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笨笨

第二百一十一章 笨笨

  “看来,本人是错过了一场好戏呢!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哈!”

  那年轻男子漫不经心地道,那声音稍稍有些慵懒,却极为圆润动听,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冬曰暖暖的阳光。

  不过这声音落在封若耳朵里,却是有点莫名的熟悉,但是此刻前方袁熙二人正虎视眈眈,他也不敢分心去回头去看,只能是将心神全部集中起来,不得不说,这袁熙二人挑选的时机很好,不过要想从他口中夺食,还是不够格,他虽然现在法力消耗严重,但只要他唤醒体内的那只青玉蝴蝶,就能够恢复一定数量的法力!

  而那年轻男子虽然声称不干预,袁熙秦越二人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那只巨大的蜘蛛所释放出来的那种强烈的杀意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毫不怀疑,只要他们二人敢再向前迈出一步,那蜘蛛就会立刻展开攻击,到时候若是再加上那个实力本来就极强的封羽,他们只怕真的要功亏一篑!

  就这样对峙了数个呼吸,那袁熙心头一转,便隐约料到此次未必能从封若手中抢到那一件法宝以及两件通灵法器了,因为那后面古怪的年轻男子说不定也会出手抢夺,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先取了近在眼前的独角金蟒的尸身,这也算是极大的收获了,想来有封若手中那件法宝的吸引,那年轻男子应该顾不得与他们二人为难!

  如此想着,袁熙刚要动手将前方几丈处,那两截依旧被冰冻着的独脚金蟒尸身取走,但是就在此时,一根呈六棱形,上面布满精美图案的冰枪就呼啸一声,提前轰击在他要前进的路线上!

  这冰枪出现的是如此突然,几乎是没有任何预兆,而那种强大力量更是将地面轰击出一个一丈左右的大坑!

  这突然出现的变化,顿时惊得袁熙二人冷汗直流,因为他们两人都是没能事先察觉这冰枪是从何处攻击过来,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刚才这威力极大的冰枪是攻击他们两人的话,他们绝对闪躲不开,说不定,一击毙命都有可能!

  “阁下是什么意思?难道想出尔反尔不成?”

  停下脚步,袁熙不禁恼羞成怒地朝着那个年轻男子吼道,虽然他们二人没有看清楚那冰枪是怎么出现的,可很显然,那个封羽是没有这种神通的!

  “呵呵!本人是什么意思需要特别告诉你们么?而且本人刚才说的是你们不用管我,并没有说不能出手啊!至于说出尔反尔这种事情嘛!你们两个倒是做得极为出色!”

  就这么漫不经心地说着,那年轻男子微微拍了下坐下的银色蜘蛛,就悠悠然地走上前来!

  而听到那银色蜘蛛那种走路时特有的咔嚓咔嚓声音,封若心中却是闪过一阵疑惑,连忙回头望去,顿时忍不住狂喜地叫道:“银甲!”

  这隔了数年不见,如今银甲的实力已经达到七级,而且身体也比从前变得更加庞大,尤其是那种凶悍之意更是无比的强烈,很显然这家伙已经充分融合了那血犼的特姓,可以说,只要不遇到八级魔灵兽,这银甲几乎在七级灵兽中算得上是绝对的王者了。

  “什么银甲白甲黑甲!这是本人的笨笨!”那端坐在银甲背上的年轻男子却是很不客气地道。

  听到此话,封若这才注意到这人,之前听到此人的声音他还觉得有些奇怪的熟悉味道,不过在看到此人的真面目后,那种熟悉感竟然诡异地消失了,他可以肯定,他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只不过这人能将银甲收服得服服帖帖,想必也是不是普通修道者,所以,封若还是忍住抢回银甲的冲动,耐心地问道:“敢问阁下是何方高人?”

  “哈哈!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我可以帮你杀了那两个出尔反尔的垃圾,然后呢,那条独角金蟒我们五五分成,怎么样?”那年轻男子的心情似乎是颇为不错,一双眼睛更是在封若身上转个不停。

  “好啊!成交!”封若想也不想地答道,他虽然可以收拾掉袁熙二人,可是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现在有人代劳,当然是好事,而且更重要的,他还不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的底细,所以,为了以后抢夺银甲做准备,他正好可以看看这家伙的手段。

  而此时远处的袁熙二人听见这番话,自然就明白了此次算是白玩一场,不过他们又怎么敢让那年轻男子与封若联手攻击,在互相看了一眼后,竟是飞快地放出剑器,掉头就朝着两个方向飞掠逃命!

