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五十四章 解除与克制

第五十四章 解除与克制

  “我还活着!”

  封若的话音刚落,周宇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而许久未见,这周宇就好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如果说原来的他是恃才傲物,桀骜不群,那么现在,就是彻底的沉稳,仿若一座大山一般!

  虽然还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但封若敢肯定,在这段时间里,这周宇的实力已经又上了一个台阶!

  “周师兄?你们还好吧?”

  停顿了一下,封若这才问道。

  “当然很好,虽然某些人是依靠着临阵逃脱保住小命,但是我们可是靠着实打实的本事活到现在的,是不是啊周老大?”周宇还未回答,那刁木崖就继续阴阳怪气地道。

  “刁木崖你给我闭嘴!闲着无聊就去一边滚着玩!”

  周宇冷哼了一声直接训斥道,而令封若意想不到的是,对于周宇的训斥,那刁木崖等人却是不敢反驳!

  此时周宇又将目光望向封若,好半天之后这才道:“想不到你还活着,这十二年你去了哪里?”

  “什么?十二年?”骤然听到周宇的话,封若却是猛然呆住了,他在那地下洞府中只是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过去了十二年!

  “怎么?有什么问题?”周宇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有,不过,周师兄,如果我说,我在那五行石矿中乱转,结果在一个矿洞里面迷了路,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走出来你相信不相信?”封若苦笑着道。

  “相信!为什么不相信,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你封若,不是临阵逃脱的那种人!”周宇却是想也不想地道。

  “当年,大概是在你失踪的第五曰,大量的尸鬼兽忽然疯狂地发起进攻,我们在抵挡了一段时间后,就得到了撤退的命令,后来我才知道,你居然不在狩魔营之中,本来我们是以为你肯定是陨落了,却没想到竟然在十二年后重新见到你!”

  说到此处,周宇却是哈哈一笑,“对了,你要不要回来?我们这个狩魔营如今只剩下十七人了,但经过这十二年的惨烈挣扎,每个人都是可以独挡一面,另外,木崖他们经过我的引荐,如今已经正式加入本宗,说起来也算是你的师弟了,所以之前的种种不愉快就忘掉吧!”

  “哦!原来是这样!”听到此处,封若不由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刁木崖等几个刺头会对周宇如此恭敬,看起来周宇的手段也是相当不错,只是他现在欠了倾澜轩一个人情,得帮她去对付那金翼魔鸟,还有,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准备再闭关修炼一段时间,所以是没办法返回狩魔营了!

  看见封若有些为难的神色,周宇却是没有太在乎,只是微笑道:“也罢,不过你得小心点,你如果不执行狩魔营的任务,不但一点门派贡献度都拿不到,连带着成为本宗核心弟子的机会也要错过了,好了,就这样!”

  说完这些,周宇便带着刁木崖等人转身离开,而封若自己却是一阵唉声叹气,老实说,对于能够成为镇天宗的核心弟子他还真的没有太多兴趣,尽管那代表了更多的权利和好处!

  可是门派贡献度却是封若难以迈过去的心结啊!因为黑水灵诀第四层心法需要门派贡献度来兑换,镇天宗的御剑术真传剑诀同样需要门派贡献度来兑换,他原本来五行界的目的之一就是想快速大量地获取门派贡献度,可现如今倒好,十几年过去了,他的门派贡献度居然还是为零!

  这真是悲剧啊!

  “唉!要不就找慕飞雪这个师姐帮忙好了!”

  封若鬼使神差地想道,但随即又摇头否定,他知道如果他提出这个要求,慕飞雪是肯定不会拒绝的,但问题是,这岂不就是表示他很无能么?尽管他在慕飞雪眼中的印象不是很好,但也不能这么继续恶劣下去啊!

  “好吧!忙完这些,就去紫月城接取一些任务好了,反正时间很充裕不是!”

  封若一边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边坐在一块石头上等待着那大发横财的倾澜轩,这一次他是打定主意了,虽然说抢劫是不道德的,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再不去抢劫,那才是真正的不道德!

  不到一个时辰,就在封若几乎等得要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乾坤袋就掉进了他的手中,随即倾澜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一人一半,不要眼红我啊!”

