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决裂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决裂

  曲云的这一番话,不但蓝凌,唐青,彭越等人大吃一惊,便是封若也是不敢相信,这不过是几十年没见,这曲云怎么变化这么大?

  在封若的记忆之中,曲云是一个很有智慧,并且很有办法的人,在青云宗的时候,一向很照顾当时相当弱小的孔非严铭等人,当然,他也很有做歼商的潜质,因为他一向能容忍,并且为了利益尽量和当时敌对的天枢院众人打好关系。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但是后来在天机天枢两院分离之后,曲云却带着孔非严铭等人投向了天枢院,为此唐青和彭越两人可是很鄙视了一段时间。

  只不过在后来封若把他们从千幻宗手中救了出来并且带到镇天宗,在封若和蓝凌的一番调解之下,再加上青云宗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所以大家倒也相处得比较融洽!

  可封若想不明白,原本一向沉稳,并且在来到镇天宗后变得极为低调的曲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单单是方才那场大战中,他竟然独自离开,去飞凤营那边帮忙,这可不像他一直以来的作风!

  所以,在想了想之后,封若还是平心静气地道:“曲师兄,莫要说气话了,青云宗当初的师兄弟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了,何苦闹得生分了,我承认,刚才是我的错,我会严加管教银甲的,然后想办法帮飞天赤乌恢复,至于之前两个狩魔营合并的事情,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没有来得及和你商议,这一点不怪蓝凌,是我的大意,不管怎样,大家都是自己人!”

  “哼!自己人?封若你不要在这里唱高调!你何曾把我们当成自己人?你在五行界,一停留就是几十年,是,你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很强了,但是我们呢?我们要为你担心受怕!如果不是为了来五行界找你,我们会被困在这该死的地方么?孔非和严铭会死么?”曲云几乎是咆哮着冲着封若喊道,目光中更是浓浓的不屑!

  “无话可说了吧?内心有愧了吧?我告诉你封若,不要以为你能怎样怎样!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和你计较,你也不要以为你的实力天下无敌,我能带着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活了一个多月,你能么?”

  说到此处,曲云抬头望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冷声道:“从现在开始,我曲云就不属于这个狩魔营的人了,各位,想跟着我的,我可以在此承诺,一定竭尽全力,护你们周全,当然,你们也可以求那位滥施恩义,只会拉拢一些垃圾的封若出手保护,言尽于此,各位好自为之!”

  曲云此言一出,蓝凌手下狩魔营还剩下的八十余人中竟是有一多半站到曲云那一边,这些人都是之前极力反对融合罗璧等人的,同时也有企图曲云保护的,因为这一个多月来,他们全都是依靠着曲云那头飞天赤乌来躲避那第一波火焰的,如今没有了曲云,可是难免要有被活活烧死的噩梦!

  面对这一幕,封若除了沉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蓝凌等人也是如此,而越是这样,离开的人也就越多,到最后等曲云等人耀武扬威地离开之后,除了罗璧那群人,剩下的不过十几个修道者,这些都是唐青和彭越在过去几十年里拉起来的铁杆手下!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封若这才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对着蓝凌等人道:“大家都抓紧时间调息一下吧,十二个时辰之后,还会是一场苦战呢,不过我想那个时候,青月城的增援就已经来了,所以大家倒不必太过担心,说句托大的话,封某不才,但也能护你们的周全!”

  听见封若的这番话,那罗璧和墨星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连忙道:“请封道友放心,我等自然不是落井下石之辈,我们人数虽然少了一些,但是同心协力下,也能守住这一百二十五丈的防御空间!”

  对于罗璧等人这算是效忠的话,唐青几个只是不屑地撇了撇嘴,在刚才那一战中,由于有廉苏和银甲的加入,除了最初因为骤然被大量灵兽冲上来,所以有十余人重伤外,此战竟是没有一个修道者陨落,这种战绩已经是非常了得。

  虽然这里面有曲云和他那头飞天赤乌的大半功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银甲的超强防御,还有廉苏那同样非同小可的杀伤力也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至于说封若,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在这一战中没有任何建树,但只有廉苏,蓝凌等有数几人知道,若没有封若拖住那头八级暗夜虎枭,一旦被其冲杀进来,就算有曲云在,也避免不了死伤惨重的下场,这一点只看旁边那个七十余人全部陨落的狩魔营就可以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那罗璧等人除非是傻子,否则怎么会执意离开?那简直就等于和他们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好啦!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增援很快就到!”唐青大声对着自己那些手下吆喝着,随后就来到封若身边道:“不必太介意,那混蛋生来就有反骨,当年在青云宗的时候就已经背叛过我们一次,现在再背叛一次也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就算你这次不出现,他也迟早会加入飞凤营的,这次只不过找了个借口罢了!张恒!”

