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裂空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裂空

  “刃师兄还请多多指教!”

  云浩淡然肃立原地,微微拱手道,神情如止水,波澜不惊。

  “请!”

  刃无双也道了一声请字,而在这‘请’字声音尚未落下,观战的所有人就忽然觉得眼前一花,然后无数道璀璨的剑芒冲天而起,如流星一般,笼罩了整个平台!

  而在整个试炼场数千人中,能看清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的,也只有一少数人,余者也只能是瞪大了眼睛,看得一片茫然,因为刃无双与云浩两人的剑势实在太过猛烈迅速,以至于产生了无数虚影!

  毫无疑问,他们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的巅峰,距离金丹期也只有一步之遥,故此在御剑术的领悟上要比其他人领悟得更要多!

  至此时,封若才明白,这刃无双能胜过周宇,绝非偶然!

  而那云浩,显然是与刃无双的实力不相上下,二人单单是比拼御剑术,就已经斗得平分秋色,互相奈何不得!

  如果双方的法器也是不差的话,这场比试多半还是要以平局论,毕竟万楚行等人是不可能让两人真的拼个你死我活的!

  整整一盏热茶的时间,刃无双云浩二人依然战得不可开交,不过他们却并没有施展各自的法器,这不是他们手中没有,而是他们无法分神,毕竟在修仙界中御剑术的攻击力和速度是最快的,通常也只有能抵挡住对方的御剑术攻击,才会施展法器或其它手段,但是如果对手正在虎视眈眈地寻找自己的漏洞,那是说什么也来不及施展法器的!

  当然,这并不是绝对,还有很多方法可以打破这种僵局,因为修道者之间的战斗从来就没有规矩可言,只有最适合的,没有最完美的!

  忽然间,正在激战中的云浩居然将自己的剑器向后撤去,而他的身体则是放出一圈暗青色的光芒,似乎是某种防御护罩一般。

  不过更让人不解的是,他仿佛拼命一样,一边向后收回剑器,一边朝着刃无双猛然扑来,仿佛要同归于尽!

  而这情形却是将试炼场外的大多数人吓得不轻,因为现在云浩的剑器已经后退,完全不再保护范围,只要刃无双的剑器微微一动,那么他保证就会死翘翘,就算这是比试,但砍掉他一条大腿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难道说云浩就对他身上的防护罩那么有自信?

  在平台上的封若也是大惑不解,但他却隐约觉得这事情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说话之间,那平台上的刃无双只是稍一犹豫,那原本还在追逐云浩的剑器的剑光便如一条游龙,猛然旋转回来,直扑云浩的下半截身体,他敢肯定,以他剑器的锋利,再加上剑意的强大,只需瞬间就能将云浩的两条腿给切下来!

  只不过这情形他却觉得很不对劲,但是他又想不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而就在刃无双的剑器刚刚抵达云浩的身边之际,那云浩的整个身体忽然爆炸开来,那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就将刃无双的剑器弹开,同时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与此同时,在远处,云浩的身体竟然诡异地浮现出来!

  “替身灵符!”

  眼见此幕,刃无双忍不住惊喝一声,他的阅历也算不错,立刻就猜了出来,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云浩为了赢了这一场,竟然会动用这么珍贵的东西,要知道这替身灵符在修仙界中向来珍稀,从来都是保命的最佳手段,如果换做是他,宁可输了这场比试,也是万万不会动用的!

  “哈哈!刃师兄好眼力!”

  长笑一声,云浩却是没有丝毫停顿,趁着刃无双的剑器尚无法形成有效攻势之前,剑诀轮转,如狂风暴雨般朝着刃无双本体猛攻而来!

  至此刃无双也只能放弃御剑术,将各种法器法术轮流打出,但是奈何先机已失,没有御剑术进行压制,随着他的两件上品法器被摧毁,他不得不俯首认输,因为再坚持下去将没有任何意义!

  眼见刃无双输掉,试炼场外的数千镇天宗弟子都是一阵难堪的沉默,现在他们连叹气的心思都没了,刚才刃无双的实力他们也都看到了,绝对是名副其实,甚至还要高出周宇一筹,但是这样强大的人都输了,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因为谁都知道,接下来的倾天宇可是要比云浩更要可怕强大,如果不是因为上三院的三大掌院还在上面坐着,只怕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转身离去了,不是他们不看好封若,而是不想看到那个代表镇天宗的家伙,被人一个照面踢出平台,连他们自己都感到没脸见人啊!

