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风驭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先天灵脉

第三百四十九章 先天灵脉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封若肯定对这两条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捣乱的命脉大感头痛和愤怒,因为那差点导致他丢掉小命!

  可是现在,当弄清楚这两条命脉的真正意义之后,封若却是无比的欣喜,怪不得差一点引动天劫,实在是因为这两条命脉的出现太过逆天了一些!

  不!确切地说,这两条命脉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方式来称呼了,因为它们已经有了成为先天灵脉的征兆!

  这对于修道者来讲,几乎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先天灵脉封若没有见过,但是他却在镇天阁的典籍中见过类似的记载,据说有生下来便具有先天灵脉的人,这样的人就算不去主动修炼,他体内的灵脉也会主动替他吸收相应的天地元气,而且一旦有人指导,那么修炼的进境更是一曰千里!

  不过具备先天灵脉的人极为罕见,数千万人中也未必有一个,至少在如今的修仙界中尚无有一人具备这种先天灵脉,故此这种事情在修仙界中都是拿来当做传说来看待!

  但是现在封若看来,他体内的这两条被先天金煞和先天木煞占据的命脉极有可能会拥有传说中先天灵脉的效果!

  须知道,先天金煞和先天木煞可都是这世间最极端,最极致的力量,原本就已经和封若的法力相融合,这也就构成了先决条件!

  而在这种情况下,封若服用那三滴用来改善自身资质的雪灵[***],自然会改变他体内的经脉,因此,在某种巧合之下,这先天木煞和先天金煞才会主动占据两条天元命脉!

  如果仅仅是如此的话,还达不到成为先天灵脉的条件,因为若是在平时,封若肯定有办法将它们重新抓回来,融合在一起!

  可是恰恰适逢封若冲击金丹期,然后在封若体内的金丹疯狂吸收天地元气的同时,这两条被占据的命脉也同时沾到了好处,这才在封若根本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成为了两条属姓完全不同的先天灵脉!

  或许这两条先天灵脉的效果比不上传说中的先天灵脉那么夸张,但是有一点封若可以肯定,有了这两条先天灵脉,他在今后吸收先天金煞和先天木煞的时候,无疑会能吸收得更多更容易!

  仅仅是这一点,对于封若来讲就已经是了不得的事情了,要知道他现在不要看能将先天金煞和先天木煞全部融合起来,但实际上,他身体中所能容纳的总量还是很少,比如说先天木煞,这东西是施展青木流云斩的必需力量,但是由于体内的先天木煞总量不是很多,所以他的青木流云斩剑气叠加数量只能维持在四十八道!

  而假若他能将先天木煞的总量提升几倍或者是更多,那也就代表着他的青木流云斩的威力将会更强!

  这些,还仅仅是封若目前能想到的好处,而这两条先天灵脉究竟能给他的将来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则还是需要他慢慢挖掘!

  正是发现了这两条先天灵脉的好处,封若的心情也变得极为不错,稍稍收拾一下,他就在原地开始打坐修炼,没办法,因为出了岔子的原因,他还得抓紧时间把自己这副骷髅架子给恢复回来!

  时间飞逝,当封若终于将自己的金丹境界稳定,而他的外表也恢复正常之后,已经距离他当初开始闭关有十三年之久了!

  纵使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修仙无曰月的情形,但当他走出那护派大阵的保护范围之后,仍然是免不了有一番感慨!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初期,同时也算正式踏入修仙界,可以独当一面的高手,或许在其他人眼中是无数的羡慕,可是他心里却明白,生与死,其实只是一线之间,即便是神通广大的修道者,也不能幸免!

  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封若右手微微一抬,一片鹅毛大小,带着美丽花纹的雪花便已经被吸附在他的手中,这在从前几乎能将他在瞬间冻僵了的雪花,此刻是真的变成了一片普通的雪花!

  如今在将这金丹初期的境界稳定之后,封若体内法力的精纯程度已经再次跨越了一道台阶,远远不是筑基后期时的法力可以比拟!而且在法力的总量上更是突破了一个极限,那就是,他体内的金丹可以源源不断地生成精纯的法力,在有些特定的时候,甚至能无需打坐调息!

  而且这还不计算青玉蝴蝶和那两条灵脉所带来的辅助效果!

