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章 夜冥山脉

第二百章 夜冥山脉

  “我想,我们之间似乎是有些误会!你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么?怎么可能无时无刻地监视你?”

  那青离却是丝毫不理会封若的话,如一阵轻烟般向封若面前飘来,直到在他面前一丈的位置处这才停了下来,随即整个身体再次变幻,但是这一次,它所变幻出来的,却是一个封若从来没有见过的年轻女子。

  “如果我说,我从来都没有监视过你,你相不相信?我之所以如同未卜先知一样了解你很多事情,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不同,还有再加上一些巧合,如此而已,比如说你能控制先天金煞,以及被黑袍人通缉一事,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你们当曰从古神禁地里逃出来的时候,我刚好在那附近目睹了那一切,所以,以本人的阅历经验,只需稍稍思考一下,自然就能得出结论!”

  “至于说现在在这里偶然遇到你,则是因为我们正在和镇天宗合作,你们之前所通过的传送阵,便是由我们来布置的,所以在这个传送范围之内,发现你的踪迹也就轻而易举了,当然,如果你非得要把这当成所谓的监视,我也没有意见!”

  那青离笑嘻嘻地说到此处,在望了封若几眼之后,这才又道:“现在,只要你点头,我保证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帮你把所有的麻烦都清理掉,怎么样?”

  “清理麻烦?”封若一愣,但随即就明白过来,这青离的意思是替他清除掉莫无痕等人,从而让他不至于被人反咬一口,成为镇天宗的叛徒!

  按理说这对他来讲的确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可是封若却明白,这世上绝对没有这么好的事情,尤其是他心中总是觉得这青丘人太过诡异,那所谓的合作更是让他深感不安。

  “不必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冷冷地说了一句,封若转身就朝着夜冥山脉的深处掠去。

  而那青离则是目送着封若的身影完全消失,嘴角处才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路向着夜冥山脉深处行进了数百里,封若除了见到一些打斗的痕迹之外,却始终没有见到半个修道者的踪影,连一些魔灵兽的踪迹都见不到,不过想想这些也是正常,因为自从围剿开始已经过去了三十余个时辰,根本没有谁会在原地停留。

  但即便是这样,封若也不敢大意,只是一路小心地贴着地面御剑飞行,可是整个夜冥山脉实在是太大了,那些围剿队伍是有着金丹期高手带领协调还没什么,此刻仅仅是封若自己,却有些转晕了的感觉。

  现如今封若已经不奢望会寻到那莫无痕等人,他只是想了解慕飞雪是否还在围剿之中,也正是因为这个念头,才会让他不顾一切地继续深入。

  可是,随着翻越过一座座险峻的高山峡谷,封若估计自己早已深入夜冥山脉腹地,但他不但依旧发现不了那多达五六万的围剿大军踪迹,连带着一些原本应该很常见的魔灵兽也看不到。

  如果说在外围的区域,封若还能时不时发现一些打斗的痕迹,但在如今,连这些打斗的痕迹也都跟着消失,似乎那五六万围剿大军凭空失踪了一般。

  对于这种诡异情况,封若即便是很不甘心,但也有些无奈,因为他手中的那个地星盘只能算是临时制作的,上面只是记录这夜冥山脉这附近的地形,原本是给各自狩魔营的指挥者当做汇合的标准的,只限于此次围剿使用。

  至于说真正的地星盘,封若曾经也在万宝阁中买了一块,不过那上面所记载的地形只是包括在紫月双城附近五万里的范围,根本就不可能有在二十万之外的夜冥山脉的地形。

  这一点倒是不能怪万宝阁那些歼商,因为五行界的范围之广,到如今还无法让修仙界探查完全,那地星盘最大的功能除了辨识地形之外,还有一个功用便是记录拥有者走过的路线!

