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器之悟

第三百四十五章 剑器之悟

  “封师弟,好久不见,听说你这次可是赚大了,足足带回来三个狩魔营!”

  剑心院剑庐小谷中,鹤鸣院的左千修正笑呵呵地道,当年封若曾经和他有过一番冲突,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各自修为境界的提升,那点冲突早就如过眼云烟,毕竟如果连这种小事都耿耿于怀的话,也肯定没有资格进阶!

  这左千修等人因为闭关修炼等诸多原因,是刚好错过了之前的那场紫月城大战,所以现在说起来也是极为羡慕!

  “呵呵!左师兄客气,马马虎虎吧!听说刃师兄已经进阶金丹期,真是可喜可贺啊!”封若也客气地回话道,说起来他在五行界混了几十年,得到很多好处,而同他在一个阶段的刃无双,周宇等人也没有原地踏步,都是在不久前纷纷进阶金丹初期!一时之间就成为了镇天宗的热门人物!

  “嘿!那是,刃师兄和周师兄可都是我们上三院的绝顶天才,进阶金丹期自然是水到渠成,不知封师弟打算是在何时准备闭关冲击金丹期啊?”左千修颇有兴趣地问道。

  “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吧!”封若淡淡地道,他现在虽然在不久前从若雨溪那里得了三滴雪灵[***],可是却也让他的心境乱了许久,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宜立刻闭关冲击金丹期。

  所以,闲来无事,封若就干脆来这剑庐小谷教导一下剑心院的师弟师妹们。

  要知道封若现在在剑心院也算是绝对老牌的师兄了,高度不同,眼界也不同,所以自然也就少了上三院之间的意气之争。

  而像左千修,也是一样,来这剑庐小谷,不是为了自己淬炼剑器,而是负责教导师弟师妹们如何淬炼剑器,或者是传授炼器,阵法,制符,炼丹等等,基本上就等于青云宗的传功长老!

  当然,这都是各大宗门中身为核心弟子所需要做的义务,因为在成为核心弟子之后,除非极为特别的情况,否则就不需要完成各种门派任务了,而且每年的补助也是极为丰厚,所以相应的,每个核心弟子都要负责带领二十个新晋上三院弟子,然后以此为基础逐渐形成一个狩魔营。

  当初封若由于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再加上一向独来独往,所以并没有享受到这一种待遇,如今总算成为了核心弟子,他倒是可以过一把瘾!

  不过,这种所谓的栽培,也只是随意的,传授什么都没有限制,完全看核心弟子的心情如何,比如封若现在就是领着二十个新晋的师弟师妹在修习怎样淬炼自己的剑器,他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要点之后,就跑到外面和左千修聊天了。

  “嘿!封若,你在这里啊!找你找得真的很辛苦!”

  就在封若和左千修两人闲聊的时候,唐青的身影从远处冲了过来,如今拜上一次紫月城大战的奖励,他和彭越等一干人总算是从外门弟子升级为内门弟子,可以随意出入这剑庐小谷了!

  “叫什么叫啊!找我做什么?”封若漫不经心地问道,如今蓝凌和廉苏已经是选择各自闭关,当然,不是为了冲击金丹期,她们毕竟还是差了些火候,至于其他人也都早已安排妥当,所以封若很好奇唐青跑来找自己是为何事?

  “呃,是这样!”唐青看了一眼旁边的左千修,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打算独自外出历练一下,你说的对,没有独当一面的勇气,是不会有什么成就的,不过——你能不能把银甲借给我一段时间啊?”

  “借你个大头鬼!”封若苦笑不得骂道,还借银甲,还美其名曰独自外出历练?以银甲的强悍实力,他还独自历练个毛啊!

  “不借!这种念头也亏你想得出来!”

  “别啊封若,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这么吝啬,你看,我的剑器都没了,难道遇到什么危险你叫我用牙去咬不成?”唐青却是笑嘻嘻地道。

  “哦?剑器是吧,我倒是可以帮你炼制一柄!”封若心中一动,随口说道。

  “哈!多谢多谢!兄弟,我就等你这句话呢!最好帮我炼制一柄和归梦剑一样的剑器!”唐青两眼放光地道,感情他是早有预谋!

  “和归梦剑一样?做梦去吧你,我自己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柄那样的剑器呢!好了,你跟我来!”封若说着,和左千修打了声招呼,就放出倾城剑,在下面的火灵泉中转悠了一圈,就带着那二十个刚刚加入剑心院没多久的师弟师妹出来。

  而见到这一幕,唐青不由一愣,却是想不明白封若到底想干什么?

