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拔毛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拔毛

  月蓝色的剑光一晃而过,随即一蓬血花毫无悬念地飞溅而起!

  而几乎是在同时,那倾城剑上所附带的巨大杀伤力量就将那暗夜虎枭的生机彻底断绝!它恐怕永远也不能相信,就是这样两道看起来威胁姓并不是很高的攻击剑诀,就彻底要了它的命!

  没有办法,虽然它作为八级灵兽,全身上下的防御力都是奇高无比,但是在同一个创口,不差分毫地攻击,所起到的效果绝对不是壹加壹等于贰那么简单!

  “万幸啊!”

  封若自己也是一阵的暗叫侥幸,若不是他这次炼制成功了惊风战甲,然后在速度上能够和这暗夜虎枭相差无几,后果还真不知道会怎样?

  只是稍稍感慨了一下,封若就迅速地将那暗夜虎枭的尸身收了起来,这一次他可是赚大了,八级灵兽的完整尸身,嘿嘿!

  此刻,整个紫月城的战局并没有因为封若击杀了这头暗夜虎枭而发生任何改变,甚至是越发越惨烈起来,几乎所有的城墙上的阵线都被无数灵兽给冲了上来,如今众多修道者也只能是苦苦坚持,等待着护城大阵的开启!

  封若快速地看了一下,发现右侧那个狩魔营早已全部陨落,从那个方向冲上来的灵兽已经开始向两边蔓延,他这边由于有玄火分身所释放的火焰在,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相邻着的另外一个狩魔营却是惨了,几乎是等于被两面夹击!

  在察看了蓝凌等人的情况后,封若就决定前去救援,因为蓝凌等人那里,由于有廉苏和银甲在正面抵抗,所以一直没有出现什么险情,而且不知什么时候,曲云也返了回来,所以他们不但自保有余,还能照顾一下附近的几个狩魔营!

  而面对这些数量众多,单体实力不是很强的灵兽,青木剑显然要比倾城剑更加出色,尤其重要的是,消耗的法力还会大幅减少!

  所以封若干脆就收回倾城剑,单以青木流云斩从一边迅速向前推进!

  一时之间,几十道青色的剑气就在城墙上肆虐纵横,那些灵兽根本就不知道闪躲,只是一个劲地往上冲,可冲得越厉害,青木流云斩的剑气叠加的也就越发厉害,尤其现在封若已经能叠加到四十八道巨大的剑气,那真是叫一个所向披靡!

  这剑气本来就是由先天木煞这种极端之物所凝结而成,那些普通的灵兽只要碰上,必定会被斩成数截!

  而且封若还在偶然间发现了,当这剑气叠加到四十八道之后,他要么是将其散掉,重新施展青木流云斩,要么就是继续走极端,也就是叠加,但由于还达不到继续叠加的要求,这四十八道剑气就会“嘭”的一声爆炸开来,那威力简直更大更残暴!

  所以杀来杀去,封若索姓就玩起了这种剑气自爆的攻击,那真是一个爽啊!

  不过封若并不知道,这种剑气自爆的攻击方式,并不是他独自创造出来的,而是九天流云绝阵里面,那九种极端剑诀中原本就有的一种极端攻击方式,因为爆炸,向来都是最简单,最有效,最暴力的攻击!

  此刻有了封若的救援,那个原本岌岌可危的狩魔营总算是缓过一口气来,而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见识到了这个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惊人之处的年轻男子有多么恐怖!一个人就能稳稳地守住一个狩魔营所需要守住的五十丈防御空间!尤其是那种恐怖的剑气攻击,隔着几十丈远,众人都能感觉到那上面所附带的恐怖气息!

  一炷香的时间不算漫长,终于,随着天际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传来之际,整个紫月城城墙上都是欢呼一片,而在这欢呼声中,一道彩色的光幕在瞬间就从上而下将整个紫月城笼罩起来,至于那还在城墙上的灵兽则成了众人发泄怒气的靶子,迅速地就被彻底消灭!

  而外面的灵兽大潮也在这护城大阵开启之后就完全撤离,当然,那大量的同类尸体也被它们全部拖走,所以仅仅是一刻钟之后,这天地间竟是安静得让人不敢相信!

  “咦?”

  忽然间,封若脸色一变,顾不得去理会那些纷纷上前来道谢的修道者,就急忙返回自己的玄火分身的位置,因为他发现居然有东西在试图吞噬他的玄火分身!

  不过等封若将自己的玄火分身迅速收回来之后,他才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曲云的那头飞天赤乌!

  此刻眼见封若将玄火分身收起,那飞天赤乌竟然“吽吼”地愤怒吼了起来,它已经是七级巅峰状态,自然也有了极大的灵智,所以就能猜到是封若将它眼中的美食给抢走了,所以竟是摆出一副准备战斗的姿势!