  眼见袁熙二人在眨眼间就要逃出攻击范围,那年轻男子却是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地样子,然后慢悠悠地取出两张一看就是品质极高的符篆。

  “可惜了这两张灵符,竟然大材小用,要来杀这两个垃圾,这真是叫人情何以堪!”

  如此感叹着,他手上的那两张灵符竟是“咻”的一声,毫无预兆地消失,而几乎是在顷刻之间,两声凄厉的惨叫也在同时响起!

  而这转眼间的变化却是让封若目瞪口呆,心下骇然,因为刚才那袁熙二人夺路而逃,几乎已经是逃出五百丈之外了,在这个距离,筑基期的御剑术根本就达不到,而即便是灵符,波及的范围也只有二百丈,但是这两张灵符居然能跨越五百丈的距离,然后达到一击必杀,只怕这品质已经是达到了中品以上!

  这种灵符通常都是金丹期修道者才能制作出来的,他们这些筑基期修道者平曰里不要说购买,便是见都见不到!

  可现在,这个家伙居然面不改色地消耗了这样两张堪称极品的灵符,怎么不让封若心惊胆战,因为这足以说明了这家伙的后台很硬,而且手中肯定有无数的好东西,其中就包括那种可以在瞬间干掉他的那种强大的攻击灵符。

  所以,在这一刻封若真的是无比的沮丧,因为这也就意味着他没可能动用强硬手段把银甲抢回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这家伙,只怕他还不知得何年何月才能见到银甲呢!

  “嘿!银甲,想我没有啊?”心中快速地转了数个念头,封若就暂时把那种沮丧丢到一边,不管怎样,只要银甲这家伙没有忘记自己是它的主人,这就足够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会偷偷地跑回来的。

  “嘶嘶!”

  见到封若,银甲很显然也是极为兴奋,挥舞着两条前腿打着招呼,一如从前一样,不过就在此时,那年轻男子轻快地跳到地面上,极为大方地道:“笨笨,前面那独角金蟒的尸身可是属于咱们的啦!尽管去吃,不要客气啊!”

  而听到这句话,那银甲立刻嘶鸣一声,连封若都忘记理会了,八条巨腿往地面上一弹,立刻“嗖”的一声,就跃起几十丈高,如万年的饿鬼一样扑向了那两截独角金蟒的尸身!

  “银甲!你这个吃货!给我留一半!”

  此时封若也顾不得其他了,也急忙冲了过去,他对于这个贪吃的混蛋可是极为了解,平常的时候即便不给它下达命令,它都要想办法尽可能地偷吃,当初那头血犼的尸身若不是他及时阻止,只怕都要钻进它的肚子里。

  而现在有了命令,这家伙又怎么会客气呢?

  尽管封若反应很快,但是等他冲过来的时候,那独角金蟒的一截尸身已经钻进银甲的口中了,万幸的是另外一截有内丹的尸身最终还是被保护下来。

  眼见着远处封若心急火燎,懊悔痛恨的样子,那年轻男子的嘴角却是飞快地划过一抹很难发现的微笑。

  “吃货!吃货!除了吃,你还能干什么?”

  敲打着银甲那巨大的脑袋,封若却是一阵哭笑不得,他不是舍不得一截独角金蟒的残骸,而是银甲这家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太没气节了,他现在已经知道那年轻男子是用什么方法引诱这混蛋了,肯定是用各种珍稀的材料,或者是类似独角金蟒尸身这样的东西!

  对于封若的敲打,银甲却是置若罔闻,和从前一样装傻充愣!

  奈何不得这家伙,封若只好不去理他,如今这场斩首行动算是告一段落,但是结局却不是很好,那段重山一群人逃逸,袁熙,秦越二人咎由自取,而剩下的霍紫竹却是全身经脉被那古怪杀气摧毁大半,至于那廉苏估计也是身受重伤!

  想了想,封若还是将那霍紫竹放到银甲的背上,又接着去寻那廉苏。

  而对于封若的这番举动,那年轻男子只是饶有兴致地站在一旁,既不赞同,也不反对,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只不过当封若抱着那重伤的廉苏返回来的时候,他却忽然冒出来一句,“咦?英雄救美啊!”

  “他们两个是我的同伴,虽然是临时的,但也不能扔在这里不管吧?另外,你要去哪里?现在五行界很乱,据说有妖王正攻击紫月城,你实力或许很强,但一个人,难免有些单薄,不如和我们一起吧?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顾!”

  封若微笑着道,他现在是看出来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还不算太坏,既然无法用强硬手段把银甲抢回来,那干脆就和他打好关系,这样说不定会有机会!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