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二十章 别离

第二百二十章 别离

  封若正想到这里,那几百丈外,慕飞雪手中的诛魔剑居然再次发生变化,竟是在瞬间形成九九八十一道巨大的剑光虚影,一道连一道地直扑天际,一刹那之间,在那璀璨的剑光照耀之下,原本黛青色的天幕也跟着明亮起来!

  当这八十一道巨大的剑光虚影冲到数千丈的高空之后,紧接着又发生变化,竟是很诡异地组合成九朵无比绚丽,但却让封若无法认得的奇异花朵!

  “九神韵月!那是九神韵月!”此时不远处的霍紫竹忽然激动地喃喃自语道。

  “什么是九神韵月?”封若连忙上前问道,之前他只是以为诛魔剑仅仅是十大灵兵之一,但是现在看来,那里面说不定还藏着什么更大的秘密!

  “九神韵月!那是本宗最顶级的传承,据说修炼到极致,就能轻松渡过天劫,进阶大乘,只不过这传承自从千年前本宗第一高手倾云失踪后,也跟着失传,只是没有想到,这传承居然,居然在这里出现!”霍紫竹声音有些颤抖地道,他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在九神宫之中,只能算是一个内门弟子,别说九神韵月这种顶级传承,便是一些其他的顶级功法和剑诀他想获得也没有那么容易。

  听完霍紫竹的解释,封若随即就释然,看起来倾云这老头阴着呢,竟然在那诛魔剑上留下这么多门道,而且还必须符合条件才能启动!想来就算是当初这诛魔剑没有落在自己手上,而是被其他金丹期甚至是灵婴期高手得去,他们只怕也无法发挥这诛魔剑最大的威力。

  此刻,那高空中由八十一道剑光虚影所组成的九朵奇花就好像被风吹落一般,竟是化为漫天栩栩如生的花瓣,向下飘落!

  这情景当真令人震撼,谁都无法想象,那剑光居然能达到这种以假乱真的程度,这得是需要何等高超的控剑手段,相对比而言,封若等人所引以自豪的御剑术简直没法比!

  那无数花瓣飘落下来之后,却是如春风化雨般无声无息地没入慕飞雪的身体之中,等到所有的曼妙花瓣消失,慕飞雪那原本紧闭着的双眸也悄然睁开,但是目光所及之处,就好像剑锋般凌厉,只是这么一扫,远在几百丈外的封若等人立刻就感到自己的脖子处刮过一阵罡风!

  还好慕飞雪及时将这凌厉的剑意收敛回去,不然的话,众人就只能远远地逃开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最好还是速速离开,不过返回紫月城,或者是赶往空间节点现在都来不及了,如果本人没有猜错的话,我们刚才所见到的那股巨大的兽潮,就是直扑空间节点所在的位置,所以,如果我们继续按照之前的路线,就等于是飞蛾扑火一般!”

  慕飞雪的声音淡淡地在众人耳边响起,虽然没有了那种锋芒毕露的杀气,可是依然有种如冰峰般居高临下的冷冽,所以不论是霍紫竹这些人,还是玉阳宗的那个金丹初期的修道者,都不敢有半点异议!

  “本人的意见是,转道去青月城,那里虽然远离空间节点,但也正因为如此,不会有太多魔灵兽攻击,愿意去青月城的,可以跟随本人出发,不愿意去的,可以自行离去,时间紧迫,各位好自为之!”

  此话说完,慕飞雪身形一晃,就再次带上封若在前方领路,而其他人则是忙不迭地放出各自的剑器紧随其后,如今也是顾不得遮掩行藏了,早一曰赶到青月城,就多一分安全。

  “师姐,你的实力是不是又提升了?比如说有望成为灵婴期的高手?”踏在剑光之上,封若忍不住问道,见过方才那番情景,他倒是很希望慕飞雪能够借助诛魔剑的力量成功突破瓶颈,然后进阶灵婴期。

  “哪有那么容易啊!”慕飞雪却是勉强地一笑,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在犹豫了许久之后,她才低声道:“我想,他——多数已经陨落了!”

