明了青木流云斩那堪称强大变态的威力,但也暴露出很多缺陷!

  比如说,在初始攻击的时候,威力并不是很强,必须得经过两次反弹,剑气的数量叠加到二十四道,威力才真正显现出来,方才如果叶落不是掉以轻心,先机被夺,他也不至于会那么狼狈。

  还有,这青木流云斩所释放出来的剑气似乎只能叠加到二十四道,如果再多,就有点难以为继了,因为他体内的先天木煞就这么多,除非他能吸收到更多的先天木煞来使用。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那就是流云剑的防御力很弱,一旦被对手发现这个弱点,后果就可想而知!

  但是封若也是无奈,因为他这流云剑虽然是被称之为剑,但实际上和真正的剑器相比差得远了,不要说那些顶级的五品剑器,就算是普通的二三品剑器也能令其损坏!

  即便是封若给流云剑镶嵌正反九星阵法,甚至是强化木属姓中品五行石,效果也未必有多好,顶天能抵挡三品剑器,毕竟金克木乃是天生的,不可逆转的。

  “唉!头疼啊!也不知当初那九绝老头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封若有点感叹地想道,可惜那九绝老头所留下来的阵诀中就此事没有半点多余的解释,想来想去,最后他也只能猜测,或许这青木流云斩是必须要与木灵杀阵联合使用才行!

  除了这几点比较重要的问题外,封若如今最迫切需要的是将这青木流云斩完全掌控,不说随心所欲,但至少该停下的时候能停下才对,不然的话,很容易出人命的。

  仔细地将方才的情况思索了一遍之后,封若就继续放出流云剑慢慢摸索起来!

  ————————————接天峰后山,有一处几乎大部分镇天宗弟子都熟知的胜景,那就是落雪宫!

  这落雪宫坐落在一处白雪皑皑的山岭上,两面皆是千丈悬崖,背对着接天峰主峰,近处可见飞雪飘舞,远眺有云雾升腾,而最出名的则是这里的天堑虹桥!

  这天堑虹桥并不是真正的桥,而是被用大神通法术借助此地的云雾所化出来的彩虹,若是天气晴好,就可以站在落雪宫上俯视下方那滚滚云海,以及那一道绚丽无比的七彩虹桥!

  除了这天堑虹桥之外,落雪宫还出产一种灵茶,那就是[***]灵茶!

  不过这落雪宫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来的,至少需要核心弟子的身份,而一杯[***]灵茶,至少要一万门派贡献度才能换到。

  此刻,正有一群衣着鲜亮的修道者站在那落雪宫前谈笑正欢,从他们腰间的腰牌来看,其中大多数人竟是九神宫的弟子。

  他们出现在这里倒也能理解,毕竟是贵宾嘛,当然要有最好的招待。

  陪着这些九神宫弟子的,却是几个名气极大的镇天宗上三院弟子,其中就包括灵山院的宁瑶,鹤鸣院的刃无双,木海,左千修,以及封若曾经见过的那个胡须男,至于剑心院的则是周宇,石影等人。

  这几人几乎就代表了是镇天宗上三院弟子中最为精英的一部分弟子,随便一个拉出来都是名头极响的人物。

  不过在这里,有一个人的气势却明显将他们完全盖住,那却是一个风神如玉,面容俊朗的黄衣男子,他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原地,就似乎能将方圆几百丈内的气场完全掌控,他的存在,就是焦点,就是中心。

  这黄衣男子正是九神宫筑基期弟子中如今的第一人,同时也是倾家家主的第九子——倾天宇!

  而只是这个名头,就完全令周宇等人黯然失色。

  倾家,乃是苍梧界第一大世家,同时也是九神宫中的最大掌权者,在修仙界之中的影响力之大可想而知!

  据传说这倾家高手如云,比如说那曾经在千余年前与木妖大战从而名震天下的倾云,还有,近千年来硕果仅存的九位分神期高手,其中有三位就出自倾家!

  仅仅是此一项,就奠定了倾家乃苍梧界第一大世家的地位!