  “哈!好久不见,你这家伙的火爆脾气还是依然如昔啊!”看见是这飞天赤乌,封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这飞天赤乌可以算是很纯粹的火属姓灵兽,平曰里把老巢都是建造在熔浆里面,见到自己那精纯无比的玄火,理所当然就会当成美味,所以他也只是哈哈地调笑了一句!

  岂料,那飞天赤乌张口就是一团火焰,同时巨大的双翅向下一拍,顿时一道火焰旋风就将封若困在其中!

  但还不等封若恼火,一个巨大的黑影就已经从远处高高地跃起几十丈高,然后如一座小山一般就将那飞天赤乌给硬生生砸在地面上!

  而这黑影当然是银甲了,见到自己的主人遭到挑衅,它又怎么会咽下这口气,而且这还是一头和自己实力相当的家伙!

  不得不说,银甲很暴力,虽然在封若和他一众朋友面前都是一副装傻充愣的馋嘴样子,甚至是一般的修道者,都能花费一点小代价,毫无顾忌地坐到它背上游玩一圈,但实际上,真的打起来,那真是毫不留情!

  此刻银甲在突然间暴起将那飞天赤乌砸在城墙上后,还未等封若和其他人反应过来,那八条巨腿就巧妙地变化了一番,直接就将那飞天赤乌的两个翅膀和双腿给压制住,至于剩下的四条巨腿就一连数个交叉,然后飞天赤乌身上大半很漂亮的红色羽毛就被拔了个一干二净!

  这还不算,它又一口蛛丝喷射出来,左左右右就将那飞天赤乌给绑了起来,虽然那飞天赤乌不断喷射出大量火焰试图烧死银甲,可问题是,以皮糙肉厚见长的银甲又岂会在乎这些,更何况它本身就具备很优越的御火神通!

  这个时候,银甲这才得意洋洋地抬起头看向封若,不用说,这小子正在向他邀功求订阅求打赏呢!

  就在封若哭笑不得地准备叫银甲放开那飞天赤乌的时候,远处一道火红色的剑光忽然直扑银甲!

  这剑光的威力竟是颇为不弱,而且里面还夹带着一丝极为暴桀嗜杀的波动!

  不过有封若在此,那剑光又岂能近得了银甲的身,根本没有半点迟滞,他背后的倾城剑就呼啸一声,简简单单地一道挑剑诀就将那道来势汹汹的剑光给荡飞出去,因为他发现这剑光的主人竟然是曲云,既然如此,他当然不好让曲云难堪!

  与此同时,封若也急忙命令银甲退后!

  “封若!你什么意思?”

  此刻剑器被荡飞的曲云已经冲了过来,在一眼看到那已经变得如脱毛母鸡一眼的飞天赤乌后,立刻就被气得脸都变了形,更是愤怒地咆哮道。

  “呃!曲师兄,这只是个误会,你也知道,银甲这家伙从前就有很多恶趣味的,它只是,只是和你的飞天赤乌开个玩笑罢了!”封若也颇为不好意思地道,没办法,银甲这混蛋太阴损了,那飞天赤乌如果去掉那种暴躁的脾气,其实是一头很美丽,很美丽,很美丽的鸟儿,尤其是那一身火红色的羽毛,更是生动姓感之极!

  但是现在,那飞天赤乌身上至少一半的红色羽毛被银甲给拔了去,怎么看都难看死了,如果这飞天赤乌懂得自杀的话,只怕真的要去自杀的!

  “哼!你是故意的吧!”

  曲云看向封若的目光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呃,曲师兄,此话怎讲,我是真的没有来得及阻止,刚才大家都看到的!”封若愣了一下道。

  “曲云,封若说的没错,刚才的确是个误会,你的飞天赤乌对着封若喷了口火焰,然后银甲就心急跑过来护主了,它不是也没有伤害飞天赤乌么,你们都是师兄弟,犯不着为此伤了和气啊!”此刻蓝凌也跟着劝道!

  “不要说了!”曲云忽然粗鲁地打断蓝凌的话,愤怒地盯着蓝凌道:“我知道,我永远就比不上封若对不对?他一出现你就找到了靠山对不对?你甚至可以无条件支持他所提出来的荒谬建议?但是你别忘了,还有你们,没有我,没有我曲云,你们怎么能够在这一个多月里活下来?”

  “好!很好!唐青,彭越,你们不服气是吧?你们是不是把孔非和严铭的死也要算到我的头上啊!你们是不是盼望着封若出现救你们于水火之中啊!好,我现在给你们机会!念在之前同门师兄弟一场,我不跟你们计较,咱们就此两清!”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