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一十章 意外之客

第二百一十章 意外之客

  秦越的逃离并没有让封若阵脚大乱,因为他自己知道,他现在不要说逃,就是稍有疏忽,就是血溅五步的下场,这八级独角金蟒可不是那尸王所能比拟,他或许能够面对一头尸王,然后从容逃走,可是这独角金蟒,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即便是这样,封若心中依旧稳若磐石,半分杂念都没有,全神贯注地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面前那条独角金蟒身上,至于说生死胜败他压根就没有去想!

  此时由于那独角金蟒原本被围阻的三面完全没有了压制力量,因此立刻恢复了那种疾如狂风般的速度,只是飞快地一闪,就让封若的攻击完全落空,更不要说让他近身了!

  而那长达十丈的身体在空中如鞭子一般砸向封若的后背,其速度之快,堪称闪电一般,以封若如今的目力,也仅仅是能够看清一道残影!

  “砰!”

  那独角金蟒的这一道鞭尾直接轰击到封若的背上,纵使有飞龙盾的防护,可那毕竟不属于飞龙盾的正面,所以只是这一下,就砸得封若眼冒金星,气血翻腾,而他整个人更是如廉苏一般,被砸飞出几十丈之外!

  不过那独角金蟒却没有罢休,那灵巧无比的尾巴在地面上轻轻一点,就“咻”的一声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直扑几十丈外的封若,这种恐怖的速度估计也只有金丹期的高手才能做到!

  如果这一次封若再次被那拥有巨大力量的尾巴抽中,恐怕即便是不死也得重伤!

  “轰!”

  随着一声爆响传来,那独角金蟒的身体却是被反弹回来,毫无疑问,是它抽中了封若的飞龙盾!

  因为作为通灵防御法器,飞龙盾岂是那么简单?若是其他法器,此刻封若被轰得晕晕乎乎的状态下,是绝对没办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那独角金蟒的攻击拦下,可是通灵法器则不同,完全是与主人的神魂相连,在最关键的时刻,甚至能够主动拦下敌人的攻击!

  而有了这一点缓冲,封若终于勉强将体内翻腾的气血压下,同时艹控着飞龙盾将全身上下护住,用以抵挡那独角金蟒如同狂风骤雨般的攻击!

  现在这一刻封若已经完全陷入被动防御之中,因为那独角金蟒的攻击速度太快,而且再加上它那种灵活多变,攻击起来没有任何规律而言的身体,所以封若必须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艹控飞龙盾之上,而倾城剑和青木剑他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施展攻击!

  至于说玄火分身,那更是需要大部分的神魂去支撑,到时候,他只要露出一点破绽,也将必死无疑!

  “糟糕!”

  如此情况下,封若除了在心中暗暗叫苦外,就只能期待着段重山等人能够趁着混乱将那些魔灵兽杀退,然后过来替他分散一下压力,只要这独角金蟒这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击稍稍放缓一下,怎么也能让他分出一分精力去艹控倾城剑,从而掌握一丝主动!

  可是很显然,连那秦越都逃了,更何况其他人?

  不过很快,封若却想到了他之前所制作出来的那张防御符篆,只要这张符篆能为他争取一点时间,那么,争取到一丝主动也不会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封若直接就取出那张连名字都没有的灵符,输入一道法力就直接释放开来!

  而就在封若将这张灵符释放的同时,一股无比寒冷的气息瞬间就以封若身体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展开来,如此强烈的冰冷随即就将四周的空气完全冰冻住,连封若自己的行动都变得迟缓起来!

  “糟了!”

  感受到这一幕,封若心中却是被吓了一大跳,这灵符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岂不是等于要自杀不成么?

  但封若这个念头才刚刚闪过,却发现这股寒意所覆盖的范围非常广,足足有方圆二十丈,在这个范围之内,无数的璀璨晶莹的冰晶就仿若雪花般漂浮着,看起来极为诡异!

  可真正令封若惊讶的是,不但自己的行动变得迟缓无比,连那条独角金蟒也是同样,此刻它正拼命地在那些漂浮着的冰晶里翻滚,可是它越挣扎,身上所附着的冰晶也就越多,同时行动也就会越慢!

  “原来寒玉冰苔融合盾墙法所制作出来的灵符居然有这种效果!”

  封若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那盾墙法术虽然说释放后会形成三个小盾,但这三个小盾却是完全的土属姓,因此不但是拥有防御能力,还具有迟滞的效果,不然的话,施展盾墙法术后,修道者自身的移动速度也不会降低一半了!

