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零四章 岳琪钟良

第二百零四章 岳琪钟良

  看见这种一片忙碌的情形,封若却是有点傻眼,虽然说他也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早已具备制作符篆的能力,可是之前在紫月城中他一直都在忙碌着炼器,然后就是炼制倾城剑,哪里有时间去修习制作符篆?

  而现在知晓了自身的处境之后,他是一点都不敢大意了,因为这一次那些魔灵兽是有目的的攻击,天知道他什么会遭遇到危险,所以多做些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但封若现在根本没有制作符篆所需要的相应物品和材料,又能拿什么去制作?

  就在封若有些发呆的时候,两个有些沮丧的修道者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其中一个面色苍白,明显是重伤未愈,一身的防御套装更是七零八落,不要说防御能力,连身体都要遮不住了,而更惨的是,他背上的剑器居然是柄三品剑器!

  要知道三品剑器那都是炼气期的修道者使用的,在五行界使用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只怕连那些魔灵兽的防御都破不开!

  不过封若在看了一眼他那种衰透了的样子,大致就可以猜得出来,很显然他的五品剑器应该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毁掉了,而他偏偏没有备用的剑器,于是不知从谁手里弄来这一柄三品剑器,也算是聊胜于无!

  至于另外一人,情况倒是好了很多,至少身上没有重伤,剑器也没有丢,身上的防御套装还算完整,但正是因为这样,他整个人看起来才格外平庸,此时更是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有些奇怪地瞅了这两人一眼,封若心中倒是一阵嘀咕,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两个看起来极为衰败的家伙应该就是段重山分配给他的两个手下,毫无疑问,在整个临时团队中,就属他们两个最垃圾了。

  当然,这不并不说段重山的敷衍封若,因为通常的情况下,只要不遭遇到空中的攻击,在后面防护的封若三人绝对是最轻松的位置,而其他人则是必须保证向前的攻击力才行,在这种情况下,段重山当然不能抽调精兵良将过来。

  “见过封道友,在下岳琪!”

  “在下钟良,见过封道友!”

  这两人有气无力地同封若打了声招呼,就在他旁边不客气地盘膝坐下,那钟良还好一些,那连剑器都只剩下一柄三品剑器的岳琪则干脆闭上双眼,一副等死的样子。

  “呃,岳道友,你的伤势很严重,为何不服用灵丹疗治?”

  封若在愣了一下之后,这才好奇地问道,因为这岳琪好歹也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就算没有灵丹,但是只要缓慢地恢复法力,一点点地疗治还是没有问题的,但看他现在的样子,完全是在等死!

  对于封若的话,那岳琪只是有气无力地苦笑了一下,算是应答,然后就继续闭上眼睛等死。

  “嘿!封道友有所不知,他在之前逃亡的时候,被一条八级独角金蟒伤了经脉,元气无法运转,至于他所有的灵丹——”那钟良一边解释,一边指了指岳琪那破败不堪的套装,“他的运气实在太差了点,储物腰带被打爆,然后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要不是他还有一头飞行坐骑的话,早就被魔灵兽当点心了,如果是在平时,我们大家还能帮忙分给他几颗灵丹,但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谁这么做谁就是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啊!”

  那钟良侃侃而谈道,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岳琪的感受,而事实上也正是这样,没有了法力的岳琪,已经是等于废物了!

  不过封若听完这番话却又是另外一种想法,因为这岳琪竟是能挨了那八级独角金蟒的一击而不死,单单从这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个岳琪的实力很强!

  要知道八级的魔灵兽已经就等于是修道者金丹初期的修为了,如果换做封若自己,他或许能凭借飞龙盾硬抗那八级独角金蟒全力一击,但是其他大多数人却绝对做不到,所以,这个岳琪应该是很不简单才对。

  想到这里,封若在沉吟了一下,却是站起身来,将那岳琪的脉门抓住,随后将一缕精纯的法力输入进去,而当这缕法力在岳琪身体之中游走一遍之后,他就已经确定了岳琪的伤势,的确很严重,全身的经脉就好像被狂风扫过一样,几乎被毁得七七八八,这种伤势普通的疗伤灵丹根本没有效果。

  不过,也并非没有办法,比如说服用数颗专门疗治内伤的灵丹,封若记得他曾经在万宝阁中见过一种名叫九脉纳元丹的灵丹,此丹就能够将修道者受损严重的经脉,乃至被重创的丹田,甚至是金丹期修道者所凝结的金丹进行修复,想来有一颗就足以治愈这岳琪的伤势。

  只不过那一颗九脉纳元丹的价格是足足五百颗上品五行石,五百颗啊!要知道封若买了整整一乾坤袋的黑曜石原矿,也不过才得了两颗上品五行石,而五百颗,不要说他们这种修道者,便是一般的金丹期修道者也享受不起!

