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移窍灵丹

第一百四十八章 移窍灵丹

  不过出乎封若的意料之外,倾澜轩并没有真的发火,只是用那种平静淡然的目光一眨不眨地望过来,只是才片刻时间,他就完全吃不消了。

  没办法,虽然这倾澜轩是蒙着面巾,但是不可否认,即便是那一双眼睛,依旧是美的惊心动魄,之前封若还没有太过在意,但是此刻被这一双美目盯着,饶是他当年曾在青楼之中摸爬滚打,阅尽人间美色,而今又踏上修炼之道,心如磐石,可在这种目光之下也得甘拜下风!

  “好吧好吧!你赢了,我说还不行么?那黑曜石是我捡到的,你爱信不信,至于说那诛魔剑,嗯,这个,如果我说是一个老头送给我的,你信不信?”封若当然不会说这是自己从枯木海地下洞窟中无意中捡到的,要知道他面前的可是倾云的女儿,一旦被索要回去怎么办?所以就干脆顺口胡诌道,而为了增添一点可信度,他又画蛇添足地补充一句,“哦,对了,那老头还说,剑在人在,剑无人亡!”

  听到封若这话,倾澜轩先是一怔,随即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剑在人在?亏你想得出来,这借口很好玩么?还有,你敢说我父亲是老头?你是不是活腻了?我跟你说,他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看着倾澜轩眉飞色舞的样子,封若忍不住暗叫一声侥幸,还好,看来那倾云老头果然没有将用诛魔剑封印嗜血妖龙的事情说出来,否则的话,倾澜轩也不会如此说,不过,天下第一美男子?这个头衔,嘿嘿!

  此时封若还在胡思乱想,那倾澜轩却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喃喃自语地道:“小时候,我一直不知道我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倾云,我们一家就很快乐地生活一座海岛上,直到我十岁那年,我父亲才把我送回九神宫,从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更没有得到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封若,我父亲他还好么?”

  说到此处,倾澜轩已经是泪眼朦胧,这情形却是让封若一个头两个大,他什么时候见过那倾云老头,只是现如今的情况下,也只好继续胡诌!

  “呃,那老头应该是很好吧,吃得饱,睡的香,胡子白又长,别提多精神了!”

  “封若你给我去死,再敢说我父亲是老头,我就割了你的狗舌头!还胡子白又长,你当那是萝卜啊?”倾澜轩忍不住笑骂道,不过看起来心情是好多了。

  “嘿,对对,不是老头——那才怪!”

  “哼!不许你胡思乱想,眼神也要端正,你给说说,除了那‘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我父亲还说了什么,有没有什么话要转告给我啊?还有,你们是怎么遇到的?他为什么就看中你了呢?要知道你简直就是一无是处啊!”

  听着倾澜轩这一连串的问话,封若也就彻底放心下来,看样子,不单单是倾澜轩,便是九神宫的人,都不清楚当年在与嗜血妖龙一战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他未必喜欢借助倾云的名头在修仙界中闯荡,但至少不用担心诛魔剑被人强行夺回去,因为对方首先就得考虑这样做会否激怒那个变态的倾云。

  但是大麻烦没有了,这小麻烦却是近在眼前,看着倾澜轩那双期待的目光,封若禁不住暗叹了一口气,话说这丫头可也真够可怜的,不过相比之下,慕飞雪就更可怜!

  “咳咳!”

  清了清嗓子,封若眼睛转了转,只好在脑袋里杜撰一场非比寻常的奇遇,因为倾澜轩这丫头太聪明了一些,可不能让她发现什么破绽。

  “呃——那个老头,哦不不,是那位前辈说了,他有两个女儿,都是生的倾国倾城,花容月貌,但是呢他有许多事情要忙,所以就拜托我来照顾一下——”

  “去死!胡说八道,谁要你来照顾?”

  封若话还未说完,就被倾澜轩用手中的灵茶泼了一脸!

  正在封若狼狈不堪之际,从远处走过来的几个修道者刚好解了他的尴尬之局。

  “在下玉阳宗肖飞,见过二位,不知可否打扰片刻?”

  说话的是一个长得英俊倜傥,举止很是得体的男子,他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初期,而余下三人都是筑基后期,看起来他们是属于同一个团队的。

  不过肖飞等四人的目光并没有在封若身上停留,而是直接望向倾澜轩,很显然,封若的筑基中期修为还不放在他们眼里。

  “你现在已经在打扰了,还用来问本人么?”