  “青头儿!有什么吩咐?”唐青的话音刚落,一个修为在筑基初期,但是看上去极为精明的修道者就跳出来。

  “去!看看曲云那些人是不是投了飞凤营?如果不是,我输给你们每人一百颗中品五行石!”

  “切!鄙视!”听到唐青这大气凛然的话,立刻就迎来十几道鄙视的目光,因为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唐青就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虽然动辄就玩赌,但实际上,没有十成十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下注的!

  封若也跟着笑了笑,曲云背叛的这件事虽然让他惊讶,但还不至于真的如曲云所说的那样内心有愧,无话可说,他承认,他的确是在五行界滞留了几十年,但问题是,这几十年中他所遭遇到的凶险有多少?换做任何一个人,能不能有机会活下去都成问题,所以这不能算是他对不起一众师兄弟,更何况,修道之路互相扶持是没错,但更重要的还是要拥有独自面对一切困难的勇气和实力!

  不然的话,只能是被淘汰,孔非和严铭的死,他也很遗憾,也很难过,但他不会让此事影响自己,这也是修道之路上必须得舍弃的东西,因为以孔非严铭两人的资质,就算这个时候不会死,也是很难进阶金丹期的,到时候一样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为一堆白骨,如果不明白舍弃的真谛,又如何面对这种事情?

  所以,封若早就看开了,如果能帮忙,他就会出手帮忙,如果不能帮,他也绝对不会帮,这不是他不讲情义,不理会这些师兄弟,因为这是两码事,就好比慕飞雪明明可以帮助他毫发无损地返回苍梧界,但是却非得要他加入紫月城这惨烈的战场,难道说慕飞雪也不讲往曰的情义么?

  显然不是,因为每个人,每个修道者,在生命中都有一些事情是需要自己亲自来完成,这个过程,即便是再亲密的人也代替不了,改变不了,在这个过程里的任何帮助,也许都会在遥远的未来留下更深的隐患!

  而只有拥有了独自面对一切艰难险阻的勇气和实力,才能更有资格去拥有,更有资格去挑战命运和这天地轮回的框架!

  “你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蓝凌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封若的视线之中,不过在她的脸上,同样没有失望,难过等诸多负面情绪,显得很平静。

  “你说我在想什么?”封若笑了笑,最后的一点担心也不翼而飞,说实话他还真怕曲云的背叛会让蓝凌看不开,但现在看来,倒是他多虑了。

  “我想不出,你就像一个被雾气笼罩的谜团,猜不透,摸不到,虽然近在眼前,可是却仿若远在天边,我永远也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蓝凌静静地望着封若,语气有些落寞地道。

  “呃,我难道我的变化很大么?”封若嘿然一笑,说实话,除了一些对外界和内心的感悟上,他并没觉得自己有多大变化。

  “不,我没有说你有变化,因为从最初相见,我就始终看不透你,一直到现在,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蓝凌如此说着,但随即又轻笑了一声道:“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我不用担心某一曰会厌烦你了,好了,我现在也算是众叛亲离,孤苦无依了,以后就指望你这棵大树来遮风挡雨了,狩魔营中所有的事宜都由你来处理,不许推辞,就这样说定了!”

  还不待封若说什么,蓝凌就冲着他浅浅地一笑,然后拉着廉苏去犒赏那幸福的银甲去了。

  “呃——这个——好吧!”

  封若无奈地摇了摇头,还好,现在这两个狩魔营合起来还不到八十人,有唐青,彭越,再加上罗璧等人的指挥,倒也没他什么事!

  但封若刚这么想着,就听唐青在远处咋咋呼呼地大喊道:“什么?你们的狩魔营想加入我们?”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