  所以尽管这倾天宇还不是倾家的嫡子,但也绝对是让众人仰望的存在!

  “这落雪宫的风景还真是令人赏心悦目,可惜了,轩堂姐似乎对这些不感兴趣,真是令人遗憾!”

  那倾天宇有些惋惜地说道,他的声音不急不缓,清晰洪亮,能给人一种很有涵养的感觉。

  对于倾天宇口中的‘轩堂姐’,众人自然知道指的是谁,那是倾家的另一位资质绝佳的弟子,倾澜轩!

  此时那灵山院的宁瑶忽然笑着道:“也许是倾师姐不习惯,不过说起来你们九神宫的山门才是让人羡慕,四季如春,仿若仙境一般,二十年前我曾经去过一次,如果能曰曰居住在那种地方,也算是无憾此生了!”

  “哈哈!宁师妹说笑了,若是真的如此,你不如来我们九神宫好了!”那倾天宇依旧是淡然说道,但是听到此话,那周宇,刃无双几人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们修仙界中人虽然说比凡人少了很多拘束,但也依旧有一些原则不能废,比如亲传弟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背叛师门,而身为一个门派的核心弟子,更是不能轻易退出门派,否则就将被视为最大的叛逆,不但会遭到门派的无始无终的追杀,甚至连整个修仙界都要不齿!

  这就是传承的根本!

  而倾天宇此时说出这种话,无异于就等于无视镇天宗的存在,若不是碍于他那显赫的身份,周宇等人只怕早就发作了。

  “倾师兄说笑了!”那宁瑶也是讪讪地说了一句,因为她也知道,如果她真的背叛了镇天宗,不要说去九神宫,只怕连保住小命都难!

  “哈哈!你们的脸色这么难看做什么,我说的只是事实嘛!喜欢,就去做好了!而且——”倾天宇的脸上带着一抹如同妖魅般的微笑,看过众人,“而且这种事情很简单啊!如果宁师妹你想来我九神宫,只要从我身后的这些师弟们挑选出一个来双修,自然就能好梦达成,宁师妹你意下如何?”

  “你——”宁瑶的一张俏脸瞬间涨得通红,既羞且怒,同时又很失落,因为如果是倾天宇要选择同她双修,她肯定会同意的。

  对于这一幕周宇等人都是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他们虽然对倾天宇的言行感到不悦,但对于这个只知道讨好倾天宇的宁瑶却更加厌恶!

  而那倾天宇此时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望着远方,似乎是不经意地道:“我记得还应该有个叫封——封什么来着?”

  “回禀倾师兄,是封若!”一个九神宫弟子连忙开口答道。

  “哦,对!封若,封若这个名字还是拗口啊!害得我一直都没有记住,他也是比试人选啊,怎么没有来呢?我今曰在落雪宫设宴的请柬你们难道没有送出?”

  倾天宇微微挑了挑眉头不悦地道。

  “回禀倾师兄,那请柬已经送出去了,不过——”那九神宫弟子似乎是有些犹豫。

  “不过什么?”

  “呃,是——是这样,那封若看也不看就直接撕掉了,而且他还说——”那九神宫弟子有些气愤,又有些惊惧地道。

  “嗯?他还说什么?”倾天宇的眉头再次一跳,神情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熟悉他的九神宫弟子都知道,他越是这样,内心就越是愤怒!

  “他——他说,败军之将而已,也敢在他面前言勇!”

  “喀嚓嚓!”

  那九神宫弟子的话才落下,倾天宇脚下的岩石就忽然裂开一道道裂纹,范围竟是达到方圆十余丈!他的眼中更是飞快地闪过一丝寒芒,封若的这句话就像揭开了他的一层伤疤!

  因为他当初也参加了在幽冥林中的比试,只是稍稍落后于倾澜轩,但是最终却被封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所有人给甩在后面!

  换而言之,他就是那个败军之将!

  “哈哈!这个姓封的还真有趣,他以为他是谁?不去管这疯子,我们自来品尝[***]灵茶!”

  那倾天宇却是哈哈一笑,神色不变,转身旋风般走进落雪宫中!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