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编

第二百一十三章 收编

  在蛛丝一吐一吞间,银甲那巨大的身躯就能弹出上千丈之外,这种速度简直和封若的倾城剑有的一拼!

  所以还未等那段重山等人准备逃逸,银甲那如小山一般的身体就轰然砸到他们所布下的防御阵上!

  而按照慕云所谓的下马威策略,银甲那八条如水缸粗细的巨腿根本就不客气,只听得“咔嚓咔嚓”一阵疯狂地切割,那足足九道防御阵在顷刻之间就被毁掉了八座,只留下最后一道如窗户纸一样的防御阵!

  至于银甲的八条巨腿,则是完全将下方段重山等人包围住,以银甲那种全身上下都超强的防御,短时间内根本不怕他们的攻击,但如果他们敢冲出这个范围,那八条巨腿上清晰可见的锋利刀锋却不是摆设!

  而这个时候,慕云这才施施然地从银甲的背上跳了下来,也不管段重山那些人惊疑不定的脸色,直接就霸气无匹地道:“从现在起,你们被收编了,如有反抗者,后果很严重,小羽,去把那几个漏网之鱼抓回来,一个人也不能少!”

  “小羽?”

  听到这个称谓,封若差点要被气得吐血!他又不是没有名字,叫一声道友难道很难么?

  虽然心中郁闷,但封若还是放出倾城剑,朝着远处那几个作鸟兽散的警戒者追去,不管怎么样,看在银甲的份上,就且先忍下!

  等到封若将那几个已经被吓破胆子的修道者抓了回来,那段重山等人已经弄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也由不得他们选择,整整二十三个人,就一股脑地被收编进慕云那所谓的狩魔营中。

  原本封若以为这个慕云只是为了好玩,但没想到他还真的煞有介事地把所有人重新编组,而按照他的说法,封若,廉苏,霍紫竹三人可算是他的亲信,所以每人给了一个小队指挥者的身份。

  不止如此,那慕云在忙完这些之后,竟真的开始炼制那种可以疗治霍紫竹伤势的灵丹,而这个结果就是霍紫竹几乎是要感恩戴德,痛哭流涕!

  所以在短短数个时辰之中,整个临时团队的二十七个人,居然真的有点狩魔营的味道,封若敢肯定,就算慕云不在众人面前展露他的实力,他的命令也会得到彻底的执行,影响力也更不是段重山可以比拟的,原因自然就是廉苏,霍紫竹,还有封若,就凭他们三人,就足以将所有人震慑住!

  但真正让封若郁闷的也就是如此,他们之间认识还不到一曰,居然会忠心耿耿地听命于这个慕云,至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是必须要忠心耿耿的,而且连背叛的念头都没有!

  所有封若真的很好奇,这慕云这个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才不相信这家伙是因为所谓的人多力量大,这才成立这个所谓的狩魔营,可是除此之外,他还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

  不过不管怎样,如今除掉了那独角金蟒,他们总算有了喘息的时机,趁着整个团队一切正常的间隙,封若知会一声,就独自离开去外面寻找制符的材料,因为之前那张他偶然制作出来的灵符实在是给了他很大的甜头,所以他打算将剩余的那块寒玉冰苔全部用来制符,但是这次他可不能随随便便找一块兽皮就刻画,不然就太对不起那寒玉冰苔的珍稀程度了。

  制符所需要的灵草并不局限于几种,事实上,几乎大部分灵草都是可以用来制作空白符篆的,这就好像凡间的大多数草木都可以用来造纸一样。

  而不同属姓的灵草,所制作出来的空白符篆,属姓也不一样,不同的属姓与相同的法术结合,就会形成一张独特的符篆,所以,这制符一道,最是自由不过,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制作!

  当然,能不能成功则是另外一回事!

  在这五行界之中由于没有季节的变换,所以极大部分的区域都是生机勃勃,而各种灵草也是极为丰富,封若只是走出不到几十里,就采集到了几十株很常见的灵草,估计用来制作出五张空白符篆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不敢再继续前行,封若就直接返回营地,因为现在那慕云正在忙着炼丹,霍紫竹的伤势还没有回复,光凭廉苏和银甲或许能压制住段重山等人,可如果有什么魔灵兽出现,就不太妙了。

  不过还好,营地之中一切正常,在廉苏安排之下,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布置了警戒,并且还让银甲不时在这个范围之内不时巡逻一遍,有银甲所释放出来的那种凶悍气息,几乎大多数七级以下的魔灵兽都不敢轻易闯入这个范围。

  此刻眼见封若返回,廉苏却是迎上来,微微躬身施了一礼道:“之前没有机会感谢封道友,真的是要多谢,算起来,如果不是你缠住那独角金蟒,我和霍道友只怕也早就凶多击杀了!”

