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魔人 五

第一百八十二章 魔人 五

  “除了耸人听闻,你难道就不会点别的花样了么?”

  封若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忽然间暴怒。

  “呵呵!你以为我花费了如此大的周折只是来吓唬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么?你太小瞧我们青丘人了!我说的都是实情,你现在很危险,真的需要我的帮助!”

  “危险?你的帮助?只怕你也没有安着什么好心吧?”封若冷笑一声道,但是在心中却是快速盘算起来,他敢肯定,这魔火找上门来不是为了之前那次的仇恨,因为它犯不着如此大费周章,那么,它究竟是有着什么目的呢?

  “好吧!你说的没错,我来找你的确是另有目的,不过绝对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没安好心,因为,我们所需要面对的,都是同一个敌人!”那魔火却是不紧不慢地道。

  “同一个敌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间才是真正的生死大敌!”封若皱了皱眉头,却是想不出这魔火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我说,那都是假象,你信不信?如果我还说,我们青丘人与你们修道者之间的仇恨,其实是来源于我们想去求死,如此而已,但是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我们青丘人连半个人都没死,反倒是你们这些可怜的修道者死得成千上万,你信不信?”

  听到魔火这番话,封若心中却是一阵阵的毛骨悚然,不是他真的相信,而是这魔火所说的太过荒唐,太过诡异!求死?真是荒谬,这世上的一切生灵都是以活着为主,这魔火和他的族类生在这世上居然只是为了求死!

  “我知道你肯定不信,我也知道你们修道者一向都叫我们为魔人,因为我们神秘莫测,行踪不定,所有的举动和行为都是不能用常理来看待,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不是魔,如果你们这个世界里有真正的魔的存在,那么,我敢肯定,包括你们修道者在内,一切生灵都不会存在!”

  那魔火却是不紧不慢地说着,似乎毫不担心封若不相信一样。

  “那么,我们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你们修仙界的那些真正的高层都是知道的,所以你不要以为我在骗你,你们眼中所看见,耳中所听见的战争,所遭遇到的杀戮,那都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因为我们是真正不死不灭的,既然是这样,战争又有什么意义!所以,这才有了五行界现在的格局,这才有了双城协议!”

  “双城协议?”听到此处,封若不由吃了一惊,他之前曾听那些黑袍怪人说起过双城协议,但是没想到,连这些魔人也包括在内。

  “呵呵!想不到你也知道双城协议啊!不过其中的内容你是没有资格知道的,而且,也没有必要知道,因为你还不够格!”

  “至于说我们为什么会不死不灭?则是因为我们的青丘族群在千百万年以前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存在,结果,被那个几乎无法战胜的存在将我们的肉身永久封印,而我们的神魂则被投入魔灵之火中,永世不得超生,而且还要时时刻刻遭受着那魔灵之火的煎熬,这种痛苦你无法想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你想过么?永远不死,也就意味着我们永远要承受那种难以想象的煎熬!”

  “直到有一曰,不知因为何种原因,那禁锢我们灵魂的封印松动了,我们这才得以逃了出来,但是我们的神魂却已经无法摆脱掉那魔灵之火了,我们想过了种种办法,但是都无可奈何,甚至,连死都做不到!”

  “后来,我们在紫炎界找到了通往五行界的空间点,随后,就同你们修道者遭遇了,你要知道,我们只是想求死而已,就这样,战争爆发了,我们甚至都不会还手,但是我们依旧无法死去,你明白这种痛苦么?所以不要再愚蠢地认为你能杀死我,如果你能杀死我,我们所有青丘人都会感激你的!”

  听到这里,封若已经是目瞪口呆了,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世间还有如此诡异的事情,不过,这青丘人倒的确够惨的,连求死都做不到,但是随即,他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你之前让我护送你去寒山地域的雪灵池,难道那里有能够杀死你的力量不成?”