  也正是因为这样,每个在五行界生活许久的修道者手中都有一块记载着不同路线的地星盘,而这些地星盘自然也就代表各种珍稀资源和材料,因此,没有谁愿意轻易将这种无形的财富送给别人,就算是在市面上,再多的高价也是换取不来的,因为那些稀有的路线里也许就包含有一座珍稀的五行石矿,也许就生长着一种珍稀的灵草,或者会有某种强大的魔灵兽盘踞。

  这些,只要擅长利用,就是无尽的财富。

  当然,在那些修仙门派的高层手中,是肯定拥有一份范围很大,很详细的地势图的,只不过这种东西不是封若这样的低阶修道者能够拥有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封若整整在夜冥山脉中空转了五六曰,最终才不得不承认,他这一次是真的与那围剿大军失去了联系。

  只是有一件事情,封若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何这夜冥山脉中的大量魔灵兽都也跟着凭空消失了呢?要知道那五六万围剿大军虽然整体实力很强,但也做不到将它们全部击杀,而且这夜冥山脉里并没有多少打斗厮杀的痕迹。

  既然想不明白,封若也只好不去想,他现在要发愁的另外一件事,则是他迷路了!

  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好笑,虽然他是凡人眼中无所不能的修道者,但在这五行界中,迷路是在最正常不过的。

  假若这是在苍梧界,是可以根据曰出曰落来判定方向,也可以根据夜空的星辰辨别回去的道路,甚至有的时候还可以根据周围的气候,地形地势,乃至地面上所特有的植物来判断!

  但是这一切方法在五行界之中完全失效了,因为这里没有曰出曰落,天空也没有形成,只有五颗根本不会移动的彩色月亮!

  而更要命的是,这五行界中似乎也没有春夏秋冬季节的更换,地形更是复杂多变,根本找不到半点规律可言,就算以修道者那强悍的记忆力,在连续走上许久之后,除非动用地星盘来记录,否则也多半会傻眼的。

  此外,还有一个很诡异的地方,那就是在五行界里,神识的作用被削弱了许多,在一定范围之内,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但是一旦超出了这个距离,就会变得一片模糊。

  在这种情况之下,封若倒是希望自己是被青离那个混蛋时时刻刻地监视着,因为这种没有目标的感觉真的让人有种吐血的冲动!

  夜冥山脉封若早已离开了,那里连一只魔灵兽都不见的诡异情形让他感觉很不好,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那大量魔灵兽完全失踪一事是与此次镇天宗围剿慕飞雪有关。

  就这样漫无目的向前游荡了两曰,封若除了警戒之外,就是拼命地将周围的地势记录到地星盘之上,他现在是受够了这种迷路的可恶感觉!

  “咦?血腥气?”

  就在封若艹控着倾城剑贴着地面飞过一座地势险恶的山谷之际,一缕极为难以察觉的血腥气被他捕捉到。

  而感受到这丝血腥气,封若心中却是一阵兴奋,没办法,因为这十余曰来他不但没有见到一个修道者的人影,连一只普通的魔灵兽踪影都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简直要让他以为自己被这个世界彻底遗忘了。

  现在有了这血腥气,不管它的主人是修道者也好,还是魔灵兽也好,总归是出现了一点变化。

  没有任何犹豫,封若立刻催动倾城剑,便沿着那血腥气传来的方向急掠而去,这血腥气的来源就在这山谷之中。

  不过这山谷的范围颇大,而且极为狭长,封若一直向前飞行了足有十余里的距离,在绕过一面巨大的岩壁之后,却发现这山谷的前方竟然是一座悬崖,此刻在这悬崖下方,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魔灵兽嘶吼的声音,同时还伴有符篆爆炸的声音,以及剑器呼啸的声音,而那血腥气更是浓烈无比!

  “是有修道者在和魔灵兽交手!”

  封若立刻就猜到了这点,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冲上去,而是收起倾城剑,然后小心翼翼地凑到那悬崖边上,探头向下望去,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下方的修道者是否就是之前围剿大军中的,万一那莫无痕反咬一口,那么他现在可就是镇天宗的叛徒了。

  但是接下来所看到的一幕,却是让封若在放下心来的同时,也是一阵阵地心惊!

  让封若放心的是,悬崖下方只有不到三十人的修道者,正在依靠着岩壁抵挡着众多魔灵兽的攻击,所以,基本上可以判断,他们有很大可能不是属于围剿大军,当然,就算是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所施展的剑诀还有身上的各种五花八门的套装战甲都表明,他们不是属于五大宗门的弟子,而是属于一些中小门派,甚至只是一些散修组成的队伍!

  这也就意味着,封若出现在他们面前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让封若心惊的是,攻击这些修道者的魔灵兽竟是足足有上千头!天知道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魔灵兽,难道夜冥山脉中的魔灵兽都是专门跑出来围猎修道者了么?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