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物归原主

第二百一十九章 物归原主

  那玉阳宗的金丹初期修道者显然没有料到慕飞雪居然会放过他,因为方才那种狠戾击杀于锐的手段着实镇住了他。

  就在他张口刚想说什么的时候,面色却忽然一变,随即就急急地冲着远处那群还处在呆滞状态的修道者大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兽潮就要来了!”

  而听到此话,封若等人也跟着心中一跳,虽然现在他们还尚没有任何察觉,但是毫无疑问,慕飞雪应该早就察觉到远处的魔灵兽群。

  “全部御剑飞行,过河!”慕飞雪那冷冽的声音再次传入所有人的耳中,随后她身形再次一闪,先是将体积巨大的银甲封印起来,然后一把抓住封若就率先向大河对岸飞快地掠去!

  而这个时候,封若回头看去,就见远处的天际不知何时冒出来无数乌云,见到此幕,纵使他胆子一向颇大,也忍不住心惊胆战,因为只看那乌云距离此地只怕还有上百里,但已经有如此规模,只怕那里面的飞行灵兽至少有十几万甚至是更多!

  毫无疑问,他们的运气真的很差,竟然碰上了那铺天盖地的魔灵兽大潮!

  此刻其他人也不敢怠慢,纷纷放出各自的剑器,拼命地掠过大河,然后追着慕飞雪封若两人的方向逃命,虽说这大河波涛汹涌,足有数百丈宽,可是谁都知道,这根本阻挡不了那魔灵兽大潮的步伐,更何况还有那大量的飞行灵兽,只怕连慕飞雪这样的高手,一旦陷入其中,也是很难能够逃得出来!

  还好慕飞雪并没有将飞掠的速度提升很快,所以后面的众人还不至于跟丢,如今他们只要不是太笨,就都早已明白,这个叫慕云的人正是他们十几曰前浩浩荡荡围剿的那个镇天宗叛徒。

  可是此时却没有人敢有一丝一毫的围剿捉拿的心思,因为他们谁都知道,这原本属于修仙界的地盘已经是被那无尽的魔灵兽占据,要想活命,就只能依靠这个实力强大的慕飞雪。

  就这样一口气向大河北面飞掠了数百里,慕飞雪这才停了下来,不过她的神情却是格外凝重,让一旁的封若也跟着惴惴不安起来。

  “我们的计划只怕要改变了,取道去青月城吧!封若,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我们将来就在苍梧界的无尽之海中汇合,切记!”

  “师姐?”封若一愣,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不用担心我,我金丹后期的实力,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人欺负的,只不过现在的情形,我恐怕不能陪你一道返回苍梧界了,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言而无信的!”

  慕飞雪故作轻松地说着,又望了一眼远处即将赶上来的众人,这才又笑着对封若道:“回到苍梧界之后,你就去寒玉冰宫吧,用那寒玉令换到三滴雪灵[***],然后再闭关一段时间,切记,如果你无法进阶金丹期,就不要来见我了!”

  “我不明白,师姐,你要去哪里?如今五行界这么危险!不如你也和我一道返回苍梧界吧,不然,我就跟着你好了,也省得提心吊胆!”封若有些不甘心地道,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要说气话了,你跟着我有什么用?”慕飞雪笑了一下,“你的实力太低,所以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但是实际情况未必如你想象的那么危险!不如这样,我向你保证,五十年之后,我就去寒玉冰宫寻你,怎么样?如果我迟到了,我就——满足你一个要求好了!”

  听到此话,封若心中虽然难受,但也知道慕飞雪所说的是实情,他的实力太低,跟着慕飞雪,只会拖累她,若仅仅是她自己一人,那么也就能更加来去自如。

  “那好,你说话算数!”封若勉强地笑了笑,随手就从踏云战靴里面将那诛魔剑抽了出来,直接塞到慕飞雪的手里,“这诛魔剑是倾云前辈的,这次算是物归原主,师姐你若是拒绝,我干脆就去给那些魔灵兽当晚餐好了!”

  “你在威胁我啊!不过这可不是物归原主,我就当你送给我的礼物,谢了!”慕飞雪悄然一笑,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那诛魔剑就如游鱼一般在她手中快速地旋转起来,而更加令人惊讶的是,原本在封若手里锈迹斑斑,简直和破铜烂铁一样的诛魔剑,此刻竟然缓缓地放出一道如朝阳般的绚丽光芒!

