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寒冰戒

第一百八十四章 寒冰戒

  “精黄铁三十二斤,月影石五块,寒角犀三两二钱,金蚕丝二十九丈……”

  小院之中,封若一边念念有词,一边蹲在那巨大的炼鼎之中布置着多达六十二种的炼器材料,如今,他正打算炼制一件下品寒冰戒,也就是最普通的那种法器,如果他能够炼制成功,也就代表着他的炼器水平终于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这次炼制已经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尝试的第三十一次了,而从前的尝试无一例外全部都以失败告终,好在他现在也算是小有身家,否则光是购买这些炼器材料都会让他彻底崩溃的。

  不过,在这种不断的失败,又不断地改进的过程之中,封若倒是从最初的厌烦,到不服,到暴怒,再到平静,如今他居然对这炼器一道多少有了一丝兴趣,比如说现在,他更关心的不是能否炼制成功,而是尝试着给这种最普通的下品寒冰戒增加一点别的属姓,所以,他现在是玩得不亦乐乎!

  当然,封若之所以能将大部分精力都用来玩这种‘游戏’,还得幸亏了上一次他完成的那件三色任务,在那次任务之中,由于他的贡献较大,所以尽管那倾天宇和关月鸣极为不爽,他依旧得到了一笔丰厚的五行石奖励,顺带着,也将他的门派贡献度第一次超过了五万。

  于是,封若就迫不及待地将黑水灵诀的第四层和第五层心法全部换取回来。

  而目标达成,他就自然没有必要再去做那些无聊透顶的小任务,所以现在这才能专心致志地呆在院落之中,或修炼,或炼器,当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只是在这种忙碌之中,封若也没有忘记他今后一段时间的具体计划,且不说他和与那青丘人青离的合作,单单是他自身,也是有着一大堆事情在等着他呢!

  首先,重中之重的,自然就是修炼的问题。

  因为曰常的修炼直接就关系到修道者法力的增长与精纯程度,可以说即便是那些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他们体内的法力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是需要一点一滴,曰积月累,水滴石穿,缓慢积累而成的,所以这修炼几乎就等于修道者生命中的头等大事,如果忽略了这一点,就根本不配做一个合格的修道者。

  封若的修炼虽然与其他修道者有很大不同,但是也得老老实实地遵循这样一个规律!

  如今他的青木灵诀早已修炼到第六层,如果想继续修炼下去,那么就得把青云宗掌门的信物,那座神秘小塔的秘密给找出来,因为不论是青云宗天机院院主叶弘,还是他的便宜师父都说过,青木灵诀的后续心法的关键就在这座小塔里面。

  不过对于此事,封若是真的连一点信心都没有,因为且不说历代青云宗掌门都不是傻瓜笨蛋白痴小菜,单单是他那个便宜师父,修为怕是早已进入灵婴阶段,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连她都无法窥破其中的奥秘,那么,他这个仅仅是筑基后期的家伙又怎么能弄清楚其中的秘密?

  这简直是开玩笑嘛!

  所以,从拿到那青色小塔之后,封若就根本没有多看几眼。

  青木灵诀估计是没有指望了,好在封若现在还有黑水灵诀,以及九天流云绝阵,在两者相互拆补之下,倒是能够维持他自身法力的需求,至少在进入金丹期以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因此,他如今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修炼不断,然后一点点地将体内的法力总量提升到一个相对的巅峰状态。

  而只有达到这种水平,他才能去寒玉冰宫,借着那若云飞的面子去讨要雪灵[***],毕竟每个修道者一生中只能服用三滴雪灵[***],机会难得,他当然要将其效果发挥到最大程度,按照他的估计,有了这三滴雪灵[***],他进阶金丹期的把握就会增大许多。

  除了这修炼之外,另外还有一个让封若不得不重视的事情,不过不是他现在正忙乎着的炼器,而是御剑术!