  而除了服用灵丹之外,岳琪的这种伤势还有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需要大量的法力,慢慢地将那些被损坏了的经脉修复,只是这一个过程至少需要持续一年以上的时间。

  想来这也是为什么段重山等人会放任这样一个实力未必弱于霍紫竹的高手等死,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办法做到,因为那些魔灵兽随时会追上来,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愿意消耗自己体内的法力给岳琪疗伤?而如果没有了法力,那在魔灵兽被追上来的时候岂不是等于必死无疑?

  现在,封若忽然明白了这岳琪为什么会这副闭目等死的样子,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收回右手,封若也是一阵无奈,因为他也不可能在那些魔灵兽随时会出现的情况下出手救助,至于说那些疗伤的灵丹,他也早在之前的时候消耗一空了。

  有些头疼地敲了敲额头,封若再次盘膝坐下,闭目苦思起来,而看见他的这番举动,那钟良也只是无声地冷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副早就知道如此的神情。

  不过封若自己却是另有一番盘算,这岳琪的伤势虽然很严重,但是暂时还没有姓命之危,他虽然没有办法替他疗治伤势,却可以在路途中尽可能地护住他的小命,只要他们这些人能够甩掉那些魔灵兽的追杀,有了空闲的时间,他倒可以尝试着替他用法力疗治一番!

  当然,这不是封若是什么大善之人,见不得死人,而是在如今的这种情况下,再也不是独善其身的时候!

  因为接下来的一段漫长时间,他们这些修道者很有可能就得在五行界的荒原中长时间的游荡了,同时还要防备着那些魔灵兽的攻击,所以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活下去的机会,尤其是,还得想办法防止这个临时团队的内讧,所以,如果有可能,一个人都不能放弃!

  更何况,要想疗治岳琪的伤势也不会花费太多的代价,唯一所缺的,就是时间而已,如果真到了万分紧急的关头,封若自然会做出取舍!

  “钟良,你手里有制作符篆的材料和器具么?”

  此时封若忽然睁开双眼对那钟良问道。

  “啊?”那钟良显然是没有料到封若会忽然这么问,在愣了一下之后,就迅速地笑道:“封道友,实在抱歉,制作符篆的材料我都用尽了,不过制作所需要的器具我还是有的,如果你想要材料的话,要不,我帮你去别人那里交换一下?这事可得趁早,不然的话,再经历几场战斗,大家的制作材料可都消耗一空了!”

  “哦!材料就不必了,借你的制作器具一用即可!”封若摇了摇头,他当然不会傻得要让这钟良帮忙去交换,因为那说不定会被他黑掉一大半,更何况他也不认为此刻别人拿出来交换的材料品质会有多好!

  “嘿!当然没有问题!”钟良很慷慨地说着,随即就取出一座类似丹鼎的器具,这东西在修仙界中名叫符鼎,是与炼器所需要的炼鼎,炼丹所需要的丹鼎属于同一种姓质,不过炼鼎和丹鼎是需要火焰来驱动,而符鼎则是需要消耗修道者的法力。

  对于这制符,封若之前也曾经专门做了了解,后来又和倾澜轩交流了很多,所以虽然从来没有尝试过,但至少不陌生!

  而且这制符要比炼丹,炼器更加容易,因为这制符的基础是必须有极为高深的法力,同时还要掌握进阶法术,如此才行!

  简单地说,制符就是将修道者所施展出来的法术力量在瞬间封印起来,然后留待关键时刻放出,而这符鼎就是制作空白符篆的东西。

  当然,这其中也有很多技巧,比如说倾澜轩当曰所制作出来的火龙符,可是需要大大小小十几种材料,最后还要辅以火龙草,还有火龙焚天法术,最终制作而成,那威力已经是相当强大了,只要不是八级以上的灵兽,皆可以造成不俗的伤害!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