  “哈!没什么,大家都是修仙同道,何必见外!”封若打了个哈哈,不以为意地道,但在心中对这廉苏的好感却又提升了一截,不为别的,只为她这种恩怨分明的态度,要知道,从之前与段重山这伙人遭遇,他可是等于救了他们大多数人一命,后来又率先冲出去把那三个警戒者接应回来,但是除了最开始段重山几人客套地感谢几句外,剩下的人都是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封若当然不需要他们的感谢,也不需要他们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最起码的,也应该有一种感恩的心态,如果连这一点都欠奉,也就不要怪他从心底进行鄙视了!

  这和实力修为无关,和是修道者还是凡人的身份无关!

  封若自认不算是一个好人,杀人放火的勾当他做起来比谁都熟练,但是,最起码的做人原则,他却始终在恪守着,这也是他的底线!

  听着封若的话,廉苏浅浅一笑,但随即又有点欲言又止。

  “呃,廉道友,你没事吧?”

  廉苏的神态当然瞒不过封若,所以他就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不是,我没事,就是,我想请问一下,或许这样说比较冒昧——”廉苏如此说着,脸上不由自主地升起了一抹红晕,但最终还是迟疑着问道:“封道友之前是不是和慕大哥认识?”

  “慕大哥?”

  听到这里,封若真的是满头大汗,拜托,不要这样打击人好不好!一个是道友,一个是大哥,同样都是救你一命的,这待遇怎么这么大呢?

  抹了一把额头上还没有冒出来的冷汗,封若赶紧摇头道:“鬼才和那家伙认识,不过银甲却是我的,哦,就是那个笨笨,这个名字真是难听死了,好了,我还有事,廉道友你先忙!”

  打发走了廉苏,封若刚想在营地之中布置一座阵法,以便制作几张空白符篆,那慕云那懒洋洋的声音就从营地正中的一座机关洞府里响起,还生怕别人听不见,这声音还用法力扩大了十几倍,轰隆隆的!

  “小羽,马上来这里一趟!”

  “该死!真是活见鬼!这混蛋,还叫上瘾了?”封若简直要被气得三魂出窍,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廉苏要问自己和这慕云之前是否认得?该死,这真是该死,但愿她不要误会什么!

  气冲冲地踢开那机关洞府的大门,封若刚要发难,但随即就愣住了,因为在这机关洞府里面端坐着的,依然是那慕云的身体,但是那张脸却变成了另外一个让他极为熟悉的面孔!

  “雪师姐?怎么是你?”

  话才出口,封若连忙就将机关洞府的大门关上,要知道现在她可是五大门派通缉的要犯啊!

  只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避开围剿大军的搜捕?最后又怎么找到自己的?

  这一刻,封若真是要觉得自己这个师姐是无所不能的,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银甲会乖乖听话,没有任何反抗,因为早在枯木海,银甲就见过她的。

  “傻笑什么?过来坐!”

  慕飞雪的声音此时又恢复了从前那种独特的味道,这让封若再次确信无疑,自己没有在做梦。

  “嘿!还是雪师姐你的声音最好听!”从最开始的惊喜恢复过来,封若也就不客气,直接坐在慕飞雪面前的蒲团之上。

  “油嘴滑舌!我问你,你是不是也叛出了镇天宗?”慕飞雪此话的语气却是极为严厉,脸上的笑意也跟着化为万年冰霜,而在她这种罕见的严肃表情下,封若也是有些噤若寒蝉。

  “呃,师姐,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廉苏告诉你的?”封若很小心地道,不知为何,这一刻他竟然有点做了错事被抓住现行的感觉。

  “你以为我有那么笨么?还封羽?你觉得你很高明么?很得意么?如果不是你叛出了镇天宗,用得着改头换面么?若不是我此次偶然和你相遇,你可知道这后果有多么严重?你以为改个名字就能逃脱五大宗门的追捕?我当时怎么和你说的,你究竟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你叫我怎么和你师父交代?”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