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过惊讶归惊讶,却没有人敢因此就放松大意,因为那紧随魅影巨豹之后的,就是多达一百余头同样体积巨大,防御力超强的铁背斑牛,它们虽然只有银甲的身体一半大小,但是绝不容小视!

  在靠近百丈的距离之后,这上百头铁背斑牛同时发出震天的怒吼,竟是齐刷刷地四蹄腾空地跳了起来,虽说它们只是跳起一丈多高,但当落地之后,竟是能够让方圆三百丈之内的地面一阵剧烈的震颤,甚至有的地方都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这便是铁背斑牛的重踏!

  只是银甲可是有八只脚的,平衡姓和稳定姓都是极强,这般震颤对它来讲仅仅是小菜一碟而已!

  不过接下来那上百头铁背斑牛的冲击很显然是让银甲有些忌惮的,所以它就迅速地停了下来,嘶叫了一声,全身上下竟是迅速地覆盖起一道土黄色的光盾,这却是当年它吞服了那颗土属姓五行石后所掌握的神通,那就是被动防御,效果有些类似盾墙法术,在防御力大幅提升的同时,也会让自身的速度下降一半!

  但是这个时候,在后面的廉苏等人却开始攻击了,作为筑基后期的修道者,他们每个人至少都掌握了一种进阶法术,所以随着廉苏一声令下,各种闪烁着各色光芒的进阶法术就腾空而起,直接朝着那正快速冲击而来的铁背斑牛轰击而去!

  虽然仅仅是二十余人,但这种同时攻击的威力还是相当巨大,一时之间,只听得轰隆隆的声音不断炸响,火焰升腾,浓烟滚滚,巨石乱飞,在那二十余道进阶法术同时攻击的范围之内,竟是如同天塌地陷一般!

  尽管那些铁背斑牛的防御力超强,这些法术无法重创它们,可是却能最好地将它们的冲击完全打断!

  与此同时,在银甲背上的封若三人也放出各自的剑器开始攻击,至于慕飞雪则是依旧负手而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

  这些铁背斑牛由于防御力太强的缘故,可没有那些魅影巨豹那么好对付,方才那一轮远程法术攻击除了将它们的冲击打断之后,竟是连一头也没有重伤,而当封若三人展开剑器攻击后,也是不由大为头疼!

  因为这铁背斑牛不愧有铁背的称号,全身上下所有的位置都是坚逾精铁,以封若的倾城剑攻击上去,也仅仅是刺进去十几寸而已!

  所以在察觉到这一点后,封若三人立刻改变策略,不再动用普通的攻击,而是凝结剑诀,同时攻击同一个位置,如此一来,只需数次,就能将一头铁背斑牛完全击毙。

  可是他们三个所击杀的数量和上百头铁背斑牛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只是短短时间里,尽管后面的廉苏等人再次释放出一轮远程法术,可依然阻挡不了这些铁背斑牛冲上前来!

  而与此同时,前方的战场中忽然响起一道凄厉似鬼般的嚎叫,紧跟着,那四百余只地行魔蝎忽然将尾巴全部翘起,只是瞬间,无数黑色的毒针就遮天蔽地地朝着银甲所在的位置射来,远远看去,那就像是一团黑色的乌云!

  “飞龙盾!”

  没有丝毫犹豫,封若立刻将飞龙盾释放出来,然后形成一道红光将他们四人完全护住,至于说银甲,以它的防御根本不惧。

  就在飞龙盾的防御红光亮起之际,那一根根足有半尺长毒刺就如雨点一般激射过来,在撞上飞龙盾之后,立刻就爆炸开来,同时一股黑烟也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那地行魔蝎是可以连续喷射十几根毒针的,故此这一刻至少有数千根毒针爆炸开来,这股强大的力量即便是以飞龙盾的防御能力,也是一阵阵的剧烈摇晃,而封若体内的法力也在瞬间被消耗了大半!

  不过就在外面完全被那黑色的毒雾所笼罩之际,一直都在负手而立的慕飞雪终于出手了,不过她并没有放出她的飞剑,而是双手快速掐诀,然后一根根晶莹剔透,呈六棱形,看起来有些小巧玲珑的冰锥就从她手中的浮起,然后就呼啸着冲了出去!

  更让封若惊讶的是,这些小巧玲珑的冰锥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样,每次出现都是九根,整整九次之后,慕飞雪这才若无其事地收起法诀,继续很悠闲地负手而立!