  虽然说封若如今已经掌握了青木流云斩,而且将来一段时间里还能掌握碎金流云斩,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青木流云斩的威力的确很强,估计碎金流云斩也不会很差,但是正因为这样,它们的缺陷也是极为的明显,因为九绝老人所创的这个九天流云绝阵本来就是剑走偏锋,行的是极端路线。

  没有大毅力,没有足够强大的修为,是根本就别想完美地将其施展出来,至少封若目前为止是远远不行的。

  所以,他必须修习其他的正统剑诀来弥补这种简直要致命的缺陷,虽然这种配合称不上是完美无缺,但毕竟能起到一点相互补充的作用,这对于保住封若的这条来之不易的小命还是极为关键的。

  还有一个原因是封若不得不去修习其他剑诀的重要因素,那就是他一旦将来进阶金丹期之后,那么势必要使用威力更加强大的飞剑,但是据他估计,不论是青木流云斩还是碎金流云斩,只怕都是无法用飞剑施展出来。

  幸好,之前的古神禁地之行,封若算是收获颇丰,不但成功控制了先天金煞,还从若云飞那里弄来了五道剑诀。

  这五道剑诀都是属于镇天宗的真传剑诀,按理说只要封若积攒足够的门派贡献度就可以换取,所以他当时是很不愿意的,因为他本想着是从若云飞那里弄来一些其他门派的真传剑诀或者干脆就是若云飞自己使用的剑诀。

  不过最后若云飞的几句话,还是让封若乖乖地放弃了这种貌似很想当然的想法。

  若云飞说的很简单,那就是五大宗门的御剑术其实都是各有所长,并且都是与本门的修炼心法相互呼应的,只有修炼了相应的心法,才能将御剑术的威力发挥到最强。

  借鉴不是不可以,拿来修炼也不是不行,但是修道者玩的不是游戏,很多事情不是多多益善,而是要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就算要借鉴,最起码也得将自己门派的御剑术完全掌握之后,并且在御剑术的领悟上有了一定的见解,这才可以去借鉴!

  而如果连自己门派的御剑术都没有学好,就想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因为实际上,那种越高明,威力越大的御剑术,其危险程度也会跟着提升,一不小心,反而会导致走火入魔!

  简而言之,修道者最忌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王道!

  正是因为晓得了这般道理,封若才会对这五道镇天宗的真传剑诀格外重视,若不是他现在还没有合适的剑器,只怕早就忍不住开始修习了。

  除了这御剑术之外,比较重要的则是要数法术了,这法术不但可以用在战斗之中,更是制作符篆的根本,故此也是一点都不容忽视。

  如今封若已经掌握了三种不同属姓的法术,分别是用来防御的盾墙术,用来控制的十丈青丝法术,还有用来攻击的穿云法术。

  可以说,在筑基后期阶段,就同时掌握三种法术,在整个修仙界都是极为罕见的,而这也正是封若唯一能够很得意的地方,因为就算是那些修炼天才,在这个阶段,也至多能掌握两种属姓的法术,和他根本没法比。

  不过在封若得意的同时,也伴随着苦恼,因为仅仅是学会这三种法术还不够,还得将它们的威力提升起来,也就是掌握进阶法术,十丈青丝如今也就罢了,估计只能等到进阶金丹期的时候才能去修习第三阶段的进阶法术,但是盾墙法术和穿云则是必须在一段时间内提升起来的。

  这也是封若制作符篆的前提,不然的话,威力不够,拿出去给敌人挠痒痒都不够资格,丢人都丢到家了。

  而在修炼,御剑术,和法术之外,剩下的自然就是炼器了,不过这方面封若却是不急,反正他是打算在这五行界呆上个几十年,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琢磨,他还就不相信搞不定这区区炼器?

  “嘿嘿!好了!”

  轻松地拍了拍手,封若有些得意地自语道,他现在虽然炼制的是最普通的一种法器,可是多达六十二种的材料布置还是很麻烦的,这些材料都得按照方位在炼鼎之中摆好位置,与此同时还得打出一道道法诀将它们与炼鼎本身附带的火灵阵法相结合起来。

  这一过程起初封若至少需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完成,但是现在炼制的次数多了,他仅需要半柱香的时间就能搞定。

  从那巨大的炼鼎之中跳了出来,封若便掐动法诀将上方悬浮着的宝盖放下,然后这才将自己的一部分神念转移到玄火分身之中,整个炼制过程也随之正式开始。

  这一次炼制的虽然是最普通的下品法器寒冰戒,不过封若并没有按照正常的炼制方法来炼制,而是做出了很大的改变,这也是他从倾澜轩那里学来的一点皮毛,虽然他如今还无法达到倾澜轩的那种炼器境界,但这并不妨碍他进行一些模仿。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