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叛出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叛出

  在封若出声的同时,一道纤细的人影也跟着从那正反九星阵法被破解开来的入口轻飘飘地掠了进来,然后在随手间就将那在刹那间躲避开来的倾城剑抓在手中。

  而这个时候,封若也同时失去了和倾城剑之间的联系,连他那势如狂风般的剑意也被瞬间压制住。

  不过对于这一切,封若却没有半分惊讶,因为慕飞雪好歹也是金丹后期,无限接近灵婴期的高手,如果再做不到这一点可就白混了。

  此时随着慕飞雪的身影落定,封若这才将她看清楚,只是让他有点惊讶的是,慕飞雪如今的打扮与从前很不同,因为在印象中,慕飞雪从来都是一袭白衣,飘飘若仙子一般。

  但是现在,她却是换了一套墨青色的劲装,这劲装看起来与修仙界中的各种套装有些类似,可是在肩头,胸口,以及一些关节部位,却都是被另一种质地的材料所覆盖,这材料以封若的眼力也看不出究竟什么,唯独他能够肯定的就是,这种材料的防御力肯定无比强悍。

  除此之外,这墨青色劲装上面始终飘散着一抹几乎难以见到的轻雾,着实诡异的很。

  不过这种诡异却是丝毫没有影响慕飞雪那如玉般精致的容颜,反而凭空多了一种另类的妖异魅惑,再加上这一身劲装所衬托出来的玲珑身段,于强硬如岩石般的棱角下,锋芒毕露中,更有一种**的味道。

  封若也只是看了一眼,心中就是一阵大跳,连忙掩饰地笑道,“雪师姐,你怎么也来五行界?还用这种一惊一乍的方法来找我?”

  对于封若的问话,慕飞雪却似乎没有听见一样,只是一手握着倾城剑,平放胸前,一双美目缓缓扫过倾城剑的剑身,直到好半天之后,她才用她那独有的,略显清冷的声音叹道:“许久不见,你的炼器水平倒是提高了许多,竟然能炼制出一柄通灵剑器,名字不错,倾城?是一剑倾城呢?还是倾城美人呢?”

  “呃——”封若却是有点尴尬地抓了抓头发,这个名字其实他也只是灵机一动,心血来潮,但若说这里面没有惦记倾澜轩倾城般容颜的成分,也是不可能的。

  慕飞雪似乎并没有察觉封若的尴尬,只是将倾城剑稍稍把玩了片刻,就扔给封若,然后便淡然道:“师弟,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最好不要向任何人谈起,最好就当成从来都不认得我这个师姐,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有,前路珍重,你自己小心了!”

  听到慕飞雪此话,封若不由吃了一惊,因为从她的话里面可以猜到,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与此同时,他也豁然想起当年在雁北地域,他那个便宜师父临走时交代给他的话。

  想到此处,封若急忙问道:“雪师姐,是不是本宗中有谁难为你?我师父说了,你可以去找九神宫倾家帮忙,还有,我可是向师父保证过要保护你的!”

  “保护我?”

  慕飞雪面容里忽然露出了一抹很难得一见的亲切笑容,在目光柔和地望了封若一会儿后,这才淡淡道:“不要说胡话了,记住我的话,切勿意气用事,不然我会担心的,好了,就这样,你保重!”

  此话说完,慕飞雪却不待封若反应过来,忽然扬手一道法诀,就将他整个人定在原地,然后就如一阵清风一般消失无踪,而就在片刻之后,整个镇天宗的驻地忽然响起了一阵阵如惊雷呼啸的剑气声与惨叫声,似乎跟着有无数建筑爆炸开来!

  听到这种混乱的声音,封若真是急得五内俱焚,痛苦无比,不用仔细去想他就知道,肯定是慕飞雪与镇天宗的高层发生了什么无法解开的矛盾,而这种矛盾似乎是从他那便宜师父慕寒烟还在镇天宗时就留下了,因为当初慕寒烟可是直接叛出镇天宗的,然后隐姓埋名藏在青云宗里面。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样,慕寒烟才能未卜先知地料到如今这种情形。

  可是任封若急得满头大汗,却也无法挣脱,因为慕飞雪的手段又岂是他能够抗衡,这种定身法术不但将他的身体束缚住,连他的神魂也给暂时束缚住,结果他连释放玄火分身出去都做不到。

  而外面镇天宗驻地的这种混乱只是持续了不到半盏热茶的时间就结束了,然后就是无数镇天宗弟子大呼小叫的声音,听他们这种混乱的声音,慕飞雪似乎并没有被拦截下来,反而逃了出去。

  但这并不能让封若感到有半点放松,因为慕飞雪虽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可是这镇天宗驻地里面至少有着五个金丹期的高手坐镇,而且据说紫月城中甚至还有灵婴期高手存在,如果惊动了那种存在,就算是以慕飞雪之能,只怕也绝难逃脱。

  整整一炷香之后,慕飞雪的那种定身法术这才完全消散,封若立刻就从小院中窜了出去,但是当他的目光看到外面的景象后,却不由得一滞!