  倾澜轩却是连头也不抬,就语气冷漠地道,如果不是方才封若曾和她说了片刻,还真的要以为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不过封若倒是从这冷漠的态度中总算是找到一点熟悉的感觉,因为这不就正是属于那个高傲自信,对一切不屑一顾的倾澜轩么?

  碰了这个软钉子,那肖飞不由一怔,不过随即就哈哈大笑地道:“道友说的极是,两位这是准备进入紫月荒原么?不知那两截五行木可否割爱?”

  原来这肖飞是为了那五行木而来!

  “真是抱歉,那五行木是我的!不过阁下也看到了,那东西是我留着喂食豢养灵兽的!”

  封若忽然插嘴道,同时用手一指不远处,在那里银甲天蛛和白毛鬼蝠正啃吃得正欢呢!

  “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么?难道一点尊卑都不懂?”

  那肖飞还未说话,他身后的一个筑基后期的男子就扬着下巴不屑地斥道。

  “铭天,闭嘴!”

  那肖飞却是懒洋洋地呵斥了一声,目光终于转移到封若身上,在打量了许久之后,这才笑道:“好吧!就算是这五行木是你的,出个价吧!你所要的,不外乎是豢养灵兽的零食罢了,如果你不愿意用五行石来交换,那么,本人用这两颗移窍灵丹同你交换如何?要知道,这可是增加灵兽心智的宝贝!”

  “移窍灵丹?”

  封若一怔,此物他当然知晓,不过却是需要极高的炼丹高手才能炼制,没有太多思索,他当即道:“好,我可以同你交换!”

  说完,封若又急忙将银甲和白毛赶到一旁,虽然说这五行木能够提升它们两个的整体实力,但是他更在乎的是让它们的灵智提升,因为这可是关系到它们能否最终化形成功的关键!

  封若刚将那两截已经被啃得斑斑驳驳的五行木拎了过来,那肖飞忽然摇了摇头道:“很是抱歉,你也看到了,这五行木受损严重,所以,只能换取一颗移窍灵丹!”

  “你说什么?”封若目光一寒,其实这两截五行木虽然被啃得斑斑驳驳,但是并没有缺多少,而且方才肖飞应该也看到了,但是他现在忽然改口,明显是在故意刁难!

  “呵呵!难道本人说的不够清楚么?”那肖飞却是看了一眼旁边的倾澜轩,见到她依旧漠然无语后,禁不住再次微微一笑,“我再说一遍,这两截五行木的品质已经下降,所以我只能用一颗移窍灵丹来换取!”

  “那好,我也很明确地告诉你,我还不换了呢!”封若冷哼了一声道,目光却是毫不畏惧地迎向那肖飞的视线!

  “哈哈哈!真是狂妄,你在戏弄本人么?看在这位道友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一颗移窍灵丹,换不换?”那肖飞大笑一声,看向封若的目光就仿若老猫见了老鼠!

  听到此话,原本仿若局外人的倾澜轩目光忽然一寒,但随即就冷笑一声道:“不用看我的面子,你们随便,不过,肖飞道友难道要亲自出手教训这狂妄自大的小子?”

  “道友说笑了!”那肖飞只是傲然道:“肖某人出身名门正道,怎屑于以大欺小?这样吧,你不是很狂妄觉得不服么?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我的任意一个手下的攻击中坚持十招,那么本人就以两颗移窍灵丹换取你的五行木,不然,则只能按照现在的方法来换取,你意下如何?可不要说本人仗势欺人!”

  “好啊!不过你最好能信守承诺!”封若想也不想,就立刻答应下来,如果是这肖飞亲自出手,他还真的没有太多把握,但是对上他的几个手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要知道,封若虽然现在看起来修为只有筑基中期,但是实际上,这是因为他不断将法力进行凝练的结果,打个比方说,别人都是想办法将自己的法力总量进行提升,他却是完全相反,每形成一点法力,就会迅速地将其压缩掉!

  所以如果真的以法力总量来判断的话,就是那些处于巅峰状态的筑基后期修道者也是比不上他的,如若不然,当曰他也不可能在绝对的劣势下击败倾天宇,也不可能,单凭着一面巨盾,就硬生生抵挡住了那尸王全力的一掷!

  可以不夸张地说,在那种情况之下,换做其他筑基后期的修道者,就算给他们一面同样的巨盾,也很难抵挡得住!

  这就是封若自信的底牌之一,深厚而又精纯的法力!

  而封若的第二个底牌,就是他的玄火分身以及诛魔剑,他之前之所以敢同倾澜轩大咧咧地叫板,就是靠的是这个!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