  直到封若带着一众人来到剑心院的传功大殿,唐青才明白过来,原来封若是打算给这些新晋的师弟师妹们讲解炼制剑器,同时顺便给他炼制一柄剑器。

  这传功大殿共分为五处偏殿,古色古香,极为雅致,此刻,其中一处偏殿之中正有十几个上三院弟子正襟危坐,在最上面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中年男子,此刻正在讲解如何炼制大回春丹。

  见到此幕,封若也不由微微一笑,从前在镇天宗的时候,他还从来没有来过这传功大殿呢!

  来到那专门用来传授炼器技巧的偏殿,那二十个剑心院的新晋弟子先是立刻恭恭敬敬地给封若施了一礼,这才老老实实地端坐在下面,没办法,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的差距就是这么大,尤其是像封若这样名头很大,而且还是愿意传授各种辅助修仙术的核心弟子更是如此!

  毕竟不是每一个核心弟子都有这份闲情逸致的!

  环视了众人一眼,封若这才又对那一旁有些格格不入的唐青笑道:“想炼制剑器是吧?归梦剑那样的剑器你就别做梦了,不过呢,也不会让你失望!”

  如此说着,封若的目光又转向其他人,淡淡地道:“炼器一道有多么复杂,想必各位早有领教,不过此次本人只是为你们演示如何炼制一柄五品剑器!”

  “其实关于炼制剑器,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那是最简单的,和炼制法器根本没法比,但是现在我可以毫不客气地告诉你们,如果你有这种想法,绝对是大错特错!你们以为剑器是什么?仅仅是剑器么?不!真正的答案是,那是一柄和你们姓命相依,血脉相连的存在!”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句话你们都听过吧!是不是觉得很夸张?很不可思议?但是我要告诉你们,这是真实存在的,当你手中的那柄剑器与你的血肉,与你的神魂意志相融合的时候,你们已经不分彼此,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说到此处,封若背后的倾城剑忽然毫无预兆地脱鞘而出,在这一刹那之间,月蓝色的光华如水银泻地一般将这整个偏殿完全笼罩,但是,在众人眼里,所看见的,不是倾城剑,而是如山岳般站在原地的封若!

  在这一刻,封若就好像无所不能的神,举手投足之间,皆可毁天灭地!

  不知何时,倾城剑再次归鞘,但是下方的众人却还停留在那种恐怖的境界之中!

  “各位师弟师妹,不要被吓坏了,我只是举个例子,那就是炼制剑器,绝对不能因为简单就有半点马虎!因为这是姓命相关的事情!”封若忽然笑了笑,将众人从那种噩梦中拉了回来。

  “这也是本人在修炼中一点点总结出来的,所以,请善待你们手中的剑器,不要将其当做一件可以随时抛弃的死物,更不要嫌弃自己的剑器不如别人,因为在你嫌弃你自己的剑器的同时,也是在嫌弃自己的小命!在此刻,我给你们一个忠告,那就是,如果有机会,如果有能力,尽量要亲手为自己炼制一柄适合自己的剑器,不要羡慕别人,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说到这里,封若看了一眼已经是满脸通红,羞愧不已的唐青,再次笑道:“唐青,你现在该明白了吧?我们修道者可不是游山玩水的文人墨客,随意不得,马虎不得,哪怕是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也必须全力以赴,洒脱不羁,游戏人生只是一种人生的态度,而认真对待,全力以赴却是我们行动的原则!两者是两码事!你应该知道,你此刻需要的是什么,而不是盲目地追寻别人的脚步!千万记住,当万千风景从你眼前划过的时候,你自己就已经是这风景中的一部分,何必去患得患失地追寻?”

  “所以,你与其竭尽全力模仿别人,不如全心全意地做自己,为自己重新炼制一柄剑器吧,炼制一柄真正属于你,适合你,能陪你风雨无阻,生死与共的剑器吧!”

  封若这一番话说出来,不但唐青恍然大悟,激动不已,连那二十个剑心院的新晋弟子也都如醍醐灌顶,看向封若的目光更是无比的崇拜与敬仰,因为封若所说的这番道理已经远远超出了炼器这一道之外,同时也道出了修道者所追求天道的一种积极态度,这种感悟,如果不是经历了无数风雨挫折,又岂会能领悟得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