  因为就在方才那片刻时间,整个镇天宗的驻地至少二十余座巨大的楼阁竟然被夷为平地,所以一眼看去,竟是狼狈无比,而此时在这废墟之中,早已经聚集起了数百名镇天宗弟子,而且远处还有大量的修道者正不断赶来,似乎这里的情形已经惊动了整个紫月城一样。

  在稍稍呆滞了一下后,封若连忙四处察看,不过让他多少放下心来的是,紫月城中再没有传来打斗的声音,似乎慕飞雪已经顺利逃出去了。

  想到这里,封若心中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是有种莫名的绞痛,因为慕飞雪如今这种举动无疑就等于叛出镇天宗,而在这修仙界之中,叛出宗门者从来都是修仙界所有人痛恨和不齿的,且不说来自宗门的追杀,便是其他修道者也会出手拦截,如此一来,慕飞雪所要面临的境地该有多么严峻是可想而知!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封若却是无能为力,不能帮上一点点的忙,这种郁闷差点就要吐血,在这一刻,他再一次深深地感受到拥有强大的力量的重要姓,不但是保护自己,更是保护自己的朋友!

  深吸了一口气,将这心间所有的郁闷和担忧深深压制住,封若这才对着旁边的一个镇天宗弟子故意询问了一下,如今他虽然也很想随着慕飞雪的后面叛出镇天宗,可是他也知道这其实是于事无补,他现在必须得冷静下来,弄清楚事情的原委。

  对于封若的询问,那名镇天宗弟子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摇头小声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本宗灵山院掌院慕飞雪在方才一个照面就击杀了耿峰师叔和莫非师叔,此外还波及了十几个本宗弟子,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耿峰?莫非?”听到这两个名字,封若心中不由暗暗一惊,这两个人他是认得的,都是金丹中期的修为,是紫月城镇天宗驻地中的真正指挥者,只是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在片刻间被击杀!

  还有,他们二人是否与慕飞雪叛出镇天宗有什么关系?

  封若正想到这里,几道气势极强的剑光忽然从远处飞遁而来,一看就知他们都是属于金丹期的高手,毫无疑问,这几人应该是去追捕慕飞雪,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此刻随着这几个金丹期高手出现,在废墟上的众多镇天宗弟子顿时停下了各种议论,有些疑惑地看了过去,因为众人都是属于镇天宗中下层的弟子,对于这种高层之间的事情还是不敢妄自猜测。

  那几个金丹期高手,封若基本上都是认得,他们基本上都是和那刚才死去的耿峰和莫非一样,是坐镇这里的高手,其中以于锐为首,不过此刻他们的脸色却是极为难看。

  那实力最强的于锐在快速地扫视了封若等众人一眼后,这才沉声道:“本宗已经于九曰前正式宣布原灵山院掌院慕飞雪为本宗叛徒,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流窜到五行界,如今经过本宗长老院允许,本宗决定发布七彩玉简任务,诛杀叛徒慕飞雪,但凡我修仙界中人,皆可领取此任务,而本宗从现在开始,所有的狩魔营全部出动,务求在五行界将这叛徒彻底诛杀!”

  “此外,所有本宗弟子,自此刻起,在未来三曰之内,不得擅自离开紫月城,敢有违令者,势必以与那叛徒慕飞雪同罪论处!关月鸣!齐进!隋泉!李渡!莫无痕!你们五人,立刻着手组建狩魔营,特殊时期,允许你们的狩魔营将人数提升至一百人,等三曰之后,汇同本宗大队,一同搜捕那叛徒慕飞雪!”

  在那于锐的一道道命令下,几乎所有镇天宗弟子都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不是因为那叛徒慕飞雪曾经的身份,而是那个七彩玉简任务,要知道,这种等级的任务简直就是修仙界中最高等级的任务,奖励之丰厚,谁都无法想象,就算是一个狩魔营来平分这种奖励,也足够让人发狂的了。

  不过与所有人不一样的是,封若的心中却是一点点地沉了下去,七彩玉简任务,不单单是会让镇天宗数万门人全力以赴,就算是其他宗门乃至那些散修都是可以接取的,可以想象,在这七彩玉简任务的激励下,纵使五行界再大,也会被一寸一寸地给搜捕过来的,而那个时候,慕飞雪能够有机会逃脱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