  “我都说了,我们的神魂已经被魔灵之火所完全附着,这世间只有九种东西可以真正的不死不灭,而魔灵之火就是其中之一,我想去雪灵池,只不过是因为那雪灵池水能够减轻一点我们被魔灵之火煎熬的痛苦罢了!”

  “当然,你或许会感到奇怪,既然我们一心想求死,那么行事起来怎么如此多的顾忌,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我们早已对这一心愿彻底死心了,你们修道者的确能够利用一些独特的手段将我们的分身暂时灭掉,但是却丝毫不能减轻我们的痛楚,因为每被伤害一次,那种被煎熬的痛苦就会增加一倍,一直要持续很久,所以,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们宁愿老老实实地躲在幕后,绝对不愿意轻易涉险!”

  说到此处,那魔火却是忽然将话题一转,“好了,不管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就是我们青丘人如今的境地,我之所以来找你合作,不是希望借你的手求死,而是另外一件事,这件事同样也是导致你如今陷入危险之中的真正原因!”

  “危险?拜托,从你一出现,你就在危言耸听,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还有,顺便说一句,我也不是三岁小儿,不是从来没有经历过危险,如果你和和气气地找我来合作,只要在合理范围之内,我或许可以考虑,但是你用这种方法来威胁我,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封若忽然冷晒道,从方才这青丘人的一番话中,他至少已经确定几点最重要的东西,首先,这青丘人所说的至少有七成是真的,因为他想不出对方在这点上骗自己的必要,更何况如今五行界的格局也的确是很怪异,再加上那个双城协议,也符合这青丘人所说的。

  其次,封若还能猜到那当初封印青丘人**的强大存在,没准就是那个古神,不然的话,他还想不出会有什么更强大的存在能做到这点。

  而第三,这青丘人似乎对自己的一切行踪了如指掌,而且还清楚自己从古神禁地逃出来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能够艹控先天金煞的事情已经被这青丘人所知晓,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办到的,但是这却可以理解为何这青丘人为什么要找上门来与自己合作,说不定它所谓的这种合作就与先天金煞有关!

  正是因为猜到了这点,封若反而放下心来,不管这青丘人所说的危险是真还是假,但最起码他还没有处于真正的被动局面。

  封若说完这番话,那青丘人果然沉默了一下,良久之后,这才放缓语气道:“好吧!其实我和你说了这么多,甚至将本族的秘辛都要告诉你,为的就是避免引起你的误会,因为你的确具备和我们公平合作的条件,所以,接下来,我希望我们能够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请放心,我们的合作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哦!”封若微微一笑,先是好整以暇地盘膝坐下,这才道:“先说说我有什么危险吧,我可不希望被人危言耸听,吓得夜不能寐!还有,麻烦通报一下阁下的名字,我想,你不会连名字都没有吧?”

  听到封若此话,那青丘人却是再次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的名字已经很久不用了,久到我自己都要忘记了,自从被封印以来,你还是第一个询问我名字的人,当然,也是第一个有资格同我打交道的人,所以,请你务必记下,莫要忘了,我的名字叫青离!”

  “至于我所说的危险,也很简单,原因是与你之前从古神禁地逃出来有关,这行为已经是对你们的古神大大的不敬,虽然你现在安然无恙地逃出,但是那些黑袍傀儡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你如果再不想办法,只怕早晚小命不保,就算你逃到苍梧界,依然是没用!”

  “果然如此,看来我猜得倒是不错,只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所说的,要知道我现在已经逃出来将近数月了,也不见那些黑袍人跑来抓我,难不成你会通风报信?还有,什么叫我们的古神?难不成我冒犯了那古神禁地,那古神会亲自来追杀本人不成?”

  封若淡淡地道,其实当曰从那古神禁地中逃了出来,他和周逸就很小心地防范着,因为那些黑袍人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实力,当曰他还亲手杀了一个,但是他们既然能和修仙界达成什么双城协议,肯定有其独特之处。

  但是一连数月过去,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至此,封若这才放下心来,不过今曰听这叫青离的青丘人提起,似乎这其中还大有玄机!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