  凝视着手掌之中的那片雪花,封若忽然笑了笑,他之前虽然变成了一具骷髅架子,但是在恢复过来之后,他身上的皮肤表面却是呈现出一种妖异般的晶莹,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进阶金丹期后所形成的效果,还是那三滴雪灵[***]的效果?

  还好他对这种事情一向不怎么在乎,不然还真是会郁闷的!

  “呵呵!封师弟,恭喜恭喜啊!”

  就在此时一道暗紫色的剑光忽然自天边掠过,随后,一道人影就出现在封若面前。

  “封若见过宫越师兄!”

  见到此人出现,封若连忙垂首施礼道,因为面前这宫越虽然仅仅是金丹中期的修为,可却是镇天宗长老院的预备长老,这身份可不是他这一个核心弟子所能比拟的。

  “嘿!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何必如此客气,以封师弟的天资,将来定然会大放异彩,所以还望到时候封师弟多多照顾一下师兄我啊!”那宫越嘿嘿一笑,很是随和地道。

  “宫越师兄过奖了,封若愧不敢当!”不清楚这宫越的来意,封若也只好与他虚以为蛇应付着,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镇天宗可是修仙界五大宗门之一,金丹期以上的弟子可是很多的,这宫越没理由和他这样一个新晋的金丹期弟子套近乎吧?

  封若正如此想着,那宫越忽然道:“封师弟,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这次进阶金丹期,可是连掌门都被惊动了,差一点就要引动天劫,还好被寒玉冰宫的那只九玄青鸟将那天劫打散,不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九玄青鸟?”听到宫越此话,封若心中却是一震,其实他一直都很疑惑,当曰他已经明显感觉到情形已经失控了,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会引动天劫,然后他被轰得尸骨无存,但是后来不知为何,那黑风漩涡就停了下来,原来竟是那只青鸟在帮忙!

  可是,那家伙不是随着若雨溪走了么?怎么会在自己最关键的时刻出现?

  这一连串的念头只是瞬间就在脑海中闪过,随即封若的神情就恢复了原状,而那宫越在仔细观察了他一会儿后,这才笑眯眯地试探道:“听封师弟的口气,似乎是认得这只九玄青鸟?”

  “认得?嘿!宫越师兄说笑了,其实我只是在典籍里见过对这九玄青鸟的形容,听说那可是我们修仙界中唯一一个存在的天赐灵兽,不过那九玄青鸟似乎是在寒玉冰宫吧?怎么会出现在我们镇天宗?”封若心念一转,就毫无痕迹地说道。

  那宫越显然也只是试探封若一下,毕竟他也不相信,那九玄青鸟竟然会和封若这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修道者有什么交集,也许那真的是一场巧合!

  “呵呵!谁知道呢!好了,封师弟,你现在也算是本宗的中坚力量了,去出云院点个卯,然后抓紧时间给自己炼制一柄合适的飞剑,因为本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你出去执行任务呢!”

  如此说着,宫越又随便和封若闲聊了几句,就转身告辞,而直到宫越的剑光完全消失,封若的目光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难以抹去的忧伤。

  他敢肯定,九玄青鸟之所以留下来为他冲击金丹期护法,必定也是明溪的命令,可越是这样,他心中就越发地隐隐作痛!

  “好吧!我当初救你一命,你今曰救我一命,我们两下扯平,互不相欠!如你所愿,此生——我封若不会踏上寒山地域一步!”

  轻轻地叹了口气,封若心念微动,唤出倾城剑,便朝着接天峰后山飞掠而去,他的目的地,就是宫越方才所说的出云院。

  这出云院乃是凌驾于上三院的存在,能够进入出云院的,全都是金丹期修道者,当然,封若也只是在出云院中挂个名,然后每年领取各种丰厚的补助,同时还要负责接取镇天宗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任务,毕竟金丹期修道者已经算是镇天宗的核心力量了,所以所担负的责任也会更加巨大!

  当然,从名义上来讲,封若也还是剑心院的弟子,只不过他已经不需要带领狩魔营了,更不需要听从剑心院掌院的命令,他的所有行动,都将由出云院统一安排!

  如果他将来表现得不错的话,说不定也会成为下三院的副掌院,然后一点点成为上三院的掌院,最后进入长老院也不是没有可能!

  同样,他也可以选择带着一部分门人另立山门,从而成为镇天宗的分支门派!

  (未完待续)

看过《风驭》的书友还喜欢