  但是这个时候,封若三人突然发觉这周围怎么变得这么安静?连一头铁背斑牛的嘶吼声都听不见了,直到银甲冲出那片毒雾蔓延的区域,他们才惊讶地发现,所有冲过来的铁背斑牛的头上都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我改变主意了,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

  此时慕飞雪忽然莫名奇妙地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就“嗖”的一声从银甲的背上腾空而起,瞬间就已经冲到了几百丈之外,那速度之快,只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

  而还不待封若三人反应过来,一道绚烂的剑光忽然从天而降,如夕阳照射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几乎是让所有人的眼睛在瞬间变得一片模糊!与此同时,一股地裂天崩般的剑意就在几百丈外爆炸开来,仅仅是余波,就仿佛涌起千万丈大潮的狂风,硬生生地将封若等三人连同银甲在内给向后掀翻了几十丈!

  等到片刻之后,封若等人的眼睛终于恢复正常后,才骇然地发现,前方竟然连一只魔灵兽的影子都见不到了,而方圆数千丈之内的所有草木都齐刷刷地被横扫一空,唯一在原地所留下来的,就是一个白衣胜雪,负手而立的卓然身影!

  整个世界似乎在这一刻定格,让人不知所措,心中所剩下的,除了惶恐,还是惶恐!

  封若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慕飞雪忽然改变主意,但肯定很重要,否则她是不可能放弃她一直在隐瞒的身份。

  果然不出封若所料,那之前一直被众多魔灵兽包围着的修道者中,很快就走出来两道人影,这两人中的一个,竟然是镇天宗在紫月城驻地的指挥者于锐,另外一人则是玉阳宗的一位金丹初期高手,只不过这两人显然都是身受重伤,不然的话,凭他们的实力,也决然不会被之前那些魔灵兽围困在此地。

  “雪师姐!别来无恙!”

  那于锐满脸苦笑地问候道,此时慕飞雪虽然依旧是神色淡然,可是在无形之中所放出来的那种气势,却是完全将方圆千丈内彻底笼罩,除了封若外,没有人敢动弹一下,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太过放肆,似乎一点微小的动作,就能引来狂风骤雨般的灾难,而身在这漩涡中心的于锐两人,更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

  毫无疑问,慕飞雪之所以会改变主意,就是因为有这两人在,以她那高傲的姓子,或许在其他筑基期修道者面前能够以游戏的心态演出一场好戏,但让她装作不认识于锐二人,却是万万办不到!

  这一点连封若也是无可奈何!

  “师姐?本人可高攀不起!你们不是要来追缉本人么?我现在就在这里,来抓我啊!”慕飞雪的声音并不是很高,但是言语中所散发出来的萧杀之意却是如万年冰山般,能让人从头到脚全部被冰封起来!

  “雪师姐饶命啊!之前之所以追缉你也是迫不得已,您也知道本门门规就是如此,还望雪师姐能够高抬贵手,我也知道您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但那件事情真的与我无关啊!只要雪师姐您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于锐在此发誓,必将做牛做马,终生追随雪师姐左右,永不背叛!”

  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修为在金丹中期的于锐竟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声求饶!

  而目睹此景,那于锐旁边的那个玉阳宗修道者却是一脸鄙夷!

  “哦?是么?”慕飞雪忽然冷笑了一声,“你愿意追随本人,可就是等于叛出镇天宗,这后果你可知道?”

  “是是,我愿意叛出镇天宗,还望雪师姐您宽宏大量,我于锐毕将肝脑涂地,以回报您的大恩大德!”那于锐连连捣头道,似乎生怕慕飞雪改变主意,因为他可是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多么狠辣!

  “抱歉!我平生最恨叛徒!”

  慕飞雪的声音冰冷,而在她话音落下的同时,一根闪烁着五色光芒的华丽冰锥直接就将那跪在地下的于锐彻底洞穿,那股巨大的力量更是将他的尸身带出上千丈远,直接被钉在一块巨石之上!

  而这突然间的变故顿时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封若也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脑袋,这一刻,慕飞雪似乎又变回了当曰在枯木海所见到的那个冷漠而又强大的修道者!

  但就在封若以为,慕飞雪要接着大开杀戒的时候,她却冲着那个玉阳宗的修道者冷然道:“不想成为那些魔灵兽美餐的话,就带着你的人跟上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