  “他?”封若一愣,但随即就醒悟过来,慕飞雪口中的那个‘他’,当然是她那个从未见过的老爹倾云,虽然封若也猜测那倾老头是真的死了,可是此刻也忍不住要替慕飞雪难过。

  “雪师姐,其实,也未必啊!那倾老头,哦,是倾前辈的诛魔剑是在千年前遗失的,但实际上,三百年前他还在九神宫出现过!”封若努力想着措辞道。

  “不,封若,从前你可以拿这个借口骗我,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真相了,千年前那一战,虽然成就了他的威名,可是在那嗜血妖龙的反扑之下,他也被伤及本源,正是因为知道寿元无多,他才会舍弃诛魔剑,凭此将那嗜血妖龙封印,并且将九神宫最顶级的传承九神韵月一并封印在诛魔剑里面!”

  “只是后来,他在等死之际,却被两个人救下,在那两人耗费真元的救助下,他才延长了数百年的寿元,可是最后他却无缘无故地失踪了,我想,他多半是不想自己所喜欢的人难过,所以这才选择默默离开!”

  慕飞雪很平静地说着,但封若还是能够从她的话语中听出来她心里的那种压抑的伤感,一时之间,封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她?如果早料到这样,他是决计不会把诛魔剑送出去了,谁知道那里面居然藏着这么多东西!

  “好了,我没事,不过我只能护送你们到青月城附近,在青月城里,应该足够安全,因为那里有一位极为强大的高手坐镇,即使那五大妖王同时出手攻击,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情况未必会那么糟糕,还有,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五十年后,我会去寒玉冰宫找你!”

  如此说着,慕飞雪冲着封若淡淡一笑,随即就从手腕上取下一个月紫色的封印环,在那里面封印着的正是银甲。

  “这只灵兽不错,很有发展前途,将来说不定能进阶到妖王呢!还有,这是镇天宗黑水灵诀全部心法口诀,至于其他的东西,就不能给你了,一个修道者,最重要的是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而不是依靠外力成长,我现在帮你太多,就等于是在害你!”

  “你师父很欣赏你,不过我对此不敢苟同,所以,我们两个人就打了一个赌,那就是假如有一曰,你能和我站在同一个高度……”

  慕飞雪说到这里,却忽然闭口不语。

  “然后呢?赌注是什么?”封若大为好奇地问道,他一直以为自己那便宜师父和这位无良师姐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现在看来倒是另外一回事。

  “你还是先想办法进阶金丹期吧!”慕飞雪目光盈盈地瞧了封若好一会儿,忽然轻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看,我都是赢定了,封若,其实我希望我会输,所以,不要让我失望!”

  ——————————————九曰之后,封若一行终于赶到青月城城下,而他们的人数也从最初的五十余人达到了将近四五百人,这些人都是之前在外执行各种任务的狩魔营,以及被大量魔灵兽冲散的修道者,所以如今就自然而然地汇聚到一起。

  但封若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只是目光遥望着身后的远方,他知道,慕飞雪此刻肯定也在远处关注着自己。

  封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慕飞雪选择留下,也不知道此次一别,何时才能相聚?更不知道,这是生离,还是死别?

  可他无能为力,正如慕飞雪所说的那样,以他的实力,连知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所以纵是心如刀绞,他也只能选择离开,然后看着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苍茫的天地之间!

  而因为慕飞雪的离去,原本所谓的狩魔营立刻四分五裂,段重山带着大多数人投向了那个名叫彦靖的玉阳宗金丹初期高手,霍紫竹和岳琪之间原本被压制下来的矛盾也彻底爆发,虽然还不至于大打出手,但也是针锋相对,形同陌路。

  至于说封若,由于他之前和慕飞雪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极为熟稔,所以很多人都是下意识地避开他,只有廉苏始终默然无语地跟在后面,另外,便是庞泽和公孙季两人依旧热情不减,甚至力邀封若加入他们那个团队,因为现在五行界的情形无疑是一团糟,五大宗门之间肯定是不像原来那般壁垒分明,所以就算是不同门派的弟子也可以在同一个团队中,甚至连那些一向被五大宗门看不起的散修也能毫无困难地加入其中!

  毕竟,这次的灾难就是整个修仙界的灾难,在这个时刻,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胜算!

  不过封若最终还是婉拒了庞泽两人的邀请,不是他不相信他们,而是觉得没有必要。

  “廉苏姑娘,进了青月城之后,你还是返回自己的门派,要不选择一个团队加入也不错,不要被我连累了你!”

  收回望向远方的目光,封若就诚恳地对身旁的廉苏劝道,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廉苏依旧是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到此幕,封若也只能是苦笑了一下,还好,在如今五行界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就算有人揭发他和慕飞雪的关系亲密,也没有人理会,因为相对于那无边无际的兽潮来讲,这都是不足为道的小事!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