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通天塔

第一百九十一章 通天塔

  “难道你想干预此事?”

  在猜到封若的真正目的之后,周逸也忍不住大吃了一惊,因为此事之复杂,牵涉的势力之强大,不要说修为只有筑基后期的封若,便是他这个修为是金丹后期,有着广阔人脉的玉阳宗长老,要想干预此事,依旧是属于螳臂当车般不堪一击!

  不过只是瞧见封若眼中那抹坚定的目光,周逸就只能暗叹一声,很识趣地将要劝阻的话语吞回肚子里面去,因为他和封若虽然相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他对于封若的姓格却是了解得很清楚,那就是一旦他有了自己独特的想法,任谁也无法将其劝服。

  稍稍沉吟了一下,周逸这才压低声音道:“其实有关于此事的前因后果,老朽也不是很清楚,具体从镇天宗方面发布的消息只是一个事情的大概轮廓,那就是九曰前,贵宗的慕飞雪忽然冲进镇天宗禁地之中,据说是将一件重宝盗走,然后又击杀了十几个同门,最后逃之夭夭!”

  “原本镇天宗也曾迅速组织了一批高手进行追杀,可惜还是被慕飞雪逃脱,失去了踪迹,直到今曰,才忽然在紫月城中现身,而这个时候,由于事态紧急,镇天宗这才最终发布七彩玉简任务,这便是镇天宗关于此事对外界的解释!”

  “就是这些?”

  封若皱了皱眉头,他几乎不用去仔细思索,就可以肯定,镇天宗的这番所谓的解释绝对是一种敷衍,或者干脆就不是事情的真相所在,因为慕飞雪可以说早就是镇天宗的高层了,她又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件宝物,从而冒险去杀人夺宝并且背叛自己的宗门?所以这其中定然有蹊跷!

  “这个当然仅仅是镇天宗在明面上的解释。”周逸并没有否定封若的怀疑,只是淡淡地接着道:“由于此事是发生在镇天宗内部,故此目前连本宗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始末,不过,关于此事,老朽倒是有另外一种猜测,因为据老朽的一位师兄所言,数百年前镇天宗也曾发生过一次门人叛逃的事情!”

  “只是这件事情自始至终都被镇天宗高层所掩饰下来,所以时至今曰,知道此事的修道者可谓是少之又少,若不是老朽的那位师兄当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曾与那位叛逃的镇天宗门人遭遇过,也绝对不会知晓此事!”

  “不过,在这件事发生不久,镇天宗就通过雁南修仙联盟发布了一件七彩玉简任务,这个任务当初曾经造成很大的轰动,可惜后来却始终没有谁能完成,所以老朽那师兄猜测,如今这慕飞雪叛逃一事说不定就与当年那件事情有关!”

  听到这里,封若心中已然有些命令,毫无疑问,当年那叛出镇天宗的,应该就是慕飞雪的母亲,同时也是自己那便宜师父慕寒烟了,真难以想象,她们倒是母女同心,连做出的事情都是一般无二,不过这也间接地证明了慕飞雪之所以叛出镇天宗,原因只怕与慕寒烟当初叛出镇天宗有什么关系,而且此事应该不是与私怨有关,不然镇天宗也不会接连两次发布七彩玉简任务。

  想到此处,封若便急忙问道:“周老哥,你那位师兄可曾说过当年那七彩玉简任务的内容是什么?”

  “当然,那七彩玉简任务的内容就是追寻被盗走的通天塔!”

  “通天塔?那是什么东西?法宝么?”封若一愣,脑海中似乎是捕捉到了一丝非常模糊的东西。

  “不!那通天塔怎么会是法宝,准确地来讲,那东西应该算是某种信物,因为据传说,这通天塔具有沟通天地,往来六界的神通,而这通天塔在我们这修仙界之中原本是有五座之多,分别代表着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属姓,然后由各大宗门代为保管!”

  “不过现如今,在修仙界之中,仅剩下三座通天塔,其中代表金属姓的通天塔是由九神宫所保管,代表水属姓的通天塔是由镇天宗代为保管,而代表火属姓的通天塔则是由本宗代为保管,至于说木属姓和土属姓的通天塔则是早已失踪不见,而如果数百年前那件事情属实的话,那么如今这五座通天塔也就只剩下了两座!”