  “呃——”封若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倒是精明的很,居然猜到自己要抢劫她,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将来也得修习制符啊!这时间还真的不够用!

  一边胡思乱想着,封若一边将乾坤袋里的五行石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五千颗中品五行石!这数目足足足让他呆了许久,这也太多了一点吧?

  要知道就算是五行界中的五行石矿极为丰富,但是一个普通的筑基期修道者每年也就是能通过完成各种任务获得几百颗中品五行石而已,就算是精锐的狩魔营也没有这么夸张啊!

  “喂!发什么呆呢?我们走!”

  “去哪里?”

  “当然是去紫月荒原了,难道你想不守承诺?”倾澜轩歪着头望着封若,手里却是把玩着一柄上下翻飞的天蓝色飞剑。

  “那黑袍怪人的交易不是还有十二个时辰才开始么?”虽然如此说着,封若还是站了起来。

  “交易?你买得起那先天金煞么?”倾澜轩轻笑了一声,有些戏谑地道。

  “买不起!”

  “那你就是想买黑曜石了?”

  “见鬼,我买那东西做什么,又不是没有!”

  “这不就结了,那黑袍怪人只会交易这两种东西,你既然没有兴趣,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做什么啊?”一边说着,倾澜轩一边很不客气地跳上不远处银甲天蛛的背上,如果是不知底细的人,还真要以为银甲天蛛是她豢养的。

  “好吧!”被说得哑口无言的封若也只好跟着跳上去!

  一直到离开了这处临时营地,封若才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却是关于那先天金煞,在苍梧界,修仙界中人是闻听枯木之毒就要色变,只是为何没有人想到用这黑袍怪人所出售的先天金煞进行克制呢?

  想了许久,封若还是忍不住对倾澜轩问道:“我听说先天木煞能够解除枯木之毒,此事可信么?”

  “错!不是能解除,是能克制!”倾澜轩想也不想就答道,看她的样子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解除是解除,克制是克制!最简单的例子,一堆火,你可以用脚踩灭,也可以用沙子扑灭,使用的方式不同,却能达到想要的效果,这就是解除,但如果是克制,则是另外一回事,怎么?你对先天金煞有兴趣?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回去凑热闹!”

  听到倾澜轩这番话,封若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想了想,他又道:“如你这么说,先天金金煞是可以解掉枯木之毒了?”

  “哦?我何时有这么说过?”倾澜轩很古怪地歪着头瞅了封若一会儿,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明白你想说什么了,你的意思是说先天金煞是可以作为一种解药来解除枯木之毒对不对?真是要恭喜啊!你终于成为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庸医了,如果用你这种方法啊!只怕所有病者都要死在你手里呢!”

  “喂!拜托!你不贬低一下我是不是就会浑身不舒服?我有你说的那么差么?而且你刚才也明明说了,先天金煞是能够克制先天木煞的对不对?”封若有点郁闷地道。

  “嘻嘻!傻瓜了吧!”倾澜轩却是笑得越发不可收拾,好半天之后,她才忍着笑道:“不错,我是说了,水能克火,金能克木,但是你有想过没有,这种克制其实是以一方彻底毁灭另一方为代价的,打个比方,一座房子起火了,最好方法莫过于用水将其浇灭,但是我问你,火被扑灭之后,房子会变得怎样?一片狼藉对吧?”

  “好!房子是没有意识的,我们可以不去管它,那么如果一个人的肚子里起火了呢?你会不会按照克制的道理给他灌进一桶水去灭火?如果你敢这么做,结果只会有一个,那就是那个人会死得更惨!”

  “现在你明白了吧!先天金煞的确能克制枯木之毒,但是不能解除,也不能用来解救中了枯木之毒的人,因为在将枯木之毒消灭掉的同时,那个人也将彻底被先天金煞给撕成粉碎!要知道,不论是先天木煞,还是先天金煞,都是这世间最为极端之物,它们互相克制没有错,但绝对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当然,要想达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就必须需要一种这两者之间的缓冲之物,或者是缓冲的手段,只有先去控制了先天金煞,才能去解除枯木之毒!不过据我所知,就算是黑袍怪人也不能完全做到这一点,他们也只是通过某种手段来将那先天金煞进行一定程度的改变,而且必须是在短时间内消耗掉,如此而已!”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