  与众多镇天宗弟子的难堪相比,那三十余个九神宫弟子却是都长长地松了口气,因为接下来的比试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个谁!封师弟吧!请!”

  倾天宇长身而起,对着坐在后面似乎有些发呆的封若很是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容很灿烂,只有目光中闪动着一种猫捉老鼠的戏谑味道。

  而随着倾天宇的话,平台上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望向了封若,有不屑,有怜悯,有幸灾乐祸,只有慕飞雪的目光带着一丝鼓励和担忧,而她旁边的倾澜轩则是很古怪地笑了笑。

  对于其余的目光封若统统无视,只是冲着慕飞雪微微颔首,这才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了倾澜轩一番!

  “小子,你的狗眼在看什么!”

  倾澜轩还没说什么,那倾天宇却忍不住怒喝道!

  回头瞧了倾天宇一眼,封若却没有理会他,只是冲着万楚行等人躬身施了一礼,便转身朝着平台中央行去!

  而封若这种挑衅的举动却是差点把倾天宇气得半死!

  “天宇,稳定心神,这种状态下,你输定了!”

  一旁的蓝紫晨忽然冷哼一声道,显然是看出来封若是故意引得倾天宇发怒!

  “是!多谢蓝师叔!”

  听到此话,倾天宇顿时冷静下来,其实以他的心境本来是不会犯这种幼稚的错误,但是一来他没有将封若看在眼里,之所以找他比试,主要是为了找回二十年的场子,二来却是几天前,封若居然撕了他的请柬,而且还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他是真的怒不可遏,所以现在才会被封若的故意无视给气昏了头!

  也向着万楚行等人施礼后,倾天宇也跟着走进比试平台之中!

  看着恢复冷静的倾天宇,封若忍不住暗叹了口气,几天前他是故意撕碎了那张请柬,并且说出那番近乎挑衅的话的,他要的就是让倾天宇恼羞成怒,至于说低调什么的,根本没有用处,因为对方已经指名点姓地找上门来了,摆明了是想在比试中羞辱他,所以,他再低调还有用么?

  而既然成了明面上的敌人,那么自然就得从各个方面下手,而激怒倾天宇无疑是最好实施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家伙很不简单呢,虽然高傲了点,但最起码知道轻重缓急!

  “现在认输,你还来得及!”

  倾天宇并没有立刻进攻,只是在封若百丈外站定,然后神色平静地道。

  “谢了!”封若微微一笑,神情中要多轻松就有多么轻松,“其实有件事,我还是得和你说一下,我能赢你们一次,就能赢第二次,你实在不应该如此愚蠢的,要知道,如果不是你们主动提出来,我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赢我?”倾天宇好像听到了一种多么好笑的笑话,“就凭你,别以为背着两柄剑器就有把握,如果是这样,我背着一百柄剑器岂不是无敌于天下?真是白痴!实话和你说,赢你,我根本就不用动用御剑术!”

  倾天宇说着,双手忽然快速无比地打出一道道法诀,而后在他身体周围忽然凭空闪现出一道道金色弧光,这弧光只有三寸左右,形状如同弯月,看上去格外锋利,而更令人惊骇的是,这弧光仅仅是静止不动,就让人有种撕裂天地的错觉!

  “穿云?不!是穿云的进阶法术裂空!”

  封若一惊,穿云他当然不陌生,那是五种基础法术中最强大的一种,仅仅是最初阶段的穿云法术,其威力就能比得上其他的进阶法术,只不过这穿云法术向来难以修习,封若踏入修仙界这么久,也只是看见那莫言曾经修习成功!

  但是没想到这倾天宇居然能将穿云的进阶法术裂空修习成功,这人的修炼资质还真是令人恐怖!

  不敢怠慢,封若立刻飞快地将盾墙法术展开,因为现在的情形是倾天宇完全压制着他,那裂空法术所形成的弧光足有上百道,他的魅影剑是绝对无法全部拦下来的,如果他敢贸然出剑,等到他拦下所有弧光,只怕倾天宇的御剑术就已经趁着这个机会出鞘而来了,到时候他很有可能失去先机,然后被倾天宇一鼓作气杀个片甲不留!

  当然,如果是换做其他修道者,封若还可以趁着对方施展法术之际用魅影剑进行偷袭,可问题是,倾天宇身上的防护套装绝对不是一般的品质,一旦如千幻宗宁远那般变态,那么一击失利,他就将更加进退失据!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