  在这绚丽光芒出现的同时,诛魔剑表面上那层锈迹斑斑的外皮竟然诡异地脱落下来,就好像干涸的大地迎来春暖花开的季节一样!

  只是顷刻之间,那诛魔剑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势竟然犹若实质一般,直接就将封若向后一连推开十几丈,而这种堪称恐怖的威势更是引动了方圆数百丈内的天地元气,在顷刻之间,飞沙走石,乌云滚滚!

  眼见这种异象,就算封若再愚蠢,也多少明白过来这诛魔剑里面肯定有倾云当年所留下的布置,只有他的亲生血脉才能触发这种布置,从而彻底成为这诛魔剑的真正主人。

  此刻迫于那诛魔剑所散发出来的越来越强的气息,封若也不得不一退再退,直到退出几百丈之外,这才堪堪能勉强站住脚,而他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所谓的修仙界第九大灵兵岂是浪得虚名!亏他以前还洋洋得意,殊不知他只怕连诛魔剑万分之一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

  不过封若此刻心中除了惊喜和欣慰,却没有半点遗憾和不甘,因为这诛魔剑在慕飞雪手中发挥得越强,也就代表着她越安全!

  要知道当年倾云身为九神宫第一高手,一身的修为只怕早已在灵婴期以上,他所使用的诛魔剑又岂是简单之物,想来就算慕飞雪是他的亲生女儿,一时半刻也无法完全掌握诛魔剑的全部威力!

  此时,那些远远落在后面的霍紫竹等人才追赶上来,不过在看见眼前这一幕神奇的情景之后,都是一阵阵的目瞪口呆,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有九神宫那个金丹初期修道者在看了一会儿后,忽然面色剧变,在犹豫了好半天之后,这才转身对乱哄哄的众人命令道:“所有人听令,就地防御!”

  如今这里的修道者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五十余人,除了封若这方的二十六人外,余下的都是之前救下来的幸存者,不过他们的身份更是复杂,五大宗门的弟子皆有,幸好那玉阳宗的金丹初期修道者的修为还能压制住。

  “封道友,慕头儿他,哦不,慕前辈她没有事吧?”霍紫竹有些担忧地对封若问道,他们现在所有人可都是指望着那实力强大的慕飞雪呢,至于她的叛徒身份全都刻意地忽略掉。

  “没事!”封若摇了摇头,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慕飞雪应该正在融合诛魔剑,那诛魔剑应该已经不是法宝那一等级的存在了,所以要想真正掌控,势必需要一些时间。

  “封若封师兄,是你么?见到你太好了!”

  此刻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混乱的人群中响起,封若回头一看,却是玉阳宗的庞泽,在他身边的,赫然是他的师弟公孙季,只不过一向和他们形影不离的徐阳,赵烨,陆月却是踪影不见。

  而听到这庞泽的称呼,霍紫竹等人都是不由一愣,不过脸上的疑惑神色都是一闪而逝,并没有太多好奇。

  “见过封师兄!”

  “封师兄!”

  此时又有几个镇天宗的弟子极为热情地站起来和封若打起了招呼,这几人封若也是认得,不过在参与围剿时,他们都是属于另外的狩魔营。

  被人认出来,封若也没有太过意外,只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几个镇天宗弟子在看见自己时的表情非常自然,而如果莫无痕当曰真的要反咬他一口的话,他们理应知道自己已经是镇天宗的叛徒才对。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封若先是向庞泽,公孙季二人点头示意了一下,就急忙对一个灵山院的弟子问道:“这位师弟,我想请问一下,可曾见过本院的关月鸣,齐进,还有——莫无痕这三个狩魔营的人呢?”

  对于封若如此问,那灵山院的弟子却是没有任何惊讶地道:“他们啊,据说在十几曰前整个围剿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全都失踪了,三个狩魔营,三百人,只剩下四十多个迷路的人,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为此本宗还派出几位师叔前去搜寻呢,可惜后来由于兽潮的出现,我们大家都被冲散了,保住小命还来不及,谁还会去管这等事?”

  听到此话,不知为何,封若心里面忽然闪过一道阴影,他不用去猜答案了,因为很简单,那莫无痕等人,连带着所有现场的目击者,只怕全都被灭口了,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还能有谁,当然是那青丘人青离!

  自己还真是糊涂,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这种事情那青丘人青离可不是第一次做,当曰她就曾将万宝阁见过自己的人全部灭口,那么这一次她当然还会继续灭口,只不过后来现身征询自己的意见只不过是一种调侃罢了!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