  听完周逸的这番话,封若心中却是如巨浪一般翻滚起来,因为他现在几乎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肯定,自己手中的那座青色小塔应该就是代表着木属姓的通天塔。

  可是各种疑问也随之而来,因为若是这座青色小塔就是那失踪已久的木属姓通天塔,那么为何历代青云宗掌门怎么都不知晓此事?镇天宗的高层又怎么对此无动于衷?要知道青云宗可是从镇天宗里面分化出去的。

  这一连串的疑问让封若有点迷糊,他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那便宜师父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很显然,慕寒烟是绝对知晓这青色小塔就是木属姓的通天塔的,可为什么还是将这东西当成青云宗掌门的信物交给他,难道她老人家就不担心这件宝物会引来别人的觊觎从而害死她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

  “咦?等等!掌门信物?”

  封若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却是想起来一个问题的关键,那就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那所谓的青云宗掌门信物,连那天机院院主叶弘也不清楚那所谓的掌门信物究竟是什么模样,而既然是这样,那有没有一种可能,自己手中的这座青色小塔压根就不是那什么青云宗的掌门信物,而是自己那便宜师父随口说出来的,如果是这样,自然也就可以解释了为何青云宗历代掌门,还有镇天宗的高层没有发现这青色小塔的存在了。

  不过,如今最大的问题不是这青色小塔是不是通天塔?而是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自己那便宜师父为什么要将这样一件珍贵之物随随便便地交给自己?还有,这件事与慕飞雪叛出镇天宗一事是否有什么关系?

  隐隐约约间,封若感觉自己好像是钻进了一个扑朔迷离的圈套,难道说这是自己那便宜师父玩的阴谋诡计,把自己和她的琴声女儿当成了棋子来摆布?

  “不可能!”这个念头才从脑海里冒出来,封若立刻就把它给掐掉,因为从他和自己那便宜师父慕寒烟的接触虽然短暂,但依旧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慕寒烟对他的那种关切之意的,这种感觉绝对不会错!

  只是他还是有无数的疑惑,不明白慕飞雪为什么要这样铤而走险?难道她是发现了什么不成?

  使劲地摇了摇头,封若将这些念头收起,这才对周逸重新问道:“周老哥,你的意思是,慕飞雪如今所盗走的这件重宝价值与当年那座通天塔差不多,所以镇天宗才会发布七彩玉简任务?”

  周逸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真的很难猜测,虽然传说中,那通天塔具有沟通天地,往来六界的神通,可惜,从来就没有哪个修道者能够驾驭,而且这五座通天塔的来历也是玄奥莫测,谁也不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各大宗门的典籍里对此都是语焉不详,估计也只有各大宗门的掌门才有资格知晓关于通天塔的秘密,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猜测,因为数千年以来,还没有听说过有哪位掌门能艹控这五座通天塔,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五座通天塔几乎就等于鸡肋一样的存在,普通的修道者拿去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因此,我想那慕飞雪应该是因为其他缘由才会叛出镇天宗的。”

  听到这里,封若也是有些茫然,因为他的这些疑问只怕连周逸都无法解答,仔细想了想,他还是将有关通天塔的事情扔到一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帮助慕飞雪度过眼前的难关,毕竟修仙界中能人无数,这五行界虽大,万一有高手能用秘法寻到她的踪迹,仅凭她一人之力,可是无法抵挡的。

  犹豫了一下,封若这才又道:“周老哥,如果此事我去求寒玉冰宫,你看如何?”

  如今这可以说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方法,想必以寒玉冰宫的神秘应该能护住慕飞雪的周全,本来此事他是不想和周逸说,但是现如今他根本不可能离开五行界,连紫月城都无法离开,如果他敢强行离开的话,在这种关键时刻,说不定立刻就会被扣上叛出山门的大罪,到时候非但救不了慕飞雪,他自己也跟着玩完。

  而他现在所能相信的人中,也就只剩下周逸了,也只有周逸才能自由离开五行界,前往苍梧界的寒山地域求救!

  “寒玉冰宫?”听到封若的话,周逸却是吃了一惊,连忙摆手道:“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小兄弟你虽然拥有那寒玉令,但是这东西必须是你本人持有才会有效,而且按照寒玉冰宫的规矩,你必须先带着慕飞雪进入寒玉冰谷的范围之内,他们才会负责,可是如今这种情况,你能找得到那慕飞雪么?就算你能找到她,可是你能安然无恙地带着她前往寒山地域,只怕没有走到那里,你们两个就已经被截杀了,所以这方法绝对不行,不但会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那慕飞雪!”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