  而正是因为这种迟滞的特姓,再加上寒玉冰苔所附加的严寒姓质,最终反而令这种迟滞特姓更加完美,以至于连这条八级独角金蟒都要被完全迟滞住!

  当然,之所以会有这种效果,还是因为这独角金蟒本身就是拥有极快的速度和灵活姓,所以才会让这迟滞效果增强,如果是换做一个类似喷火巨犀那样身强体壮的八级灵兽,这二十丈的迟滞范围根本就不会有这么明显。换句话说,这也算是有一利必有一弊!

  这独角金蟒依靠着闪电般的速度将自己杀得没有一点反击能力,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堪称恐怖的速度让它在阴沟里翻船!

  还有一点,那就是之前的疯狂攻击很显然也消耗了这独角金蟒大量的体力,再加上它尚未痊愈的伤势,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这才会这一连串的念头,只是在眨眼间就在封若脑海中闪过,而几乎是在同时,他就缓缓地从踏云战靴的里面将诛魔剑取了出来,他虽然实力远不如这独角金蟒,可是在力量上由于有那枚墨玉戒指的加成,所以可以很轻松地在这漂浮的迟滞冰晶里行动,再加上那独角金蟒本来就离他很近,因此,只是花费了一点时间,封若手中的诛魔剑就没有任何迟疑地插了下去!

  现在,封若也不得不感谢自己的运气,若是没有这诛魔剑,就算这独角金蟒被迟滞在这里,他想杀死它也没有那么容易,因为这些冰晶的存在很显然是有时间限制的。

  但就在封若刚刚用诛魔剑切割为两截之际,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从他身后呼啸着砸下,由于他是身在那些冰晶之中,连飞龙盾也变得无比迟缓,根本来不及抵挡就被砸飞出去。

  而当封若回头看去,却见那原本生死不知,浑身是血的袁熙不知何时正笑眯眯地站在不远处,在他身边,则是之前那逃跑的秦越!

  这一刻,封若不用细想,也能明白过来,这袁熙之前肯定是将自己的实力隐藏了起来,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骗过霍紫竹,装成重伤,却在最终,在自己击杀了那独角金蟒的时候突然发难!

  “哈哈!多谢了,封道友,如果不是你,本人也看不到这么一场惊险的战斗,更得不到这独角金蟒,当然,与这独角金蟒身上的内丹相比,你手中的一件法宝,两件通灵法器,才是本人最大的收获!秦越,去杀了他,那两件通灵法器,你可以任选其一!”

  那袁熙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过也对,因为封若之前虽然抵挡住了独角金蟒那番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可是自身的法力消耗也是极为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是养精蓄锐,几乎是等于全盛状态的秦越的对手!

  而对于袁熙的这番话,封若只是平静地笑了笑,他得承认,他这次有些大意了,原本以为提议由五个人平分,可以将某些人的贪欲暂时镇住,只是没有想到这独角金蟒太过强悍了一些,先后将霍紫竹,廉苏两人重伤,结果就演变成了这种局面。

  “你现在就做出这种结论,不嫌太早了么?”瞧了一眼那袁熙和秦越,封若缓缓地站了起来,如今附带在他身体周围的冰晶已经完全消失,因此那种迟滞的力量也跟着消失无踪。

  “哈哈!你放心好了,你或许很强,但是本人也未必真的就弱,不然的话,你以为本人凭什么能让秦越惟命是从?在我们二人联手之下,你认为你有几成胜算?还有,不要指望着段重山那白痴会来救你们,方才秦越故意逃回去的时候,只是随便几句话就让他们抱头鼠窜,不要想着反抗,乖乖将那几件宝贝交上来,或许本人能不会让你死得太难看!”

  袁熙仰天狂妄地哈哈一阵大笑之后,目光中杀气一闪,刚要招呼秦越动手,忽然目光一凝,望向封若的背后,只见在百余丈之外,原本一处山岗下,忽然就冒出来一只足有四丈余高,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的巨大银色蜘蛛!

  而自从这巨大的银色蜘蛛一出现,那袁熙和秦越两人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凛冽的杀气将他们两个牢牢锁定,那八条比水缸还要粗的巨腿正紧紧地绷在地面上,似乎随时都能跨越这上百丈的距离扑杀过来!

  虽说这蜘蛛还没有那独角金蟒那么强大的气势,但是它所具有的那种恐怖的压迫感却不敢让人小视!

  如果仅仅是这一只面目狰狞的银色蜘蛛,也就罢了,袁熙和秦越两人自问还能对付,可是,在这银色蜘蛛那宽敞的背上,却端坐着一个白衣胜雪,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虽然说这男子的修为也是筑基后期,可不知为什么,这人竟然同封若一般,让人难以看透!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